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六章 炮灰斥候(书号:13584

第三百一十六章 炮灰斥候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兄弟,哥哥我无能,对不起你。”

    白虎市集的一栋小酒楼,罗芳等老卒包下了整个酒楼,各色仙酒犹如流水一样送了上来。罗芳以下百名老卒全部自封了仙力,犹如凡人一样大口大口的灌着酒,任凭酒精将自己双眼烧得通红,烧得他们面孔赤红、胸膛都变得好似烙铁一般。

    殷血歌端端正正的坐在罗芳对面,他手里抓着一个五十斤装的酒坛,只要是有一个老卒走上来敬酒,他就大口大口的灌下去三五斤酒水。

    仙酒浓郁,比起凡人酿造的单薄水酒,一口仙酒就能让寻常凡人醉死三五万人。这样大口的灌下去,就算是殷血歌的**强横如斯,没有故意运功化解酒意的他,也已经被酒劲冲得浑身沸腾。

    “队长哪里话,这是我自己得罪了小人。”殷血歌瞪大了通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罗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队长能做到如此地步,血歌已经感激不尽。”

    第三队有好几百的老卒,有以前无数老卒留下的家属后裔二十余万。按照第三队,或者说按照神煌战场的所有驻扎在外的军事堡垒的潜规则,所有士卒的任何收获都归整个据点所有,然后按照功劳大小、修为高低、循着某种特定的比例进行划分。

    所以这次殷血歌生擒活捉了多尔伽德和命运双,按照神煌战场默认的分配比例,他立下了首功。他能得到五十颗修士星球随意一颗星球的三成。

    以殷血歌这次的功劳,这次的收获,他能得到的就是一颗修士星球的三成。

    但是罗芳自觉自己对不起殷血歌,老青头等老卒也都心生黯然,只觉对不起自家兄弟,所以他们经过短暂的商议后,五十颗修士星球,罗芳他们拿出了整整两颗修士星球每年的全部收益,全部分配给了殷血歌。

    这是破例了。

    让殷血歌感动的就在于,他已经被列入了监察司的黑名单。是罪不可赦的死囚。罗芳作为第三队的队长。身后还有赵天吉这样的大人物撑腰,他没有趁机吞没殷血歌应有的利润,反而格外给他分配了更大的利润,这种行径不要说在残酷而无情的神煌战场。就算是在仙界也是极其罕见的。

    仙人是最自私的生物。一块仙石很多时候就能让两三个高阶仙人打得头破血流。

    仙界央仙域两颗富饶修士星球的全部收益。这足够让几个低阶大罗金仙将脑浆都打出来。而在神煌战场这荒僻之地,实力不过一品金仙的罗芳,以及一群实力不过是天仙和地仙的罪囚老卒。他们慷慨、大方的让出了一部分属于他们的利益,分配给了殷血歌这个前途无亮的倒霉蛋。

    “队长和诸位老哥的心意,我……”殷血歌举起酒坛,想要再灌一口。

    罗芳一把按住了殷血歌的手掌,他瞪大了已经变得和牛眼一样巨大的双眼,瞪着通红的双眸,沉声喝道:“还叫什么队长?看得起我罗芳,叫我一声大哥。以后我们第三队的所有兄弟,都是殷兄弟你的大哥。公务上我们帮不了忙,私下里只要我们能做到的……”

    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脖颈,罗芳‘嘎嘎’的笑了起来:“抛头颅掉命的话,老不说这些虚的。进了斩神城,进了白虎市集,我们兄弟们这条小命都有了保障,老婆孩热炕头,咱们一时半会舍不得死。但是除了让我们送死的事情,其他的殷兄弟只管开口。”

    老青头同样瞪着猩红的双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殷兄弟,要钱有钱,要人有人。”

