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奴兵对阵(书号:13584

第三百一十九章 奴兵对阵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今天的第二更送上,继续求一张票解解渴。

    月票,可爱的月票,美丽的月票,大家请把月票投给可爱的猪头吧!!!

    ***

    无边无际的黑黄色相杂的荒漠,一座小小的石山角落里。

    两条山岬好像手臂一样向前伸出数十丈远,每一条山岬的顶部都趴着一个人,他们正谨慎的向四周张望着。山岬之间宽有七八丈,最里面是石山下方的一个岩洞。

    殷血歌端坐在方圆百丈的石洞正一块大石上,一块拳头大小的杂色下品火灵石熊熊燃烧着,放出高有数尺的篝火。一个狰狞丑恶的蜥蜴头颅悬浮在火焰上,正被烤得油脂四溅、芳香四溢。

    这个岩洞的原主人,就是这条头颅被烤得有五成熟的大蜥蜴。这条凶悍的大家伙一见到殷血歌等人就立刻发动了攻击,结果被殷血歌一剑劈下了头颅。这家伙体型巨大,去掉体内的毒囊毒腺后,倒是掏出了几万斤上好的精肉,足够殷血歌他们使用很久了。

    殷金和殷火围在火堆旁,小心的照料着篝火上的蜥蜴头颅。这条蜥蜴是荒漠有名的剧毒蜥龙,普通天仙被他喷一口毒液也会当场陨落。但是物极必反,这蜥蜴的头颅聚集了百毒精华,反而对修炼者和仙人都有了极大的好处。

    只要吃下一定数量的蜥龙头上的精肉,自身对毒性的抗性就能提升许多。对殷金他们来说,就可以让他们对荒漠常见的毒虫和毒蛇的毒液免疫。这可以极大的增加他们的生存几率。

    静静的盘坐在大石上,殷血歌默默运转无上圣体,青色洪流在体内翻滚奔涌,四周混乱驳杂的天地元气不断涌入体内,刺激着他的无上圣体一丝一丝的不断突飞猛进。

    他的身后有一层极淡的青色光晕荡漾开来,青光隐隐可见一株枝繁茂通体浑圆的大树虚影若隐若现。错非法眼修为达到了佛陀境界的大能,根本看不到这颗大树的影。

    所以殷金他们不时的回头恭谨的向殷血歌望一眼,却没有看到殷血歌身后的异象。

    这株通体浑圆的大树造型怪异,他的树根被无数的枝桠包裹在正,无数的树枝树杈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重重叠叠、枝繁茂。每一片树都闪耀着奇异的光芒。若是有可以看到这株大树虚影的大能,他们一定会惊骇的叫嚷出来。

    这株大树的虚影,和传说的某样事物,是如此的相似。

    一呼一吸之间。天地元气翻滚如龙。每时每刻之间。**力量和生命精气都在急速增长。

    天道人皇宝箓引动混乱的天地元气,化为无形的雷霆轰下,不断的净化、提纯、压缩、凝炼殷血歌的**。他的皮肤时刻蠕动着。一时间皮肉微微膨胀,让他看上去身躯胀大了不少,一时间他的皮肉塌陷下去,让他看上去瘦削了许多。

    丰润和瘦削逐次转换,就好像一株大树春天枝繁茂,秋天枝凋零;生死枯荣,变幻莫测,生命和死亡,创造和毁灭,存在和寂灭,甚至是光明和黑暗之间,太阴和太阳之内的某些奇妙韵味,就在这一收一放之间展现得淋漓尽致。

    殷金突然笑了起来,他用一根长长的铁杆狠狠的刺穿了烤熟的蜥蜴大脑袋,将热气腾腾外形狰狞的头颅拎到了一旁。殷火麻利的掏出了几个陶瓷盘放在了地上,然后拔出匕首,飞快的从那颗大脑袋上片下了一片一片纸片一样飞薄的肉片。

    蹲在洞口向外警惕张望的殷土笑了笑,他小心的掏出了一个大概能装下两斤液体的羊皮酒囊,用力的将酒囊丢给了殷火。这种有着强大辅助功效的妖兽,烤肉的滋味是极其鲜美的,但是烤肉再好,也要配上酒水这滋味才叫做真正的绝妙。

