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亲自登门(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亲自登门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丣玉岛,银鱼坊市外一座小山上,殷血歌左手托着一团烈火,右手端着一个小小的红泥茶壶,正自得其乐的烹制茶水。

    茶是刚刚从窦泗汲家的茶园摘下来的上品仙茶,有补益元气、强壮血髓的功效。用的是谁地下阴河抽出的万年不见天日的玄潭**,性质沉重而奇寒无比,同样有强身健体的奇效。

    仙茶,灵水,加上乌木劫掠来的,起码有百万年历史,浸泡过不知道多少灵茶、仙茶的小茶壶,这一壶茶水端的是奇香扑鼻,引得人口涎都不断的涌了出来。

    乌木抱着大斧头,垂涎欲滴的蹲在殷血歌身边,长长的狗鼻用力的抽搐着,长舌头不断的舔舐着自己的鼻头。滴滴答答的涎水挂在他的鼻头上,让他半边脸看上去都在泛着水光。

    血鹦鹉很不屑的歪着脑袋,站在殷血歌的头顶斜睨着乌木。

    这头丢人现眼的老狼,不就是一壶茶水么?至于馋成这个模样?血鹦鹉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摇着头,亏这头大狼居然还是打家劫舍的土匪头,怎么就这么没见过世面?他打劫来的钱财都去哪里了?

    玄潭**至阴至寒,殷血歌用本命血炎烹煮了半个时辰,茶水终于沸腾。

    他抓出两个小茶杯,小心翼翼的给茶杯注入了一线散发出腾腾热气的茶水,顿时浓郁的清香飘出了老远。殷血歌端起一个茶杯递给了乌木,笑着点了点头。

    乌木抓着茶杯。张开大嘴,将茶杯往嗓眼里一灌。一缕浓烈的奇香从肚里涌了出来,化为一丝丝白色香气顺着乌木的牙齿缝隙向外飘散,乌木只觉浑身的毛孔都被一股强烈的热力冲开,汗水不断的冒了出来,他很享受的连连点头,由衷的感慨了一声‘好茶’。

    血鹦鹉早就伸长了脖,他一爪将那茶壶盖掀开,然后整个脑袋都钻进了茶壶里。

    就听得‘哧溜’一声,血鹦鹉一口将茶壶内的茶水喝的干干净净。然后他满意的带着满脑袋的茶抬起头来。得意洋洋的用爪在脑袋上抓了两把。

    “这茶,马马虎虎,算不上太好,但是也不能说太差了。”

    “如果你们什么时候有机会去幽冥界。我可以请你们喝白骨茶。”血鹦鹉的眸里精光闪烁。很是回味的感慨道:“那真是好茶。用亿万战死仙人、魔头的白骨化为灵田,万亩茶园只种一株白骨茶,那滋味。啧啧!寻常游魂喝一杯,就能立刻渡劫化为鬼仙啊!”

    血鹦鹉正在这里叽叽咕咕的说个不停,殷血歌抬起手来,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脑袋。

    “鸟爷,你罗睺家,到底在幽冥界是干什么的?似乎冢鬼道祖对你们一家,很有了解么?”

    相处了这么多年,殷血歌也终于对血鹦鹉一家产生了兴趣。毕竟随着血鹦鹉脑海朦胧的残碎的记忆逐渐恢复,这家伙有时候说话做事显露出的一些信息,实在是有点惊心动魄。

    殷血歌很好奇,他在鸿蒙本陆邙山道场的小幽冥界内得到的这头妖宠,到底是什么来路?

    “罗睺一族么。”血鹦鹉很深沉的低下头,眸里有一抹深邃的血光若隐若现。他组织了一下词句,慢条斯理的正准备开口,银鱼坊市上空突然传来了一连串密集而阴柔的爆鸣声。

    数以百万计拇指大小的黑色水雷从丣玉岛附近的海面上冲起,化为倾盆大雨倾泻在了银鱼坊市的上空。这座规模巨大的坊市上空的防御阵法当即被触动,一道轻柔的仙光混杂着三十条红色烟霞笼罩上空,将这些水雷全部挡了下来。

    每一发水雷的威力都达到了小雁荡的威能极限,每一颗水雷爆炸开来,都引动得附近数十里的天地灵气一阵剧烈的震荡。水雷的威力极大,但是更恐怖的是蕴藏在水雷的一丝精深莫测的大道法则。

    那是一种无形的、阴柔的、极有腐蚀力和渗透力的力量。

    水至柔而无孔不入,水至阴擅长消融万物,水至善,但是一旦水势涛涛化为巨浪,就能横扫万里,所过之处生灵涂炭尽成死地。这些水雷蕴藏了水之一道最为可怕的毁灭法则,这一丝法则虽然清淡,却让这些水雷发挥出了远超过地仙三品的杀伤力。