    看着这些多多少少犯下了重罪,被流放到神煌战场,从尸山血海爬出来的老卒们,殷血歌灿烂的笑了起来。他用力的和这些老卒一一的碰掌大笑,然后将一坛仙酒一饮而尽。

    他笑得很灿烂,笑得很开心。

    如果罗芳他们说什么抛头颅洒热血,一条性命从此交给了殷血歌的话,那么殷血歌会转身就走,而且再也不会和他们有任何的交际。反而是罗芳这般实在坦诚的话,让殷血歌觉得这群罪囚,是一群可以放心交往的人。

    实打实的说,如果殷血歌身处罗芳的位置,如果他有两三百号娇滴滴的小妾,已经从城外随时可能殒命的前进据点调回了主城,并且还在主城有了一个油水丰美的好差事。在这种情况下,殷血歌也不会为了一个刚刚只见了两三面的人豁出去性命去。

    罗芳他们欠殷血歌的,已经还了。

    两颗修士星球的全部收益,罗芳他们已经还了殷血歌足够多,他们不欠殷血歌任何东西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能真心实意的向殷血歌保证,只要殷血歌有需求,他们会尽力的出手帮忙,这已经是极其难得的人情了。

    这份人情,殷血歌得领,得记在心上。

    多个朋友多条路,罗芳这条线直通赵天吉,谁知道哪天殷血歌就会用到这层关系呢?

    老刀疤、老鬼脸等老卒一个接一个的和殷血歌碰坛畅饮仙酒。这种陈年的仙酒,只能依靠帝喾舰从仙界远途运来的浓郁仙酒,在神煌战场的价钱极高。

    在罗芳他们还是一伙在前线最危险的前进据点拼命的罪囚时,他们的那点军饷,那点可怜巴巴的散碎仙石和灵石,根本就没资格琢磨这些仙酒。但是现在,有了这么多的修士星球做家底,罗芳他们一下就豪阔了。

    一坛一坛的仙酒送上来,一篮一篮前两天才从帝喾舰的冰窖运出来的仙果灵果端上来,同样是刚刚从帝喾舰的货仓里刚刚运出来的龙肝凤髓、熊掌驼峰之类的珍稀美味搬上来……

    珍馐美酒,得意尽欢。喧哗声让这栋小酒楼的屋顶都差点冲上了天去。

    最后不知道是哪个老兵痞的提议,大群莺莺燕燕妖娆动人的酒女媚笑着涌了上来,一件一件衣衫被扯得稀烂,一具一具雪白的**轻盈的蠕动着,强壮漆黑满是伤疤的身躯蛮横的压了上去,撞了进去,然后开始激烈的冲撞和侵犯。

    空气弥漫开暧昧的芳香和刺鼻的汗水味。

    自从来到了神煌战场,这还是罗芳他们第一次放荡形骸,第一次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的情况下,尽情的享受这些柔美的俏丽的身体。倾听那迷人的。或者是真情实意或者是娇柔做作的喘息。

    殷血歌卷起袖,手舞足蹈的站在酒桌上,歇斯底里的大声喊着号。

    他给罗芳、老青头、老刀疤、老鬼脸等老卒记着数,计算着他们冲撞了多少次。是多少次的喷射和痉挛。又更换了多少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大媳妇。这些美艳动人的姑娘媳妇们也有人注意到了俊朗高大、面容俊美、气质非凡的殷血歌。她们也时不时的凑上去,却都被殷血歌一脚踢飞了出去。

    整个酒楼变成了酒肉欢场,所有人都肆无忌惮的表现出了他们性格最粗野最无稽的一面。

    大喜大悲、大惊大怒之后。包括殷血歌在内,都需要这样的刺激来发泄心头的火焰。殷血歌只是死死的守着最后的底线,没有在这些酒楼的酒女身上作出什么勾当来,但是这一次他却是增长了见识,增进了阅历,各种稀奇古怪的勾当见到了无数。

    这些能够被发配到神煌战场的罪囚,他们多少都修炼了几门阴阳调和的,或者是正道或者是邪道,或者干脆就是魔道的功法。他们摆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驱动各种乱七八糟的法门,真正就是群魔乱舞,让这酒楼变得乌烟瘴气,简直堪比最下三滥的破瓦-窑-。

