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只求一丹(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五章 只求一丹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龙蚕岛,无名洞府内。

    洞府之所以无名,是因为殷血歌和幽泉、血鹦鹉,现在还加上了一个乌木,他们对洞府名称的讨论还没结束。所以门楣上依旧空荡荡的,所以只能以无名洞府来称呼之。

    龙尊天带着大队人马降临龙蚕岛,他在岛外叫嚣喝骂了一通,殷血歌居然就放开大阵,将他直接请进了自家的洞府。当然,殷血歌只许龙尊天一个人进去,而龙尊天艺高人胆大,他就这么孤零零一个人走了进来。

    但是一踏进殷血歌的洞府,一走进这座待客的大殿,龙尊天就有点后悔了。

    洞府内,大殿上,座金仙器级的炼丹炉喷吐着淡淡的香烟紫气,浑厚的仙灵之力在大殿内涌动,空气偶尔有巴掌大小的金色仙符一闪而过。一切异兆无不告诉坐在大殿上的龙尊天,这座大殿已经被强力的仙阵笼罩,不想死就老实一点。

    但是龙尊天一点儿都不老实。

    他四平八稳的坐在殷血歌左手侧的一张白玉雕成的大椅上,很是挑剔的抨击着殷血歌的寒酸:“血丹散人,我龙尊天怎么也是小雁荡一等一的人物,你这待客的座椅,太寒酸了。”

    殷血歌的眉头一挑,深深的看了龙尊天一眼。

    万年寒玉,挑选其的寒玉心,由修炼冰霜属性的仙人用‘寒凝锻造之术’融为一体,铸成的大椅有清心宁神、驱逐心魔的效果。这样的大椅在仙界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档货色,但是也着实不便宜了。

    龙尊天居然说这大椅太寒酸了?

    冷哼了一声。殷血歌手掌向着悬浮在身边的万灵仙钟轻轻一拍。整座洞府内的所有仙阵禁制都尽在万灵仙钟控制下,他这一掌拍下去。龙尊天屁股下的大椅顿时消失,凭空遁入了地下。

    “不想坐着,就站着吧。”殷血歌挥了挥手,向正端着茶送上来的幽泉说道:“龙家主肯定也觉得我们的茶水难以入口,也就不用给他奉茶了。”

    幽泉眨巴了一下眼睛,她直接将托盘放在了地上,抓起茶盏往身边的一座丹炉内一丢。然后她轻快的拍了拍手,轻轻的笑了起来:“不用奉茶。正好。我正嫌弃这老家伙用过的茶盏太脏了,处理起来污了我的手呢。”

    得意的一笑,幽泉昂着脖,拎着空托盘转身就走。

    屁股下的大椅突然消失,龙尊天差点没坐了一个屁蹲。幸好他修为精湛,屁股下一片淡淡的云烟升起托住了他的身体,他这才稳住了身形。正想要向殷血歌咆哮几句。又被幽泉用这种大不敬的言语讥讽了两句,龙尊天顿时气得头皮冒烟。

    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血丹散人,你真以为,本尊奈何不了你?”

    站在龙尊天身后的乌木步伐沉重的走了过来,银狼破月斧轻轻的架在了龙尊天的肩膀上,乌木压低了声音沉声喝道:“老家伙。声音小点。对我们老板,你得恭敬一点,不然我就砍掉你的头盖骨,拿你的脑浆打汤喝。”

    乌木的手腕微微一松,沉重异常的大板斧顿时向下一沉。龙尊天乃是纯正的法修。他虽然是金仙的修为,但是他的**力量并不强横。沉重的大板斧压得他浑身骨骼‘咔擦’一阵脆响。差点没把他的肩胛骨给压断了。

    龙尊天的脸色微微一变,他虽然自己不是炼体的体修仙人,但是龙家的体修仙人不少。从这柄大板斧的重量他就隐隐判断出,乌木的**修为起码达到了金仙境界。

    在小雁荡,一个**力量达到了金仙境的体修仙人,就足以肆意横行了。起码现在的龙家,就找不到可以抵挡乌木的法来——所有人的法力都被压制到了地仙三品的水准,乌木一个人几乎可以砍瓜切菜一样斩杀龙家所有的金仙。

