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七章 五大仆兵(书号:13584

第三百一十七章 五大仆兵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浑浊不堪,说不清是黑色还是黄色的沙漠,一条又一条扭曲犹如毒蟒的旋风带着刺耳的啸声,慢的划过枯寂的大地,在沙地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深深、长长、丑陋无比的痕迹。

    殷血歌蜷缩在一个沙丘的后面,手指插进一条三头怪蛇的脖颈内,一颗接一颗的血丹不断从他手掌心冒出来,被他装进身上仅有的一枚容量小得让人无奈的乾坤戒。

    五个金丹境的小修士哆哆嗦嗦的趴在地上,惊恐欲绝的看着几条高有数百里的黑色龙卷风从十几里外呼啸而过。龙卷风带起的啸声差点没把他们的魂儿给震碎,大地都因为这些旋风而剧烈的震荡着,修为孱弱的小修士们只有死力趴在地上,才不至于被旋风带起的风劲卷走。

    很快那条长有百米左右的三头怪蛇所有精血都被抽空,殷血歌也得到了三十颗效力强大的血丹。他手指轻轻用力撕扯了一下这条三头怪蛇花纹斑斓的蛇皮,手指上传来的阻力让他明白,这条怪蛇的蛇皮没有经过炼制,就可以和寻常地仙器级的甲胄相提并论。

    在炼器一道上,殷血歌只是半把刀的水平。虽然他曾经和青丘炎厮混过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拥有顶级的先天神火先天两仪造化神炎,但是对于炼器殷血歌并不是太精通。

    而且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来炼器。

    所以殷血歌干脆的将这条三头怪蛇的蛇皮扒拉了下来,胡乱裁剪成了五大块。乱糟糟的用血歌剑切割了一番,直接用蛇筋串联了起来,拼凑成了五件好似麻袋包裹一样的‘软甲’。

    将这些胡乱拼凑的‘软甲’丢在了五个小修士的面前,从那怪蛇身上切了一片最细嫩的蛇肉慢慢的将它撕成一条一条的肉段儿,殷血歌看着几个不知所措的小修士笑了。

    “你们得罪了谁?怎么会被派出来跟着我一起来送死的?”

    原本叫做黑林城,现在被改名为狼牙城的据点,已经是斩神城下辖的军事堡垒最突前的一处,是神煌战场最前线的前线。这种要命的据点,本身承担的任务就是为斩神城以及下辖的那些实力强劲的堡垒预警,换言之。狼牙城其实就是一个大的斥候。

    离开狼牙城。深入危险无处不在的荒漠进行哨探,这不是死一生的任务,基本上是十死无生的勾当。不要说金丹境的小修士,就算是巅峰天仙深入荒漠。都可能遇到各种危险。陨落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所以在狼牙城这样的地方充当外派的斥候。这只有犯下重罪的倒霉蛋,才会被逼着离开相对安全的城池。殷血歌已经明白,他是有人专门要针对他下黑手。但是这五个金丹境的小家伙,殷血歌很好奇——就凭他们的实力,他们根本没资格得罪人,也没犯错的资格,他们怎么会被派出来?

    “我们是,奴兵。”一个面色惨白的年轻人哆嗦着抬起头来,语气格外的干涩。但是除了干涩和恐惧,就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其他的情绪。

    一道巨大的旋风几乎是擦着众人藏身的这座沙丘掠过,方圆数里有千万吨沉重的沙丘剧烈的震荡着,整个沙丘都差点被这道旋风卷上天空。五个金丹小修士惊恐欲绝的低下头,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嚎声。

    “奴兵啊。”殷血歌会意的点了点头。

    奴兵,这是神煌战场上最凄惨的兵种。殷血歌和罗芳他们只是罪囚,是罪兵的一种。但是他们毕竟来自仙界,他们身后多少有点后台背景。而这些奴兵,他们出身在神煌战场,他们身份卑微卑贱,就好似粪坑里的蛆虫一样,任何人都可以随意的践踏他们。

    这些奴兵,他们的血统有问题。

    或者更直率的说,他们要么是入侵的神灵强-暴了土著女修士乃至女仙人诞下的后裔,或者是某些欲-火焚身的强大仙人,掳掠了神灵的女一夜春风之后,不小心弄出来的嗣后裔。

    在仙界,这些和神灵混血的嗣一旦被发现,会立刻被处死,连带着他们的长辈都会受到清洗。但是在神煌战场么,用曾经某位神煌战场的大将的话来说,在神煌战场,就算是一头猪都有他的价值,所以这些奴兵才留下了性命。

    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勾当,都是这些奴兵的事情。他们永无翻身的机会,他们是整个神煌战场的最底层。他们用卑贱的生命充当润滑剂,让神煌战场这巨大的战争机器运转得更加流畅一点;他们用他们的骨肉和血浆充当肥料,当他们死后,神煌战场的荒漠也会多一份生机。

    有时候,会有更加残酷的事情在他们身上发生,而这些残酷的事情,甚至是殷血歌都不愿意去想,也不愿意说出口的。

    目光带上了一丝不算是怜悯,但是说不出道不明的古怪气息。殷血歌看着这五个哆哆嗦嗦趴在地上的金丹修士,轻轻的摇了摇头:“这皮甲,你们穿上吧。虽然没什么特殊的功效,但是起码可以帮你们抵挡一下刀剑和风沙。”