    一夜荒唐,一夜放荡。

    等得罗芳等人彻底醉倒,彻底软倒,体内的精气神都匮乏到了极限近乎昏迷的时候,殷血歌的眸里有刺目的青光闪烁起来。他的身体轻轻的蠕动着,体内青色的生命能量剧烈的翻滚着,神煌战场浑浊而混乱的天地元气不断的被他的身体吞噬进去。

    这种混乱浑浊,没有任何属性可言却又似乎包容了无数属性的天地元气,对于其他的任何一个仙人而言都是剧毒的毒药。他们哪怕只是让自身仙力混杂了这么一丝半点的天地元气,都要耗费数日甚至是数月的苦功才能将其提纯净化。

    但是殷血歌修炼的无上圣体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他体内密密麻麻的犹如大树脉络的青色经络和血管无数的神奇符带着奇异的天道韵味、大道气息流淌而过,这些浑浊而混乱的天地元气一进入他的身体,就立刻被同化为青色的生命能量。

    一如仙界的仙灵之气对殷血歌的功效,这些混乱而浑浊的天地元气对无上圣体的滋养效果,甚至比仙界那种纯净、莹润、没有瑕疵的仙灵之气的效果更强出了百倍。

    这里是鸿蒙虚空,这里是还没有成型的小世界雏形,这里的天地元气单纯从浓度上而言,比央仙域仙灵之气最浓郁的地方还要强出千倍甚至是万倍。

    在这里数量庞大的仙人、修士根本不敢吸收这种天地元气修炼,五大主城甚至每天都要耗费苦功,开启防护阵法,将这些天地元气从城内不断排出。但是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在不断释放这种混乱而浑浊的天地元气,任凭五大主城如何努力,这里的空气依旧混杂着比仙界浓郁百倍的混乱元气。

    但是现在,殷血歌的身体犹如一个无底洞一样吞噬着这些天地元气。

    他的无上圣体犹如一株弱小的树苗,得到了充沛的阳光雨露和肥料的滋养,正在茁壮的成长,远比在仙界更快了百倍、千倍甚至是万倍的在迅速的生长。

    ‘咔擦’一声,殷血歌头顶一道青气隐隐回旋了一番,他的身体强度和**力量突然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虽然没有适合的对照物,但是殷血歌自己心知肚明。他的无上圣体,此刻大概已经足以和专门体修的,已经踏入了大罗二品的体修仙人抗衡了吧?

    强度和力量足以和专门体修的二品大罗抗衡,但是在神妙程度上,殷血歌的无上圣体绝对可以碾压专门体修的二品大罗——最起码的一点,没有任何一个二品境界的体修大罗金仙,敢在神煌战场肆无忌惮的吞噬这里的混乱元气。

    双眸青光闪烁,古老、博大、沧桑、威严的气息在殷血歌的身上一闪而逝。

    他的身体深处传来了大罗金风蝉欢快的鸣叫声,大罗金风蝉悄然从殷血歌的眉心浮现出来,这枚第一世家祖传的大罗道器。拥有神异隐匿能力的大罗道器居然在欢快的吸收殷血歌体内逐渐壮大的青色洪流。吸收这无上圣体特有的生命能量。

    殷血歌能感受到大罗金风蝉正在恢复,一如藏匿地下百年,只待一鸣惊人的神蝉,他藏在躯壳。却正在发生本质上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大罗金风蝉的本体上隐隐有青色的纹路浮现。好似有无形的手抓着无形的笔。正在他的身躯上描绘出玄妙的青色符。

    又好似这种青色的符本来就在大罗金风蝉的身上存在过,现在只是借助无上圣体的生命能量,逐渐的唤醒他。让他恢复原本应有的全部威能。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殷血歌看着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罗芳等人,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甩了一下袖,大步的走出了酒楼。周身青光萦绕的殷血歌很潇洒、很自然的向侍立在大门口的酒楼掌柜的摆了摆手:“掌柜的,找罗队长结账。唔,对了,他以后就专门负责这条街的巡逻巡视,您得打个对折啊。”

    酒楼的掌柜呆了呆,本来笑得好似菊花一样灿烂的老脸突然绷紧僵硬,宛如一朵被突如其来的寒潮打得分崩离析的雏菊一样变得憔悴无比。

    罗芳以后是专门负责这条街巡察巡视、治安维护的卫军队长?这让这酒楼的掌柜,还怎么找他结账啊?掌柜的现在很想操起一把菜刀和殷血歌拼命——感情这群混账东西不是上门的财神,而是上门来收取好处的瘟神啊?

