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冢鬼之怒(书号:13584

第二百九十八章 冢鬼之怒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铛铛’数声巨响,第二圣手持方天画戟,轻描淡写的将血歌剑连续荡开了数十次。

    ‘噗嗤’声,第二圣身上突然有薄薄的血雾喷出。他惊骇的低头向自己身体望去,就看到他身上不致命的胳膊、大腿等肌肉丰厚之处,有极薄的贯穿伤口正不断喷出鲜血。

    融入了巽风神石,血歌剑的飞行速度已经增长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殷血歌的仙识都有点跟不上血歌剑的飞掠。饶是第二圣实力强横、作战厮杀的经验丰富,凭借某种可怕的本能,他将血歌剑荡开了数十次,但是肉眼不可见的血歌剑,依旧创伤了他十几下。

    如果不是殷血歌手下留情,这些剑伤很可能就洞穿了第二圣的心脏和眉心。

    双手紧握方天画戟,第二圣皱着眉头看着殷血歌,沉声喝道:“先天巽风仙灵石,嘿,我没看错吧?”

    殷血歌手指一道血光,血淋淋一条长有丈许的剑光悬浮在他身侧,宛如一条大蟒一样翻卷不停。他看着第二圣,沉声道:“没错,正是先天巽风仙灵石。你应该知道他有什么功效。”

    沉默了一阵,第二圣干净利落的转身就走,他一边走,一边厉声喝道:“这血丹散人剑法凌厉、仙剑厉害,我可不是他的对手。你们想要生擒活捉他,只管拿下就是,我是没办法了。”

    一边走,第二圣的嘴角一边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刚才电光石火般短暂的交手,第二圣只是拿出了自己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本事,他甚至连护身的仙甲都没穿戴好,更不要说他从自己母族那边继承的飞行绝迹的天赋神通了。所以他在殷血歌手下败得干净利落。败得让人无话可说。

    谁也不能对他说三道四,没看到他身上血淋淋的伤口还在喷血么?

    一条黑影闪过,一个身穿黑色道袍,袖口纹了黑色山水图影,面容漆黑犹如锅底。一头长发宛如乌云一样披散在身后的高大道人瞬移到了第二圣身边。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第二圣身上的伤口,双眼突然变得和血一样通红。

    他怒视殷血歌,厉声喝道:“你胆敢伤损仙庭重臣?受死吧!”

    双手一搓,黑衣道人掌心一道黑漆漆的阴雷无声无息的放出。殷血歌只觉眼前一花,他好似看到了一座黑漆漆的大海向着自己当头砸了下来,好似看到了身处无边无际的惊涛骇浪。身边尽是各色各样的狰狞海怪想要吞噬自己的身体和灵魂。

    这黑衣道人看似不起眼,但是他放出的阴雷居然兼有神魂攻击的奇异效果,这一手秘法果然不凡。换成了普通仙人,这一击怕是早就将他们的**和灵魂轻轻化为粉末了。

    只是殷血歌可不是普通仙人,他虽然一时间神魂被那阴雷附着的神魂攻击之力迷惑,但是他身边还有幽泉和血鹦鹉这一大一小两个怪物。尤其是幽泉。当她看到黑衣道人放出的阴雷时,她甚至不屑的冷笑了起来。

    “葵戊太阴真人的门人么?葵戊太阴陨落于一百七十二个量劫之前,如果你是他亲自收下的门徒,你的气候也足够久的了。”幽泉轻声冷笑,随手一道水色雷光打了出去。

    就好似一点火星融入了无边无际的火油组成的大海,顷刻间整个大海就疯狂的爆燃起来。黑衣道人放出的阴雷所化黑漆漆的雷火大洋剧烈的爆炸着,疯狂的搅动着。重重叠叠的雷火不受黑衣道人控制的连续爆开,很快这爆炸就冲进了黑衣道人的本体,引爆了他体内的仙力。