    看着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的五位奴兵‘下属’,殷血歌心里微微一抽。他想起了当年在殷族的城邦内,那些蜷缩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静静等待死亡降临,等待自己全身血液被抽空的血奴。

    沉默了一阵,殷血歌手一抓,将五件皮甲抓了回来。

    先天两仪造化神炎绕着这五件粗制滥造的软甲旋转了一番,殷血歌掏出了几块罗芳送给他的珍稀矿石,从提炼出了几块鸡蛋大小的珍稀仙灵金。将这些闪耀着淡淡光芒的仙灵金用黑白二色的造化神炎融成汁液,抽成细丝。殷血歌小心的用他们在皮甲上烙印出了几个简单的防御法阵。

    这几个奴兵的实力放在那里,给他们太好的东西,他们也用不了。所以殷血歌只是在皮甲上镶嵌了几个自行发动的仙盾术,加上几块提供能量消耗的下品地仙石,这几个仙盾术起码可以帮他们抵挡三品以下地仙的全力一击。

    原本单纯物理防御的粗糙皮甲,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件很不错的法宝。

    从防御力上而言,这五件皮甲,甚至可以被评为‘地仙器’。但是殷血歌的手法实在是太滥了一些,皮甲炼制的水准实在是太差,上面的防御阵法也太低级。所以虽然有着能够抵挡地仙一击的防御力。这五件皮甲也只能算是法宝。

    将五件变得光芒萦绕的皮甲丢在了五个奴兵的面前,殷血歌淡然道:“穿上他们,然后,找个落脚的地方。”

    五个奴兵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们一言不发的跳了起来。将这五件脱胎换骨。显然变得和以前大有不同的皮甲穿戴在了身上。他们能感受到皮甲蕴藏的庞大力量,比他们金丹境的修为庞大百万倍的恐怖力量,他们一辈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宏伟巨力就蕴藏在这粗陋的皮甲。

    “大。大人。”刚才说话的青年嘴唇微微哆嗦着,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以他们的身份,他们从来没有资格和正儿八经的仙人说话,他们也从没想过,会有正经的仙人专门为他们炼制法宝。殷血歌的所作所为,彻底超出了他们的认知极限,所以他们不知道说什么。

    可怜这些奴兵,他们从小就被当做牲口一样调教,他们其实就连一句好听的感激的词汇都不会说。

    不是他们不想要感谢殷血歌,不是他们不想要表达心的感情,而是他们不知道如何表达。他们不识字,他们总共会说的词句加起来或许只有不到一百句,比如说‘吃了么’、‘死了么’、‘还活着’等等。

    殷血歌站起身来,他掏出了五颗血丹丢给了他们,让他们将血丹藏在了皮甲腰带上的暗格。

    “留着,受伤了就赶紧吃下去,能救命的。”殷血歌向着远处一望无际的荒漠扫了一眼:“赶紧找个能落脚的地方。我们要在外哨探三年,可不能在这露天的地方住上三年,这日没法过。”

    五个奴兵急忙点头,他们小心翼翼的将血丹塞进了暗格,然后竭尽全力的昂首挺胸,尽可能的排成了整齐的队伍站在了殷血歌的身前。他们看着殷血歌的目光,隐隐有一丝不同了。但是具体有什么不同,却是连他们自己都形容不出来的。

    他们只觉得心脏附近很烫,有一种类似于被烙铁烫在皮肉上的感觉在灼烧他们的心脏。

    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们很惶恐,但是他们在先天上,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反而,他们希望这种感觉能够再强烈一些。他们不知道,换成那些狼牙城的老卒,如果那些老兵痞产生了这种感觉,他们是可以为了某个特定的人去赴汤蹈火,可以为了某个特定的人去死。

    翻动了一下被杀死的三头怪蛇的尸身,从他身上砍下来了几大块上万斤蛇肉,然后殷血歌一脚将这条怪蛇的尸体踢飞了数十里地。将上万斤白花花的蛇肉塞进了乾坤戒储存起来,向四周的风向望了一眼,殷血歌带着五个孱弱的,只能是累赘的奴兵向着荒漠的更深处走了过去。

    三年的哨探时间!

    殷血歌在肚皮里无数次的问候着狼牙城现在的主官老黑狼。这家伙居然还涎着脸对殷血歌说,他是罗芳的老朋友了,所以格外的关照殷血歌,让他充当斥候队的队长,让他负责五个‘精锐斥候’的生杀大权。

    “老黑狼?白眼狼吧?”一边在荒漠上跋涉,殷血歌一边暗自问候老黑狼的祖先。

    将他贬为了送死炮灰一般的斥候,给他五个金丹境的小修士一起送死,这些殷血歌都能忍受。但是老黑狼居然给殷血歌定下了一个极其漫长的哨探时间——三年!

    在这危机处处,神灵一族随时可能大举来袭。更有无穷凶险的荒漠哨探三年?除非是大罗金仙,否则谁敢说自己能够在这鬼地方活过三年?

