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零八章 地下狩猎(书号:13584

第三百零八章 地下狩猎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地裂峡谷,众多低阶修士惊呼大吼。

    老刀疤则是冷厉的呵斥着:“区区蛮力影猴,不许乱。”

    蛮力影猴?殷血歌盯着那头体型犹如巨象的巨猿,紧握住了出发时黑林城下发的一柄五金混合锻造而成的长矛。在这种不方便补充仙力消耗的地方,就算是他也不愿意胡乱动用法器浪费法力。

    两名显然走体修路,实力达到了元神境的修士手持长刀向那巨猿冲了过去。他们大吼一声,长刀撕开两条弧形寒光,倾尽全力的向巨猿的腰肋要害砍下。

    刀锋快要碰触到巨猿身体的时候,巨猿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声,他的身体突然‘砰’的一下炸开,炸成了一团浓密的黑色烟雾。下一瞬间,在十几丈外的人群,一团浓烟炸了出来,巨猿就在那浓烟显出了身形。

    这巨猿体内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只是**坚固筋骨强横,有一把天生的蛮力。但是被这些修士攻击的时候,他居然能使用这么古怪的,类似于瞬移一样的秘法出来。

    殷血歌都被这没有丝毫法力波动,宛如天成一般浑然一体的瞬间移动给吓了一跳。

    但是这些配合已久的黑林城狩猎人却早就有了防范,那头巨猿刚刚在人群冲了出来,一名手持长弓的不离境土著修士已经快若闪电般射出了一件,长有尺有小孩拳头粗细的螺旋纹纯钢破甲箭带着刺耳的啸声透过蛮力影猴的喉咙,从他身后激射了出来。

    巨猿发出凄厉的嚎叫声。双手捂住喉咙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很显然,他的这种瞬移之术有他的缺陷,起码一次使用后,下一次使用的时候会有短暂的间隔期。而这些猎手,就是利用这短暂的间隔,一击就秒杀了这头奇特的巨猿。

    大量鲜血不断从重伤濒死的巨猿伤口内喷出,十几名修士已经围了上去,他们取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容器,诸如水缸、瓦钵、瓦罐等等,小心翼翼的盛取巨猿体内流出的每一滴鲜血。间或还有几个修士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吮吸手容器热气腾腾的兽血。

    老刀疤愤然的跺着脚:“一群让人不省心的娃娃。一头蛮力影猴,最好收拾的蠢货,居然都要伤损一人。真他-娘-的,要是碰到其他更难缠的东西。你们还不得全军覆没么?”

    那些土著修士都不敢吭声。除开十几个人忙着收集巨猿身上的血肉皮毛。紧张的对他进行初步的处理之外,其他修士都围住了那个被打飞的元婴修士,神色黯淡、悲戚的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吐血的他。

    蛮力影猴不愧‘蛮力’一词。神煌战场的土著修士,他们的**坚固强横,比起仙界某些寻常仙门出身的体修还要强出一等。元婴境的修士,他们的**就已经锻炼得好似钢铁一般,寻常刀剑根本无法伤损他们丝毫,双臂一挥更有十几万斤神力。

    但是躺在地上的这元婴修士却被影猴一拳打得双臂、胸骨寸寸碎裂,好几根断裂的肋骨插进了他的肺脏、肝脏等重要器官,大量的内出血让他的生命正在急速流逝。更要命的是,巨猿的力道太强,就连这修士的元婴都震裂了。

    对一个元婴修士而言,这样的伤势,毫无疑问是致命的。

    看到老刀疤和殷血歌等仙人走了过来,这重伤的修士一边吐着血,一边抽搐挣扎着,强行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来:“老刀……爷,我家……秀姑……改,改嫁,我家丫头,您给她……找个好婆家。”

