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血歌大叔(书号:13584

第二百九十三章 血歌大叔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长达千丈的金色龙舟悬浮在半空,几个道带来的龙族强者,正懒洋洋的站在龙舟的船头,百无聊奈的打量着四周灰蒙蒙却又充斥着各种奇光异彩的鸿蒙虚空。

    这条龙舟内并无龙家仙人驻守,这只是一条往来仙界和神山的交通工具。虽然他的品质很不坏,甚至能够抵挡鸿蒙虚空能量潮汐的侵蚀,可是这只是一条交通工具,不值得在他身上耗费太大力气。

    所以殷血歌带着幽泉他们冲到了龙舟上,几个龙族强者只是勉强来得及发出一声怒叱,甚至还没有出手的机会,就被殷血歌大袖一卷从龙舟上扇飞了下去。

    几个龙族强者怒啸着施展出了本命神通,龙族最擅控水,其也有异种龙族擅长操控火焰和雷霆,对于行云布雨几乎是天生就有的本事。所以他们一动怒,大片云霞就迅速包裹了这条龙舟,密集的水雷呼啸着从云雾喷出,带着震耳欲聋的响声落在了殷血歌身上。

    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放出一道看似脆弱的光晕环绕四周,无尽水雷沉甸甸的落了下来,却都被那一层薄如蝉翼的光晕吞噬一空。在龙族强者惊骇不解的目光,殷血歌带人闯入了龙舟。

    不需要任何的操控法诀,殷血歌他们一进入龙舟船舱,关闭上了龙舟的舱门后,这条龙舟就自行的运转起来。长达千丈的船体轻盈的在虚空划过一条巨大的弧线,龙头上亮起一团夺目的光芒,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破空声,巨大的龙舟穿透了虚空,向着不知道多远外的仙界飞回。

    大群玄天玑等人带来的强大仙人纷纷赶来。其好几位低阶大罗怒啸出手,各色仙法犹如潮水一样落下。但是这条龙舟是龙家耗费巨资建造,专门用来往返于仙界和神山之间,龙舟自身的材质全部使用从鸿蒙虚空开采的先天级材料,更是由龙家的大罗道祖级存在亲自炼制而成。

    甚至在这条龙舟。还使用了某些上古神灵一族秘传的法门,令得这条龙舟的防御力更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潮水一样涌来的仙术攻击,放在仙界已经足以将数十颗修士星球上的仙人、修士一扫而空,但是这些仙术仙法落在金光四射的龙舟上,只是荡起了几点涟漪而已。

    殷血歌他们坐在船舱内,甚至没能感受到船体有任何的动摇。

    龙舟前方的龙头张开嘴。喷出一道金色的强光洞穿虚空,牵引着龙舟巨大的身躯急速向前行进。无数道湍急的巨型潮汐被龙舟撞得粉碎,数十名玄天玑等人带来的仙人被龙舟激荡起的潮汐碎片卷了进去,将他们一把卷入了四周混乱的鸿蒙虚空。

    可怜这些仙人最弱都有着高阶金仙的修为,但是他们‘脆弱’的身体被鸿蒙虚空可怕的能量潮汐一卷,就好像大磨盘下的鸡蛋一样被碾成了粉碎。一时间四周的众多仙人纷纷驻足。他们恼羞成怒的看着前方急速离开的龙舟,却按下了追杀上去的冲动。

    他们想要追杀殷血歌,就只能驱动玄天玑等人乘坐的神宫、仙宫和那一座禅院,但是这三座威力强大的灵宝虽然防御力惊人,但是驱动起来耗费也是非同小可。尤其是玄天玑三人早就离开追赶帝锦去了,他们才是这三座灵宝的主人,其他仙人想要控制他们。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一名头皮刮得铮亮的佛门大能怒极跺脚,他厉声喝道:“严刑拷打这一干孽障,仔细拷问那厮的来历。不管他逃去哪里,只要他还在仙界,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他生擒活捉。”

