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章 命运双子(书号:13584

第三百一十章 命运双子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奇异的力量,比仙力更加直接,更加强劲有力的破坏力。

    被打上半天高的殷血歌双手护在面门前,抵挡着那股可怕的冲击力,以免让他毁坏自己相对柔弱的面部器官。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已经穿在了他身上,化为一件普普通通的灰褐色道袍。但是这件先天灵宝级的袍,只是勉强削弱了这股冲击力不足一成。

    可怕的打击力让殷血歌的双臂剧痛,他的骨骼和肌肉都在**。

    这股力量来自于外界,是由那老人激发。但是这股力量的源头是在殷血歌的体内,是他体内自行诞生的力量攻击了他本体。这就等于是殷血歌自己拿着一柄大榔头狠狠的给了自己一锤,所以就连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都只能削弱对方一成的攻击力。

    身形犹如炮弹一样笔直的冲上天空,沿途好几头巨大的妖禽被殷血歌的身体撞击,巨大的身躯被撞成了数百块大大小小的血肉碎片摔了下来。

    殷血歌飞起来足足有数十里后,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双手将身体停滞在了半空。

    他的血妖血脉已经被无上圣体强行清洗、吸收掉,但是他血海浮屠经凝结的血海神通,那一门血海风雷翅的神通依旧存在。庞大的血元从他背后涌出,在他身后凝成了一对儿巨大的风雷缠绕的翅膀,稳稳的托住了他的身体。

    本命蝠翼消失了,这让殷血歌一时半会还有点不习惯。

    但是血海风雷翅的存在。则是很好的抵消了这种不习惯。心神控制着这对巨大的翅膀,殷血歌身体微微一旋,带起一道刺目的血色风雷狂飙,一路呼啸着原路向那老人冲了过去。

    老人手持木矛,刚准备给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老刀疤来一下狠的,他就听到了殷血歌身体撕开虚空传来的呼啸声。血海风雷翅的飞行速度极快,快得惊人,比掺杂了巽风神石的血歌剑也就是慢了一筹而已,起码以殷血歌此刻的仙识强度,他也只是勉强能控制住自己的飞行轨迹。

    所以老人还没来得及回过头来。殷血歌已经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咔擦’声不绝于耳。老人的**极其强悍,但是殷血歌的身躯也强大得让人咋舌。这就好像两块金刚石撞在了一起,两人的骨骼、肌肉不断的碎裂开,发出雷鸣一般的碎裂声。

    老人痛苦的**着。他丢下木矛。双手哆哆嗦嗦的想要结成神印。

    殷血歌体内一道道潮水一样的青色神光急速流动着。青光所过之处他的身体急速愈合,断裂的骨头、碎裂的肌肉和经络迅速恢复如初。他低沉的咆哮着,伸开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老人的手腕。竭尽全力不让老人的双手重新结成神印。

    两人犹如一颗流星掠过地面,在草原上划出了一条深有数丈的沟渠,笔直的向那两个逃窜的少年冲了过去。浑身骨骼被巨大的冲击力压迫得‘咔咔’直响的老人急促的尖叫起来,他不断的厉声咆哮着,催促两个孩童加快速度逃离。

    但是殷血歌向前飞行的速度太快,快得超出了这个老人和两个孩童的预料。一道狂飙掠过,殷血歌带着老人冲出了猎场的边缘,悬浮在了不见底的峡谷半空。

    一道血光从殷血歌的嘴里喷出,一条张牙舞爪通体血色的头蛟龙从血光窜了出来。殷血歌祭炼的血海本命灵宝血龙索怒啸着飞出,张开爪牙带起无数条残影向两个孩童冲了过去。两个只顾着狼狈逃窜的孩童还没看清眼前究竟是什么玩意,就已经被血龙索死死的捆得好似粽一般。

    通体血色,密布着无数奇异符的血龙索‘咔咔’有声的缠绕在两个孩童的身上,血龙索剧烈的抽缩着,一丝一丝的勒进两个孩童的皮肉。任凭两个孩童如何挣扎,血龙索只是纹丝不动,长索表面血光升腾,将四周混乱而驳杂的天气元气逼得远远离开。