    老刀疤阴沉着脸,狠狠的点了点头:“小岗,不要怪刀爷我心狠。黑林城的规矩,谁也不能违反。疗伤的丹药,只能是地仙境以上的正兵才能享用。你的伤,寻常草药是治不好的。与其你受罪,刀爷我送你一程。下辈,投个好胎。”

    咧了咧嘴,老刀疤的语气变得格外的阴郁:“只不过,估计你也没投胎的机会。说实在的,死在神煌战场,轮回天道也管不到这里,死了就魂飞魄散,没下辈了。所以,你干干净净的去吧。”

    举起手上长刀,老刀疤狠狠一刀向受伤修士的脖砍了下去。

    殷血歌眉头一挑,手长矛狠狠的捅在了老刀疤的刀锋上。一声巨响,老刀疤手长刀被弹飞了出去,一路翻滚着飞出了百多丈外。老刀疤身边的十几位老卒立刻拔出了兵器,甚至还有两三个老卒放出了本命飞剑、飞刀等法宝,极其谨慎的凝视着殷血歌。

    老刀疤急速向后退了两步,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小,想造反么?想清楚了,在神煌战场作乱,那是必死无疑的下场。没人能够在神煌战场胡作非为后还活下来的,就算是大罗道祖都不成!”

    殷血歌丢下长矛,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并无心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指了指躺在地上挣命的修士,又指了指那些正从蛮力影猴体内流淌出来的滚滚热血,沉声说道:“给我一点兽血,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我可以救他。”

    所有老卒、新兵和那些土著修士身体同时颤了一下,老刀疤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当即大吼起来:“耳朵聋了?赶紧把所有兽血都送来,小岗要是有什么好歹,看老不打死你们。”

    十几个正围着巨猿收拾的修士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将十几口大水缸、大瓦罐重重的放在了殷血歌面前。殷血歌也没有时间浪费,他当即伸手沾了沾兽血尝了尝其滋味,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如他所想,这蛮力影猴有如此恐怖的巨力,一拳能够将一个体修修士的身体几乎打碎。更有如此神妙的天赋神通,却连一丝法力都没有,他的精血果然蕴藏了极其神妙、极其强大的精血能量。

    血海浮屠经对于各种血液、各种生命能量的掌控,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尤其是无上圣体凝结成功后,殷血歌对于精血的掌控更是提升了不少,他也从血海浮屠经,得到了一门奇异的秘法。

    双手捧住一个大水缸,粘稠沉重犹如水银的兽血急速的翻滚沸腾起来。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喷散开,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水缸内重达万斤的兽血就被殷血歌用这门名之为《凝血神丹术》的秘法。凝结成了三颗黄豆粒大小晶莹剔透的血色丸。

    这三颗血色丸。其凝聚了巨大的生命能量,并且经过血海神丹术的提炼,其的精血精华在核心处凝成了几条淡淡的印痕,和殷血歌炼制的高阶仙丹上的丹纹一样的印痕。

    一手掰开了受伤修士的嘴。将三颗血色丸丢进了他的嘴里。殷血歌小心的为他扶正体内碎裂的骨骼。就看到受伤修士小岗的身体剧烈的起伏着。一条一条肉眼可见的血色气流在他皮肤下呼啸而过,血色气流所过之处他碎裂的骨骼纷纷自行愈合,就连碎裂的元婴都在血雾的滋养下迅速恢复。

    老刀疤等一众老卒又惊又喜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以往他们狩猎得到的妖兽兽血,只是当做某种食物储备,偶尔有极其高阶的妖兽兽血,才能当做某种炼丹的辅助原材料送去神煌战场的主城,换取一些仙石和仙丹。他们从没想到,从‘蛮力影猴’这种‘低阶’妖兽的身上取出的精血,居然能够变成救命的丹药。

    神乎其技,不可思议。殷血歌的这种手段,对老刀疤他们而言,真正是近乎神术。

    “狗-日-的,咱们黑林城,发达了。”老刀疤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神煌战场什么东西最宝贵?保命的丹药灵药最宝贵,最珍稀。但是神煌战场的丹药数量有限,就算是主城的那些金仙和大罗们,他们也都没有足够的丹药可以肆意的浪费。

