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零七章 邪魔商旅(书号:13584

第三百零七章 邪魔商旅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殷血歌已经在黑林城开始第一次新兵狩猎的时候,帝喾舰上的人流依旧络绎不绝的进进出出。

    十亿援兵,成都是穷凶极恶的邪魔外道,他们第一时间被分发去了各镇各队,交给基层的将领统辖。但是帝喾舰上除开这十亿被生擒活捉的邪魔外道、罪囚暴徒之外,还有数亿仙庭轮岗的正规军。

    神煌战场的几座主要仙城,构成了整个战场的防御支撑点。这些主仙城,最少都驻扎了一亿仙兵。和那些被强迫来服役拼命的罪囚不同,这些仙城驻扎的,都是仙庭正儿八经的、受了仙庭诰封有着正式军职的仙兵仙将。

    每隔一定年限,这些仙兵仙将就会小范围的轮岗一次。仙庭兵部每次都会给这些仙城满额补充所需的兵员,一应军资器械也都是极尽优渥。

    轮岗交接的手续极其繁杂,每一处据点,每一处屯兵的堡垒,每一处军营,都要在仙庭兵部监察使者的监督下,对每一个防御仙阵、每一处大型禁制进行交接。这样的交接要持续一个月以上,才能让轮换的仙兵彻底掌控这几座仙城的防卫工作。

    随着这些正式的仙庭正军一起前来的,还有其他一些形形色色的人物。

    帝喾舰层船舱的一条舷梯冉冉放下,一个生得面容阴鹫,有着一只大鹰钩鼻,嘴唇殷红犹如涂了血浆,周身散发出淡淡邪气,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慢的顺着舷梯走了下来。

    用力的扭动了一下腰肢,浑身骨节发出‘咔擦’难听的摩擦声,这少年眯着一对儿小眼睛,贼兮兮的向四周往来奔走的大群仙兵和黄巾力士望了过去。

    “一群杀胚。让鸟爷在这里多闷了三天。”少年穿着一件怪异的红色长袍,袍袖和前后衣摆被扯成一条一条的碎布条,被山风一吹,这些碎布条就胡乱的摇摆着,看上去就好似某种大型鹦鹉长长的尾羽一般凌乱。

    很不习惯的迈着四方步。少年一步一步的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木楼。

    几个神煌战场的仙吏正在木楼,登记着一些随着帝喾舰来到神煌战场的闲散人员的身份。这些人当,有些人是某些大势力开设的各种商号、商铺的轮岗人员,有些人则是仙界的破落户儿,不知道从哪里打探到了神煌战场的存在,想要来这里发一注横财的。

    毕竟神煌战场是仙庭和神灵余孽交战的主战场。这里风险巨大,但是同样也有着极其可怕的利润。比如说那些强大的神灵的坐骑,那些被称之为太古鸿蒙神兽的大型异兽,一头这样的异兽只要能运回央仙域,起码就能交换一颗两颗修士星球,足够让一个破落的小家族再次崛起。

    如此丰厚的利润。就有胆大包天不怕死的货色花费天数字的费用,搭乘帝喾舰前往神煌战场淘金。仙庭的主事者对于这种事情也乐见其成,首先他们在运输费用上可以大赚一笔,其次这些淘金者在某些紧急时刻,可以当做炮灰推上战场,这又是额外的兵员。

    所以神煌战场特意设立了相应的机构,管理这些前来神煌战场发财的、心怀侥幸的家伙。

    身穿红色长袍的少年在小楼门口等候了一阵。前面的一行人很快被仙吏们登记在册后赶了出来。他‘嘿嘿’怪笑了几声,一步三摇晃的就走进了小楼里。

    一名年仙吏头也不抬的冷哼了一声:“姓名,出身,来神煌战场做什么?来,这里有一块本命石碑,将一滴精血融入其;这里还有两块本命玉牌,也将自身精血滴上去。这样你死了,起码我们知道你死了,也方便我们通知你的亲朋好友。”