    两个孩童乱了阵脚,他们尖锐的呼叫着,不知所措的在地上乱滚。

    被殷血歌死死抓住手腕的老人低沉的悲鸣了一声,他突然一抖身体,他的两只手齐着手腕断折。殷血歌只觉手上一轻,他死死的抓着老人两只脱落的手掌,那老人却已经转过身体,双眸闪烁着刺目的神光,死死地盯住了殷血歌的眼睛。

    老人用急促而难懂的太古神语尖锐的咆哮着,他的身上一股可怖的无形力量涌出,一个光芒刺目的神印在他胸前凭空凝成,然后一股比方才的冲击力强横百倍的力量狠狠的轰在了殷血歌的身上。

    又是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力量,又是那种被外界引发,但是从殷血歌体内滋生的力量。

    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依旧只是将这股力量削弱了一成左右,随后巨力呼啸袭来,狠狠的打在了殷血歌的身上,殷血歌胸前血肉横飞,肋骨被打得碎成了数百段,碎肉碎骨飞溅出数百丈外,殷血歌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宛如稻草人一样被打飞了出去。

    “卑贱的仙人,死!”老人怒视着殷血歌,他眸里闪耀着快慰的凶光,再也不多看殷血歌一眼,而是转身向那两个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孩童飞了过去。他光溜溜的手腕微微一抖,两只断掌就向他飞了过去,迅速的接在了断裂处。

    但是很显然这老人并没有殷血歌无限重生的能力,他的断掌只是勉强和断肢接在一起,伤口并没有愈合。现在他这对手掌只能勉强运动一下,再也无法手持兵器和人作战。

    但是殷血歌不同,他虽然被那股可怕的力量轰得血肉横飞,但是他向后飞出了数百里地。那些抛射出去的血肉已经化为点点滴滴的血水流回了他的身体。这些重新回到他体内的血水被血海淬炼了一番,就在无上圣体的驱动下,回到了原本的位置,重新生成了崭新的肢体。

    他的伤势只是一个呼吸间就全部愈合,而且新生成的肢体比原本的**还要强大了一些。

    用力握紧拳头,殷血歌一言不发的驱动血海风雷翅向着老人冲了过去。他手一指,血歌剑已经来到了他头顶,化为亿万道快得让人无法看清的血光向老人激射了下去。这一瞬间,血歌剑就好似一场狂暴的流星雨,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乱杂杂的落下。

    与此同时。殷血歌祭炼的血海灵宝那一块方方正正的大板砖也被他祭了出来。

    金砖上数十道定身符同时发动。隔开数十里地锁定了老人的身体。老人骤然一僵,浑身僵硬的呆在原地动弹不得。随后血歌剑带起尖锐的破空声,无数次的穿透了老人的身体,将他的身体打得血肉横飞好似筛一般。

    两个孩童看到老人的身上突然喷射出了无数道的血箭。看到老人的身体犹如暴风雨的落一样急骤的跳动着。看到一个个透明的剑孔不断在老人的身上喷射出来。他们同时发出了悲哀的鸣叫声。

    但是不等这老人应对殷血歌的攻击,那块方方正正足足有数米见方,经过殷血歌一次次的祭炼。吞噬了无数件被殷血歌缴获的仙器精华,已经变得比一颗修士星球还要沉重数倍的大板砖,已经带着沉闷的呼啸声拍了下来。

    这块大板砖内,殷血歌也融入了一点儿巽风神石的精华,所以原本飞行速度慢得让人心焦的大板砖,他的飞行速度已经比寻常的金仙飞剑还要快出了几分。

    巨大的板砖带着一道金红色的血光,狠狠的拍在了老人的头顶。数百重重力禁制同时发动,这块板砖的重量被数百倍的放大,加上板砖在那一瞬间惊人的速度,他的瞬间冲击力大得让人绝望。

