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零九章 苍老的神(书号:13584

第三百零九章 苍老的神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前方是一片广袤的草原,黑紫色的长草,一朵巨大而肥厚的异种花朵懒洋洋的躺在地上。

    这一朵花占地有百多亩地,数百片厚达一尺开外的艳红色花瓣犹如血肉雕成,释放出强烈的危险气息。无数条长有数千丈到数百丈不等,只有小拇指粗细的藤蔓从花瓣的下方钻了出来,犹如无数恶毒的毒蛇一样胡乱的搅动弹跳着。

    一名身高一丈开外,皮肤呈淡淡的金黄色,身躯高大魁梧,但是皮肉松懈,皮肤从干瘪的肌肉上耷拉下来,看上去苍老异常的老人手持一根木矛,正低声的嘶声咆哮着,和那些恶毒而狂热的藤蔓僵持着。

    老人手上的长矛循着诡异的轨迹,不断的向前突刺,每一次突刺都能精准的命一根藤蔓,将那根藤蔓重重的弹飞老远。但是藤蔓的数量太多,藤蔓从四面八方不断的向他探了过来,哪怕他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力量,身边的藤蔓依旧是越来越密集。

    数百条细小的藤蔓缠绕住了一头生得好似猎豹,但是通体漆黑,表面披挂着宛如虫一样光洁的甲壳,通体上下没有一根毛发的奇异巨兽。这头怪兽的体长在三丈上下,他被藤蔓缠绕着,倾尽全力的剧烈挣扎蠕动着,不断发出尖锐凄厉的鸣叫声。

    怪兽猩红色的双眼内不断滴出大颗大颗的泪水,他无力而悲戚的看着那正在和藤蔓疯狂厮杀的老人,庞大的身体一点点的被藤蔓拉扯着。向那朵巨大的花朵不断滑了过去。

    一根闪耀着淡淡的血光,表面附着了粘稠的黑色汁液的花茎慢慢的从花朵的核心部位探了出来。这条长有数十丈的花茎顶部,是一个美丽而邪恶的女人身躯——只有上半身,她的下本身和花茎融为一体,很显然她是这朵邪恶、狰狞的花朵的化身。

    女人的头上披散着黑红色的长发,那些细细的长发就是一根一根宛如毒蛇一样蠕动的藤蔓,长有十几丈的藤蔓剧烈的扭动跳跃着,在她身后形成了一片黑红色的瀑布。

    老人低沉的喘息着,他的身上有清晰可见的炽热水汽升腾起来。显然他的体力消耗已经到了极限,他已经无法抵挡四周藤蔓的进攻。他一边挥动木矛抵挡四周藤蔓的进攻。双眸死死地盯着那头被无数藤蔓缠绕的黑色怪兽。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从他眼眶里滑落。

    在那些藤蔓无法抵挡的极远处,两个年轻的,容貌看起来不过七八岁,但是身高也在两米开外的孩童哆哆嗦嗦的紧握着木矛。紧张的看着和那邪恶的花朵剧烈厮杀的老人。他们不时的向前走两步。想要冲过去帮助老人攻击那些藤蔓。但是每次都被老人愤怒的咆哮声赶了回去。

    “三个神灵,一头神兽‘暗夜雷豹’。”老刀疤欣然搓了搓双手:“那老家伙和那暗夜雷豹没救了,这是‘女魔花’。就算是罗头儿都不敢和她纠缠。所以这老家伙和那暗夜雷豹死定了。但是这两个娃娃么,看他们这么魁梧的块头,他们一定是纯血统的神灵后裔。”

    殷血歌看着那两个白皙的皮肤下隐隐有奇异的魔纹若隐若现的孩童,他挑了挑眉头,从老刀疤的话语,他听到了某些金灿灿的铜臭味儿:“很值钱?”

    老刀疤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向殷血歌等新兵做了一个怪异的鬼脸,得意的捏了捏拳头:“殷兄弟,老哥我给你教个乖,嘿嘿,这些神灵当的老家伙不值钱,但是这些神灵孩童么,在央仙域可以卖出大价钱。这两个小家伙,如果他们出身高级神灵部族,他们搞不好价值三五个修士星球。”

    殷血歌骇然看着老刀疤,这两个实力最多和低阶地仙相当的小娃娃,值这么多?