    另外一名仙吏随手将两块品质低劣的本命玉牌丢了过来,他不耐烦的说道:“赶紧的。你如果还有家眷亲人,赶紧把所有信息登记上去。顺便缴纳一百块下品地仙石的费用,这样如果你死了,我们可以给你的家眷亲人传一个死讯回去,省得他们惦记着。”

    最后一名仙吏则是狠狠的瞪了少年一眼。低沉的呵斥道:“不要认为一百块下品仙石的费用很贵,这可是良心价了。要知道,从神煌战场运一片纸回去仙界,运输成本都快一百块下品仙石了,我们这帮苦哈哈的兄弟帮你们料理了身后事,一杯清茶的茶水费总是要给的吧?”

    红衣少年‘嘎嘎’笑了几声,他邪气十足的向这三位仙吏瞪了一眼,三个仙吏顿时浑身‘激灵灵’一个冷战,原本嚣张的气焰瞬间就降到了冰点。

    年龄最大的那年仙吏猛地抬起头来,他深深的看了少年一眼,干声笑道:“这位前辈,这收费,也是我们神煌战场的规矩。这些仙石,也不是我们三个就独吞的,我们上面还有这么多的大人,他们总要分润一笔的。您就体谅体谅我们这些下人的苦处吧?”

    红衣少年冷哼了一声,他随手一抖,将十块上品天仙石砸在了三个仙吏面前的长桌上。他邪异十足的笑了几声,慢条斯理的说道:“鸟……不,小爷罗睺……嗯,小爷姓罗,名,名,名厚,就是厚道、憨厚的‘厚’字。小爷罗厚,无亲无友无家眷,来这里,是来发财的。”

    三个仙吏看了一眼面前的十块上品天仙石,嘴角同时勾起了一丝笑意。

    不等他们开口,罗厚指指点点的说道:“一个地方都有一个地方的规矩,小爷是懂规矩的人。但是神煌战场的规矩,小爷不是很清楚,所以呢,小爷需要一个懂规矩的,真正懂这里规矩的人,帮小爷我打理一些事情。只要服侍得小爷我开心,仙石什么的,不是问题。”

    三个仙吏相互看了一眼,年仙吏一张脸已经笑得好似一朵花儿一般。他逢迎道:“就知道公您是知情识趣的好人,嘿。您的赏赐,我们收下了。来,还请您在这本命石碑和本命玉牌上滴下精血,然后呢,拿着这份身份玉箓。你就可以在神煌战场任何一座主城随意居住了。”

    袖一挥,不动声色的将十块天仙石纳入了袖里,这年仙吏沉声道:“您想要找懂规矩的本地人,我们倒是有几个好人选可以介绍。”

    最年轻的那仙吏袖口一动,他轻轻的将一枚玉简递给了罗厚。

    罗厚点了点头,将自己的身份玉箓和这玉简一把抢了过去。然后继续迈着扭扭捏捏看上去就让人难受的四方步,一步一步的慢的走出了小楼。到了小楼外,他向四周看了看,向远处一条窈窕的人影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化为一道黑红二色的魔光冲天而起,向着高峰下的那一座雄伟城池飞了过去。

    小楼里。三个仙吏相互看了一眼,年仙吏不动声色的冷声道:“名字是假的,毫无疑问。罗厚?嘿,又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想要来神煌战场捞好处的魔道仙人。这种人啊,往往死得最快的就是他们,不需要多注意。”

    三个仙吏相互笑了笑。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这个罗厚别的不说,出手倒是挺大方的。十块上品天仙石,对这三个微末小吏而言,也算是一笔极其丰厚的外快了。

    三个人正笑得开心呢,一股氤氲的冷气突然涌入了小楼,三个人的身体微微一震,同时闭上了嘴。

    一头身高一丈左右,通体长毛莹白似雪的狼妖穿着一套光芒夺目的仙家,步伐沉重、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个头戴斗笠、水蓝色轻纱蒙面的少女走进了小楼。

