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越权行事(书号:13584

第三百一十二章 越权行事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斩神城,斩神山下,巨大的传送阵广场上,一座小型传送阵内突然亮起了一团夺目的光芒。殷血歌等人以罗芳为首,总共一百名黑林城实力最强悍的老卒齐齐从传送阵内走了出来。

    两名身穿血色劲装,上半身佩挂着半身甲,周身煞气涌动的仙吏迅速迎了上来,张开双手挡在了众人面前。其一金仙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青铜圆镜向着罗芳扫了一记,然后冷声喝问起罗芳等人为何无缘无故的返回斩神城。

    没有战事,同时也没有上官召唤,罗芳莫名其妙的带着百人队伍返回主城,这毫无疑问是犯忌讳的事情。毕竟在神煌战场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前线戍卫部队被神灵控制,通过传送阵返回主城发动突袭的事情,所以现在神煌战场的几座主城,对无故返回的前线部队极其的警惕。

    罗芳带着一丝笑意,向那厉声喝问的金仙鞠躬行了一礼。他压低了声音,将一块令符向这两个血衣人偷偷的晃了晃。两个血衣仙人的脸色微微一变,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

    “嗯,罗队长,大家都是自己人,但是你带着这么多人莫名的返回斩神城……”

    两个血衣仙人略微放松了些许警惕,但是他们依旧挡在了罗芳的面前。虽然罗芳手上的令符出自这两个血衣仙人的顶头上司,可是斩神城森严的律条,依旧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除非有五大主城高层的谕令,否则罗芳就无权带领麾下士卒返回主城。尤其是罗芳这一次带着百名士卒莫名的赶了回来。如果他们在城内做了什么事情出来,这两个负责监察传送阵的血衣仙人,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同样会受到严酷的惩罚。

    罗芳心里略微有点着急,多尔伽德和命运双正被囚禁在他随身携带的一件仙器。他之所以带着一百名下属返回斩神城,就是害怕路上会出什么乱——毕竟他在神煌战场厮混了很多年,他结识了不少助力,同时也招惹了更多的敌人。

    他就是害怕自己带着三五个护卫返回斩神城,万一被自己的对头碰上故意找他的麻烦,从他手上抢走了这三个价值无算的俘虏。那他岂不是亏大了?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才特意带了一百名最强悍的老卒和殷血歌这表现突出的新人。

    但是他只顾着安全起见,却忽略了斩神城的严苛军规。

    他带着一百名士卒想要进城,这本身就违反了五大主城的规矩。如果不给出合情合理的解释,负责监察传送阵的这些血衣仙人。他们甚至有权将罗芳和他的所有随行士卒全部斩杀当场。

    但是他却无法向这些血衣仙人解释什么——难道要他说。他抓到了两个活的神灵一族的神王后裔?而且还是珍稀的命运一族的神王嗣?他们甚至还是一对儿孪生?

    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罗芳向两个血衣仙人连连鞠躬行礼,低声下气的解释着他已经和他身后的斩神城高层取得了联系,是得到了那位大人物的授意。所以他才敢带着这么多人返回斩神城。

    殷血歌站在罗芳身边,眯着眼向四周打量着。

    踏入传送阵前,殷血歌等人都见到了罗芳返回自己的私宅,和他身后的靠山大人物联系。不知道罗芳是如何跟对方交代的,但是不管怎么样,罗芳身后的那位大人物,他应该派人来接应才对。斩神城虽然占地巨大,但是殷血歌他们都从前线返回了,那位大人物可就住在城内,他的人在哪里?

    ‘咚、咚、咚’三声沉闷的鼓声响起,远处一道黑云贴地而来,黑云上站着大群黑盔黑甲的精锐仙人。这些仙人手持长戈,背负长弓,身边匍匐着名之为‘三眸蹑云虎’的仙兽坐骑,这些通体漆黑,头生三眼其形如虎的仙兽,可是一旦成年就能有金仙实力的高阶仙兽!

