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章 帝女帝锦(书号:13584

第二百九十章 帝女帝锦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鸿蒙虚空,一条浩浩荡荡不知道有多少万亿里长的红色潮汐流。

    这是一条先天火灵之气组成的能量洪流,在粘稠如胶、密度惊人的火灵元液内,无数拳头大小的先天灵晶随着潮汐翻滚冲撞,不断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这些先天灵晶可以让任何一个大罗境的存在疯狂,尤其是那些火属性的大罗道祖们,这些先天灵晶可以急速的为他们补充消耗的仙力,并且其蕴藏的先天火之道韵,可以帮助他们沉浸在某种神奇的顿悟状态,让他们更快、更有效率的参悟天道。

    只不过,想要在无边无际的鸿蒙虚空找到这样蕴藏了先天灵晶的能量潮汐,这就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这样的能量潮汐瞬息万亿里,一时在这里,一时去了别处,就算是大罗道祖都难以捕捉到这些能量潮汐的痕迹。

    就算找到了这样的巨型能量潮汐,想要从捞取先天灵晶,那也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没有三五件极上品的大罗道器护体,不是精通火源法则的大罗境强者,这种先天火灵之气组成的能量潮汐对其他仙人无疑是致命的。一滴看似微不足道的先天火灵元液,就足以烧死一位低阶大罗境的存在。

    但是在这一条浩浩汤汤的能量潮汐上,一条精致的,长有二十几丈的扁舟轻盈的游走着。

    扁舟的船体薄如蝉翼,近乎透明的紫色材质被淡淡的烟霞笼罩着。云烟升腾可见一道道奇奥的大道印痕缓缓的流转。扁舟上有一间精巧的楼阁,几个雕饰精美的窗敞开着,飘逸的白纱窗帘随着先天火灵之气的喷涌而飘动着。

    这条红色潮汐附近的温度高得惊人,用鸿蒙本陆的凡人所能理解的标准来衡量,这条扁舟附近的温度已经超过了百亿度,这是一切常见金属和其他材料都会瞬间气化的恐怖高温。

    唯有这条扁舟周边百丈内,温度清凉宜人,外界的高温丝毫不能迫近这条扁舟。

    扁舟的船头上,两个面容秀美的青衣侍女正蹲在一个小茶炉旁,小心翼翼的烹调茶水。翻滚着的茶壶。赫然是几片闪耀着淡淡灵光的玄清太昊。隽永的幽香正向四周飘散,沁人心脾让人闻到后就有一种彻悟大道的错觉。

    扁舟的精舍内,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美丽少女正愁眉苦脸的坐在一个玉质蒲团上。

    她生得很美,就好像迷梦一尊用极品的美玉雕成的一抹绿。清新、自然。好似天地间最静谧、最柔和的气息都全部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第一眼看到她的人。会觉得她好似被一层淡淡的迷雾包裹,看不真切。

    但是如果你有勇气对她多看几眼,你就会逐渐感受到她身上那股自然、飘逸、清雅出尘的气质。逐渐发现她那让人惊叹的美丽。就好像一片极淡的水墨画,随着雾气逐渐消散,那副绝美的风景会逐渐的展示出来,但是偶尔一缕微风吹过,这美景却又再次被雾气笼罩。

    少女的美丽,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就算她愁眉苦脸的耷拉着脑袋,皱着眉头,她的表情也在飞快的发生着变化。娇嗔、怨怒、气恼、幽怨,就好似一片明丽的山水薄雾、细雨在微风不断的变化,让人把握不住她的所思所想,只是觉得她很美。

    几本闪耀着淡淡的紫色烟气,散发出浓郁道韵的道书胡乱的丢弃在地上,一只沾了水墨的紫毫毛笔随意的丢在脚边,少女双手托着下巴,突然很是幽怨的叹了一口气。

    站在精舍角落里的两个青衣侍女急忙凑了过来,一名看似年龄稍长一点的侍女柔声劝说道:“宫主,事情或许并没有这么糟。我们已经逃出来好几个月了,这里如此危险,我们还是回去吧。”