    央仙域的三五个修士星球,上面的资源、灵脉以及修士的价值,几乎可以和仙界边缘地带的三五个州的总价值相提并论了。仙庭的那些大人物,他们会舍得这么大的价钱,就买这么两个小东西?

    “他们是最好的材料,炼制黄巾力士的材料。”老刀疤压低了声音,脸色也变得格外的阴沉而凶险:“神灵天生就有天赋神通,所以他们的孩童,抹杀了全部灵识后,炼制成黄巾力士,就能掌控他们的天赋神通,并且只要提供足够的资源,他们还能不断的提升自己的修为。”

    “替身傀儡?”殷血歌低声咕哝出了这个词。

    “黄巾力士。”老刀疤纠正了殷血歌的说法:“仙庭严禁利用神灵的躯体炼制替身傀儡,但是,黄巾力士么,无论是山精水怪还是其他的什么生灵,这是百无禁忌的。”

    殷血歌恍然点了点头,身外化身、替身傀儡,这种附身寄神的宝贝,如果用神灵的躯体作为原材料炼制,显然破坏了仙界的某些戒律。但是用神灵的躯体炼制黄巾力士,那么谁也不能挑你的错。

    当然喽,在炼制的过程,你是将他炼制成黄巾力士,还是炼制成身外化身,只要材料在你手上,只要你的后台靠山足够强硬,谁还能跑去你闭关修炼的洞府时刻监察不成?

    可想而知,一具可以让自己分神附身在内,掌握了神灵的天赋神通,同时还能不断的修炼提升修为的身外化身拥有多大价值。如果这具原材料出身某个高级的神灵部族,拥有成长为神王甚至是神尊的潜力,那么以大罗道祖们的手段,不难将他炼制成同级别的高级化身。

    一具实力堪比大罗道祖的身外化身,他的价值又哪里是三五个修士星球能相比的?

    所以老刀疤才会这样的激动,因为只要他们生擒活捉了那两个孩童。成功的将他转手贩卖出去,整个黑林城的所有第三队戍兵都能得到一笔天数字的财富。虽然这些财富无法帮助他们脱罪,他们依旧要在黑林城驻扎下去,继续积累赎罪的功勋,但是起码他们的物资供应就有了保障。

    老刀疤比划了几个手势,十几个狩猎队的老卒已经悄无声息的避开那朵女魔花,向着远处的两个神灵孩童围堵了过去。

    在神煌战场,神灵一族的孩童极其罕见。神灵们繁衍后代极其困难,而且他们要经过数万年甚至是数十万年、数百万年的孕育,才能成功的生下一个成熟的后代。

    所以神灵一族的孩童向来被严密的保护起来。他们根本不会离开他们在鸿蒙虚空极其隐秘的聚居地。赶来神煌战场冒险。这两个孩童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黑林城附近的地裂峡谷,但是老刀疤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殷血歌也紧跟着老刀疤身边,向着那两个孩童围了上去。

    他对这两个即将成为猎物的孩童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他还记得在玄天府发生的事情。那些神灵犹如蝗虫过境一般横扫整个玄天府。杀戮无算。掳掠无穷。整个玄天府的修士和仙人几乎都被他们毁掉,而殷血歌手上也沾染了无数神灵的鲜血。

    神灵和仙人是生死大敌,哪怕这两个孩童即将面临极其悲惨的命运。殷血歌依旧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怜悯。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愚蠢和残忍;如果有必要,不要说是两个神灵一族的孩童,就算是他们族的婴孩,殷血歌也会毫不手软的干掉他们。

    从地裂峡谷的下方突然冲出了一道黑色的寒风,飓风呼啸着扫过了这一片方圆万里的猎场。正在和女魔花无穷无尽的藤蔓纠缠的老年神灵突然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惊呼了一声,手上木矛狠狠的划出了数十道刺目的弧线,将身边的那些藤蔓一下逼开老远,然后纵身向两个孩童冲去。

