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诛杀当场(书号:13584

第二百九十二章 诛杀当场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龙家在神山坐镇的,有大罗位。

    奈何他们的修为,仅仅是紫莲一品的水准,换言之,他们也都是刚刚踏入大罗境界。

    让殷血歌惊悚的是,无论是佛门朗月,龙族道又或帝天玑,他们都是大罗修为。

    朗月一拍头顶,一道白气冲起来数万丈高,白气在高空分化为四十二道白光横贯虚空,每一道白光都有一颗舍利载波载浮,放出无量佛光照耀虚空,硬生生逼得四周的虚空潮汐都向后退去了数万里。

    道则是冷笑一声,他身躯一晃,身后一道金色浓云弥漫开来,金云隐隐可以看到尊龙头人身的巨型身影盘坐在一方宝轮边。这些龙头人身的身影分别口诵佛、道、妖、魔、鬼、怪道真言,散发出逼人气息,直压得那神山隐隐颤抖。

    天玑则是干脆的盘坐在虚空,他头顶一朵庆云隐隐浮荡,紫色的庆云朵紫色莲花上下飘飞,一阵阵香风祥云从庆云不断飘出。就听得一声钟鸣,天玑头顶庆云一口仙钟慢慢的升起,仙钟表面有无数星辰隐现,仙钟内隐隐一口清泉萦绕,散发出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

    可怜龙家的位大罗被禅院、神宫、仙宫放出的光幕狠狠的撞了一番,正撞得头昏脑涨,还没看清眼前的景象,就被玄天玑一指头顶仙钟。连绵钟鸣声不绝于耳,一道清气从仙钟内喷出,轻轻的向着龙家大罗一抓。就将他们收进了仙钟内。

    一尊龙家大罗狂吼一声,张手飞出一副金色图卷放出亿万毫光向着虚空一阵激荡。

    玄天玑讥嘲的笑了一声,双手挽了一个印诀向着自家仙钟一放,就听得一连串钟鸣声,尊龙家的大罗仙体突然崩解。浓郁的大罗精气被那仙钟吞噬一空,就留下了条黯淡无光的仙魂被那一口清泉浸泡在里面,不断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啸声。

    “一群孽障,还不速速跪下?”敖道皱了皱眉眉头,厉声呵斥起来:“你们体内也有我龙族血脉,你们是哪一家的仙人?居然作出这种胆大妄为的事情来?再不束手就擒。真个想要作死不成?”

    龙家的一众仙人脸色一阵阵的发白。他们惊恐的相互张望着,半晌迟迟不能下定决心是否下跪求生。他们多少知道一些自家在这里的筹谋,更是知道这些筹谋在当今的仙界是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此处事发,龙家都要担上血海一般的干系。他们这些直接负责坐镇此处的龙家仙人。定然是要在仙庭斩仙台上走一遭的。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这些龙家仙人怎可能甘心就擒?

    但是无论是朗月、道,还是玄天玑,他们都是仙界年青一代仙人顶尖的人物。他们年纪不大——相对于那些积年的老怪物而言。眼前这三人真个算得是年轻水嫩到了极点。但是他们背景雄厚,天赋妖孽,自身修为全部达到了大罗境。

    自家位大罗都被轻松擒杀,何况是他们这些寻常仙人?

    “嘿,你们莫非,还有侥幸之心?”玄天玑轻轻的摇了摇头,慢条斯理的叹了一口气:“且不论你们在这有何见不得人的图谋,就说你们胆敢冒犯锦宫主,这就是死罪了。在我们面前,莫非你们还想逃走?莫非,你们还觉得,你们有逃走的机会?”