    少女干脆闭上了眼睛,她的眼皮几乎薄得透明,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嘟着水色的嘴唇低声的嘀咕着:“不回去,绝对不回去。要我嫁给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我宁可在这里流浪,也不回去。”

    青衣侍女苦笑着向窗外望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是帝君和帝后,他们会担心的。”

    “那就让他们担心好了。”少女睁开了一只眼睛,冷哼了一声翻起了白眼:“再说了,他们会不会担心还是一回事情呢。”

    “您是帝君唯一的女儿,他们当然会……”

    青衣侍女话没说完,少女已经不耐烦的挥动了一下袖:“谁知道我是不是他唯一的女儿?哼,哼哼。”

    冷哼了几声,少女闭上了睁开的眼睛,和打盹的猫头鹰一样,睁开了另外一只眼,然后依旧是翻了个白眼:“谁不知道他除了母亲,在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哼哼,把我嫁出去,没人碍眼了,就能让他在外面的那些儿、女儿全部收回来了,不是么?”

    年长一点的青衣侍女和另外一个侍女对视了一眼,同时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有些话,是自家的这位小祖宗敢说,但是她们连听都不敢听,根本不敢记在心里的。关于自家主人的那些事情,有些东西稍微想一想就是罪过,就是要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的,不仅仅是自己,甚至还要拖累自己的家人。

    毕竟自家这位小祖宗身后的那位,他的地位,他的实力,他掌握的权力和势力,是寻常仙人无法想象的啊。

    重重的哼了一声,少女挥动了一下拳头:“给我想个办法,那个紫微仙帝的儿,怎么才能让这个死皮赖脸的家伙死掉?他死了,我就不用嫁给他了,是不是?”

    少女的眸犹如夜间的星星一样莹莹发光。小脸蛋兴奋得有点发红,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个青衣侍女,得意的笑着:“是不是?是不是嘛?只要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死掉了,我就不用嫁给他了?”

    两个侍女没吭声,她们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自家的这位小祖宗,她口口声声要某个人去死,但是两个侍女心知肚明,她其实连‘死’到底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作为自家主人唯一的女儿,年仅十岁的宝贝女儿,一出生就有了金仙巅峰修为的尊贵公主。‘死’这个概念。对她来说完全就是懵懂的。

    她或许从某些道籍上见识过对‘死亡’这个概念的描述,但是她绝对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死亡’。她或者只是觉得,死亡是某种天然的屏障,可以让她和那个讨厌的紫微仙帝的帝永远分开吧?

    “可是。宫主。这里太危险了。您身份尊贵。不能在这鸿蒙虚空乱跑。万一我们丢失了仙界的坐标,无法返回仙界的话,那就真的太危险了。”年长些许的青衣侍女苦涩而无奈的劝说道:“您哪怕伤了一根头发。我们都只能粉身碎骨了。”

    “怎么会呢?”少女瞪大了眼睛,轻轻松松的拔下了一根长发。她得意的眯着眼笑了起来:“你看,我拔了一根头发下来,你们怎么会粉身碎骨呢?”

    两个青衣侍女只能连连苦笑,她们还能说什么?

    难道她们要告诉自家的小祖宗,如果她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们的整个家族都会被彻底抹除,她们的所有亲眷都会被打得魂飞魄散……不,甚至比魂飞魄散还要恐怖么?