    黑衣道人七窍喷血,浑身冒着黑漆漆的浓烟,凄厉的惨号着向那一头巨大的玄龟遁去。他甚至逃得比第二圣还要快了许多,只是一个闪身就逃去了玄龟背上的仙宫不知去向。

    幽泉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手段,直接破了他的阴雷,还以他的阴雷为引,引爆了他体内的全部仙力。就算是大罗金仙,体内仙力同时爆发开来。这也是足以致命的重伤。黑衣道人没有当场陨落,这已经是他的道行精深的结果了。

    一击将黑衣道人击溃,幽泉轻轻的摇了摇头,她低声咕哝道:“完全没有继承葵戊太阴的道统精髓,看来并非他亲自收下的门人。最多只是得到了葵戊太阴的几卷道书,自己修炼上来的。”

    殷血歌深深的看了幽泉一眼,对幽泉的出身来历,他也有过几分猜测。现在看来,似乎她就是那了不起的存在,不然的话,如何解释她拿出的那些大罗级的道藏,如何解释她如此渊博的见识?

    第二圣‘哈哈’大笑起来,他笑得眼泪水都喷了出来,他指着那黑衣道人逃跑的方向厉声喝道:“就连本座都不是这小的对手,你们莫非认为,你们能把他怎样?”

    第二圣正在放声大笑,一旁的龙族道已经厉声呵斥起来:“第二圣,你不是他的对手,不代表我们不能将他如何。哼,摆下道天龙大阵,给我将这小生生镇压了。他现在是仙庭重犯,不能怪我们下手太狠。就算他是冢鬼道祖的门人,那又如何?”

    三十尊身披金色重甲的龙族强者齐声应诺,他们都是金仙巅峰级的存在,而且都是龙族专门熬炼**,专门淬炼龙躯的体修仙人。他们腾空带起道道金光冲到殷血歌身边,按照人一组循着合方位,组成了一座嵌套的奇门大阵。

    这些龙族强者浑身龙元炽烈如火,龙元凝练沉重如山,他们组成大阵将殷血歌围困在正,就有一股恐怖异常的恢弘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犹如海潮一样一"bo bo"的不断的翻卷袭来,压迫殷血歌、幽泉和血鹦鹉的身体,让他们好似琥珀的苍蝇,丝毫动弹不得。

    幽泉皱着眉头。她身边有一层一层莹润的水光闪烁,她深深的吸着气,默默的调动着体内的力量,准备积蓄实力,对这些龙族的强者做倾力一击。

    血鹦鹉则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几坛老酒。他不断的大口吞咽美酒,眼看着他的肚皮就膨胀了起来,肚皮里不断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这是他在调动身体机能,将喝进去的美酒用最快的速度变成尿水。

    这家伙准备用他的独门绝活给这些龙族强者一点颜色看看,他血鹦鹉的尿水可谓是天下绝毒。就算是这些龙族强者的鳞甲,也是不可能抵挡他尿水侵蚀的。

    龙族的强者们好整以暇的组成大阵,循着奇异的轨迹不断的运转着。他们双手金色仙光闪烁,一道又一道符印不断的重叠加持,化为如山的重力向大阵核心压迫下来。

    这座道天龙大阵,精义就是用如山的重力强行碾压敌人。逼迫敌人束手就擒,是一门威力绝大、极其不讲理的以力压人的奇阵。三十尊龙族强者,每一尊都是专门体修的仙人,他们任何一人的力量都足以轻松粉碎星辰。

    经过大阵的相互牵连加持,他们的力量呈几何数量级一样的飙升。就算是实力比他们强横千倍的大罗强者,也不可能挣脱他们的禁锢,只能在耗尽体力和仙力后。任凭他们生擒活捉。

    道好似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下属将殷血歌擒拿的场景,他不由得放声大笑。

    “第二圣,你是专门来擒拿这厮的么?你居然被这区区一八品地仙重伤,你第二鹏圣的名头,似乎有点名不副实啊?今日看我道将这仙庭重犯擒下,以后你第二鹏圣的名头,就乖乖的让于我吧。”

    第二圣的身体微微一晃,他转过身,眯着眼冷笑连连的看向了道。

    金翅大鹏一族和龙族,同样是生死仇敌的关系。金翅大鹏在发现血妖一族的存在之前。他们最喜欢猎食龙族。就算到了今天,金翅大鹏们已经找到了血妖一族这更加美味的食物来源,但是龙族依旧是他们最主要的猎场。