    就神煌战场的军规,一般这种外出哨探的斥候队伍,他们最常的野外生存极限也就是三个月而已。老黑狼可好,一下就让殷血歌的任务时间拉长了十二倍,这可真是罗芳的老朋友,真是好朋友啊。

    虽然明知道这并非老黑狼的本意,但是殷血歌也将老黑狼放在了自己的黑名单上。

    一步一步的在荒漠向前跋涉,同时不时谨慎的关照着五个奴兵,唯恐他们被呼啸而过的旋风给卷上了半空。以他们的这点修为。他们一旦被风卷走。落下来的时候就可以当饺馅使用了。

    向前行走了两三个时辰,殷血歌忍不住问道:“你们几个,都叫做什么名字?”

    刚开始和殷血歌说话的那青年急忙上前了两步,恭谨的说道:“大人。我们都叫狗-杂-种。我是狼牙城狗杂种十。他们是一百、一百零一、一百零二和一百零三。”

    干笑了几声。青年低声道:“狼牙城的大人们说,狗-杂-种是仙界很有名的大姓氏。”

    话是这般说,但是五个金丹修士的神色。却都变得有点不对。很显然,狼牙城那群无聊的老兵痞固然是这般蒙混这些奴兵,可是就算是奴兵,他们的血脉一半来自仙人,一半来自神灵,他们天生的智商或许比普通人类更高出了许多。

    历经这么多年,他们怎可能还弄不清那三个字的蕴意?

    “这名字不好。”殷血歌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叫殷血歌,你们……我看你们年纪都不大,又都是奴兵的身份。回去狼牙城,我会把你们买下来,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吧。”

    微微顿了顿,殷血歌沉声道:“我老家那边的规矩,奴仆的姓氏,跟着主人走。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仆兵,记住,是仆兵,不是奴兵。你们是我的仆役,不是我的奴隶。你们以后都姓殷,至于你们的名字么。”

    从殷血歌给自己的本命法宝,还有给盻珞的本命飞剑起的名字,都可以看出殷血歌在起名这件事上的确没什么天分。他呆呆的抬着头看天空发了一阵呆,突然抚掌笑道:“正巧了,你们不正好五个人么?天地有五行,金木水火土,你们五个,以后就叫做殷金、殷木、殷水、殷火、殷土,也正方便我记下。”

    狗-杂-种十等五个青年呆了呆,他们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阵,然后同时跪倒在地,狠狠的,近乎亡命的给殷血歌磕了三个响头。他们齐声高呼道:“多谢主人,我们以后,是真正有名字了。我们以后就姓殷,我们的孙孙,从今以后,都跟主人一个姓氏。”

    好似荒芜的土地上突然生长出了一根脆弱的嫩芽,殷金他们五人的身上,多了一丝奇异的生气。很单薄,很微弱,但是的确存在,而且极其柔韧的生气。他们脸上的神色活络了不少,他们的动作也灵活了许多,甚至他们原本呆滞犹如死人的眼珠,此刻都好似真正的年轻人一样转动起来。

    他们的变化,就好像从行尸走肉,突然变成了大活人。

    殷血歌付出的,却仅仅是一个名字,一个很偷工减料的名字。

    ‘唰唰’的脚步声,殷金他们五人的方位突然变动。殷金、殷火大步突前,走到了殷血歌的前方。殷木、殷水则是一左一右护住了殷血歌的两翼,而手持特制强弩的殷土,则是默不作声的护在了殷血歌的身后。

    虽然他们的修为孱弱,虽然他们的实力低微,但是他们摆出来的,却是仙界那些豪门贵族大世家护卫最常用的护阵。他们的步伐还有点生疏,他们相互之间的距离也保持得不是很好,很显然他们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摆出这样的阵势。

    但是从他们做出了这个举动开始,就意味着他们已经不再把自己当做卑贱的随时可能死去的奴隶,而是当做了真正的士卒,真正的属于殷血歌的士卒。

    “嗯,不错。”殷血歌很有点震惊的看着几个年轻的金丹修士,他轻轻的点头赞叹道:“很不错。等找到了落脚的地方,把你们修炼的法门给我说说。或许,我可以给你们一些指点,一些让你们快速强大的指点。”

    神煌战场混乱浑浊的天地灵气无法让人吸收利用,殷金他们五个自然也不可以。

    但是殷血歌从自己的无上圣体得到了启发,他们无法直接利用这混乱浑浊的天地元气,那么可否让殷血歌帮助他们过滤一遍,让这些天地元气成为他们可以利用、可以运用的灵气?

    冢鬼道祖能够帮助殷血歌快速的提升修为,那么实际上**修为达到了二品大罗境的殷血歌,为什么不能帮助几个小小的金丹修士呢?

    真可惜,自己的血妖血脉,居然被无上圣体给净化掉了。殷血歌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顶着风沙一路前行,向前行进了五天五夜,一座低矮的黑色石山出现在众人面前。

    石山之巅,一头体型狰狞,背生两对巨型肉翅的硕大蜥蜴,面色狰狞的向这边望了过来。(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