    这些残酷而惨厉的东西,她们怎么有勇气向自家这位不懂事的小祖宗描述?这同样是死罪啊。

    淡紫色近乎透明的扁舟突然轻轻一晃,船头上一个用来在鸿蒙虚空定位的周天万向星盘上一点寒光闪烁开来,扁舟带起一道轻盈的仙光,穿透了一重重呼啸而来的能量潮汐,突然闯入了一方平静的虚空。

    在这绵延不知道多少里的虚空,一座方圆百万里的黑漆漆的大山赫然在望。

    让人不解的就是,这座通体漆黑的大山却被七彩的神光笼罩,古老、沉重、庄严、神圣的强横气息充斥虚空,让人好似见到了一尊太古的巨神端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正在接受无数生灵的顶礼膜拜。

    “这是,太古神力!”年长些许的青衣侍女俏脸惨变,她下意识的一挥手,一柄七彩仙剑就从她袖里飞了出来,化为一道长达百里的七彩长虹环绕住了整条扁舟。

    不出手的时候,这青衣侍女的气息就好似寻常凡人,但是她这一出手,她的气息顿时节节攀升,顷刻间就达到了金仙巅峰的极限!她赫然是一尊强横绝伦的金仙,但是看她的年龄,分析她的**散发出的气息,她的年纪绝对不会超过百岁!

    也就是说,她真的很年轻,她或许真的就和她的面容看上去一样,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

    但是她有着金仙巅峰的惊人实力,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要么有大罗存在不惜成本的为她灌顶输功,或者就是她一连服下了三粒转金丹!

    精舍里的另外一个青衣侍女同样挥出了一柄七彩仙剑,船头上正在烹茶的两位青衣侍女也娇叱一声,闪身冲进了精舍。她们同样挥出了七彩剑光,四道七彩长虹环绕精舍,将四周喷薄而来的太古神力逼得寸寸碎裂。

    “宫主,这里是大凶险之地,还请宫主赶紧驱动道舟,离开这里。”

    年龄最长的青衣侍女急声催促着,她的额头上已经有冷汗不断的流下。

    作为某个在仙界都算得上顶尖强横势力耗费无数代价培养出的近侍,这四位青衣侍女自幼就被佛门大能以醍醐灌顶之术,输送了寻常仙人百亿年都无法掌握的庞大知识和经验。

    这里的太古神力强横而古老,分明属于太古神灵一族最恐怖的神尊级存在的气息。

    让她们惊恐的就是,这股气息并非神灵陨落后残留的死气沉沉的气机。在这座黑色大山四周弥漫的神力气息,分明还保留着一丝勃勃生气。也就是说。这股神力气息的主人依旧还活着——一尊在太古时代,在鸿蒙战争后就被仙人们宣告彻底灭绝的太古神尊,居然还活着!

    太古神尊,那是远比传说的鸿蒙大罗金仙还要强横,曾经屹立在鸿蒙世界的至高处,统治了鸿蒙世界无数年的至尊级存在。他们是天道的化身,他们是天地法则凝聚的精灵,他们的意念就是天地的意志,他们想要一方世界生,那一方世界就能蓬勃繁茂;他们想要一方世界灭。那一方世界就自然归于寂灭。

    鸿蒙战争。上古的仙人联合其他无数的族群,包括各种神兽、神禽、天地间的精灵,几乎涵括了鸿蒙世界的亿万种族,付出了成的太古族群彻底灭绝的惨痛代价。这才将太古神灵一族的所有神尊斩尽杀绝。从此鸿蒙世界才落入了仙人的掌控。才有了后来仙庭的崛起和壮大。

    但是在这里,在这一片鸿蒙虚空,居然有一尊太古神尊存活。

    四个青衣侍女已经吓得浑身冷汗长流。她们不断的催促自家的少主人,要她掌控这一扁舟赶紧离开这大凶险之地。

    这条扁舟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一件顶级道器,是先天鸿蒙灵宝级的宝物。她们的少主人刚刚降生,就有不可思议的大神通者,以莫**力帮助自家的少主人炼化了这一扁舟,以此作为她的本命道器。

    这一扁舟灵性十足,不仅防御力惊人,而且有趋吉避凶的天赋神通。

    按理说,他不应该闯进这里,他不可能靠近这大凶之地。但是让四个青衣侍女不能理解的就是,为什么这扁舟居然闯到了这里来?

    “大凶之地?”

