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零四章 神煌战场(书号:13584

第三百零四章 神煌战场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曾经神灵一族是整个世界的主人。

    仙人崛起后,神灵一族几乎被屠戮殆尽,只有极少数强横异常的神尊、神皇拖着重伤之躯,庇护着自己的族裔逃出了鸿蒙世界,逃进了茫茫无际的鸿蒙虚空。

    随着时间的演变,那些重伤的太古神灵们陷入了永恒的睡眠,而他们的族裔逐渐的恢复元气,他们聚集在一起,叫嚣着要反攻鸿蒙世界,夺回他们祖先曾经的基业。

    仙界,是神灵一族攻击的重点。

    在仙界的外围,在无穷无尽的鸿蒙虚空,散布着一些连小世界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世界雏形的陆块。这些陆块悬浮在鸿蒙虚空恒古不动,他们和仙界维持着一个固定的距离,他们之间的方位也是恒定的。

    那些藏身在茫茫虚空的神灵后裔们想要反攻仙界,他们就必须横跨无穷无尽的鸿蒙虚空。而鸿蒙虚空蕴藏了无穷的危险,他们根本不可能凭空跨越虚空前往仙界,甚至他们都无法准确的在虚空找到仙界的位置。

    所以这些类似于航道浮标,同样也类似于补给点的世界雏形,就成为了神灵后裔们争夺的战略要地。神煌战场,就是这么一块战略要地,仙庭和神灵后裔们,已经在神煌战场持续作战了无数个量劫。

    以神煌战场为核心,附近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大大小小的陆块,这些犹如茫茫大海的一座小岛的陆块,同样是仙庭和神灵后裔们争夺的焦点。有时候。围绕着一座方圆数百里的小陆块,双方就能在这里投入数以百万计的兵力,哪怕折损数十万的仙人和神灵,也在所不惜。

    帝喾舰停靠在了神煌战场一座巨大的高山之巅。

    这座山犹如一根天柱,自下而上高有近百万里,山脚的直径有万里之巨,而山巅则是一个方圆三千里的平台。帝喾舰停靠在平台的边缘,数十万尊黄巾力士已经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帝喾舰四周的船板缓缓开启,数万座门户轰然洞开,有舷梯喷吐着祥云仙光冉冉伸出。那些黄巾力士呐喊一声。就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走进了帝喾舰。熟门熟路的向着各处舱房走去。

    这条巨型战舰,不仅仅给神煌战场运送来了十亿名援兵,更是送来了巨量的物资补给。仙石、灵石、飞剑、法宝、各色战甲,还有各色食物、美酒仙酿。甚至帝喾舰还送来了上亿名美貌的女仙修士。

    哪怕是仙人。也有各种**。而且仙人的**比起凡人更加的强烈。

    在神煌战场,恶劣的环境,极高的死亡率。仙庭必须用各种手段刺激这里守军的士气。高额的悬赏,各种感官的刺激和享受,包括美酒佳人在内的各种奖励,这是不可缺少的。

    殷血歌踏着舷梯,缓步的走下了帝喾舰。

    冢鬼道祖和紫罗道君站在甲板上,静静的看着殷血歌一步步的走下巨舰。冢鬼道祖的脸绷得紧紧的,身体附近有一丝可怕的狂潮在酝酿、在蓄势,随时都可能爆发出去。

    紫罗道君深深的看了冢鬼道祖一眼,淡然道:“我还是不能明白,这娃娃怎么会被送来这里?明摆着,有人在算计他,既然他连斩杀第二神的事情,都不被追究,为什么他会被送来这个鬼地方?”

    沉默了许久,冢鬼道祖冷笑了一声,一甩袖转身就走。

    “总有一些人,他们总有一天会自食其果。”冢鬼道祖含糊不清的说道:“他们,太小看了一些人,也太把自己当做一回事。注定的事情,是他们能改变的么?”