    玄天玑带来的那些仙人更是羞恼到了极限。殷血歌就是从他们的同伴手上逃脱的,相比起来,他们更是丢脸。丢了自家的脸皮也就算了,他们连玄天玑的面也丢了个精光——对于正在狂热追求帝锦的玄天玑而言,自己等人害得他在情敌面前丢脸。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不惜一切代价,将那小抓回来。”一名头顶有一朵庆云悬浮,庆云隐隐有三团紫色莲花在一片瑰丽的水光飘荡的大罗金仙怒极而笑,他向那几个和殷血歌交手的自家仙人狠狠的瞪了一眼,咬牙道:“这事情就交给你们了。若是让帝丢了脸面,你们知道结果。”

    几个仙人愁眉苦脸的相互望了一眼,他们无奈的应诺了下来。

    仙界如此广大,谁知道殷血歌逃回仙界后,会躲去那个旮旯犄角里?想要在无边无际的仙界,从无穷无尽的仙人将殷血歌抓出来,这件事情可真不是这么轻松能做到的。

    骤然间,偌大的神山轻轻的晃动了一下,一道强横异常,让在场所有仙人都心口滞闷、就连呼吸都本能的屏住的气息冲天而起。那些被禁锢在地上,捆得好似粽一样的龙家仙人纷纷开口大叫起来。

    一道古老而蛮横的意志穿透了这些仙人的识海,直接灌入了他们的仙魂。

    “蝼蚁……你们来这里,是想要阻挠我的复生么?这,怎么可能呢?”

    一众仙人的脸色骤然惨变,这道意识居然能够直接将话语灌入他们的仙魂,这就证明他们身上所有的防御性仙器根本就无法抵挡对方的灵魂攻击。换言之,这道意识能够强行和他们在仙魂层面上进行交流,那么自然也能对他们的仙魂造成最直接的攻击。

    那些有着大罗境的仙人纷纷惊呼,他们祭起了各色防御力惊人的仙器,发动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掏摸来的用来保命的顶级仙符,将各种专门用来对抗灵魂攻击的仙法秘术纷纷发动起开。

    但是下一瞬间,在场成的仙人头颅突然爆开。

    就好似一柄重锤轰在了鸡蛋上,这些仙人的仙魂被一股强得离谱的灵魂冲击一击粉碎,他们的头颅也随之炸成了一团血浆。那些及时的对自己的仙魂进行了周全保护的大罗金仙们,则是同时大口吐血。甚至有人七窍鲜血直喷,最远的血水足足喷出了数百里外。

    那个古老而蛮横的意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低沉的咕哝起来。

    “我的力量……太弱小了。但是我迟早能够恢复全部的力量。你们这些卑贱的蝼蚁,你们必须要为当年的罪行付出代价。人族,卑贱而奸诈的种族。你们的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洗清的。”

    玄天玑、道和朗月带来这里的仙人有数万之众,但是他们麾下的大罗级别的存在,加起来也不过十一人。被那强横的意识用灵魂冲击重创后,他们已经丧失了和这个古老存在作对的勇气。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尊天等人歇斯底里的笑着,在他们的笑声。这座巨大的神山就好似一抹幻影一样,慢慢的、慢慢的从实体化为虚影,最终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茫茫鸿蒙虚空广大无边,这座神山就此消失,想要再次找到他,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速。速速去禀告帝。”一尊不断口吐鲜血的大罗厉声尖叫起来:“那个被帝禁锢的仙人,不能毁了他们的仙魂。只有从他们嘴里,才能得到详实的口供了。”

    有仙人和太古神灵的余孽勾结,谋求复活某个极其强横、极其恐怖的存在,这种事情关乎着整个仙界的安危。龙家的所有仙人都被那可怕的存在带走,现在留在他们手上的,只有被玄天玑的仙钟摧毁了仙体。只留下了一缕仙魂的个龙家仙人。

    这种大事,必须一查到底。

    但是龙家的仙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想要追查这件事情,唯一的线索就是被玄天玑擒拿的个仙人。但是玄天玑的脾性实在不是很好,那条仙魂在他手上能存活多久,谁也不知道。