    老人腰间一块古朴粗陋的龟甲飞了起来,这块黑漆漆的表面有几条白色纹络的龟甲放出一道黑色光幕挡在了老人的头顶。沉重的板砖只是轻轻的向下一压,就听得一声闷响,龟甲骤然向下一沉,表面裂开了几条细细的纹路。

    被血歌剑打成重伤,身躯受到极其惨重伤害的老人七窍再次喷出了金色的血浆。虽然那块龟甲挡住了板砖的致命攻击,但是他的身体依旧受到了巨大的震荡,他浑身的骨骼起码有八成已经碎成了最细小的骨粉。

    身体机能受到极大破坏的他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回转高空,准备发动下一波攻击的血歌剑和大板砖,一个字一个字无比艰涩的,用极其不熟练的仙界通用语低沉的呼喊起来:“我们,投降了。卑贱的仙人们,停止你们的进攻。”

    殷血歌拍打着血海风雷翅冲到了老人的面前,他一言不发的手一指,炼制的血海灵宝血灵锁飞出,十八个冷气森森的龙爪穿透虚空,牢牢地捆住了老人的四肢百骸,将他的筋骨都禁锢成了一团。

    在老人面前离地三尺的高度悬浮着,殷血歌打量着这个比自己高大了许多的老人:“你,很强。”

    殷血歌是由衷的赞叹这老人的强大,以殷血歌超出常理的强大实力,以他堪比大罗一品的强横**,他居然连续被重伤后才勉强将这老人擒拿。换了另外一个仙人,哪怕他有着殷血歌同样强横的**和可以越阶挑战的修为,如果没有无上圣体这样的神功秘法,这仙人已经被老人轻松斩杀。

    所以他是真的觉得这个老人很强大,而且他使用的力量如此的古怪,如此的神奇,如此的无法阻挡。他没有半点儿讥嘲的意思,而是单纯的觉得老人真的很强大,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强者。

    “卑贱的仙人。”老人缓慢而长的呼吸着,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在身边卷起了一道狂风。他眯着眼,很是认真的打量着殷血歌:“如果我不是重伤未愈,如果不是我现在只有我全盛时不到半成的力量,你们不可能抓住我。”

    殷血歌的心脏骤然一沉,这老人受到了重伤。他现在拥有的力量不到全盛时的半成?

    老刀疤和一众黑林城的老卒也已经赶了过来。

    刚才老刀疤被老人用诡异的攻击手段打成重伤,但是他及时的服下了殷血歌炼制的血丹,只是一些筋骨和肌肉碎裂的外伤,这点伤势只用了三颗血丹就已经恢复如初。

    听到老人的话,老刀疤抓起兵器,用刀柄狠狠的向着老人的嘴巴砸了下去。阴沉着脸的老刀疤用尽全部的力量,连续数十次的用刀柄狂殴老人的嘴,将老人的满口大牙全部砸了下来,砸得老人满脸是血,这才向倒在地上的老人狠狠的踹了几脚。

    “神孽。你们说话最好听一点。”老刀疤狠狠的一脚跺在了老人的头上:“卑贱的仙人?我们最讨厌听到的就是这种说法。你以为。你们神灵还是上古时代的万族之主么?”

    老人艰难的转过头,他半边面孔深深的陷入了泥沙,只能用一只眼睛瞪着老刀疤。

    虽然被老刀疤踏在地上,但是老人依旧轻蔑的笑着:“卑贱的仙人。难道我有说错么?如果不是你们的背叛。我们高贵而伟大的神灵一族。怎么可能被赶下那尊贵的王座?”

    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老人闭上了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卑贱、无耻、下流、堕落的你们。我们尊贵、纯洁、神圣、高尚的神灵一族,怎么可能沾染上那些腐烂肮脏的东西?”