    殷金、殷火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有酒有肉,对他们来说,这种日已经是在梦里才会有的好事儿。以前他们在狼牙城做牛做马,能够吃饱就是一种奢望,更不要说妖兽的烤肉和美酒了。

    殷火挑选品质最好的烤肉,切了满满一盘,然后端着烤肉和酒囊,小心的走到了殷血歌面前,恭谨的将盘和酒囊放在了殷血歌身前的一块石墩上。殷血歌正在闭目修炼,所以殷火不敢吭声,他只是将酒肉放在了那里,然后恭谨的退后了两步。

    殷血歌睁开眼睛,他看了看殷金等人,端起盘将浓香扑鼻的烤肉三两口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抓起酒囊,将苦涩、咬口的劣酒一口吞得干干净净。重重的打了个饱嗝,殷血歌赞叹的点了点头。

    “烤肉很好,酒略差一点。嗯,我没说过以后你们的俸禄么?”

    殷金三人呆了呆,他们相互看了看,什么?俸禄?作为奴兵,他们根本没这个概念。

    “嗯,看来我没说过。”殷血歌从袖里掏出了几块下品地仙石丢给了殷火:“我最近也穷得很,刚发了一笔横财,但是那笔钱要二十年后,帝喾舰从仙界输送物资过来时才能送来。所以我现在也是穷人啊。”

    “你们几个才是金丹境的修为,给你们太多财物也不是好事。以后你们每个人每个月,从我这里领五块上品灵石,也足够你们使用了。”

    殷金、殷火、殷土已经跪在了地上,额头用力的贴紧地面。他们的身体微微哆嗦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殷血歌给他们发放俸禄,而且是如此一笔‘天数字般的财富’,这对奴兵出身的他们来说,这绝对是天恩浩荡,让他们一辈都忘不了。

    “这些地仙石,你们以后自己兑换成上品灵石罢。拿去买点好东西,起码你们喝的酒可以换更好一点的纯粮食酿的老酒。至于说你们修炼的问题么,把放哨的两个兄弟也召集过来,先吃饱喝足了再说。”

    自己喝干了殷土带来的,视若珍宝的两斤最粗劣的土酒,殷血歌掏出了两大坛从一壶春顺手牵羊带出来的仙酒,用力的放在了地上。

    殷土感激得眼眶发热,他知道自己带来的两斤劣酒,对他们这些奴兵而言是无上的美味,他们几个兄弟存了好久的钱。好容易才弄到了这两斤劣酒。他知道这两斤劣酒配不上殷血歌的身份和实力。但是殷血歌收下了他们做侍从,并且赐给了他们姓名,这对他们是再造之恩。

    殷土只是本能的想要对殷血歌表示出自己兄弟几个的一份心意,但是当殷火将酒囊献给了殷血歌。殷土才觉得心里打鼓——殷血歌这样的大人物。怎可能看得上这样的劣酒?

    但是殷血歌居然一口喝干了他献上去的劣酒。然后又从劣酒这件事情上联想到了他们兄弟几个的俸禄,进而给了他们一笔巨额的财富,甚至还赏下来了两坛他们做梦都不敢想一下的仙酒。

    从那两个酒坛上的符箓铭就能知道。这是只供仙人饮用的仙酒,不要说他们这些奴兵,就算是那些土著修士,那些不离境的大修士都没有资格消受半点儿。

    殷金将殷木和殷水叫了进来,五个人同时跪在地上,向殷血歌磕了几个头,然后眼眶里带着一丝泪水,大口大口的吃着烤蜥蜴肉,大口大口的喝着只有仙人才能享用的仙酒。

    这些仙酒来自仙界,使用了大量的灵药灵草酿造而成,蕴藏了极强大的仙力灵气。

    这些仙力灵气对于仙人们而言,只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滋补。但是对殷金他们五个人而言,他们不过是弱小的金丹修士,这些仙酒蕴藏的力量相当于他们自身全部修为的万倍甚至是百万倍以上。

