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交易对象(书号:13584

第三百一十二章 交易对象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黑林城四周的石柱上,传来了凄厉的兽角号声。

    衣衫不整的罗芳骂骂咧咧的从自家宅里冲了出来,敞开的门户内,可以看到几条正忙不迭往身上披衣服的白花花的肉虫。作为第三队的队长,罗芳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娱乐,在神煌战场仙人也无法正常的修炼,除了繁衍后代这点事情,他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

    毫无疑问,被人从香艳的被窝里惊动出来,罗芳的一张脸都是黑漆漆的。

    但是当殷血歌将命运双和多尔伽德丢在他面前,老刀疤急匆匆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三两句话解释清楚之后,罗芳的眼珠顿时喷出了铮亮的光芒,亮幽幽的好像是恶狼的眼珠。

    “妙啊,咱们黑林城发达了。”罗芳兴奋得手舞足蹈,还没系紧的裤腰带突然松动,一条长裤‘哧溜’一下就滑了出来,露出了他两条黑毛丛生的大腿。

    不以为然的拎起了裤,用力的扎紧了腰带,罗芳眯着眼仔细的盘算起来。

    “黑林城这点人口,全部迁进斩神城绝不成问题。”罗芳看着老刀疤,沉声说道:“给户部的几个头目,给他们一点仙石,十几万人而已,斩神城内还有足够的空地容纳咱们这点人。”

    老刀疤飞快的搓动着手指,他的眼珠同样在发光:“只要大家都能挪进斩神城,咱们就对得起那些死掉的兄弟伙了。嘿,他们的后人。以后也就不用在这鬼地方冒险了。”

    ‘哗啦’一下,殷血歌惊愕的看到包括罗芳这个一品金仙在内,身边的数十位黑林城的老卒同时流下了两行热泪。而那些道行远不如这些老卒的土著修士们,更是控制不住心绪,一个个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一股酸溜溜的悲戚之情在四周回荡,殷血歌等新兵不知所措的相互使着眼色。他们没有在黑林城生活过,没有在这里战斗过,没有在这里活过,也没有在这里死过。所以他们无法理解这些黑林城的人,对于进入安全的主城的情绪。

    那些痛哭流涕的土著修士们。他们低沉的哭喊着。就好像脱离了囚笼、身负重伤的野兽一样,痛不欲生却又绝处逢生那样的哭喊着。更有人紧握双拳,一次一次的捶打地面,哪怕将双手捶得血肉模糊好像血葫芦一样。他们依旧不知道疼痛的捶打着地面。

    “召回所有出去狩猎的兄弟。”罗芳下达了命令。他冷漠无情却又狂热无比的看着多尔伽德和命运双。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不能拖延,既然被那些神灵发现了我们的行动,那么我们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出手。尽快的将兄弟们挪进斩神城。”

    老刀疤急忙点头,他发出一声尖锐的唿哨声,十几名老卒同时从袖里掏出了黑林城最紧急的传讯令信,抖手将它们打了出去。带着刺耳的鸣叫声,十几道火光划破虚空,迅速飞进了黑林城一旁的地裂峡谷,用不了多久,外出狩猎的老卒们就会带着自己的同伴返回黑林城。

    这是黑林城最紧急的召集令,只有黑林城面临生死存亡的要命关头,比如说被数以万计的神灵大军围攻的时候才会使用的令信。接到令信的老卒们,哪怕是明知道返回黑林城就是送死,他们也会用最快的速度返回这里——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他们是罪囚,他们是不容于仙界的罪囚,他们是一群该死的却又在神煌战场挣扎求存的邪魔。但是在黑林城,他们是一体的,他们活在一起,他们也死在一起。

    躺在地上的多尔伽德冷厉的看着殷血歌等人的动作,他把殷血歌等人的商计都听在了耳朵里。当这些令信传出后,多尔伽德突然冷笑道:“神罚已经出现,我命运一族的战士也将赶到。”

    “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想要用我们的王交换财富?你们想要的,我们命运一族可以给。”多尔伽德沉声道:“你们想要多少,我们可以给你们一倍、五倍、十倍,甚至是百倍。只要我们的王能够安全,我们可以给你们梦寐以求的财富。”

    罗芳狠狠的一脚踩在了多尔伽德的脸上,将他刚刚重新长出的大牙全部踩得稀烂。

    “我们不和你们这群该死的神灵做交易。”罗芳冷声道:“神煌战场,没有任何一个仙人会和你们做交易。你真是老糊涂了,你忘了我们之间的仇恨了?”

    多尔伽德用力的摇摆着脑袋,不顾疼痛的强行将自己的面孔从罗芳的靴底下弄了出来。张开血肉模糊的大嘴,多尔伽德厉声喝道:“但是我们可以给你们的,是你们做梦都想不到的财富。把我们的王贩卖给那些高阶仙人,你们能得到多少?”

    “你们得不到太多,反而会得到我们命运一族的仇恨,你们会被我们永世追杀,我们会不惜代价的追杀你们。但是让我们的王安全的返回命运一族,你们会得到十倍、百倍的财富,你们还能得到,我们的友谊。”

    多尔伽德的身体犹如离开水的鱼儿一样剧烈的跳动着,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我们的友谊!该死的,卑贱的生物,你们知道命运一族的友谊有多么珍贵么?你们能明白么?”