    老刀疤冷哼了一声,他举起了手上的长刀,冷声说道:“好吧,尊贵、神圣的老家伙,你可以死了。我们不会带你回去浪费粮食,我会砍下你的脑袋,然后抽出你的道则烙印,将他凝成道则晶石。”

    殷红的舌头用力的舔了舔嘴角,老刀疤冷厉的笑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刚才表现出来的力量不足你全盛时期的半成,你的道则晶石会卖出一个大价钱。”

    一众黑林城的老卒们齐声欢笑起来。

    神灵体内孕育的道则烙印凝成道则晶石后,这种珍稀的晶石可以让仙人参悟对应的天道法则,加速仙人的境界提升。如果落在那些强大的炼器师手上,这种晶石就能成为珍贵的炼器材料,可以炼制出这个神灵陨落前相同境界的仙器来。

    从老人刚才表现出的强悍实力可以推算,他没受伤前起码也是大罗境的存在。

    那么他的道则晶石就能成为大罗道器的原材料,而且会是其的核心主材料。这样的一块道则晶石一旦成功贩卖出去,起码能够让黑林城的数百名正式戍卒过上很长一段丰衣足食的好日。如果拿出其一部分代价贿赂上级将领的话,下次补充援兵的时候,也能让黑林城补足兵额。

    老卒们知道一个强大神灵留下的道则晶石价值巨大,所以他们都欢喜的笑着。

    更让他们开心的就是,这里除了一个强大的老神灵,还有两个更加值钱的孩童在。

    这两个孩童么,只要找准了有实力的买家,会很容易就折算成巨额的财富。这两个孩童一旦顺利脱手,就绝对能让黑林城所有戍卒都得到巨大的好处——比如说,将第三队从驻外驻守的偏军,调整成驻扎在五大主城的仙庭正规军!

    如此一来,第三队的安全可就有了保障,或许用不了多少年,他们就能全部返回仙界。

    如此巨大的收获,老刀疤以下的老卒们不开心才怪了。他们一个个笑得牙齿都在哆嗦,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被老刀疤踏着脑袋,半个脑袋都陷入了泥沙的老人深深的喘息着,他身上数以百计的透明剑孔在流血,但是在他强横的生命力支撑下,剑孔正在急速的蠕动收缩,血流量正在不断的减少。

    虽然没有无上圣体这样恐怖变态的恢复力,但是毕竟是高阶神灵,这老人的生命力依旧惊人。

    他深深的吸着气,然后低沉的咕哝着:“你们这群卑贱的生灵,你们大祸临头了。你们想要伤害的,是命运双,是我族效忠的对象。欢喜吧,歌唱吧,当命运的阴云笼罩在你们的头顶,你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老刀疤等人同时止住了笑声,老刀疤严肃的看着老人,冷声喝道:“命运的双?是什么意思?”

    殷血歌则是蹲在了老人身边,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喂,说清楚,什么是命运的双?你们是命运神系的神灵?嗯,你刚才用来攻击我们的力量,是命运之力么?难怪我身上的防御仙器,根本无法抵挡你的力量侵袭。”

    老人古怪的咧嘴一笑,他睁开了眼睛看着殷血歌,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命运的力量,是的,刚才我攻击你们的,就是命运的力量。我是多尔伽德,命运的守门人,我族之王最忠诚的仆人。他们是我王的孩,他们是我王的嗣,你们胆敢伤害他们,你们就会面临最悲惨的命运。”

    “他们是你们命运神系神王的儿?”殷血歌诧异的看着多尔伽德:“那么,为什么带他们来这里?”

    老刀疤在一旁冷笑道:“你们应该知道,这里是我们的防区,你一个重伤的老不死,带着他们来这里?”

    多尔伽德急促的喘息了起来,他低沉的、古怪的冷笑着:“命运的双,不吉的厄运之。族王被刺杀,勇士们被屠戮。但是我族的族人,终将找来,他们将护卫命运双,重返尊贵的王座,从此……”

    殷血歌掐住了多尔伽德的脖,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语。

    因为在他们身边,在这片方圆万里的猎场上,数十位身穿黑色甲胄身材高大的神灵,正不断的从虚空闪身而出。(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