    “该死的龙傲飞,你怎么敢为本家招惹这样的人?”龙尊天没有反思刚刚自己在龙蚕岛外的嚣张言辞,而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龙傲飞的身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龙尊天背起了双手,神色也变得格外的轻松和亲近。他看着殷血歌,眯着眼挤出了一丝笑容:“血丹散人,刚才本尊在岛外说的话,你都忘记吧。现在本尊承认,你有资格和我龙家公平交流了。你有,这个实力。”

    幽泉又静静的托着一个托盘走了上来,托盘上是一个格外精致的彩玉茶盏,里面泡着芬芳扑鼻的仙茶。茶盏和茶,都是被殷血歌击杀的天刑仙君身上搜刮来的好货色,是仙庭为那些仙庭的高官重臣特别供应的罕见珍品。

    龙尊天毫无疑问很识货,龙家曾经连续出过三任仙庭的仙帝,所以龙家也有一些仙庭御用的宝物流传下来。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彩玉茶盏上密密麻麻的禁制,一眼看出了这个彩玉茶盏使用的材料和炼制的手段有多么高明——这是仙庭专供各部重臣,起码也是仙庭一品重臣才能享用的御用宝物。

    而茶盏的仙茶,龙尊天敢用自己的脑袋打赌,那是来自央仙域最核心区域,仙庭所在的那一片仙界大陆,一块儿被仙庭严格封锁的核心宝地内出产的,每隔万年才能成熟一次的‘玄清太昊’。

    那是先天鸿蒙级的灵物,单独一株古茶树占地方圆百万里,据说是仙庭某位古老的已经隐退的仙帝大能的本体。那一株玄清太昊神木,万年出产一次的茶只有百万斤上下,被仙庭位仙帝、数百仙尊,以及地位足够的仙君们一瓜分,就算是位仙帝每万年也只能分到两千多斤。

    玄清太昊在央仙域,不是用多少斤、多少两来贩卖的。而是一片一片的单独计价。

    龙尊天来小雁荡闯荡之前,他曾经参加过一次专为玄清太昊举办的拍卖会。一片玄清太昊价值极品金仙石十五块以上,那样的疯狂高价让龙尊天都为之咋舌。

    但是这宝贝值这个价码——每一片玄清太昊都蕴藏一丝大道妙韵,每服下一片玄清太昊,都能加深仙人对天地道则的感受和领悟,是仙人突破境界、增强底蕴的无上灵物,所以他值这个价!

    就算是那些巅峰金仙,他们喝玄清太昊的时候,都是郑重其事的一杯一片仔细烹调许久。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将那一片片蕴藏的大道妙理完全吸收。

    但是殷血歌的这一杯茶水,整整泡进去了十二片玄清太昊。

    十二片玄清太昊汇聚在一杯茶水,除开那些仙帝,整个仙界还有谁会如此奢靡?

    龙尊天的脸色就变得更加的和蔼了,也变得更加的亲切,他刚刚在龙蚕岛外的那些凶狠的念头,那些阴森的盘算。那些准备见了殷血歌后就要将他怎么样怎么样的算计,全部都被这十二片玄清太昊给彻底摧毁,然后丢去了霄云外。

    深深的看了一眼殷血歌抓在手的茶盏,看着殷血歌犹如牛饮一样将一杯茶水喝得干干净净,将十二片玄清太昊好似白菜一样一口吞了下去。

    龙尊天的笑容甚至都快要粉碎了。他心痛得心脏都在抽搐,你不过是区区一个地仙一品的垃圾仙人。你能吸收玄清太昊的大道妙理么?在仙界,只有巅峰金仙才有资格享用这无上灵物啊!