    他们必须尽快的找到玄天玑,否则线索断绝,谁知道那个可怕的存在以及和他勾结的那些仙人,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不急,不急。就算无法抓回这些仙人。起码还有那个乘坐龙舟逃走的仙人可供追寻。”

    一名大罗仙人手指一挑,一道青烟从他指尖喷出,青烟赫然是殷血歌的面容。这真形投影栩栩如生,甚至能看清殷血歌脸上最细小的汗毛是什么模样。

    这生得面容冷厉,一对儿三角眼犹如毒蛇一样阴寒无比的仙人得意的将殷血歌的真形投影封进了数十枚玉简。将这些玉简分发给了身边的众多仙人。

    “将这厮的真形投影分发下去,尤其是向仙庭刑部进行备案。这等勾结上古神灵余孽的仙人败类,一定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一定要让他们罪有应得。”

    一众仙人纷纷点头,牢牢地将那玉简扣在了掌心。

    巨大的龙舟,殷血歌盘坐在蒲团上,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幽泉的小脑袋,同时用力的拉扯着血鹦鹉长长的尾羽。刚刚吞食了大量仙石,撑得肚皮圆溜溜的血鹦鹉翻着白眼看着殷血歌,犹如死猪一样任凭殷血歌拉着他的身体在地板上滑来滑去。

    “好像染上了麻烦。”殷血歌皱着眉头,眸里隐隐有寒光闪烁。

    龙家想要炼制大五行神丹,这分明是要和上古的那些神灵做某些交易。甚至龙傲飞这个龙家的绝世天才,也是这个交易的一部分,或许龙傲飞会成为某种附体降临的原材料?以天刑仙君他们对上古神灵一族的了解,这种可能很大。

    但是和神灵一族勾结,这是祸及满门的重罪。一旦有仙人勾结神灵被外人发现,接踵而来的就是仙庭的严酷打击,以及仙界亿万族群无数仙人的群起而攻。

    在仙界的历史上,并不缺少这些脑里塞满牛粪的野心仙人,他们为了力量,为了权势,为了在仙界能够出人头地,他们和那些侥幸存活下来的神灵余孽勾勾搭搭,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被满门抄斩,自家血脉被彻底断绝。

    这样的事情,在仙界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发生这么三五次。

    以龙家的底蕴,以龙家在仙界的权势地位,他们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就一定会严守秘密。

    回想龙尊天一路上带着殷血歌从蛮荒仙域来到神山的小心谨慎,用屁股想都能知道,龙家对神山的存在是有多么的小心,做了多么周密的防范。怕是一尊大罗金仙亲自盯梢,怕是都无法发现神山的存在。

    “问题就在这里。帝罗仙国的小公主。居然会闯进神山。更重要的就是,她刚刚出现,就有她的三个疯狂追求者紧跟了过来。”殷血歌皱着眉头,手指在幽泉柔韧光滑的长发轻轻的弹动着。

    幽泉舒舒服服的趴在殷血歌的大腿上,眯着眼睛就好像一头慵懒的猫儿一般,静静的享受着头皮上的酥痒感。她对殷血歌提出来的问题没有任何的反应。她懒得动这种脑。

    乌木和血鹦鹉则是瞪大了眼睛,很茫然的看着殷血歌。

    幽泉有脑,但是她懒得耗神;而这两个家伙,他们的脑里某种名之为‘脑浆’的东西极其匮乏,他们想要帮殷血歌排忧解难分析问题,他们也没这个本事。

    呆了半晌。乌木很神气的挥动起自己的大板斧:“嗯,老板你说我们要砍死谁?”

    血鹦鹉很谄媚的笑着,虽然他那张鸟脸实在是缺乏‘笑’这种功能,但是他依旧很完美的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了一张灿烂的笑脸。他笑看着殷血歌,很是殷勤的说道:“这头大狗砍死他们,然后我吃了他们。”

    殷血歌无奈的拎起血鹦鹉的尾巴,将他远远的丢在了船舱的角落里。

    “废话。你们能动动脑么?”