    所以五个人很快就醉了,并且醉得一塌糊涂。他们的身体怪异的膨胀起来,体内的经络、气穴乃至他们的金丹,都膨胀到了平日里数倍大小。如果没有人帮助的话,他们眼看着就要炸成漫天的肉末。

    殷血歌跳了起来,他等着的就是这个机会。

    他斩杀了这么多的金仙、天仙和地仙,搜刮的各种天书道籍也不知道有多少。他从挑选了一门名之为《转夔牛雷变经》的锻体法门,以血海神通的入梦灌顶之术,将这一门金仙巅峰境的体修法门打入了殷金他们几个的识海,融入了他们的灵魂。

    与此同时,殷血歌双手结印,逐次的为殷金他们推宫活血,帮助他们吸收消化仙酒庞大的仙力灵气。殷金他们的身体内所有的气穴都训着雷变经的运转法门转动起来,金丹内的所有金丹元力都被抽调一空,化为一丝丝强劲的雷光在他们体内急速的奔腾着。

    转夔牛雷变经,是一门介乎于妖和仙之间的奇异法门。

    借助天地雷霆之力淬炼肉身,从提炼先天神兽夔牛的一丝真形灵变之意,修炼到极限之后,可以短时间的化身先天夔牛之躯,操控周天雷霆,化身雷霆精灵斩杀敌人。

    这是一门极其罕见的变化类锻体神通,修炼出的**强大、坚固,**爆发力更是超人一等,比起其他的锻体法门淬炼出的强横**,夔牛仙体速度更快、爆发力更强,在殷血歌看来,最适合神煌战场所需,起码保命的概率高出了其他法门不少。

    一丝丝电芒在殷金他们的体表闪烁,殷金他们不时的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殷血歌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方法帮人提升修为,所以他下手没有个轻重,偶尔用力过猛的时候,殷金他们体内就会传来可怕的骨肉碎裂声,那是他们的身体被强大过度的力量撑爆了。

    每当这个时候,殷血歌就会手忙脚乱的掏出几颗血丹塞进他们嘴里,帮助他们恢复伤势。

    幸好殷金他们已经醉得昏天黑地,对痛苦的感受也不是很灵敏了,所以他们只是眉头微微皱起,倒是没有大喊大叫。也让殷血歌免去了不少的麻烦。

    一夜过去,殷血歌对如何帮助殷金他们淬炼**已经变得熟练起来,所以殷金他们吃到的苦头越来越小,而殷血歌帮助他们推动法力和气血的运转,效率则是越来越高。

    如此一天一天的过去,殷血歌可懒得理睬老黑狼给他的斥候任务,放出了大罗金风蝉将整个石山笼罩了起来,彻底隔绝了石山内外的一切感应和联系。

    每当殷金他们快要从昏睡苏醒,殷血歌就掰开他们的嘴,将一大壶仙酒灌下去。于是殷金他们就再次的陷入深度醉酒的状态。翻着白眼任凭殷血歌施为。

    三个月后,额头上已经隐隐有虚汗冒出来的殷血歌长吐了一口气。他退后了几步,盘坐在了石洞正的大石头上,突然低沉的喝道:“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血海之上。一座血海浮屠内一座血色铜钟轰然敲响。殷血歌的声浪滚滚如雷在石洞一次次的回荡着,震得殷金他们浑身犹如过电一样的跳动着,几乎是同时睁开了双眼。

    深深的一吸气。整个石洞的所有空气都几乎被殷金他们吸得干干净净。

    殷金他们微微一动身体,就听得‘咔擦’的骨节撞击声犹如雷暴般传来。殷金等人又惊又喜的相互望了一眼,性格最冲动的殷火长啸一声,狠狠的一拳打在了地上。

    转夔牛雷变经已经深深的铭刻在了殷金他们的灵魂,殷血歌一次一次的在他们灵魂为他们讲解这门神通的精妙变化——一些殷血歌不懂的地方,就是由这门神通变化的老主人,被殷血歌斩杀的金仙亲自出手。