    老年神灵厉声呼喝着,声音犹如雷鸣般响起。他使用的是古神一族的语言,殷血歌只是大致能听懂他在喝令那两个孩童赶紧逃跑。

    两个神灵一族的孩童反应极快,老人刚刚呼喝出声,他们转身就朝着猎场边缘逃去。从他们这里到猎场的边缘只有一千多里地,他们只要逃到猎场边缘纵身跳下地裂峡谷,以这条地裂峡谷复杂的地势、危险的环境,他们就有很大的概率逃生。

    不等老刀疤他们出手,殷血歌已经从地上抓起了两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他手指一弹,‘铛铛’两声响,两块石头带起一道狂飙激射出去,狠狠的打了十几里外两个孩童的后脑勺。

    神灵一族的身躯果然是远胜寻常仙人,这两个孩童在神灵一族还没成年,他们的身躯已经坚固异常。殷血歌弹出的两块石头,就算是普通天仙境的体修,也被打晕了过去,但是这两个孩童只是身体一晃,继续踉跄着向前飞奔,反而是两块石头在他们后脑勺上炸成了粉碎。

    “这么硬的脑袋?”殷血歌骇然瞪大了眼睛。

    神皇战场是鸿蒙虚空还没成型的小世界雏形,这里的一沙一石都经受过鸿蒙虚空能量潮汐的侵蚀,所以极其的坚固。比如说殷血歌刚刚弹出的两块石头,放在仙界就比普通提炼出的五金精华还要坚硬一点。

    以殷血歌堪比大罗一品的**力量,他漫不经心弹出的两块石头,足以震碎两座大山,但是这两个孩童后脑勺这样的要害被击,居然还能继续逃跑?反而是这两块石头被震碎了?

    “这两个小崽的年纪不会超过三百岁,他们绝对是高阶神灵的后裔。”老刀疤欣喜若狂的看着两个急速逃窜的孩童,厉声呵道:“不要让他们逃走!这两个家伙的父母当,起码有一人是神王级的大人物。他们能卖出高价来,他们绝对能卖出高价来。”

    老刀疤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他干脆驾驭一柄飞刀飞了起来,再也顾不得节省仙力。

    “这是天佑我们黑林城的各位兄弟,哈哈哈,以后咱们第三队也不用担忧没有足够的仙石和丹药了。”老刀疤站在飞刀上手舞足蹈的咆哮着:“五百年前,第七队的那群混蛋碰到过的好事。这次也终于轮到我们了。”

    架起了飞刀飞行,遁光的速度比起在地面上奔跑快了何止百倍?

    ‘铿锵’一声刀鸣声响起,老刀疤已经追到了那两个吓得脸色惨白的孩童身后。他大喝了一声,屈指弹出了两道寒光,狠狠的向着两个孩童的后脑勺打了过去。

    ‘当啷’巨响声,寒光在两个孩童的后脑勺上粉碎,两个孩童的身体一阵乱晃,他们的目光显然已经有点散乱,但是他们依旧踉跄着向猎场的边缘跑去。为了更快的逃跑,他们甚至将手上的木矛都丢下了。

    “该死。你们的脑袋到底有多硬?”老刀疤怒吼了一声。他向两侧看了过去。

    十几个黑林城的老卒已经从两侧包抄了过来,当老刀疤架起刀光飞行的时候,他们也纷纷腾空飞起,长啸着向这边急速逼近。两个神灵孩童吓得语无伦次的大吼大叫。他们白皙的皮肤下一轮一轮的魔纹亮起了刺目的光芒。他们的身体四周突然有奇异的荧光流淌了出来。

    “咄!”