    “有阴谋。我总感觉有阴谋。”殷血歌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在茫茫鸿蒙虚空,帝锦的扁舟居然恰到好处的在神山的附近出现,然后三位出身来历不凡、背景靠山惊人的天潢贵胄,突然就这么冒了出来。

    这里面,阴谋的气息太浓厚了。

    这个阴谋,是冲着龙家去的么?

    佛门朗月,他的父亲是仙界赫赫有名的菩提佛国的当代法王,还在襁褓就被佛门一位尊贵无匹的古佛收为门徒。他满周岁的时候,据说就有三千佛门佛陀登门道贺。联手以佛门醍醐灌顶**,将朗月度化为传说佛门的无上金身法体,让他年仅周岁就有了大罗境的实力!

    龙族道,敖道但从他的姓氏就知道,他是龙族最尊贵的皇族成员。他的父亲就是当今龙王。而龙族乃万兽至尊,在仙界的有着庞大的神兽和神禽族群,龙族是这些神兽、神禽的精神领袖。和朗月一般,道也是龙族倾尽全力,不惜花费巨大代价培养出来的绝世妖孽。

    至于玄天玑,他出身太真仙国,这是一个和帝罗仙国实力相差仿佛,同样古老而尊贵的仙界势力。太真仙国从仙庭建立起就一直矗立至今,玄天玑更是太真仙国现在唯一的帝,用天刑仙君的话来说,太真仙国在玄天玑身上浪费的修炼资源,足够仙庭供养一支十亿人的大军一亿年!

    这样三个背景雄厚的天才,他们居然能够在茫茫的鸿蒙虚空,精准的找到帝锦的下落。

    而且正好是帝锦出现在神山的时候,他们几乎就前脚后脚的赶来了。你说这都是凑巧的话,殷血歌宁可将自己的脑袋吞下去。

    “阴谋啊,阴谋。但是这是冲着谁来的呢?”殷血歌皱着眉头,周身荡漾着阴郁的气息。

    如果这真的是阴谋,那么应该是冲着龙家去的吧?怎么看殷血歌这副小身板,不值得花费这样的力气,布下这么庞大的陷阱啊。

    就在这时候,殷血歌乘坐的龙舟突然剧烈的震荡了一下,随后龙舟突然崩解,变成了无数碎片被虚空潮汐卷得不知去向。殷血歌等人就直接暴露在了可怕的虚空潮汐,恐怖的能量狂流一拥而上,就听得乌木惨嚎一声,他的面门突然变得血肉模糊,被能量狂流将他整个面孔削去了厚厚一层皮肉。

    “该死!”殷血歌长啸一声,他体内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腾空而起,化为一片氤氲云霭将他们裹在了里面。他定睛向一旁看去,就发现一条紫色的烟云缠绕的扁舟正在不远处打着转儿,分明是这条扁舟从虚空冲了出来,将他的龙舟撞成了粉碎。

    这是帝锦的坐舟,先天鸿蒙灵宝级的宝物。

    殷血歌抢来的这条龙家的龙舟虽然坚固异常,但是毕竟是大罗金仙后天锻造的宝贝,被帝锦全速飞行的扁舟一撞,自然就被撞得稀烂。

    但是很显然扁舟内的帝锦也受到了极强的冲撞,看那扁舟在原地不断打转的狼狈模样,就知道龙家的这条龙舟,同样给帝锦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殷血歌阴沉着脸,带着幽泉等人一步就冲到了帝锦的扁舟上。

    他气恼的厉声喝道:“帝锦?就算你是帝罗仙国的帝女,你也休要欺人太甚!”

    船舱内,额头上被撞出了一块青色肉疙瘩的帝锦耷拉着小脸,可怜巴巴的抬起头来。很显然在刚才的撞击,帝锦也没落到什么好,她的眼睛里满是泪水,正顺着面颊一滴滴的淌了下来。

    猛不丁的见到殷血歌,帝锦突然瞪大了眼睛惊喜的叫嚷了起来。

    “你是殷血歌,殷大叔么?”

    殷血歌呆了呆,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

    帝锦怎么会认识自己?她怎么稀里糊涂的叫自己大叔?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