    玄天玑正在这里释放无穷无尽的王霸气息震慑神山上的龙家仙人,站在扁舟船头的帝锦已经愤愤的跺了跺脚:“你们还啰嗦些什么?先把这些锁链给我解开。”

    帝锦一声令下,玄天玑、道和朗月顿时如同听到了圣旨的太监一般,急忙堆砌起满脸的笑容,殷勤无比的带着大群的下属眼巴巴的凑到了扁舟旁。朗月头顶四十二颗白色舍利刷出大片佛光照在锁链上,道抽出一柄长剑狠狠的砍向了锁链,而玄天玑则是不断震荡仙钟,放出绵绵清光附在了锁链上面。

    三位大罗境的年轻俊彦联手,十八条太古神灵铸造的锁链又没人操控,当即被他们轻松的弄开。

    帝锦向三位殷勤陪着笑脸的追求者望了一眼,很是有点腻味的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一拍扁舟。一声轻鸣响起,扁舟带起一道儿紫光笔直的冲进了无边无际的虚空潮汐,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玄天玑等三人一惊,他们急忙叫唤了几声。但是帝锦去势太快,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

    三人相互望了一眼,当即祭出各自的本命道器,化为三条流光就向着帝锦远去的方向追去。临走,道很是不耐烦的向自己的随从们厉声下令:“将这里的蝼蚁清理干净,我要他们的详细口供,这些家伙在这里不管是想要做什么,把他们的嘴巴撬开,我要知道详细。”

    玄天玑和朗月也都做了相同的吩咐,他们带来的众多仙人纷纷应诺,释放出惊人的仙力威压,将整个方圆百万里的神山笼罩得水泄不通。

    殷血歌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渐渐向神山迫近的仙人们,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着渐渐趋近的几个玄天玑下属的仙人厉声喝道:“本座血丹散人,只是应邀来为龙家炼丹,他们在此的一切勾当,都和本座无关。”

    这几位玄天玑下属的仙人头顶放出金色仙光,祥云瑞霭隐隐可见无数朵金色莲花不断坠落。他们的本命仙器放出各色奇光,宛如烛光点点照耀四方虚空。他们居高临下,目光冷厉的看着殷血歌,不屑的讥笑了几声。

    “尔等罪孽,自家心知肚明,如此分说,有何意义?”

    “束手就擒,你们还能落一个好死。若是敢反抗……嘿嘿!”

    这些气息强横的仙人轻蔑的摇着头,其一位头顶有朵金色莲花盘旋飞舞,每一朵金莲上都有一盏青铜油灯闪耀着青色火光的巅峰金仙随手一指,一支由三条金龙盘绕而成的手镯就凌空坠了下来。

    金灿灿巴掌大小的手镯放出刺目的明光,手镯突然扩张开来,向着殷血歌的头顶就套了下来。这手镯坠落的速度看似缓慢,众人甚至能够看清他轻盈坠落的每一个细节,但是实际上手镯刚刚出手,就几乎是同时套在了殷血歌的头上。

    三条金龙浑身鳞片突然竖起,无数锋利的鳞片好似小刀一样想要扎进殷血歌的头皮。

    这是一件极其恶毒。杀伤力极其惊人的禁锢类仙器。寻常仙人被这手镯一旦套。头颅被手镯上凸起的鳞片刺穿,就连识海、仙魂都要受到无法挽回的重创。这根本就是一件杀器,所谓禁锢的功能,只是他附加的某种不重要的属性罢了。

    仙人们‘桀桀’怪笑。他们期待着殷血歌露出痛苦的神色。在地上抽搐挣扎、哀嚎求饶。

    但是让他们惊悚的是。手镯上三条小龙身上的鳞片在殷血歌头皮上磨蹭出了无数点极细的火光,殷血歌的头皮破都没有破损丝毫,反而是这些鳞片全部被一股可怕的反震力量震得碎裂卷曲。

    “看来。是没什么好说的了。”殷血歌无奈的看着这些仙人,他伸出手握住了头上那已经变得有婴孩手臂粗细的金龙手镯,双手一用力,就将他拉成了十几段。

    炼制金龙手镯所耗费的材料极其罕见,是一种韧性极强、延展性极高的特殊金属,其还融入了蕴藏某些金属剧毒的特殊五行金精在内。殷血歌掌心一抹黑白二色的先天两仪造化神炎闪过,碎成十几段的金龙手镯就被融成了一团粘稠的浆汁,直接被血海吞没。