    紫罗道君皱着眉头,一会儿回头看看殷血歌,一会儿凝神看看冢鬼道祖。

    这一次殷血歌身上发生的事情,让紫罗道君和好些敏感的道祖都隐约察觉到,在仙庭内部有一些事情正在酝酿,正在发酵。包括龙家和他几个盟友家族的一朝倾覆,这种仙界的顶级豪门居然会被这么干净利落的解决掉,这让诸位道祖都心有不安。

    更让道祖们心生忐忑的就是,他们在事先没能察觉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或许殷血歌,会是最关键的线索。但是殷血歌居然被送来了神煌战场?

    这是某些人想要继续扼杀这小家伙,还是想要扼守某些秘密呢?但是神煌战场是仙界极其特殊的地方,就算是道祖们也难以自如的插手其,不管这幕后有多少阴谋诡计纠缠着,紫罗道君也只能徒呼奈何。

    “或许,得多看看,多听听,多想想了。”紫罗道君皱了皱眉眉头,他同样一甩袖,转身走进了船舱。

    神煌战场有自己的规矩,护送、押送这些援兵过来的仙庭所属,绝对不允许他们踏上神煌战场一步。除开极少数的几位帝喾舰上的总管,紫罗道君哪怕是道祖级的存在,他也不被允许和神煌战场的驻军交流哪怕一个字。

    仙界律法森严,神煌战场这里的规矩,更是仙界所有大能联手制定,就连紫罗道君也不愿意轻易的破坏这里的规则。所以紫罗道君虽然有着一肚皮的疑惑,但是他也只能摇头离开。

    总之,殷血歌安全的被送到了神煌战场,冢鬼道祖并没有在这里面捣鬼。紫罗道君的押送任务算是完成了,他可以安心的返回仙界了,就是这么简单。

    殷血歌走下了舷梯,站在了神煌战场的土地上。

    一名身穿黑色甲胄,浑身带着一股浓郁血腥味的天仙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他手上一张卷轴一晃,放出一道仙光在殷血歌身上扫了一记,然后厉声呵斥起来:“殷血歌?编号东战区荒字军团戊字镇第团第十二营第三队第七**号的混蛋?跟我走!”

    东战区荒字军团戊字镇第团第十二营第三队第七**号,殷血歌一时没听清这一长串番号。虽然他登上帝喾舰的时候。就被授予了这么一个编号,但是心充满怒火的他,根本没把这个编号放在心上。

    猛不丁的听到这个天仙的呵斥声,殷血歌微微愣了一下神,这天仙身后的一名地仙五品修为的军官就狠狠的一鞭抽在了殷血歌的身上:“混账东西,傻了么?”

    那是一条用蟒蛟筋制成的天仙器,大概是天仙器二品左右的水准。但是殷血歌的**如斯强横,这一鞭抽下来,殷血歌脸皮的颜色都没变一下,反而是那地仙的手腕一震。被鞭上传来的反震之力震碎了五指的指骨。

    地仙的脸色骤然一变。额头上渗出了大颗大颗的冷汗。

    那天仙微微一愣,他惊喜的向殷血歌看了一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体修?好坯。嘿,真他-娘-的废物。打人的人反而被人弄伤了。我看你也活不了几天了。”

    手指被震碎的地仙不敢吭声。他只是恼怒的瞪着殷血歌。

    殷血歌向那天仙拱手行了一礼,沉声道:“这位前辈,我就是殷血歌。”

    天仙摇了摇头。他沉声道:“不要叫我前辈,叫我上官。另外,你的名字不要用了,你就是东战区荒字军团戊字镇第团第十二营第三队第七**号小卒。名字在这里,没意义,谁会用心去记一个什么时候就骨肉成泥的家伙的名字?编号才有用。”

    狠狠的给了殷血歌一拳,这天仙手上的卷轴又放出数十道流光,照在了殷血歌身边的一群脸色难看的仙人身上。这天仙当即逐一爆出了这些仙人的编号,然后向着所有人招了招手,示意众人随他离开。