    这片黑云上的仙兵仙将有足足三千人,他们身边的蹑云虎也正好是三千头。

    不提这些仙兵仙将自身的修为,单纯他们的坐骑,三千头成年的三眸蹑云虎,这股实力就足以将罗芳带来的这一支小队伍瞬间碾成粉碎。

    罗芳的脸色骤然变得一片惨白,就算是一头猪,现下也知道事情不对了。

    在这些黑盔黑甲的仙兵仙将身后,是一座由十八头蛟龙拖拽的云辇,身穿黑色甲胄,外面罩着一件宽敞的黑色斗篷,长发披散在身后,周身煞气奔腾的李三笑懒散的斜靠在云辇,眸里闪烁着一缕难以掩饰的贪婪和凶残混杂的精光,正不落眼的盯着罗芳。

    殷血歌一行人的修为都不弱,隔着数十里地,他们都清楚的看到了站在李三笑身边的李代儒。这些天在黑林城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的李代儒显然得到了极好的治疗,他身上的外伤已经全部痊愈,依旧是那丰神俊朗的世家公模样。

    李代儒死死地咬着牙,脸色铁青的盯着罗芳和老青头等人。隔着这么远,殷血歌他们都能感受到李代儒身上那股滔天的怨气。殷血歌的心里骤然一个咯噔,这下,他们有大麻烦了。

    “罗头儿,你和你身后的那位大人,到底是怎么说的?”殷血歌扭头看向了罗芳。

    “我,我只是告诉我,我们黑林城找到了一些好东西,需要他帮忙出手。”罗芳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片,作为斩神城下属的层军官,他不可能不认识李三笑。斩神城的行军大司马,斩神城下辖的所有军队的调动和调配都由李三笑一手负责,换言之,李三笑几乎是掌握了罗芳等人的生死。

    以李三笑的权柄,他想要罗芳活。他就能将罗芳调进斩神城驻扎,从此再也没有任何风险。

    如果李三笑要罗芳死,他只要轻飘飘的一句话吩咐下去,罗芳就必须带着第三队的所有士卒去攻击神灵一族的腹心要地。以他不足千人的孱弱兵力,攻打数以亿万计的神灵驻扎的据点,这毫无疑问是必死的下场。

    李三笑是一座巍峨的高山,在这座大山面前,罗芳和黑林城的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过是一颗脆弱的豆。李三笑只要动动小手指,一万个黑林城也就灰飞烟灭了。

    “那个小白脸。他。他,他怎么可能结识,结识李司马?”老青头在神煌战场也厮混了近万年,他自然对李三笑不会陌生。他吓得浑身犹如筛糠一样哆嗦着。就连嗓音都变了。

    “他们都姓李。”殷血歌一语点破了其的关键。他也怨怒的低声咆哮起来:“那个人。是斩神城的行军大司马?李代儒有这样的背景,还冒充什么热血青年?该死的东西,我们都被他坑了。”

    以李代儒的背景。他完全可以加入仙庭的正规军,正儿八经的来到斩神城,在军获取一个高级将领的好位置。他可以太太平平、毫无风险的积累丰厚的军功,然后风风光光的返回仙界,在仙庭获取一个很不错的职位,成为名扬天下的青年俊彦。

    但是这个混蛋玩意儿,他居然混在了帝喾舰运送那些罪囚援兵的队伍,冒充没有任何根基的热血青年,被直接发配到了第三队负责镇守的黑林城。偏偏他还是个愣头青的本性,被罗芳为首的这群老兵痞好一顿收拾!

    如果早知道李代儒背后站着李三笑这样的大鳄,罗芳他们肯定把他当大爷一样伺候啊!

    “这个该死一万次的杂碎玩意儿。”罗芳低声的咒骂了一句,然后他咬着牙,狠狠的跺了跺脚:“咱们,咱们,咱们撤。先回黑林城再说!”