    血歌剑欢啸着吞噬金龙手镯那种极有韧性、极有延展性的金属成分,而出手的那仙人则是身体一震,鼻腔里两条粘稠的金血犹如喷泉一样流了出来。

    他声嘶力竭的大声嚎叫着,双手用力的捂住了面孔,却依旧堵不住那不断流淌出来的血浆。就听得他厉声怒吼道:“无知妖孽,你敢毁本尊炼魔至宝?你,你,你这是在找死。”

    其他几个玄天玑的下属很有默契的向后退却,将殷血歌留给了这个歇斯底里的同伴。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在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之前,他们还能同时出手对付殷血歌。但是既然自己的同伴在殷血歌身上吃了亏,这个场就必须由他们同伴亲自找回来。

    满脸是血的仙人从指头缝隙里怒视殷血歌,他这时候忙着给自己止血,抽不出手来对付殷血歌,所以他重重的哼了一声,从他袖里飞出了一块金黄色的绣了八卦图案的手帕。

    一道香风喷出,十八尊身高百丈左右的黄巾力士从手帕内飞了出来。

    这些黄巾力士显然是品级极高的高阶力士,他们浑身皮肉就好似用金属和水晶熔铸的一般,闪耀着刺目的寒光。他们的皮肤更是带着一层莹润的晶光,显然他们的身躯坚固到了极点。

    他们一言不发的拔出背后背着的各种重型兵器,身体一晃将身躯压缩到了一丈高下,然后十八尊黄巾力士同时向殷血歌冲了过来,抓起兵器对着他就是一通乱砸乱打。

    乌木怒啸一声就要冲上前去,但是殷血歌当即大声呵斥制止了他。

    双手紧握拳头,一把扯碎了身上长衫,殷血歌大笑着迎向了这些黄巾力士。面对这些黄巾力士手上日月双锏、无锋双龙剑等等异种神兵,殷血歌双拳重重的对碰了一记,发出一声雷鸣般轰鸣,然后重拳向着那些兵器就砸了过去。

    ‘铛铛’巨响不绝于耳,十八尊黄巾力士双手巨震犹如被雷霆重击一般,他们千锤百炼,比一颗星辰还要沉重,更是坚固异常的兵器被殷血歌的拳头砸出了好些个深陷进去的拳头印。高阶黄巾力士,轻松可以抓起虚空的星辰漫天乱丢,一身神力极其惊人。

    但是他们却被殷血歌的拳头打得立足不稳,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殷血歌无上圣体强横异常。**拥有的力量远超这些高阶黄巾力士。

    十八尊黄巾力士同时粗重的喘息着,他们瞪大了眼睛,惊慌失措的看着不断向自己逼近的殷血歌。他们勉强的提起手上的兵器想要挡住这条比发狂的恶龙还要恐怖的青年,但是殷血歌轻轻松松一拳落下,就打得他们双臂好似断裂一样剧痛,逼得他们不断的后退、后退、再后退。

    ‘当啷’巨响声,十八件沉重的仙兵掉落地上,殷血歌随手一挥,一道血光喷出,将这些仙兵卷入了血海。不等这些黄巾力士回过神来。殷血歌张嘴喷出一道茫茫血水。将他们连同那一张黄色的手绢也卷了进去。

    无穷无尽的血海纠缠住了这些黄巾力士,血海广大、普渡众生,但凡进入血海的生灵,不管你有多强的实力、有多高的道行。都会被强行度化为血海鬼卒。

    这些黄巾力士凄厉的惨号着。他们疯狂的挣扎着。但是面对无穷无尽血海鬼卒疯狂的拉扯,他们最终被拉进了血海深处,身体迅速的被染上了一层浓浓的血色。

    鼻里的血液终于止住的仙人惊骇的看着殷血歌。他呆立半晌,好容易才回过神来。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本尊近侍何在?尔等犯下滔天罪行,居然还敢违逆帝意志,你真正是罪不可赦了。”

    斜刺里,几尊身穿金色重甲,生得龙头人身的龙族强者厉声呵斥起来:“兀那厮,区区一个地仙八品的小角色,你们莫非都还拾掇不下来?你们真是丢尽了太真仙帝的脸面,你们莫非要我们出手相助,才能将这些家伙生擒活捉么?”