    如此一来,殷金他们对这门神通的掌握,就好像自己亲自参悟了数万年一样。

    所以殷火清晰的感知到了自己**的强大,前所未有的强大。所以他一兴奋,就狠狠的对地面来了一拳。

    一声闷响,地面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裂痕,犹如蜘蛛网的裂痕很是清晰。殷火指头关节上的皮肤被磨破了一些,隐隐有一丝血迹渗了出来。他的鲜血可见一丝极淡的蓝色,犹如电光一样跳动的灵动异常的蓝色。

    这里是神煌战场,这里是世界的雏形,这里的岩石坚固异常,比仙界的五金精英还要坚硬许多。

    除开仙人,寻常修士想要破坏这里的土石极其的困难,近乎于不可能。但是殷火一拳击出,居然在地面上打开了这么多的裂痕,可见他的**强度和**力量提升到了何等程度。

    单纯从杀伤力上来说,殷火他们甚至可以和三劫三难境的大修士相提并论了。

    而他们只是奴兵,他们是最卑贱的奴兵,他们修炼的,也是最浅薄的修炼口诀。他们的成就,最多只是元婴境,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和仙人们,根本不可能让殷金他们拥有什么远大的前途。

    “主人,我们愿意为主人效死。”

    殷金他们同时跪倒在地,双眼通红的流下了大颗大颗的眼泪。

    有了力量,在神煌战场就有了尊严,就有了一切。力量,强大的力量,这才是神煌战场的根本。

    殷血歌站了起来,他手指一点,笼罩了整个石山的大罗金风蝉就化为一道灵光没入他体内。他笑了笑,正要说话,但是外面一阵狂风吹来,隐隐听到了一个尖锐的、狂喜的声音传来。

    “这里,这里有一座山!快点通知各位大人,这里有一座山。”

    “奇怪了,前两个月怎么没发现这个地方?有人用障眼法么?”

    “不许胡说八道,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上面的大人们说了,找到那些人,脱奴籍,赏美人。”

    伴随着尖锐的唿哨声,二十几个衣衫褴褛,甲胄破破烂烂,修为不过是金丹境,其有两个元婴境的奴兵闯到了岩洞口。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殷血歌和殷金等人,于是同时欢喜的笑了起来。

    “杀!”领队的元婴境修士大吼了一声,甚至没有任何的解释,就驾驭着一柄飞剑向岩洞内杀了过来。

    灰黄色暗淡无比,更有大量杂色混杂的飞剑带起一道弧线,狠狠的刺向了殷金的脖。

    殷金长啸一声,他拔出了长刀,双手握刀狠狠的向那柄飞剑砍了下去。‘当啷’一声巨响,殷金那柄品质粗劣的长刀和那元婴修士的飞剑同时断折,殷金稳稳的站在了原地,但是那元婴修士则是七窍喷血,狼狈的向后连连倒退。

    “杀,杀,杀!”殷火、殷土等人同时大吼出声,眼看殷金一击重伤了强大的,让他们以前根本不敢正视的元婴修士,几个人勇气飙升,拔出了长刀就向冲进岩洞的奴兵们冲杀了过去。

    殷血歌一言不发的坐在原地,这些奴兵的话很有意思,他们似乎是被某些人驱动着来找他们的?

    他很好奇,到底是谁?他们又有什么目的?莫非是想要找他的麻烦么?

    金铁撞击声不绝于耳,三两下的功夫,冲进岩洞的奴兵就被殷火他们打翻在地。修炼转夔牛雷变经小有成就,这可是金仙巅峰境的体修法门,哪里是这些最下等的奴兵能想象的?

    那两个元婴境的奴兵除了一柄飞剑,就没有任何的法宝随身,他们甚至连杀伤性的法术都只知道一个掌心雷。这样的修为,这样的实力,他们对殷金等五人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二十几个奴兵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幸好殷金五人对同为奴兵的他们心存怜悯,没有对他们下重手,只是打得他们倒地不起,并没有杀伤他们的性命。

    岩洞内的战斗刚刚结束,一道恶风吹来,狂风出现了十二个衣甲粗陋的神人。

    这些神人的脑门上被烙铁烙出了清晰可见的‘奴’字,他们分明也是奴隶的身份。

    长啸了一声,这些神灵奴兵拔出长戈,结成最简单的锋矢阵冲进了岩洞。(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