    眼看着李三笑带着大队人马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李代儒正一脸狰狞的随侍一旁,只有傻瓜才会留在这里等人发难。很有可能,或许是李三笑用某些手段拖延住了罗芳背后的那位大人,抢在那位大人的前面赶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他们的麻烦。

    以李三笑的权柄,只要他赶在罗芳的靠山赶到之前,将罗芳一行人斩尽杀绝,那么罗芳的靠山就算心里有火,也绝对不会为了罗放这样的小人物得罪李三笑。整个斩神城,罗芳这样的小卒数以百万计,而整个斩神城也只有一个李三笑。

    所以罗芳最好的选择就是赶紧返回黑林城,关闭黑林城的传送阵,然后将多尔伽德和命运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汇报给自己的靠山,用巨大的利益驱动自己的靠山大人物和李三笑打擂台。

    但是罗芳话刚出口,李三笑已经轻轻的弹了弹手指。

    整个斩神城通向外界无数前线据点的传送阵广场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所有光芒闪烁的传送阵同时黯淡了下来。高空数万座巨型旗门闪耀着刺目的强光从空气浮现出来,然后又悄无声息的融入了虚空。

    沉重如山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压力的核心就是殷血歌他们一队人。他们一百零一人身形剧烈的抖动着,修为最弱的几个老卒惨嚎了一声,他们的身体已经犹如折叠的纸人一样倒在了地上。

    碎裂的骨骼穿破了肌肉和皮肤,带着刺目的血色暴露在空气。这些身体被巨大的压力碾得血肉模糊的老卒痛苦的**着,沉重的压力绵绵而来,他们的身体被碾得‘咔咔’作响,就好像案板上的面团一样,在擀面杖的大力揉搓下逐渐的变形扭曲。

    “司马大人,请听我……”罗芳惊慌失措的举起双手,大声的呼喝起来。

    但是他的话没能说完,一股肉眼可见的紫色烟气从高空落下,狠狠的砸在了罗芳的身上。罗芳惨嚎一声,他的身体突然缩短了足足三尺。他身上起码有一半骨骼被这一道烟气碾成了粉碎,他浑身喷着粘稠的血浆,犹如一根肉桩一样杵在地上,不断的发出凄厉的惨嚎声。

    罗芳一品金仙的实力,在斩神城的护城大阵攻击下。就好像鸡蛋壳一样脆弱。

    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罗芳瞪大了赤红的双眼,盯着李三笑尖叫起来:“司马大人,我们……”

    “你们,死罪。”李三笑的队伍带着沉重如山的杀意奔驰而来,迅速包围了殷血歌等一队人马。李三笑懒散的靠在车辇的宝座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浑身血流如注的罗芳,轻轻的摇了摇头。

    “尔等,勾结神灵,意图破坏斩神城的城防。幸好第三队新入队士卒李代儒发现了尔等阴谋。及时上报。本官这才来得及阻止尔等的阴谋诡计。”李三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眸里闪过一抹凶厉的精光:“罗芳是吧?你在神煌战场,也立下了不少功勋,再有个三五千年。也能赎清罪孽。返回仙界。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勾结神灵余孽,这是满门抄斩的重罪啊。”

    罗芳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李三笑一挥指头。一道寒光闪过,罗芳的满口大牙和舌头就被搅成粉碎。李三笑冷漠的看着罗芳,淡然说道:“既然你犯了这等重罪,说不得我只能成全你了。你出身寒烟域黥鸦星罗家,既然你敢勾结神孽,我就一定灭你满门。”

    罗芳的眼睛骤然瞪圆,他的眼角裂开,鲜血不断的喷了出来。

    他的腿骨、脊椎骨、肩胛骨都被刚才那一道紫气轰得粉碎,所以他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他的舌头和牙齿都被绞碎,他再也无法发出半点儿声音。面对李三笑强加给自己的罪名,面对近在咫尺的灭门之灾,罗芳干脆的裂开天灵,将自己的仙魂释放了出来。

    一道金霞冲起来有里许高,金霞罗芳的仙魂通体燃烧着淡金色的火光,倾尽全力的发出了一道仙识波动。伴随着刺耳的啸声,罗芳的仙识波动迅速传出了数百里,却被传送广场四周开启的城防大阵封堵了回来。