    无数年来,金翅大鹏一族和龙族也不知道爆发过多少冲突,作为两族最核心族人的代表。第二圣和道之间也曾经爆发过多次的明争暗斗。每一次,第二圣都占了便宜,道都在他手下吃了大苦头。

    今日道想要借着殷血歌的事由给第二圣一点颜色看看,那么第二圣就不介意用手上的仙兵好好的教训道一番,让他知道就算他在殷血歌手下落败了,他依旧可以轻松压制道。

    “臭长虫,太久没挨揍,你是皮痒了吧?”第二圣轻轻挥动方天画戟,向着道挑衅着:“我突然想起来了,上次你的一个远房表叔被我斩杀,他的心脏被我拿来烧烤,滋味异常醇美。”

    ‘咔擦’一声,道的一颗大牙被他自己活生生咬得粉碎。他嘶声咆哮着,盯着第二圣厉声喝道:“第二圣,你是在找死。那个被你斩杀的废物,可和我没半点儿关系。倒是我三百年前,奸-杀了你母族的一个……”

    第二圣突然仰天大笑,玄天玑、紫雨轩、朗月齐声怒喝,指着道胡乱放声指责。

    帝锦更是跺着脚指着道呵斥起来:“道,你居然是如此无德无良之人,你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出现,给我滚,给我滚得远远地。仙界有多大,你就给我滚多远,下次再见到你,我就让人打断你的腿。”

    道俊朗的面孔突然变得赤红一片,他恼羞成怒的咆哮一声,拔出一柄寒光四射的青龙偃月刀,带起一道寒光快若闪电般向第二圣劈了过去。道这一刻是真的想要杀死第二圣,因为第二圣的挑衅,道一时失口,他已经彻底失去了追求帝锦的资格。

    仰慕帝锦的青年俊彦无数,帝锦就算挑选谁,也不会挑选一条曾经强-暴并且杀死无辜弱女的孽龙。所以道算是彻底在追求帝锦的战役出局,这让他如何不恼怒?

    “来得好!”第二圣喜滋滋的举起方天画戟,狠狠的向道的大刀扫了过去。在殷血歌手下莫名其妙的吃瘪,固然第二圣不愿意对殷血歌下杀手,但是他输得也太莫名其妙了一些。先天巽风仙灵石,这种天地奇珍。居然被殷血歌炼入了血歌剑,一击就重创了第二圣。

    这种莫名其妙的失利让第二圣也憋着一肚皮的火,他却不愿意向殷血歌倾泻这种怒火,所以道主动找上门来,这正好符合了他大打一场的心思。

    金光灿灿的方天画戟和寒光四射的青龙偃月刀狠狠撞击在一起。虚空突然爆开,一"bo bo"黑色的黑色潮汐向着四周扩散开,第二圣和道同时闷哼一声,被那爆炸开的虚空潮汐炸得飞出了数百里地。

    第二圣的手依旧还稳当,他只是手指微微抽搐,被炸飞了三百多里就双翅一抖稳住了身形。

    而道则是被轰出了七八百里。他双臂剧烈的颤抖着,肩膀上的皮肤都裂开了,不断有血水喷溅出来。很显然,在这一次硬碰硬的**力量的对撞,道分明落了下风,他完全不是第二圣的对手。

    玄天玑、紫雨轩和朗月纷纷开口讥嘲道。忙不迭的落井下石,想要打击道的道心,让他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资格和自己竞争。

    道被玄天玑等人冷嘲热讽的话语气得火冒三丈,他怒吼一声,拔出大刀继续向第二圣冲杀了过去。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单纯动用蛮力。而是施展了龙族的神龙翻天大神通,大刀幻化出无数道刀影,每一条刀影都长达百里,宛如长江之水一般翻滚轰下。