    到处都是这样手持卷轴的将领在大呼小叫,他们将补充来的十亿仙人瓜分一空,迅速带着众人架起遁光,向着这座高山上的各处建筑飞去。

    殷血歌紧随着前方的天仙将领,飞到了山腰处一座通体漆黑的石质大殿外。这天仙将领将手上的卷轴递给了大殿门口的一尊一品金仙,毕恭毕敬的向对方行了一礼:“大人,此次我们第三队补充的十位仙兵,已经全部带到。”

    那金仙愤怒的一跺脚,顿时四周地面都重重的颤抖了一下。

    就听得这金仙怒声喝道:“老第三队这些年损失了十八人,只给老补充十个废物,这么打下去,第三队迟早都要全军覆没。一群废物东西,哼!”

    一边破口大骂,这金仙一边展开了手上的卷轴,皱着眉头向上面密密麻麻的人物档案扫了一遍。然后他眉头一挑,冷声喝道:“哎唷,这恶棍窝里,居然出好人了?谁是李代儒?”

    一名生得相貌堂堂,举止之间堂堂正正大有君风范的年轻人大步走了出来。他向那金仙抱拳行了一礼,带着几分傲气朗声说道:“大人,我就是李代儒,我……”

    殷血歌好奇的打量着这李代儒,这年轻人的修为有天仙三品左右,在这次补充给第三队的十人当,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修为。除开殷血歌以外,只有另外两个生得贼眉鼠眼的邪魔仙人能够压过他一头。

    金仙不耐烦的打断了李代儒的自我陈述,他怒视着李代儒,厉声呵斥道:“我懒得管你是什么来历,不敢你爹是谁,不管你娘是谁,我只知道,我手下又多了一个搞不好三五天就要战死的蠢货。”

    “你把神煌战场当什么?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为这里是你们世家公勾搭女人踏青游玩的景点?”金仙指着李代儒破口大骂道:“这里是神煌战场,这里是血肉屠场,这里是每天都有数十万仙人陨落的地狱!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一本正经的模样,看看你这傻-逼一样的德行!”

    “看看你申请来神煌战场的理由,嗯?清剿神孽,为仙界扫荡妖氛,匡正乾坤,维护仙界的和平与安宁?”金仙放声大吼,而站在这座黑色石质大殿附近的数十位仙人将领同时哄笑起来。

    和殷血歌一并被带来的那些仙人同时爆笑出声,四周所有人都抱着肚哄堂大笑。只有李代儒一张脸青红不定的变幻着,他恼羞成怒的咆哮起来:“大人,我……”

    “你个屁!”金仙的手指几乎都要杵到了李代儒的鼻上:“老在神煌战场受罚千年,你这样的白痴蠢货见过十几个,他们都是死得最早最惨的。所以我敢和你打赌一根毛,不出三天你就得死。”

    摇摇头,金仙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趁着还活着,蠢货,该吃吃,该喝喝。看哪个女人了。赶紧多干她几晚,你的小命,已经完蛋了。”

    眸里金光闪烁,金仙向殷血歌等人望了过来。他不搭理气得面皮紫红的李代儒。。指着殷血歌等人冷声道:“你们都是一伙罪囚,一伙为非作歹的混蛋,嗯。妖道,魔道,鬼道,名门正派出身的败类也有。哈哈,老喜欢你们这种败类,因为只有败类和恶棍才能在神煌战场活下去。”

    金仙沉声道:“我讨厌这些自以为是的公哥,他们以为他们主动申请来神煌战场历练,就能为仙界作出多大的贡献,简直是蠢货的蠢货。老只喜欢你们这些邪魔外道的败类,因为你们在仙界就整天被人追杀,你们才懂如何更好的活下去。”

    “我看好你们,希望你们也能多活一段时间时间。起码在帝喾舰二十年后为我们补充新的援兵之前,你们得争取多活几个。”金仙苦恼的皱着眉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老这个队编制一千二百人,但是现在还活着的只有七百二十五人。所以,你们别想轻松,每个人都得给老干两个人的活。”