    殷血歌没搭理面色瞬息变化的龙尊天,他眯着眼,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十二片玄清太昊蕴藏了一丝先天雷霆的妙理,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那一汪血池内隐隐有奇异的气息飘散开来。十二片先天灵物没有丝毫的浪费,其所有玄妙的力量都被血池抽取出来。然后融入了他血海上空漂浮着的那一片雷云。

    殷血歌丹田血海上的雷云逐渐的完整,逐渐的凝成实质,黑色浓云翻滚的雷电,也都带上了一丝先天洪荒不可测的神妙和强横气息。他对雷霆的掌控力,凭空就增强了何止百倍?

    现在他有一种明悟,就算是仙界最常见的五行雷法,他此刻一雷轰出,都能比同阶位的仙人强出数倍。

    感悟了一番体内奇异的变化,殷血歌将茶盏丢给了幽泉,然后翘着脚向龙尊天笑道:“我这小侍女太小气了一些,这茶太少,我手上也不过十斤左右,所以她舍不得用来招待客人。”

    龙尊天很能理解的连连点头,是他的话,他也舍不得用玄清太昊来招待客人,这玩意只能是自己偷偷的躲在一旁慢慢的消受,谁拿来招待客人,那就是天字一号大傻瓜了。

    但是殷血歌手上居然有十斤?这家伙居然有十斤玄清太昊?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龙尊天再一次深深的后悔,他怎么就会派了龙傲飞来招惹殷血歌?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龙尊天向殷血歌深深的稽首行了一礼:“血丹散人,对于龙傲飞之前的冒犯……”

    殷血歌很‘大度’的摆了摆手,他不以为然的说道:“他已经死了。我不和死人计较。所以他的帐,我们算是两清了。但是龙家主刚才在龙蚕岛外说,你要对我网开一面?”

    不等龙尊天开口解释,殷血歌已经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不需要你们龙家网开一面。给我足够的时间,我足以掀起一番惊涛骇浪,将你们龙家在小雁荡的所有势力连根拔起。就连龙家主你,弄死你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所以我不需要你们龙家所谓的网开一面。”

    龙尊天很想抽自己一个耳光,他自高自大惯了,所以对谁说话都是那等高高在上的嘴脸。

    他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居然有如此雄厚的‘底蕴’,有如此可怕的‘背景’。大殿内的一应陈设,绝对是仙庭高层才能享受的御用之物,显然这家伙和仙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座金仙器级的丹炉,加上这么多的玄清太昊。这更是若隐若现的在昭示他身后可怕的靠山。这家伙身后,搞不好就站着一个或者两个现任或者退位的仙帝。这样的人,就算是龙家也不愿意轻易招惹。

    而且龙家已经因为殷血歌而受到了极其惨重的损失!

    任何一个金仙的出现,都意味着漫长的修炼岁月,意味着庞大的资源消耗。

    龙家本家虽然有数以十万计的金仙坐镇,但是那是龙家耗费无数个量劫,数以百亿年计的漫长时间,耗费了无数的资源逐渐堆积起来的力量。这一次在小雁荡,龙尊天一下损失了家族数百金仙。这事情就算是他也很难交代。

    就更不要说龙傲飞的死,这足以让龙尊天失去本家的信任,从此沦落为一个无关紧要的旁系族人。

    既然无法在家族背景和家族势力上压过殷血歌,龙尊天就将自己所有的傲气全部收敛了起来,摆出了一副和善长者的嘴脸。

    他温和的笑着,缓步向殷血歌走了两步,无比和蔼的说道:“是老夫唐突了。是老夫糊涂了。血丹散人何等人物,我龙家只有交好的道理,万万不会向着仗势欺人。哈哈哈,散人怕是,也没把本家放在心上。”

    说这话的时候,龙尊天依旧在仔细的观察着殷血歌的表情变化。

    殷血歌耸耸肩膀。他想到了第一至尊,想到了殷凰舞。自己的母亲身后,站着实力强横的血曌仙朝;而第一至尊身后那股若隐若现的恐怖力量,更是让殷血歌心无比的笃定。

    所以他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一声不以为然,对你龙尊天口的‘本家’不屑一顾的气度来。

    这一丝轻蔑的表情发自于内心。没有丝毫的伪装和虚伪,所以龙尊天一看到殷血歌脸上这一丝轻笑。他的心就‘咯噔’一下,再一次将已经陨落的龙傲飞骂得狗血淋头。

    “其实,以老夫本意,我们是想要和散人您交好的。”龙尊天小心的说道:“所以,我才让……”

    “转金丹么。”殷血歌打断了龙尊天的话:“你让龙傲飞带着转金丹过来,的确很有诚意。但是那小居然敢冒犯本座的侍女,所以我夺走了转金丹作为赔偿,你不会有意见吧?”