    神山内,其他的那些龙家驻守此处的仙人已经被生擒活捉,被龙族强者和那些佛门大能打翻在地,一个个被捆得好似粽一般。大群龙族强者和佛门大能正在满山里乱窜,欣喜若狂的清点着神山各处种植的仙草灵药。

    这是龙家仙人在蛮荒仙域开辟后,耗费了无数的心力好容易才凑齐了十几种上古绝传仙丹所需的原材料,耗费无穷的精力和血汗,这才在神山内模拟出他们所需的极端环境,终于将这些仙草灵药培植成活。

    这是龙尊天等人预备用来强大龙家的战略资源,但是现在神山被人发现,所有龙家仙人都被强大的对手一网成擒,这些外来的仙人惊喜异常的清点着这里的收获,甚至有人已经高兴得手舞足蹈。

    不说其他,单说那一整套转金丹的原材料,对现今仙界任何一个大势力而言,都有着太重要的意义。

    满脸是血的仙人向那些龙族强者、佛门大能望了一眼,然后向自己的同伴打了个眼色。玄天玑麾下的这些仙人当即带着各自下属分散四方,犹如恶狼一样清点神山上的各种仙草灵药。

    殷血歌面前,就剩下了这位本命炼魔至宝被毁,十八尊好容易培养出来的近侍黄巾力士被俘虏的仙人。

    双手隐隐有淡淡的光芒闪烁,这仙人放下双手的时候,他脸上的血痕已经消失无踪,一张清癯的面孔变得干干净净,大有出尘之意。

    双眸闪烁,目光深沉的看着殷血歌,这仙人淡然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算算账了。”

    殷血歌摊开双手,很是诚恳的看着这仙人:“我和龙家的事情没关系,我只是被意外卷入。如果前辈愿意高抬贵手,那么我会很乐意离开。只要前辈将外面的那条龙舟留给我,我和我的人,不会给前辈造成任何的威胁。”

    “威胁?”这个仙人好似听到了多么可笑的话一样,他声嘶力竭的放声笑了起来:“你会给我们造成威胁?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么?我们是太真仙国太真仙帝东宫帝玄天玑直属仙臣,我们……”

    一片绵绵的黑色水雾喷薄而出,幽泉皱着眉头,直接对这仙人下了狠手。

    “公,不用和他废话,直接杀了就是。”

    幽泉的语气果断而绝决,黑色水雾密布着无数头发丝一样细小,长不过三寸的黑色冰针。伴随着刺耳的啸声,无数冰针刺向了这仙人,令得对方身上的仙袍主动喷出了龙虎盘绕的防御禁制。

    ‘噗嗤’声不绝于耳,幽泉制造的黑色冰针击穿了对方的仙袍禁制,数以万计细细的冰针刺进了对方的身体。可怕的寒意瞬间涌遍全身,这仙人只觉好似身处万载玄冰凝成的大山之,恐怖的寒意瞬间冻结了他的身体,他的内脏,冻结了他的血液,最后连他的仙魂都冻得结结实实。

    更让他惊恐绝望的就是,这寒意还蕴藏了一股源自天道本源的死亡寂灭之力!

    他好似看到了一条黑色的大河静静的横贯虚空,大河的每一滴河水,都充斥着天地间最本源的幽冥、死亡的道韵。在那大河的两岸,生长了无边无际无法计数的曼殊沙华,彼岸花轻轻摇曳,一股强横无匹的轮回之力碾碎了他的仙魂,让他彻底沉浸在了无边的黑暗。

    “走!”

    眼看幽泉出手,殷血歌当机立断大喝一声,带着乌木、幽泉和血鹦鹉冲天而起,向着龙尊天的那条龙舟飞了过去。

    四周三方所属的仙人纷纷大乱,大群仙人、神龙和佛门大能大吼大叫着向他们追杀而来。(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