    罗芳面色冷厉的看着多尔伽德,他冷声喝道:“神灵的友谊?咱们兄弟们看不上……命运一族?哈,老亲大哥就是在三千年前,被你们命运一族的族人打得魂飞魄散,你当老会和你们交易?”

    “生死不重要。”多尔伽德还在竭尽全力的想要说服罗芳:“利益才是永恒,这不是你们仙人一直以来的准则么?仇恨,不要让虚无的仇恨蒙蔽了你们的眼睛。利益,你们想象不到的利益,贪婪的仙人们,你们真的能够放弃百倍的利益么?”

    “不要和我提什么亲情和道义,你们这些该死的罪囚。”多尔伽德厉声尖叫着:“我知道你们的底细,你们都是一伙该死的罪囚,你们贪婪,你们无耻,你们无恶不作,你们道德败坏。你们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丢到这里来送死。为了利益。你们……”

    罗芳举起了沉重的佩刀,狠狠的捅-进了多尔伽德的胸膛。

    他用力的搅动刀锋,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没错,咱们都是罪囚。都是该死的恶棍。但是老的亲大哥被你们宰了。老就和你们玩命。我们这么多兄弟被你们弄死。我们就要弄死你们,就这么简单。”

    罗芳咧开嘴狰狞的笑着,他的笑声让殷血歌都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咱们当然不是好人。但是咱们多少还有点底线。”看着刀锋两侧的血槽不断喷出的金色血浆,罗芳厉声呵斥起来:“老青头他们人呢?怎么还没死回来?一个个都被那些妖兽吞了,变成了粪便了么?”

    剧痛让多尔伽德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虽然神灵的生命力比仙人还要强韧无数,但是利刀贯穿胸膛,这样的痛苦依旧让多尔伽德难以承受。他急促的喘息着,绝望的看着躺在身边动弹不得的命运双,眸里隐隐有疯狂的怒火在燃烧。

    殷血歌看出了多尔伽德眸里闪耀的疯狂之意,他一言不发的拔出血歌剑,剑光一闪,锋利的剑锋干净利落的斩断了多尔伽德的四肢,然后一脚将断肢踢飞了老远。胳膊、大腿都齐根而断的多尔伽德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怒吼,他怒视着殷血歌想要叫骂什么,但是殷血歌一剑刺进了他的咽喉。

    气管被割开,多尔伽德再也无法发声。

    以多尔伽德的强横,这样的伤势虽然让他难受至极,但是依旧无法让他殒命。他的喉咙里不断发出‘咯咯’的怪响,一对怪眼怒睁,怒气冲天的死死盯着殷血歌。

    罗芳、老刀疤都不解的看着殷血歌,罗芳摊开双手,皱了皱眉眉头:“殷血歌,给我个解释。”

    殷血歌指了指多尔伽德,淡然道:“这老家伙,想要拼命。我怕麻烦,所以给他添了点麻烦。”

    罗芳立刻接受了殷血歌的解释,他向殷血歌比划了一个干得好的手势,然后再次怒吼起来:“老青头他们人呢?该死的,他们在外面碰到了一群母猴,一个个被搞得两条腿发软了,都没力气回来了么?”

    远远的传来了老青头苍老沧桑的声音,他大声的怪叫着:“来了,来了,头儿,就算有母猴,那也得全部抓回来让头儿您先上啊!除开头儿你,谁有这么好的福气和那些母猴同床共枕的?我们这不是回来了么?”

    另外一个生得牛高马大,面孔上疤疤癞癞几乎毁容的老卒驾驭着一道狂风冲了回来。他拎着一柄造型奇特的大斧,很是茫然的东张西望了一阵。

    “头儿,有人来攻击黑林城?”被称之为老鬼脸的大汉含糊的咕哝着:“没人啊?敌人在哪里?风平浪静啊,平安无事。是不是头儿你又要纳妾了?忙着找我们回来帮忙?”

    罗芳指着老鬼脸就是一通破口大骂。

    不多时,外出的几支狩猎队已经纷纷赶了回来,就连驻守在城内的第三队老卒们也都聚集在了校场上。罗放一脚踩在多尔伽德的脑袋上,压低了声音,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述说了一番。

    事情很简单,殷血歌他们抓到了一对儿能够卖出大价钱的猎物。

    命运一族神王的后裔,单凭他们的王族血统来历,就能在央仙域换到三个以上富饶的修士星球。加上他们是孪生双,而且是神秘而珍稀的命运一族的神王之,他们的价值起码会增加十倍以上。

    也就是说,如果将他们送去斩神城,联络到合适的买家的话,黑林城第三队可以换取三十个央仙域的修士星球,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足以让第三队的所有仙人、修士从此吃喝不愁。甚至他们可以贿赂上官,整个黑林城的人口都能住进主城内。从此安享太平。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神罚军的神灵们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命运一族的神灵们也会接踵而来。仙人和神人之间早就结下了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一旦他们逼近黑林城,那么整个第三队都有倾覆之危。