    手持着来自斩神城行军司马府的公调令,殷血歌踏上了斩神城传送广场的传送阵。

    一盏茶的时间后,殷血歌站在了黑林城的校场上。

    黑林城空荡荡的,所有黑林城的民,都在昨天搬迁进了斩神城。他们都在斩神城很不错的街区,得到了新的居所。二十几万黑林城的民驻扎在一起,邻居依旧是熟悉的邻居,但是他们再也不用为修炼的资源和安身立命的安全而担忧了。

    现在的黑林城,现在的第三队,只有殷血歌一个人。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校场上,背着双手静静的眺望着城外那些嶙峋的石柱、石笋。

    浑浊而混乱的天地元气呼啸而来,但是殷血歌毫无畏惧的敞开身体,运转无上圣体的法门,将身边所有的天地元气都吞噬了进去。天道人皇宝箓悄然运转着,伴随着沉闷的雷鸣声不断响起,进入殷血歌体内的天地元气被轰击得格外致密、格外的凝炼,他体内的青色生命能量,也逐渐的压缩,密度不断的增加。

    他的修为就这样一丝一丝的增长着,一点一点的提升着。

    一道玉白色的仙气在他头顶隐现,其有朵玉白色莲花悄然盘旋。品地仙的修为,这道行法力相对于他的**修为而言,简直只能用‘寒酸’来形容。

    但是殷血歌觉得这样也不坏,让人低估自己的力量,起码是一件保命的暗牌。

    静静的在校场站立了足足三个时辰,黑林城校场边的传送阵上突然有一道仙光冲天而起。伴随着铿锵的甲胄撞击声,一队满脸横肉,周身煞气升腾,衣甲显得很有几分破碎破烂的士卒迈着乱七八糟的步,懒洋洋的从传送阵内走了出来。

    刚刚走出传送阵,一个看起来足足有三五百斤重的大胖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着伸长了双腿,懒散的哼哼起来:“唉哟,他娘的,更换防地也有好处,起码给我们补齐了兵员,还额外多配了三百老兵。啧,又能混吃等死,多活几年啦。”

    一众士卒‘嘻嘻哈哈’的放声大笑起来,他们也胡乱的丢下了手上的兵器、盾牌,懒洋洋的各自找地方坐下休息。

    殷血歌就站在校场上,但是这些诶士卒好似都没看到他的存在一般,眼角余光都不往他这边扫一下。

    过了很久很久,等得一千五百名换防黑林城的仙兵到齐后,十几万修为高低不等的修士护送着过百万的民从传送阵内缓步行了出来。

    这也是神煌战场的一大特色,这种换防更迭防地的事情极少发生,一旦出现,那么随之调动的可不仅仅是负责驻防的正兵,而是和这些正兵有亲眷关系的所有修士所有平民,都将移去新的驻地。

    动辄就是数十万甚至是数百万的生灵迁徙,这也是五大主城的大老爷们,不乐意随意更改防区布置的原因之一——毕竟这些人要通过传送阵运送,这消耗的灵石、仙石,也是一笔大数字。

    殷血歌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些新迁来的人,一名金仙二品的将领已经漫不经心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抓过了他手上的公调令随意的看了看。

    “你就是殷血歌?倒霉的娃娃……老这里也没好位置安排你,喏,刚送来几个死囚,你带着他们,编为狼牙城第斥候队吧。”

    金仙的手指了指,几个修为不过金丹境的修士就哆哆嗦嗦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殷血歌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让他带着几个金丹修士出城做斥候?

    这不是标准送死的炮灰么?(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