    龙尊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正要开口说话,殷血歌已经抬起眼皮,很不解的向他看了一眼:“其实,你们龙家如果真的是央仙域的那个龙家,那么你们家大业大的,也不会缺少宗师级的炼丹师吧?”

    古怪的抿嘴一笑,殷血歌若有所思的看着龙尊天笑道:“所以,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还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来招揽我?龙家主是否有兴趣,对我解释一下其的玄妙呢?”

    龙尊天沉默不语,他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沉的思索。

    殷血歌也没吭声,他翘着腿儿,脚丫轻轻的晃动着,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龙尊天这一思索就是整整一个时辰,他眸里金光闪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但是大殿内突然‘嗡’的一声,一座龙盘绕通体紫火升腾的丹炉悄然开启,十八颗拇指大小,表面有三条细细的纹路盘旋,色泽呈黑白二色混杂,点点斑斓带着一丝莹润光泽的仙丹喷了出来。

    “阴阳白骨丹,金仙丹,名列二品,丹成三转,倒也不容易了。”

    殷血歌向那十八颗丹药望了一眼,随手向他们一抓,将他们丢进了丹瓶。他将散发出高温的丹瓶丢给了站在一旁的一尊黄巾力士,淡然道:“去骊龙岛,交给窦家主。趁着拍卖会还没结束,将这十八颗丹药也拍卖出去。”

    微微一顿,殷血歌淡然道:“告诉窦家主,阴阳白骨丹能够修复金仙受损的仙魂,只要仙魂依旧存留,就能帮助仙魂愈合,是极品的疗伤丹药,不要卖得太贱了。每一颗丹药,起码给我十块上品金仙石起售。”

    那尊黄巾力士瓮声瓮气的应诺了一声,化为一道香风就飞了出去。

    龙尊天的身体微微一抖,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座喷出了十八颗金仙丹的丹炉,似乎终于做出了某种决定。

    沉吟了片刻,龙尊天沉声道:“本家当然有宗师级的炼丹师,而且都是高阶金仙级的炼丹师。但是,他们不方便出手……如果散人您有兴趣,获取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合作一把?”

    “合作?意想不到的好处?”眼皮微微一番,殷血歌向龙尊天笑道:“我不觉得,我们有合作的必要。你能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打动我的呢?”

    沉默了许久,龙尊天伸出了一根手指,他向殷血歌点了点头,沉声道:“只要一粒仙丹。金仙级的仙丹,只要散人为我炼制一粒特殊的金仙丹,我愿意供奉散人一池天地灵髓,让散人的法力直接提升到地仙品。”

    殷血歌的眉头一动,他真的心动了。

    地仙境界没有任何玄虚可言,纯粹就是耗费时间,积攒仙力。

    只要有足够的资源,足够的助力,那些大家族、大势力的弟,耗费短短数年时间,就能将自身仙力提升到品地仙的水准,随后就能开始感悟天地大道的痕迹,进行天仙境的突破。

    虽然有冢鬼道祖的恩赐,殷血歌也不过是得到了一元法力,堪堪达到了一品地仙的水准。

    而龙尊天提出的,可以助他直接提升到品地仙的实力,这真的让殷血歌心动了。

    神色诡秘的看着龙尊天,殷血歌沉声道:“先助我提升到品地仙,然后,我就为你龙家炼丹。”

    冷哼了一声,殷血歌淡然道:“若是你们龙家无法帮我提升到品地仙的水准,那就……。”

    龙尊天眉头一挑,当即伸出了手,发出了恶毒的本命血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