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章 对战大罗(书号:13584

第三百章 对战大罗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血海狂澜,血炎沸腾。

    无穷无尽的血海鬼卒环绕着两百多位仙庭仙君,各自施展血海秘术,放出无边血雷,更有无量血剑、血刀、血箭、血轮等血海法器犹如雨点一般落下,纷纷乱乱的打在这些仙君的身上。

    血海鬼卒自成体系,他们看似杂乱的攻击,却组成了一座奥妙无穷的大阵。

    仙界阵法,人数越多,威力定然越强。但是人数越多的仙阵,就越发难以控制,更是难以演练。但是殷血歌的血海鬼卒,他们乃是后天炼制而成的异类存在,他们与其说是生灵,不如说他们是某种战争傀儡。

    傀儡行事,无法用常理估量。数以百亿计的血海鬼卒错落有致的此起彼伏,按照某种特殊的、隐隐和天地大道的起落遥相呼应的频率发动进攻,那些金丹境的血海鬼卒发出的攻击贯穿一体,居然都能爆发出和金仙相媲美的恐怖威力。

    而那些地仙、天仙级的鬼将们联手一击,那恐怖的威能则是足以和低阶的大罗金仙相比。

    如此恐怖的攻击,两百多仙君哪里消受得了?他们只是在血海苦苦挣扎了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无穷无尽的攻击彻底淹没,变成了血海一条新生的鬼君。

    “尔等,都得死!”

    血海翻滚,将三百万精锐的仙兵仙将扫荡一空,殷血歌长啸一声,闪耀着血光的双眸死死的盯住了那三千条运兵的龙舟。可怜那些龙舟上负责操控龙舟飞行的仙兵、杂役们吓得浑身乱颤,一个个忙不迭的调转船头。就要驾驭龙舟向着四周逃窜。

    但是还不等这些龙舟加速,殷血歌的身体已经化为一片血光冲到了这些聚集在一起的龙舟边。方圆百万里的血海向着四周一卷,三千条龙舟顿时被滚滚血水彻底淹没。这些操舟的仙兵、杂役能有多强的修为?他们当实力最强的不过是普通二品三品的地仙,最弱的甚至还有淬体境的杂役。

    三千龙舟上数十万仙兵、杂役被血海只是一扫就荡然无存,血海无数血雷翻滚,犹如雨点一样落在这些闪耀着夺目金光的龙舟上。就听得雷声阵阵,这些龙舟都被炸成了粉碎,然后被血海灵宝大禁宝箓一一炼化,将其的各种材料精髓淬炼了出来。

    血歌剑欢啸着将这些龙舟体内淬炼出的精髓一口吞没,殷血歌祭炼的其他几件血海灵宝也纷纷出手。毫不客气的吞噬着这些巨量的材料精华。

    冢鬼道祖眼看殷血歌以区区地仙的修为。居然摧枯拉朽般斩杀了三百万仙兵仙将,其更有两百多高阶金仙,不由得抚掌大赞:“妙哉,不愧是我斗战万灵宗的门人。这一番厮杀。果然精彩绝伦。”

    “好战鬼。你这徒儿,也太心狠手辣了,果然是和神灵余孽勾结的叛逆。”一声低沉的呼喝声从极远的天边传来。极其遥远的虚空深处。一片清澈见底的仙光闪过,隐隐可以看到龙虎盘绕、仙鹤飞旋,曼妙的仙音响起处,一名法须洁白生得飘逸出尘的道装老人悄然出现在冢鬼道祖身前。

    冢鬼道祖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严肃,他目光森冷的看着道装老人,厉声喝道:“紫罗道君,这里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紫罗道君头顶一丝紫气冲起来有数十里高,然后化为一道方圆百里的紫色罗盖悬浮在他头顶。罗盖边缘丝丝缕缕的紫气仙光犹如璎珞一般垂下,将他全身护在了无边的紫气祥光。罗盖上密布着无数拇指大小的紫色宝珠,每一枚宝珠都放出森森寒光,宛如长针一般刺得人双眼生痛。

