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无恙之灾(书号:13584

第二百九十一章 无恙之灾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断崖边,殷血歌‘义愤填膺’的怒视龙尊天。

    “龙家主,这就是你们龙家对本座的承诺?”

    “天地灵髓呢?去哪里了?我的修为呢?你不是说要将我提升为品地仙么?”

    “你们龙家还讲不讲道义?你们龙家还有没有信誉?天地灵髓呢?”

    “能够帮我提升到品地仙的天地灵髓呢?天地灵髓,怎么没了?”

    殷血歌‘气得’眼神发绿,就好似一头贪婪的恶狼恶狠狠的盯着龙尊天。

    龙尊天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空荡荡的虚空,那一颗直径千里的天地灵髓,真的不见了?但是怎么可能?那是无数上古陨落的仙人体内残留的一丝最精纯的本命元气,经过无数虚空潮汐的冲刷和挤压,这才形成的后天天地灵髓啊。

    这一颗天地灵髓在龙家的计划,可是有着不可取代的重要价值。

    大罗金仙是一个豪门的象征,金仙是一个豪门的坚,但是天仙和地仙的数量,才是一个豪门真正扎根于仙界的根基。只有数量庞大、天赋卓越的天仙和地仙,才能让一个仙家豪族长盛不衰。

    在龙家的计划,当他们掌握了足够强大的力量后,这一颗天地灵髓会用来培养自家的精英后辈。以这天地灵髓蕴藏的庞大能量,加上龙家自家的底蕴,他们可以在短短百年内,培养出数以亿计的天仙和地仙。凭借着庞大的仙人总量,龙家就能成为仙界第一豪族。

    但是现在,就在龙尊天的眼皮底下,这颗天地灵髓不见了!

    无数年来,一直存在于这虚空的天地灵髓。不见了!而龙尊天刚才一直在闭目养神,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这颗天地灵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这里的天地元气扭曲得厉害,无数仙人身上残留的威压组成了厚厚的屏障,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用仙识窥视到那天地灵髓附近的动静。

    所以龙尊天根本不知道。这天地灵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是怎么消失的!

    “你,血丹散人,你,你,你做得好事!”龙尊天气得双眼通红。吓得浑身都在哆嗦。这颗天地灵髓对龙家实在是太重要了,他根本无法承受天地灵髓突然消失带来的严重后果。

    双眸通红的龙尊天怒视殷血歌,他一把抓向了殷血歌的衣领,就要和他拼命:“是你做的好事,一定是你!是你毁了我龙家的天地灵髓,是你毁了我龙家崛起的希望。该死的。血丹散人,你这个小人!”

    龙尊天伸手来抓殷血歌的衣领,但是他的手距离殷血歌还有一尺多远,斜刺里乌木已经冲了过来,巨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龙尊天的脸上。乌木的**强度已经达到了体修的金仙境,这一拳煞是结实,直打得龙尊天的面门凹陷了下去。满口大牙纷纷喷出。

    “混账东西,你敢给咱们扣黑锅?”乌木跳着脚怒声咆哮:“乌木大爷的老板,是你们能栽赃嫁祸的么?这种栽赃陷害的事情,只有我们做得,你们,做不得。”

    沉重的银狼破月斧狠狠的在半空一挥,带起一道恶风,乌木指着趴在地上浑身抽搐的龙尊天厉声喝道:“你们龙家想要翻脸?来,来,来。乌木爷爷一斧头一个剁了你们,哈哈,保证你们死得干脆快活。”

    十几名身穿黑衣的龙家金仙从大山不知道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他们看着气焰嚣张的乌木,一言不发的手一指。就有数十柄光泽极亮,但是光芒丝毫不外泄,只是附着在剑身上亮得刺眼的飞剑激射而出。

    寻常仙人御剑,他们仙剑一出,动辄就是长达百丈、千丈甚至是百里、千里的剑虹凌空飞掠。但是龙家的这些金仙御剑,剑光紧密的附着在剑身上丝毫没有外泄,一尺多长的仙剑飞行绝迹,飞剑的威力比那些气象万千、气势惊人的剑虹更大了何止十倍。