    少女懵懵懂懂的看着自己的四个侍女,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自幼一起长大,被自己当做姐姐一样对待的侍女有这样的表情。

    所以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径直打出一道灵诀。

    扁舟微微一荡,穿透的万向星盘放出一缕精光锁定了前方鸿蒙虚空某个坐标点,船头荡起了一道道浑浊的虚空灵光,眼看着就要撕开虚空跳跃出去。

    就在这时候,黑漆漆的大山上突然有十八条怪龙一样的黑色锁链呼啸着飞了出来。

    一个震怒、蕴藏了极度不可相信之情的声音犹如雷鸣一样响起:“想要走?痴心。该死的,你们这群小丫头,是怎么闯入这里来的?”

    黑漆漆的锁链通体黯淡无光,散发出一股让人窒息、绝望的寂灭之意。这些锁链并非仙器,而是上古神灵一族锻造的,专门用来囚禁和镇压鸿蒙世界上古强横生灵的‘神器’。

    和仙器不同的就是,神器没有太多的玄妙变化,他们直趋天地道则核心,可以将他们视为天地大道的具体凝现。这十八条黑色锁链坚固无比,他们代表的就是天道的‘囚禁’和‘禁锢’的力量。

    紫色的扁舟微微一荡,船头喷射出的灵光刚刚一闪,船身正要没入虚空,黑色的锁链就好似怪蟒一样缠绕了过来,‘铿锵’有声的在扁舟上缠上了数十圈。

    黑漆漆的神光急速顺着锁链涌了过来,扁舟剧烈的震荡着,精舍的少女突然张口吐出一道鲜血。扁舟被禁锢,驱动扁舟逃走的她受到仙力反噬,仙识都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这条扁舟是先天鸿蒙灵宝,但是他固然威力绝强,可是少女并没有足够的实力掌控他。

    面对这些出自太古神灵之手的锁链,少女根本不可能驱动这条扁舟逃走。

    扁舟表面无数烟云升腾,大量道韵痕迹翻滚扭动,在少女的强行催动下,扁舟不断的在虚空变得朦胧,却又在黑色锁链的束缚不断变得清晰。

    两种极端的力量相互对撞冲击,少女的身体一晃,她再次吐了一口血出来。

    年龄最长的青衣侍女厉声呵斥起来:“尔等神孽,焉敢作乱?我家宫主,乃帝罗仙国帝女帝锦,尔等若是伤我家宫主分毫,就是毁家灭族、万劫不复的下场。”

    十几个龙家的老人从大山腹地内冲了出来,他们脚踏着仙云,神色难看的望着虚空不断挣扎颤抖的扁舟。听得青衣侍女的呵斥声,这些龙家的老人不由得同时惨笑了起来。

    的确是惨笑,就好像一群被人用长枪捅了屁股的野狗一样,狼狈而凄惨的笑着。

    帝罗仙国的帝女?

    龙家毕竟是出过三任仙庭仙帝的大家族,他们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帝锦的名字?

    帝罗仙国帝君唯一的女儿,帝罗仙国身份最尊贵的小宫主,刚出生就有金仙巅峰修为,拥有鸿蒙圣体质的妖孽级天才。

    或许,根本不用说帝锦自己的身份,单单说仙界有心追求她的那些可怕人物吧。

    仙庭现任的位仙帝,卸任的数百位仙帝,他们的嫡,有数万闻名仙界的帝是帝锦的狂热追求者。

    仙界数千个仙国的仙帝、仙王的嫡,同样有十几万身份、实力都超凡脱俗的青年俊彦,对帝锦带着窥觑之心。

    而仙界著名的那些道祖级人物,那些堪称老怪物的道祖门下,同样有无数心高气傲的怪物,时不时的在帝锦面前借故出现。他们对帝锦的心思,仙界只要通了灵智的生灵都知道。

    有人夸张的说——自从帝锦降生后,帝罗仙国的皇宫门槛,都被接踵而来的仙人踏破了十几个!

    这样一个让人头痛,让人麻烦的祖宗,她怎么会突然闯到龙家绝密的见不得人的地方来?(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