    第二圣长啸一声,他背后双翼一抖,带起一道金光就向道迎了上去,两人翻翻滚滚的打成了一团。

    殷血歌在三十尊龙族强者的围困,身体绷紧,艰难的应付着对方越来越沉重的压力。虽然他已经凝结了无上圣体,并且有了些许成就。但是这座龙族奇阵威力绝大,以他如今的力量,只能勉强抵挡住大阵的压力,想要动弹一下都极其的困难。

    但是大阵还在不断的运转,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最多再过三个时辰,他就会被这大阵硬生生压成肉饼。或者他可以向道投降,但是后果就是他会被送去仙庭受审,而最终他会因为勾结神灵,而被送上斩仙台挨上一刀。

    四周的压力越来越大,殷血歌只觉浑身剧痛,好似皮肤、肌肉都要硬生生被那巨大的压力碾成肉酱。

    就在这时候,一条修长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在虚空出现。左手拎着一个下面条用的漏勺,右手拎着一双长有三尺寸的黑檀木制成的木筷,身穿粗布长袍,胸前扎着一条围裙的冢鬼道祖悄然出现。

    他目光一扫,向那悬浮在半空的巨型玄龟望了一眼,然后皱着眉头向正在跺脚发怒的帝锦,七嘴八舌抨击道的玄天玑、紫雨轩、朗月,正在放手厮杀的第二圣和道,以及正在苦苦支撑的殷血歌还有那咄咄逼人的龙族强者望了望。

    双眸一丝幽光闪过,刚刚在这一片虚空发生过的一举一动完全在他眸里重演了一番。

    他看到了殷血歌和帝锦乘坐扁舟来到这里,看到了紫雨轩的出现,看到了道等人追来,然后看到了虚空神锚破空而至,第二圣口口声声说殷血歌勾结神灵,是为仙庭重犯的事情。

    但是第二圣施展的禁制极其精妙,他和殷血歌秘密交流的那一番话,就连冢鬼道祖都没能看破。

    但是光光冢鬼道祖‘亲眼目睹’的这些经历,就已经让冢鬼道祖的双眸变成了诡异的血色。他满头长发无声自动,一根根发丝笔直的竖起,他身上更有一道惨烈、残酷,带着无穷无尽杀戮气息的红色气息冲天而起,随后化为一片血淋淋的庆云覆盖在了他的头顶。

    “贫道的门人,是你们仙庭想要抓走,就能抓走的么?”

    “既然知道他是贫道的门人,你们居然就敢不声不响的抓人?”

    “嘿嘿,现在仙庭的胆越来越大了嘛,居然都敢不给贫道脸面了?”

    身形一闪,冢鬼道祖突然到了第二圣身边,他手上的漏勺狠狠的抽在了第二圣的屁股上。就听得一声闷响,第二圣的裤被打得粉碎,他的屁股上溅起一团血花,两块屁股被打得和粉碎的西红柿一般血肉模糊。他惨嚎一声,转身化为一道金光逃得无影无踪。

    金翅大鹏全力逃命,这速度就连冢鬼道祖都为之惊叹不已。

    “看你这小还懂点道理,放你一手。”

    话音未落,冢鬼道祖已经到了吓得目瞪口呆的道面前。

    “道祖饶命,晚辈的父亲是……”

    冢鬼道祖手上的檀木筷狠狠劈下,就听得一声惨嚎,道的两条胳膊齐肩而断,两道血柱喷出老远。

    “滚!我管你老是谁?他不服气,尽管发动龙族大军来,我正好放手杀一场。滚!滚!!滚!!!”

    身形再次一闪,冢鬼道祖已经到了那三十尊龙族强者面前。

    这一次他甚至手都没动一下,只是头顶庆云一扫,血色庆云一股恐怖的压力碾下,三十尊龙族强者顿时化为粉碎。

    “我冢鬼的弟,是你们能欺负的么?”

    冢鬼道祖的声音还在虚空回荡,一条淡淡的佛光突然在殷血歌面前浮现。

    佛光是浑身鲜血淋漓的一,她嘶声大喝着:“殷血歌,你在做什么?仙庭大军突袭血海大陆,速速返回!”

    殷血歌还没回应,冢鬼道祖已经狠狠的一跺脚,带着滔天的怒火跑得无影无踪。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