    看到冢鬼道祖勃然大怒的模样,紫罗道君轻松的笑了起来:“你知道我嫉恶如仇的脾气。这个小家伙叫做殷血歌?他勾结龙家,妄图复活上古神尊,甚至连大五行神丹的丹方都弄到手了,又听说他是你的门人,大家都知道你极喜欢护短,所以我来了。”

    ‘嗤嗤’一声冷笑传来,又一名仙风道骨,浑身透着一股氤氲道气的道装老人飘然而至。这老人的头顶悬浮着一张宝气升腾足足长达百里的本命元符,放出无量毫光照耀虚空。

    隔开老远,这老人就抚掌笑道:“然也,然也。贫道也想看看,这胆敢勾结上古神尊余孽的小娃娃,到底是什么模样。本门不幸,出了几个败类和那龙家勾勾搭搭,贫道已经亲自下手清理了门户,但是这手尾,一定要彻底清理干净才行。”

    冢鬼道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他看着那头顶悬浮着一张本命元符的老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化上人,嘿嘿,龙家好像有不少精英族人,都拜入了你彝宗门下,你还有脸来这里?”

    大化上人,也就是冢鬼道祖这么多年来的死对头轻轻的点了点头:“本门那些龙家的族人,已经被彻底清洗掉,彝宗可是从来不和神孽勾结。倒是你冢鬼的门徒,居然和龙家有染,所以我特意过来看看热闹,顺便帮你清理一下门户啊。”

    冢鬼道祖厉声喝道:“我斗战万灵宗,不需要你大化上人来插手。”

    紫罗道君在一旁轻声叹道:“那么,就请冢鬼道祖亲自出手,斩杀殷血歌。”

    大化上人立刻接上了紫罗道君的话:“请,请,请,殷血歌在此,斩了他。”

    冢鬼道祖的手掌紧握成拳,他厉声喝道:“殷血歌这娃娃,年龄不过百岁,踏入仙界也不过二十年,他怎可能勾结神孽?龙家这一档事情,没有数十万年的绸缪……”

    紫罗道君斩钉截铁般呵斥道:“冢鬼,仙界有仙界的禁律。你的门人勾结神孽,就必须死。不管他年龄多小,不管他踏入仙界才多少年,他既然勾结神孽,他就必须死。就算是你冢鬼,你也不能包庇他。否则的话,就算你斗战万灵宗,也得烟消云散。”

    大化上人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冢鬼,你不会真的要包庇这孽障吧?贫道可是将彝宗门下的那些龙家族人全部斩杀殆尽,和他们有交情的本门弟。也全部送去了仙庭监察司严刑拷打。你可不要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殷血歌,就毁了你的根基。”

    殷血歌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紫罗道君和大化上人。

    他在龙傲飞身上见过彝宗的本命元符,可见龙家和彝宗的确有勾结。但是龙家勾结上古神尊的事情败露。彝宗的开山老祖大化上人居然亲自出手。彻底清洗了彝宗的门户。这狠辣的手段和凶狠的心性,实在是让人咋舌。

    更让他感到苦涩、感到愤怒的是——第一家内部那些想要他死的人,居然如此的迫不及待。

    紫罗道君是什么人。血海的数千金仙已经向他解释清楚,这是一位资历和实力都足以和冢鬼道祖对抗的恐怖存在,同样是仙界有数的老祖级的人物。这样的一位大罗道祖出面,冢鬼道祖想要保住殷血歌,难度可就太大了。

    更不要说还有和冢鬼道祖恩怨纠缠了无数年的大化上人。

    龙家事发,大化上人亲自出手清洗门户,将自己门下的龙家族人以及其他和龙家有交情的门人弟斩尽杀绝。大化上人如何能够忍受冢鬼道祖包庇殷血歌?他肯定要不择手段的强迫冢鬼道祖交出殷血歌,以此来落了冢鬼道祖的脸面。

    看着面容严肃的冢鬼道祖,殷血歌看了看血海大陆上浑身是血的一,看看死伤惨重的血海神教的门人弟,殷血歌轻轻的笑了起来:“道祖,这些年来,有劳道祖照顾了。”