    所以神煌战场就有了如此残酷的规矩,仙人以下的修士,根本没有资格服用丹药,哪怕是一粒最寻常的辟谷丹,他们都没有资格接触。甚至有这么一条严苛的军法——任何仙人胆敢让土著修士服用一颗算作军用物资的仙丹,一律处死。

    但是殷血歌能够从兽血凝聚血气精华炼成血丹,能够将只能当做食物储备的兽血变成救命的丹药,神煌战场的军法可就管不了这个。这可不是神煌战场后勤部门分发下来的军用物资,这可是殷血歌自行提炼、自行炼制的血丹。

    黑林城发达了,第三队发达了。有了这种神奇的血丹,能够救活多少人?

    “小……不,殷兄弟,你……”老刀疤用力的搓动着双手,眼巴巴的看着殷血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至于被殷血歌三颗血丹救活的小岗,则是干脆的跪在了殷血歌面前,磕头犹如捣蒜一样,额头撞得地面‘砰砰’作响:“小岗多谢大人救命之恩,大人这是救了小岗一家人。以后小岗这条命就是大人您的,不管大人要小岗杀人放火,还是让小岗图财害命,小岗这条命都是大人您的。”

    殷血歌深深的看了一眼额头上肿了老大一个肉瘤,泪流满面的小岗,随手将自己手上的长矛丢给了他:“这样啊,以后跟着我,帮我扛这些零碎东西吧。”

    踹了小岗一脚,将他从地上踢得滚了几圈,殷血歌厉声喝道:“站直了,我可不想要一条磕头虫……嘿嘿,刀疤前辈,以后在黑林城,还要诸位前辈多多指点才是。”

    小岗欢天喜地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得意洋洋的将殷血歌的长矛扛在了肩膀上。

    而老刀疤则是忙不迭的向殷血歌还礼,笑容可掬的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以后殷兄弟就是咱们自家兄弟。嘿嘿,这血丹么……”

    殷血歌看了看四周目光灼热的众多土著修士和老卒们,很认真的说道:“我不想让外人知道我有这么一手本事,我很怕麻烦。因为我也是犯了事被送来神煌战场。如果被我的对头知道我活得太滋润,那怕是大家都有麻烦。”

    殷血歌一番话说得那些老卒和新兵们连连点头。

    他们被送来神煌战场拼命,谁没有一群死对头眼巴巴的巴望着他们赶紧被打得魂飞魄散呢?如果被他们当任何一个人的对头知道,他们能够在神煌战场活得这么滋润,怕是以后他们都没有好日过了。

    一众人纷纷赌咒发誓,立誓绝对不会将殷血歌炼制血丹的事情泄露给黑林城之外的人知晓。

    当下殷血歌也不吝啬力气,他将那头巨猿体内流出来的数十缸精血全部凝结成了血丹,一共得到了一百多粒血丹交给了老刀疤保管。看着这些能够迅速恢复伤势,甚至连受损的元婴都能滋养恢复的血丹,老刀疤和一众老卒兴奋得手舞足蹈。简直将殷血歌当做了神人一般膜拜。

    老刀疤当即拍打着胸膛。向殷血歌口沫四溅的赌咒发誓:“殷兄弟,以后你就是真正的自家兄弟了。在别的地方咱们不敢夸口,在黑林城,你可以横着走。你看上哪家的闺女。就算是队长家的那几个小丫头。只要你看上了。只管弄到床上去。”

    一众老卒更是迫不及待的,挤眉弄眼的向殷血歌推销起自己家的女儿,或者自己亲朋故旧家的少女。他们一个个热情洋溢的。恨不得就把黑林城所有的适龄少女全部丢到殷血歌的被窝里。