    乌木紧张的看着这些当面刺来的飞剑,他感受到了这些仙剑上蕴藏的可怕杀伤力。

    但是殷血歌一个跨步就挡在了乌木面前,他笑呵呵的看着那些龙家的金仙,手指轻描淡写的向前一指头点了出去。这是殷血歌在玄天府无聊的时候,向一请教的佛门神通‘一指头禅’,一指点出就犹如天涯海角,蕴藏了不可思议的佛门世界之力。

    ‘当啷’巨响声不绝于耳,龙家的金仙们纷纷吐血飞退。

    他们千锤百炼,用自身精血、真火温养了无数年的本命炼魔仙剑,居然被殷血歌一指头一剑全部敲得粉碎。不是碎裂,不是断折,而是好似大铁锤砸糖块一样,一指头就崩碎一柄,一指头就粉碎一剑,殷血歌屈指乱弹,十几柄高阶金仙器级的仙剑就此化为灰烬。

    大口一吸,一道血光从嘴里喷出,殷血歌将十几柄金仙剑崩解后的粉末全部吸了进去。

    血海翻滚,血海灵宝大禁宝箓发动,一团血色火焰包裹住了这些崩解的仙剑粉末,将其的精华缓慢的淬炼出来,一丝一丝的填充进了殷血歌的本命飞剑血歌剑。

    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殷血歌张口喷出了血歌剑,一道血淋淋的长达数丈的寒光裹着他全身急速的腾挪跳跃,就好似一条活灵活现的蛟龙一般灵动而威猛。他掐指成剑诀,指着血歌剑长笑道:“诸位的飞剑还欠缺一些火候,看起来不是很结实。看看我这柄本命飞剑如何?”

    血歌剑带起一道长啸,被殷血歌融入了巽风神石精华的血歌剑飞行的速度快得惊人,快得殷血歌的仙识都差点失去了对他的控制。众人只是见到血光一闪,十几名龙家的金仙身上数十道仙光喷出,飞行绝迹宛如瞬移一般快捷的血歌剑洞穿了这些仙光禁制,十几名金仙的左臂同时齐肩而断。

    剑光快得惊人,锋利无匹。龙家的金仙们只觉得肩头一寒,左臂就已经脱体飞出。

    他们身上的护身宝衣和各色防御仙器,居然无法抵挡血歌剑的轻轻一刺。作为龙家培养的精英仙人,他们身上的仙器和宝衣都是上上品的金仙器,居然无法抵挡血歌剑的攻击。

    就好似快刀切豆腐。他们身上所有的防御被轻松撕开,他们的胳膊就这么飞了出去。

    惊愕的转过头,十几位龙家的金仙同时看向了自己光溜溜的左肩。他们惊恐的发现,他们的伤口附近所有的生机、生气都被血歌剑吞噬一空,他们的伤口附近的皮肉已经是灰白色一片,就好像万年枯木一样没有了任何的生命力。

    这样诡异的伤。就算他们找到了极品仙丹,也是难以修复的了。

    以金仙强盛的生命力,原本被飞剑切掉手臂,他们还能将手臂轻松接上。但是血歌剑居然吞噬了他们手臂断口附近的所有生机,这让他们彻底丧失了修复**的所有可能。

    “血丹散人,我们视你为贵宾!”龙尊天看着自家十几位金仙居然被一剑重创。他顾不得被乌木一拳打倒在地带来的痛苦,声嘶力竭的怒啸起来。

    殷血歌冷笑一声,他正要开口,突然所有人都若有所感的抬起头来。

    他们看到一条数十丈长的紫色扁舟,轻盈的从恐怖的虚空潮汐穿了出来,就这么悬浮在了神山的上空。这条紫色扁舟散发出淡淡的仙力波动,很飘逸。很清灵,他通体散发出明丽的光芒,犹如一片月光,静静的照耀着神山。

    “这里,怎么会,有外人进入?”龙尊天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咕哝着。

    无穷无尽的鸿蒙虚空,偌大的神山虽然有百万里方圆,但是相对于整个鸿蒙虚空而言,那不过是无边大海一颗最细小的灰尘而已。外人想要‘误入’到神山这里来。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就算是龙尊天,如果没有龙家绝密的虚空地图,他也不可能在变幻莫测的虚空潮汐,找到准确的航道来到这里。这条扁舟。怎么可能如此诡异,如此古怪的,突然出现?