    “所以,我们必须做一个决定。”罗芳严肃的看着第三队的所有成员。

    “神煌战场有神煌战场的规矩,我们第三队的收获,就是我们第三队的收获,就算是五大城主,他们也不能从我们手上弄走半点儿好处。”罗芳厉声喝道:“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灭顶之灾。我不是夸张。我们真的面临灭顶之灾。”

    “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将我们所有人挪进黑林城,否则无论是传说的神灵一族的神罚军团,还是命运一族的疯们,他们都不是我们区区一个黑林城能对付的。”

    罗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身后也有靠山。不瞒大家。这么多年。老在五大主城里面,也找了几个有力量的靠山后台。如果我们愿意将这次的利润分出去一大块,那么我们就能够在将这两个小崽出手之前。就让所有的人住进主城里。”

    殷血歌第一时间举起了手:“我同意。大家的安全,最重要。我们必须赶在那些神灵出手之前,将黑林城所有人都迁进安全的主城。为了大家的安全,放弃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的利益,都是必须的。”

    老青头也举起了手:“老也同意,这次的肥肉太肥,就算神煌战场有神煌战场的规矩,我都怕我们会被噎死。找个后台靠山分担压力,是必须的。”

    老刀疤、老鬼脸等一众第三队的老人也纷纷开口附和罗芳的提议,大家都没有犹豫,没有反对。

    在神煌战场,容不得优柔寡断、犹犹豫豫的作风。任何优柔寡断、遇事不能决断的人,早就被神煌战场碾成了粉碎,变成了狼藉的血肉喂了妖兽。所以殷血歌他们返回黑林城后,前后也就是两刻钟不到的时间,黑林城的所有仙人,就已经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不,不是所有的仙人!

    前些日因为连续触怒罗芳,被打成重伤还没痊愈,这几天在第三队充当杂役的李代儒,他并没有资格出席校场上的商议。他藏在一间破烂的屋里,透过窗之间的缝隙怨毒的看着罗芳等人,目光不时扫过躺在地上的命运双,在那一瞬间,他的目光变得无比的贪婪。

    “你们这群该死的罪囚,你们有什么资格享受这些?”李代儒的眸里闪烁着疯狂的火焰,他慢慢的解开自己的发髻,从发髻内掏出了一枚没有丝毫法力波动的淡紫色玉符。

    “一切都是我的。我可是李家大少爷,你们敢这样对我,你们就必须付出代价。”

    李代儒狰狞的笑着,他轻轻的一捏那玉符,一抹极淡的紫色烟霞扩散开来,李代儒的身形就在烟霞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散开,殷血歌、罗芳等人,没有一个发现李代儒的消失。

    下一瞬间,李代儒直接出现在斩神城内一座华美的宅邸。

    斩神城、白虎市集,只有五大主城真正的高官大员,才能在白虎市集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宅邸。而李代儒所在的这座宅邸,更是白虎市集内排名足以进入前百位的豪宅。

    长宽数十里的宅邸内戒备森严,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仙兵仙将往来游走。精巧华美的园林内,巧笑嫣然的俏丽侍女正娇媚的笑着,在水边、花丛追逐嬉戏。

    一名身穿白色长衫,雍容从容的斜靠在座椅上,手捧一卷道书正仔细品阅,身边环绕着数十位莺莺燕燕的年男抬起眼皮,眯着眼看了一眼突然在自己身前出现的李代儒,轻轻的摆了摆手。

    “代儒啊,听说你想要依仗自己的力量,在神煌战场建功立业。二叔本来还以为,起码三五十年内不会见到你呢。怎么,这才几天的功夫,你就动用了那枚保命的符箓?”

    李代儒恭谨的向自己父亲同胞而生的嫡亲二叔行了一礼,他恭恭敬敬的笑道:“那是侄儿太猖狂了,侄儿这些天惨受蹂躏,这才明白了二叔的提点才是真正的至理名言。只不过,侄儿来找二叔,实实在在是有天大的事情要让二叔您知晓。”

    李代儒的二叔,斩神城兵部负责一应士卒分配调动之职的行军大司马李三笑丢下道书,接过身边侍女递过来的茶盏,轻轻的品了一口香茶。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哦,天大的事情?什么事啊?”

    眸里一抹凶光闪过,李代儒沉声问道:“二叔您修炼的本命两仪化身,可有了合适的天材地宝借以寄身化形?”

    李三笑呆了呆,他眯起了眼睛,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李代儒:“我修炼的大玹洞乙两仪修神术,需要两具本命两仪化身,才能斩三尸、成大道,真正踏足无上道祖之境。奈何我本命仙魂强横异常,需要两件同源同根而成的天地奇珍才能凝神化形,成就本命两仪化身。”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李三笑淡然道:“寻访了数十万年,这种先天成对的天材地宝,寻常哪里得见?”

    李代儒死死地咬着牙,他厉声喝道:“二叔您也不用找了,就黑林城那里,有您要的宝贝。”

    俊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绿气,李代儒的笑容变得格外的狰狞而丑恶。(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