    殷血歌好生狼狈,面对这些热情洋溢得有点过头的老卒,他只能无奈的举手投降。

    幸好这群老卒还记得正经事情,闹腾了一阵后,他们督促那些土著修士,将那头巨猿分斩成了一块一块的,小心翼翼的收进了乾坤戒,就在这一块平地上仔细的搜寻起来。

    很显然这一次,殷血歌成了所有人心的宝贝疙瘩。他被众人围在了阵型的正位置,不管那些妖兽妖禽从哪里发动突袭,殷血歌都是最安全的一个。

    而殷血歌也见识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生灵,除开蛮力影猴,他还见到了类似于水牛一般,嘴里能喷火的‘火蛮牛’;也有形如蚯蚓,但是长达数丈,嘴里能喷射致命毒液的‘酸地龙’;还有形如乌鸦,但是通体雪白,嘴里生满了利齿,浑身坚硬犹如钢铁的‘铁皮乌鸦’。

    这些奇异的生灵在仙界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他们的名字也都是神煌战场的士卒们胡乱给他们起的,并没有正儿八经的登记在仙界的妖兽名录;反正时日久了,这些稀奇古怪的妖兽妖禽,也就这么墨守成规的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名字,一代一代的戍卒和土著修士,就这么称呼起了他们。

    一座方圆百里的平台上,只猎杀了不过十头猎物,采集了一些可以食用的植物,收集了一些可以抵充某些仙草当做外用药草的植株,狩猎队伍就顺着另外一条悬崖上开凿出的小道,向着另外一处狩猎点走去。

    神煌战场内生长的各种植物,他们当有一些拥有一定的药力,可以顶替某些灵草入药。

    但是因为神煌战场天地法则并不完全,这些药草拥有的特性稀奇古怪,其也蕴藏了大量驳杂的力量。所以这里的药草一般而言只能外用,治疗一些肉眼可见的外伤;至于说内用么,自从有一些金仙级的将领自负修为了得,服用了一些这里特产的植株被毒死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胡乱吞食这些药草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进入地裂峡谷后的第十天,殷血歌他们已经顺着陡峭的悬崖向下降落了两万多里。

    十天的狩猎过程,又有十几位土著修士不小心被妖兽妖禽所伤,但是有了殷血歌的精血药丸,这些修士都很快的恢复了健康。放在以前,这十几位土著修士起码要死掉一半人,但是这次有了殷血歌,他们居然都一个个活蹦乱跳的。

    殷血歌也就成为了队伍最重要的人,老刀疤等老卒、新兵和土著修士,都把他当活祖宗一样照护着。

    是人都知道,在神煌战场这种物资极其匮乏的地方,能够将妖兽精血直接炼成救命的丹药,这一手本领的价值根本无法估算。殷血歌被分配到黑林城,成为第三队的戍卒,这是整个黑林城的幸运。

    一路下行,到了第十三天的头上,殷血歌他们来到了地谷深处一座方圆万里之巨的狩猎点。

    到了这里,老刀疤他们说话的声音都下意识的变低了许多。

    按照地裂峡谷下的生存法则,越是强大的生物就占据越大的生存场所,这块方圆万里之巨的地下平台,以前曾经发现过实力堪比天仙的强大生灵。而众人当领队的老刀疤,他的实力最强,也不过是八品天仙的实力。所以到了这里,众人必须要小心又小心。

    下到了平台上,顺着茂密的黑色灌木丛向前行进了数百里地,一路上偷偷摸摸的端掉了十几处灌木丛的巨型鸟巢,狩猎了三百多头形如鸵鸟,但是比鸵鸟大了十几倍的巨禽,收拾了三千多个水缸大小的鸟蛋后,众人的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鸣叫声。

    殷血歌仙识扫过,他不由得为眼前的奇景屏住了呼吸。

    这种景象,在仙界也是难得一见的吧?(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