    一通叫嚣和咒骂后,这个连名字都懒得告诉殷血歌他们的金仙随手一挥,就将殷血歌他们分派妥当。

    随后以这金仙为首,一众人架起遁光,向着大山脚下那数万座大大小小的传送仙阵飞去。一行人来到了一座传送阵旁,看守传送阵的仙人检查了那金仙出示的令牌后,所有人就被传送了出去。

    第三队满编制一千二百人,他们的驻地并不在神煌战场的主城,而是在极其外围的前沿地带。

    无边无际的黑色荒漠,狂风卷着沙尘呼啸而来,在这贫瘠而荒芜的沙漠,一片绵延千里的石林犹如死去的恶魔嶙峋的爪一样矗立在大地上。数以万计的石柱、石笋构成了这座石林,而这一片石林,就是殷血歌划归的第三队负责镇守的据点。

    在这一片石林的外面,有一条深不见底的地裂峡谷。

    在这地裂峡谷的内部,生存了无数凶狠的妖兽魔物;第三队的日常任务,就是定期的清剿这些妖兽魔物,不让他们泛滥成灾,对整个神煌战场的防线造成冲击。

    而偶尔在这地裂峡谷内,随着某些奇异的潮汐流动,会形成极短时间的空间裂痕。而这些空间裂痕通往鸿蒙虚空那些神灵余孽藏身的聚集地,偶尔就会有胆大包天的神灵通过这种极其不稳定的空间裂痕跨空而来,突袭第三队的营地。

    就在三年前,殷血歌还在路上的时候,两尊实力堪比金仙一品的神灵带着数十位族人突然出现,在第三队队长的浴血厮杀下,第三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死伤了五十几人,这才将来袭的神灵全部斩杀。

    当殷血歌从石林的传送阵内走出来的时候,他惊骇的发现,这座石林内,居然有一座方圆十里上下的城池。是的,一座城池,而且是人烟稠茂的城池。

    虽然建筑物很粗陋,造型也很古怪,但是这城内居住了几近二十万的修士和凡人。

    殷血歌站在传送阵外,正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粗陋古拙的建筑物,数百名身材窈窕、貌美如花的女已经喜笑颜开着迎了上来,将第三队那些金仙和天仙环绕在了当。

    殷血歌一行人呆愣愣的看着这些金仙和天仙左拥右抱的和那些女人嘻嘻哈哈的调笑着,同时不断的取出各种胭脂水粉、绫罗绸缎等奢华之物丢给这些女,换来这些女的大声欢笑。

    那位金仙一把抱起了一位看起来不过十五岁的美丽少女,连连在她脸上亲吻了好几口,这才忙不迭的回头向殷血歌他们指了指:“老青头,这些家伙你去负责安排一下。嘿,明天就让他们下地下狩猎,老这黑林城,不养闲人。”

    听得金仙的命令,刚刚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李代儒突然大吼了起来:“大人,我是来神煌战场铲除神孽,建功立业的。我是仙庭的正军,你怎么能让我去狩猎?”

    话音未落,一名缺了一只耳朵,半边脸被毒液烧得稀烂,整个面孔发青的狰狞老人已经冲到了李代儒的面前。他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李代儒的小腹上,殷血歌都听到了李代儒的腹部肌肉碎裂的声音。

    “放屁!罗队长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让你去狩猎,你就去狩猎;他让你去拼命,你就去拼命!”

    “他让你吃饭,你就吃饭;他让你喝酒,你就喝酒;他让你放屁,你没有屁都得憋出屁来;他让你吃屎,你就算是死,你也得先把那一团屎吃了才能死。”

    “这里是神煌战场,这里是神煌战场东战区黑死荒漠黑林城。罗队长的话,就是天规戒律,你敢违抗,就得死!”

    老青头狠狠的一脚跺在了李代儒的脑袋上,将他的脑浆都差点踩了出来。(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