    那丢开了女魔花。丢弃了那头暗夜雷豹,正向这边急速赶来的老人丢下了长矛,双手结成神印。向着老刀疤厉声呵斥了一声。一股奇异的力量在虚空微微一弹,殷血歌只觉自己好似撞在了一堵铜墙铁壁上,他怪叫一声,身体一个翻腾,狼狈的大头朝下扎在了地上。

    以殷血歌的实力,他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分明是向前奔走的,但是一股奇异的力量扭曲了他对空间和时间的全部感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一头扎在了地上。

    他的**力量极强,他奔跑的速度极快,所以他一脑袋扎在地上,半截身体就好似种萝卜一样插进了地面。土腥味十足的泥沙塞了满嘴,殷血歌双手狼狈的摇摆着,好容易才将自己从地下拔了出来。

    十几个黑林城的老卒也都碰到了和殷血歌同样的狼狈,他们正按照弧形轨迹拦截那两个孩童,但是他们的身体突然一晃,很是狼狈的大头朝下撞在了地上。

    地面比五金精华还要坚硬一些,这些老卒也是驾驭遁光飞行,他们狠狠的一头撞在地上。那些有强力体修功法随身,**坚固的老卒呢,他们就和殷血歌一样,小半截身体都插进了泥地里;而那些体修功法略弱一点,或者干脆走法修路的老卒可就凄惨了,他们或者撞碎了颅骨,或者折断了手臂,更有两个倒霉蛋将自己的颈椎骨都给撞碎了。

    幸好这些老卒手上都有老刀疤分发的血丹,他们一受伤就立刻服下血丹,这点外伤并不会危及生命。

    两个孩童得到这一缓冲,他们撒开腿,两条腿急速迈动,就连双腿的影都看不到了。他们呼啸着掠过大地,奔跑的速度渐渐的可以比得上那些老卒御空飞行。他们身上流出的荧光在他们身后拉起了长达百丈的光带,这令得他们好似两颗流星,急速划过大地向猎场的边缘遁去。

    紧追在两个孩童身后的老刀疤是那个老人攻击的重点,那奇异的力量只有三四成分配给了殷血歌等人,这就让殷血歌他们无比狼狈。而七成的攻击力放在了老刀疤的身上,这让老刀疤受到了极其古怪的打击。

    众目睽睽下,所有人都看到老刀疤的身体突然很古怪的扭曲折叠起来。

    他本来向前急冲的身体,两条手臂一支向天空伸出,另外一支向身后探去。他的两条腿,一条腿斜斜的踢向了自己的面孔,另外一条腿犹如陀螺一样旋转着,怪异的绕向了他的脖颈。

    他的脑袋很古怪的向一侧扭了过去,而他的上半身则是和脑袋转动的方向完全相反的转了过去。

    也就是说,在那一瞬间,老刀疤身上所有能够活动的关节都不听使唤的,以南辕北辙、水火不容的那种架势,很古怪、很扭曲、很让人难受,怎么别扭怎么去的转动了起来。

    殷血歌从地下将自己拔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老刀疤好似一颗肉球一样从空坠落。

    他浑身的骨节都被自己的力量扭得粉碎,饶是他有天仙八品的修为,浑身骨节都碎裂的他依旧痛得嘶声惨嚎,再也无法驾驭飞刀飞起,而是沉甸甸的从空坠落。

    他刚刚落到地上,那老人已经重新抓起了自己的木矛,身体带起一道神光冲到了老刀疤的身前,木矛狠狠的刺向了老刀疤的眉心。制造粗陋的木矛上有一行古老的神闪烁了起来,一旦老刀疤被这木矛洞穿头颅,他的仙魂定然会被神重创,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眼看老人出手凌厉狠辣,殷血歌长啸一声,在血海温养的血歌剑已经发出一声轻鸣激射而出。

    从龙家那位少夫人手上敲诈来的巽风神石神异异常,血歌剑融入一小块巽风神石后,飞行的速度已经到了让殷血歌极难掌控的程度。血色剑光几乎是从他嘴里喷出的同时,就已经来到了那老人的面前。

    ‘当啷’一声脆响,血歌剑重重的撞在了木矛上,老人的身体一个趔趄,木矛被血歌剑撞得脱手飞出。

    殷血歌长啸一声,身形犹如猛虎一样跃起,横跨十几里距离,双拳狠狠向老人当头落下。

    木矛脱手的老人一个翻转面向了殷血歌,他苍老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狠戾、绝望的煞气,双手结成神印,狠狠的向着殷血歌打了过来。

    奇异的力量在虚空微微一弹,老人的七窍喷出金色的血液,殷血歌的身体突然一震,犹如出膛的炮弹一样被弹得向上空飞起数十里高。(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