    十八条黑漆漆的神器锁链穿梭虚空,牢牢地禁锢了对方的扁舟,不让这条先天鸿蒙灵宝级的扁舟有逃跑的机会。所有人都清晰的感受到,如果不是这条扁舟的主人太弱的话,神山飞出的这十八条锁链,根本不可能禁锢对方,这条扁舟早就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幸好对方的修为太弱,如果对方有哪怕紫莲一瓣的修为,只要对方踏入了大罗境界,神山的禁制就不可能禁锢对方。

    龙家坐镇此处的十几位老仙人纷纷显出身形,他们悬浮在半空,神色复杂、满脸苦涩的看着扁舟。殷血歌不知道帝罗仙国帝女帝锦的身份来历,但是龙家的这些仙人怎么可能不清楚?

    就算是龙家内部,都有几个身份极高,天赋极佳,堪称绝世妖孽的嫡是帝锦的狂热追求者。甚至在三年前,帝锦还只是个小丫头的时候,龙家的那几位嫡就和仙庭某几位仙帝的弟私下里偷偷决斗,闹出了一场巨大的风波!

    帝锦身份特殊,无比尊贵,无比娇贵,虽然她闯到了神山这里来,撞破了龙家最见不得人的机密,但是龙家在这里的这些老仙人,他们依旧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

    换了其他人,哪怕是任何一个仙帝的帝,杀了就杀了。反正仙界出名的仙帝级别的帝有这么多,死伤三五百个也没人搭理,每年仙界因为意外而陨落的帝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帝锦,她是独一无二的。

    自仙界开辟以来,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仙帝的帝会引起如此巨大的风波。唯独帝锦,她让仙界所有的,有资格对她动心的青年俊彦全部动心了。仙界几乎所有大势力的年轻才俊,都因为帝锦而疯魔了。

    如果龙家的仙人在这里将帝锦怎么样了,那些疯狂的年轻人纠集起来的恐怖能量,会轻松毁灭龙家!

    其实,单纯帝锦身后的帝罗仙国,就拥有摧毁龙家的实力。

    帝罗仙国。那可是仙界有史以来最古老的仙国,帝罗仙国的建立者,是仙庭的第一任仙帝,堂堂鸿蒙大罗金仙级的至尊。如果说龙家是一株枝繁茂的大树,在仙界有着可怕的人脉和潜势力的话。那么帝罗仙国,就几乎等同于仙界这块厚重而广袤的土地。

    生长在仙界大地之上的大树,根本没资格和这块大地本身发生任何的冲突。

    异样的沉默持续了许久,帝锦一次次的催动扁舟想要遁逃,但是那些锁链不断喷射出黯淡的黑色光芒,死死地将扁舟禁锢在虚空不让他动弹。

    龙家的十几位老仙人面面相觑的半天不吭声。他们苦着脸,愁眉苦脸的寻思着如何处理眼下的事情。这座神山的秘密,是绝对不能外泄的;但是帝锦么,他们绝对没那个胆对她做任何事情。

    像帝锦这样身份的仙国帝女,她虽然暂时被神山的禁制给禁锢住了,但是谁敢相信她身上没有她的父亲留下的某些后手?搞不好他们一旦对帝锦出手。她那位可怕的父亲就会直接跨空而来,将这座神山内外的所有龙家仙人斩尽杀绝。

    虽然这些老仙人当,大罗金仙级的存在就有位,其他的都是半步大罗的水准。

    可是他们根本不敢动帝锦一根头发,他们甚至连那种念头都不敢有。

    因为仙界的奇门仙术太多了,谁知道帝锦身上有没有带着某种可怕的禁制——只要有人敢对她生出半点儿实质性的杀意,就会立刻引动数十位老不死的关注。甚至直接引动那些老不死亲自出手,跨空袭杀那些敢对帝锦生出杀意的倒霉蛋?