    身穿水色宫裙,周身隐隐好似有水波缠绕的少女周身散发出凛冽的寒意。一动不动的站在三个仙吏面前。那狼妖裂开血盆大嘴,瞪大了绿油油的双眼,朝着三个仙吏大声的呼吼起来:“三个蠢货,赶紧给老把应该办的手续给办好了,不然老把你们骨头抽出来啃掉。”

    狠狠跺了跺脚。狼妖冷声道:“老是殷家商号的护卫队长,这是我们殷家商号的少主人殷泉小姐。咱们来神煌战场,想要抢……不是,想要收购一批特产材料回仙界。赶紧地,麻利地,把手续给咱们办了,咱们还要去找商号的驻地呢。”

    面容被一层轻纱蒙上,朦朦胧胧看不清长相的殷泉冷声问道:“这神煌战场有几座城池?这里的房价如何?如果我们想要购买一套大宅,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还请三位大人多多指点。”

    小手一动,殷泉掏出了一块下品金仙石,轻描淡写的放在了三个仙吏的面前。

    三个仙吏的脸狠狠的抽动了一下。他们只是地仙一品的修为,在神煌战场是品阶最低的不入流的小吏,平日里他们有点外快收入,那也都是其他大人们指头缝里洒下来的一点残羹冷炙。

    刚刚那个邪气冲天的罗厚给了他们十块上品天仙石,这已经是他们数百年来最丰厚的一笔外快了。现在这殷泉居然如此豪阔的丢给了他们一块下品金仙石,这又比那罗厚的出手大方了十倍不止。

    年仙吏急忙一袖罩在了那金仙石上,不动声色的将那金仙石藏了起来,然后他站起身,恭恭谨谨的向殷泉行了一礼:“这位小姐,神煌战场欢迎任何一家商号的入驻。您想要购置一座宅邸呢,只管去找户部衙门购置就是了。”

    微微一顿,向着四周看了看,年仙吏压低了声音:“您如果手头方便呢,就去这斩神山下斩神城的白虎市集购置驻地,那里是整个神煌战场最安全也是最繁荣的所在,毕竟神煌战场的诸位大人,他们的私宅都在那一处呢。”

    殷泉微微点了点头,随手又塞了一块金仙石过去。

    有了两块金仙石做动力,三个仙吏忙不迭的用恭谨的态度,用最甜美的笑容帮助殷泉和那自称为殷木的狼妖办好了一切的手续,为他们发放了身份玉箓,然后恭送他们走出了小楼。

    甚至他们还招来了一个在小楼外侍候的小仙吏,勒令他带领殷泉和殷木去斩神城白虎市集,仔细的挑选一处上好的宅供殷家商号落脚。顺带着。他们也要这小仙吏带着殷泉他们,前往神煌战场户部衙门,将开设商号所需的一应手续都走下来。

    不提殷泉和殷木带着一众随行的保镖护卫前去购置宅邸,开设商号,单说那自称罗厚的少年飞下了高达百万里的斩神山后。也这么摇摇摆摆的走进了斩神城。

    神煌战场有几座主城,分别是帝喾舰停靠的港口斩神山下的斩神城,以及距离斩神城数亿里到数十亿里之遥的屠神城、戮神城、陨神城、葬神城等五大主城。

    斩神、屠神、戮神、陨神、葬神,但从这五座主城的名字就可以知道,仙庭的高层对神灵一族的态度到底如何。而斩神城在这五座主城,是最早建立的一座雄城。城池方圆百万里,除开驻扎在这里的仙庭数亿正规军之外,依附在斩神城下的各色人等数量何止百亿。

    城池以斩神为名,城池最核心的主城区,就是象征着西方杀戮之意的白虎区。白虎市集则是斩神城白虎区最繁荣、最热闹的地方,更是神煌战场的各方大员、诸位将领的私宅所在。

    罗厚根本不需要向导。他进入斩神城后,熟门熟路的就顺着某些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感受到的气息,一路专门找阴暗阴森的小巷乱走乱窜。大概小半天的时间后,他已经来到了密集复杂犹如迷宫的无数条小巷环绕的,一片低调但是规模极大的建筑群。