    跪倒在虚空,殷血歌严肃的向冢鬼道祖拜了几拜,他沉声喝道:“弟并无勾结太古神孽,但是既然有人要用这等罪名诬陷于我,那么弟只能破门而出,从今日起,弟再也不是斗战万灵宗的门人。从此之后,殷血歌就是殷血歌,我只是一孤家寡人,再和任何人没有关系。”

    深吸了一口气,殷血歌向血海大陆上的血海神教弟们指了指,他柔声道:“这些人,都是一些可怜人,还望道祖多多照护他们一二。只要道祖给他们一块安身立命之地,就足够了。”

    话一说完,殷血歌带起一道血光,卷起了幽泉、乌木和血鹦鹉,就用最快的速度向小雁荡遁去。

    他准备带上乌木的那些下属狼贼,然后带着这些人遁入无边无际的仙界去。如此广大的仙界,何处不能容身?给他足够的时间修炼,总有一天,他要让那些不断算计自己的人后悔。

    听到殷血歌那等决然断然的话,冢鬼道祖突然厉声长笑起来。

    “哈哈,紫罗、大化,你们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不要说殷血歌没有勾结神孽,就算他真正勾结神孽了,老要庇护他,你们敢放个屁试试?”

    一声长啸,冢鬼道祖身上的衣衫炸成粉碎,露出了一身宛如钢水浇筑而成的精壮肌肉。他就这么赤露着身体,浑身散发出让人无法正视的凛凛仙光,双拳犹如流星一般破开虚空,狠狠的向着紫罗道君还有大化上人捶打了过去。

    只是一弹指的瞬间,但是冢鬼道祖起码已经出拳了数亿次。

    不提冢鬼道祖的每一拳都有多强的力量,单纯他这么高频率的出拳速度,就足以震碎一方星域。随着冢鬼道祖的出拳,他身边出现了长达万里的流光溢彩,这是他身边的天地法则被他重拳强行裹挟在一起,相互对撞摩擦而散发出的刺目光辉。

    紫罗道君轻哼了一声,他低声喝道:“冢鬼,你真的连是非对错都不分了么?你这弟勾结神孽,一切证据确凿,难道我紫罗还会冤枉一个后生晚辈?你今日的行径,太让我失望。”

    冷哼声,紫罗道君的左手飞出了一面小巧的盾牌,化为一片朦胧的光影挡住了冢鬼道祖的恐怖重击。他右手一挥。三柄精巧的犹如蝴蝶的巴掌大小奇形飞剑轻盈的飞起,带起道道寒光向着冢鬼道祖漫天拳影迎了上去。

    一声脆响,紫罗道君的身体微微一晃,鼻孔里两条鲜血流了出来,三柄飞剑有一柄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痕迹。飞剑带着一丝凄厉的**声,摇摇欲坠的飞回了他的袖。

    冢鬼道祖的左手小手指‘咔擦’一下断裂,一条剑痕从他指尖一直划到了他手腕上。

    电光石火的一击,紫罗道君和冢鬼道祖同时受创。以他们的道行,以他们的法力修为,他们虽然只是轻轻的一次交手。但是耗费的仙力总量几乎堪比百万金仙的全部法力修为。他们自身受到的创伤看似轻松,但是没有万年苦修绝对难以恢复元气。

    就在两大道祖两败俱伤的一瞬间,一旁站立不动的大化上人突然狂笑一声,他头顶本命元符一抖。长达百里的元符带起一道浩大的洪流。裹挟着地水火风四大元力。化为四条属性不同的雷电狂龙向着冢鬼道祖轰杀了下来。

    四象绝杀,这是大化上人最常用的一招。无数年来,他用这一招不知道击杀了多少对手;无数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仙人想要琢磨大化上人这一招的漏洞;但是无数年来,一直没人能够真正的破掉大化上人这已经被无数仙人看得腻味的一招。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大化上人的这四象绝杀,已经到了大巧若拙、浑然天成的地步。

    就是四条简简单单的雷龙呼啸落下,却让冢鬼道祖的脸色再次一变。冢鬼道祖怒喝了一声‘卑鄙’,随后他身上一道道流光飞出,一套厚重的仙甲已经覆盖在了他身上。

    冢鬼道祖的这套战甲就和他的道号一般,通体黑沉沉的不见丝毫光芒,表面密布着无数扭曲诡异的符,胸前背后是两颗硕大的不知名的神兽头颅浮雕,全身所有的关节要害之处,都有尖锐的螺旋尖刺突出。