    “你们龙家,有大麻烦了。”殷血歌虽然不知道帝锦的身份,但是血海的那些金仙大能知道啊。

    虽然帝锦年仅十几岁,可是她已经是仙界无数年轻俊才疯狂追求的对象,甚至像天刑仙君都曾经对帝锦有过倾慕之心。如果不是天刑仙君早就已经成亲,而且他的年纪和帝锦相差太大的话,他也已经加入了对帝锦的狂热追求去了。

    所以殷血歌很快就知道了帝锦的身份,更是知道了帝锦在仙界的身份地位,知道她是一个多么棘手、多么麻烦的存在。

    所以他笑得无比灿烂的看着龙尊天:“龙家有大麻烦了?那么。我们的交易,是否可以延缓一段时间?等龙家再次收集到足够的天地灵髓后,我们再谈炼丹的事情,怎么样?”

    抖抖袖,殷血歌笑道:“送我回去吧。龙家的什么**勾当,和我没关系。”

    龙尊天的脸色一阵阵的红橙蓝绿的变幻莫测,他惊悚而惊恐的看着头顶悬浮着的那一扁舟,整个人的神智都不知道飘去了哪里,好似留在这里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躯壳。

    就在殷血歌催促龙尊天,想要让龙尊天先送自己离开的时候,突然间神山周边的虚空潮汐剧烈的震荡起来。就听得一声巨响,方圆数千里的一块儿虚空潮汐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撞得粉碎,一座以白莲为地基,通体古色斑斓的佛门禅院从虚空潮汐后冲撞了出来。

    一名身披灰色僧袍,头上蓄着长发,生得俊逸非凡的青年男站在那一座古朴、静雅的禅院门口,温和的看着那一扁舟笑着:“锦宫主,这鸿蒙虚空如此危险,你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能胡乱闯到这里来?”

    帝锦惊讶的走出了扁舟上的精舍,站在了船头甲板上。她眯着眼向那青年男望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是万佛寺的朗月师兄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狼野心,世人皆知。”数万里外,另外一处虚空潮汐突然无声无息化为乌有。一座被数万条巨龙盘旋围绕,散发出惊人气息的金色神宫呼啸着穿透虚空闯了过来。

    一名身穿金色龙袍,头顶金龙冠,上半身套着一件金色掩心甲,周身霸气凌天的壮硕青年站在那座神宫的正门前,愤怒的瞪着身穿僧袍的朗月怒吼道:“朗月,你这蓄发的贼秃,你死皮赖脸的缠着锦宫主,好生无礼。你们佛门不是讲究根清净么?你居然有脸整天在锦宫主面前抛头露面,好生不知羞耻。”

    帝锦的小脸蛋都皱成了一团,她可怜兮兮的看着那周身金光万丈的壮硕青年,有气无力的哼哼道:“道太,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所以说,狼野心嘛。敖道这家伙平日里故意做出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实际上呢,他是最阴险最奸诈的一条毒蛇啊。”

    无数道流光溢彩从另外一处虚空潮汐后喷出,一座紫气环绕、烟霞罩空的仙宫飘然从虚空冒了出来。

    一名身穿水火道袍,生得秀美绝伦,周身清光萦绕的年轻仙人站在仙宫门前,笑着向帝锦连连点头:“锦宫主,我是求了帝君赐下一道符碟,这才在无尽虚空找到了宫主。但是这两位用什么奸诈手段跟踪宫主您,还请宫主一定要明鉴人心才是啊。”

    帝锦呆了呆,她的小眉头蹙得越发紧了,她低声咕哝道:“太真帝玄天玑……你们……”

    殷血歌看着虚空突然降临的三位青年仙人,只觉头皮一阵阵发炸,他突然想到了某些不好的事情。

    果不其然,佛门朗月、龙族敖道、帝玄天玑同时皱起了眉头。

    他们目光扫向了龙家占据的神山,突然厉声喝道:“有太古神孽留存?你们是哪一家的仙人,胆敢勾结神孽,你们一个个都是死罪。”

    龙家的几个老仙人长叹了一声,纷纷化为一道流风向着鸿蒙虚空遁去。

    但是一禅院、一神宫、一仙宫同时喷射出无边光芒,死死封锁了这一方虚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