    这里被各种威力极大的异种禁制覆盖,神煌战场本来就没有白天黑夜,所有地方都光线昏暗犹如黄昏。但是这一片建筑物更是光线黯淡到了极点。街巷之往来的人只能隐约看到蠕动的身影,他们更是用各种秘法遮掩了身形和面容,让人看不清他们的模样。

    好些阴暗的角落里,三三两两的人影凑在一起,用浑浊、含糊不清的语音商议着一些混杂着暴力和血腥气息的勾当。空气洋溢着近乎实质的血腥味和杀戮气息,耳边似乎有无数的冤魂在轻声叹息,这里就是整个斩神城所有旁门左道的邪魔巨擘聚集的窝点。

    罗厚一走进这片建筑群,就由衷的感慨起来:“真是怀念这味道,有三五分幽冥界的气息了。”

    深深的吸了几口混杂着血腥味和杀戮气息的阴寒空气,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罗厚鬼鬼祟祟的窜进了人群。也不知道他找了一些什么人,说了一些什么话,总之一刻钟后,他已经站在了一间简陋的砖木搭成的小屋前,四周环绕上了一些面容阴冷、周身煞气冲天的魔道仙人。

    “老夫就是斩神城的转轮尊者。斩神城地盘上的牛鬼蛇神,都尊称老夫一声大长老。”被一层淡淡的黑烟环绕在内,黑烟有无数扭曲的鬼脸若隐若现的小屋里,传来了一道干涩沙哑、无比难听的声音。

    “小家伙,你的本体不是这模样吧?你是一头还没化形的妖物,只是用某种幻化人形的宝物变成了这等模样。”转轮尊者‘嘶嘶’的笑着:“你很有胆色,还没化形的妖物,你连地仙境的修为都没有吧?就敢来找老夫谈买卖?你,配么?”

    罗厚同样‘桀桀’怪笑了起来,他丝毫不畏惧的看着那黑烟缭绕的小屋,冷声笑道:“蠢货,你懂个屁!鸟爷不化形,不是因为鸟爷修为不够,是鸟爷的根基禀赋太强,没这么容易化形而已。”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罗厚张开嘴,一道淡红色的水箭就从他嘴里激射而出,向着小屋的正门射了过去。四周的魔仙同时瞪大了眼睛,带着一丝好奇、一丝讥嘲以及满满的恶意看着这一道水箭。

    自从转轮尊者成为斩神城邪魔外道纠结而成的黑暗势力的大长老后,已经没人敢在他面前放肆了。

    在这些魔道仙人看来,这个自称为罗厚的小家伙敢在转轮尊者面前动手,这毫无疑问是在找死。

    ‘呵呵呵’,转轮尊者笑了起来,不过丈许方圆的小屋外纠缠的黑烟突然冲起来有数十丈高,然后凝成一张黑漆漆的手掌向着那一道不过一尺多长的淡红色水箭拍了下去。

    ‘嗤啦’一声响,罗厚更加嚣张得意的笑了起来;转轮尊者则是发出一声惊呼,他以**力凝成的大手居然被那不起眼的水箭一击洞穿,破开了一个直径有一尺多的大窟窿。

    那就好像一支用弄酸凝成的水箭射在了雪地里,脆弱的雪花根本无法抵挡浓酸的侵蚀。

    淡红色的水箭径直射在了小屋的正门,将那黑漆漆的用无数块人骨拼凑成的屋门腐蚀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大量阴寒刺骨的黑烟当即从那窟窿内喷了出来。

    “嗯,你有资格和老夫仔细的谈谈。”转轮尊者沉默了一阵,对罗厚发出了邀请。

    “鸟爷给你们带来了一笔大买卖。”罗厚笑得格外的邪恶:“甚至,鸟爷给你们带来了一个天大的,飞黄腾达的机会。”

    双袖一抖,罗厚化为一道魔光,直接顺着门户上的窟窿遁了进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