    殷血歌捕捉到了罗芳仙识波动的绝望和怒火,他更是听到了罗芳那声嘶力竭的惨嚎声。

    一股怨毒的火气直冲脑门,又是勾结神孽的罪名,又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将罪名往人头上强行扣下来的行径。殷血歌怒视着李三笑,周身隐隐有白玉般的仙光涌出,浑身筋骨绷得紧紧的,不断发出洪钟大吕一般的轰鸣声。

    李三笑立刻注意到了周身杀意奔涌的殷血歌,他眯了眯眼睛,脑里立刻翻出了罗芳第三队所有士卒的资料——其自然也包括了殷血歌在内的,十名新加入的援兵士卒的全部信息。

    “殷血歌?丹士殷血歌?”李三笑‘桀桀’怪笑了起来:“因为勾结叛逆仙族,妄图复活上古神孽,所以被打入神煌战场立功赎罪?哈哈哈,我说罗芳也是神煌战场的老人了,他怎么敢做出这等无法无天的行径,感情是你诱惑他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狠狠的一指殷血歌,一道寒光激射向了殷血歌的眉心,李三笑厉声喝道:“大胆殷血歌,你胆敢蛊惑上官背叛仙庭,你罪不可赦,给本官死来。”

    寒光是一柄不过三寸长短的飞剑,寒气升腾的飞剑上密密麻麻有无数的仙符箓若隐若现,这是一柄巅峰金仙器——在李三笑看来,对付区区一个地仙级的殷血歌,出动他当年还是金仙时的炼魔飞剑,这已经是牛刀杀鸡,简直是侮辱了他的炼魔至宝。

    李三笑的如意算盘就是,只要将殷血歌打得魂飞魄散,那么一切都死无对证。

    殷血歌蛊惑上官罗芳,背叛仙庭,投靠神孽,妄图攻破斩神城的城防,引神孽大军攻入斩神城——看看,多完美的罪名,绝对会让罗芳他们死无葬身之地,顺便还能灭了第三队所有士卒的满门,给自己的宝贝侄儿出一口恶气!

    谁让李代儒哭求李三笑,一定要灭了罗芳他们的十八代亲眷呢?

    寒光闪过,狠狠的刺向了殷血歌的眉心。但是殷血歌张开嘴用力一吐,血歌剑带起一道血光,狠狠的撞向了李三笑的飞剑。两道剑光一个交错,就听得‘咔擦’一声,李三笑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了出来。

    虽然伤势微不足道,但是李三笑的确是受伤了。

    他在金仙时期的炼魔至宝,和他心神相连的炼魔飞剑,居然被血歌剑一剑削成了两段。

    而且声音又脆又轻,听那声音不像是一柄飞剑切断了另外一柄飞剑,反而像是一柄菜刀切开了一截黄瓜,那声音清脆水嫩得让人食欲大动,李三笑厮杀争斗了无数年,就没听见过仙器切断仙器会有这么清脆迷人的声响。

    李三笑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如此清脆的响动,只能证明血歌剑的品质比他的炼魔飞剑强出了起码一倍有余。但是李三笑的炼魔飞剑已经是巅峰金仙器,这血歌剑分明也只是金仙器,为何差距会如此巨大?

    “好小,果然有几分能耐,难怪敢勾结神孽。”李三笑贪婪的看着殷血歌面前悬浮着的血光,他冷声喝道:“能够切断本官的炼魔至宝,以你区区地仙的修为,这柄飞剑,是那些神孽赏赐给你的神器罢?”

    殷血歌紧握双拳,血海亿万鬼卒、鬼将、鬼君都已经蓄势待发。

    他连连冷笑看着李三笑,沉声道:“大司马是看上了小的这柄本命飞剑?何必给我无缘无故扣罪名?直接下手抢就是了。”

    李三笑笑着摇了摇头:“话不是这么说的,斩神城是有规矩的地方,你犯了罪,就必须死。而本官要杀你,就一定要定了你的罪才行。”

    “你勾结神孽,就该死。你死了,这柄飞剑,才能是本官的。”

    冷笑了一声,李三笑大手一抓,五条拇指粗细的金光就向着殷血歌缠绕了过去。(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