    尤其是这套仙甲的左臂上,死死的扣住了一块足足有寻常人身体那般长的上丰下锐的棱形重盾,厚达一尺的重盾黑漆漆的,表面雕刻了一张口里衔着一柄利刀的恶鬼头颅。

    而冢鬼道祖的右手则是握住了一柄奇形长戈,古色斑斓的长戈好似经历了亿万年的风吹雨打,长戈尖端甚至有几条肉眼可见的斑驳锈迹。但是当这柄长达丈八的长戈被冢鬼道祖握在手的时候,一股让人绝望的凌厉霸道、洪荒古老的气息就喷薄而出。

    好似亿万条太古洪荒的毒龙在齐声怒吼,冢鬼道祖紧握长戈,狠狠的向着大化上人的四条雷龙轰杀了过去。

    一声巨响,四周虚空骤然一暗,然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四条雷龙消失得无影无踪,冢鬼道祖身上的仙甲、手上的长戈也都不知去向。

    大化上人盘坐在虚空,嘴角、鼻孔、耳垂下,不断有鲜血滴滴答答的渗出。

    冢鬼道祖双手握拳站在虚空,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突然他上半身胸口附近的皮肤炸开,几条极细的雷光从裂开的皮肤喷出,带起了一道细细的血雾。

    紫罗道君皱了皱眉眉头,用袖擦了擦鼻孔滴下来的血迹。他淡然说道:“大化,你还是这么无耻,下手偷袭,不算英雄。冢鬼,有我们两人拦你,你救不了你的弟。”

    冢鬼道祖冷笑道:“只要你们不出手……”

    大化上人立刻吐血叫道:“只要我们不出手,你就不出手。”

    冢鬼道祖眉头一皱,瞳孔一缩,他沉声喝道:“好,我不出手。”

    一声朗笑传来,化身血光向前飞遁的殷血歌身前,突然有一道人影破空飞出。这人影身穿一套光芒四射的甲胄,脑后有一道狼烟冲起来数百丈高,狼烟可见一轮烈日放出熠熠光芒。这人手持双枪,带起无数条犹如流星雨一样的枪芒,狠狠的刺向了殷血歌的周身要害。

    殷血歌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他没能察觉那人的存在,也没想到对方的出手如此的狠辣凌厉。

    他的身体微微一荡,双枪带起的枪芒已经‘噗嗤’、‘噗嗤’的穿透了他的身体,洞穿了他的胸口、小腹等十几处致命的要害。

    鲜血喷洒,殷血歌被枪芒撞飞,远远的飞出了数十里远。

    枪芒骤然一收,那身材高挑的人影显出了真身,却是一名生得玉树临风、俊朗飘逸的青年男。

    这男脚踏一团白云站在虚空,不屑的向浑身是血的殷血歌扫了一眼:“就凭你,也能成为盻珞妹妹的师尊?记住,杀你者,第二世家嫡长,未来家主第二神是也!”

    殷血歌身体微微晃动,无上圣体内蕴无穷生机,他的伤口急速的蠕动,眨眼间就恢复如初。飞出体外的所有鲜血,一滴都没有浪费的全部飞了回来,纷纷重新融入了他的身体。

    轻巧的稳住了身形,殷血歌怒视着下手偷袭自己的第二神,终于明白血海大陆遇袭,这同样是某些人针对自己布下的陷阱。

    头顶一团血气冲起来有数十里高,殷血歌看着第二神冷声道:“第二神么?第二世家未来的家主不会是你,因为我今天,要打死你。”

    第二神微微一愣,然后他放声大笑起来。

    讥嘲的笑声,第二神头顶一团紫色莲花冉冉怒放,他赫然是紫莲一品的大罗金仙。

    “殷血歌,你胆敢勾结上古神尊,这是死罪啊。”

    “冢鬼道祖无法庇护你了,你的这条性命,就让我第二神收下吧。”(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