    一抹抹深邃的黑色水光闪过,银鱼坊市的护山大阵被逐渐侵蚀开,无形无迹的至**力顺着护山大阵的阵眼和阵基的相互感应,逐渐渗透进了银鱼坊市。

    数十座雕刻了无数符道箓的阵法高塔轰然坍塌,无声无息的就被至阴至柔的水力碾成了粉碎。数十名坐镇高塔上控制护山大阵的仙人体内的血液突然沸腾,他们的血水犹如雷火一样爆炸开来,炸得他们七窍喷血,炸得他们浑身肌肉、骨骼纷纷碎裂,不断发出沉闷的巨响。

    银鱼坊市的高层,丣玉岛的那些顶尖势力的大人物们纷纷怒吼出声。

    伴随着一声声的长啸,数十道惊天长虹直冲高空,丣玉岛、银鱼坊市最强大的一批仙人或者驾驭剑光,或者踏着云头冲天飞起,怒气冲冲的向着悬浮在天空被水云缠绕的一条窈窕人影冲去。

    “何方妖孽,胆敢侵入我丣玉岛?”

    “斗胆妖孽,真正找死了。我丣玉岛,可是你们邪魔外道能擅自闯入的?”

    丣玉岛的数十位知名金仙和最强大的天仙纷纷出手,各色剑光、法宝、雷火犹如雨点一般打下。

    但是那条窈窕的人影只是轻轻一晃,海面上一片水雾升腾而起,她的身形在水雾轻轻一晃就是数十里远近,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些仙人的攻击。并且她的身形也变得朦朦胧胧犹如镜月水花。这些仙人锁定她身形的仙识骤然一空,他们根本无法抓死这人影的本体所在。

    “是大神通者,诸位道友当心。”

    一位三品金仙惊呼了一声,他随手抖出了三块麒麟造型的玉佩,放出三色仙光护住了自身。

    这位敢来丣玉岛找麻烦的仙人,显然修炼了某种了不起的天书道籍,就连金仙都无法锁定她的身形,可见她的来历非同寻常。面对这样不可估算其实力高深的对手,任何疏忽大意都是取死之道。

    所以这些仙人纷纷动用了自己压箱底的护身仙器,首先将自己防护得水泄不通。

    那水雾的人影冷冷哼了一声。轻柔的说道:“丣玉岛好了不起么?所谓小雁荡排名前十的仙人坊市。也不过如此了。”

    身形一旋,水雾的人影乘着一道海风就要遁逃开去。

    丣玉岛的这些仙人哪里容得她就这么轻松离开?不说其他,单单银鱼坊市的护山大阵被她一通水雷炸得稀烂,这座护山大阵可是耗费了丣玉岛各方势力数百万上品天仙石的巨额代价。好容易才采购齐全了所需的各色材料布置而成。

    数百万上品天仙石。这可是一笔天数字的财富。

    水雾的人影毁坏了他们的护山大阵。居然想要这么轻松的离开现场,这些仙人怎能容忍?

    所以他们纷纷架起遁光,向着那水雾的人影就追杀了过去。茫茫海面上翻起了淡淡的水雾。那条人影行走在海面上的水雾,就好似夜里的精灵一般,身形轻盈的贴着海面向前滑行,任凭这些仙人如何追杀,却始终无法靠近她半步。

    这些仙人无法感知她有多强,同样无法用仙识锁定她的身形。

    被激怒的丣玉岛仙人们,只能气急败坏的跟在她身后,想尽办法的用各种方法攻击她。但是这条人影就好像一条纯粹的幻影,无论是飞剑法宝或者灵符雷火,都根本无法真正攻击到她。

    一路追杀,一路逃遁,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已经离开了丣玉岛数万里之遥。

    丣玉岛上各方势力的仙人纷纷走了出来,他们来到银鱼坊市的阵眼高塔前,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来袭者的身份来历。银鱼坊市的护山大阵可是威力极强的杀阵,那袭击者居然用如此阴柔、如此怪异的手段将护山大阵轻松摧毁,也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小山峰上,殷血歌站起身来,随手将手的茶杯重重的丢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身形微微一晃,殷血歌变化成了身材犹如竹竿的马脸修士形象,这模样正是两天前他击杀龙傲飞时的样。他身边的乌木带上了一个粗糙的青铜面具,他头顶站着的血鹦鹉身体一晃,变成了一只通体漆黑,看上去像是乌鸦,又像是乌骨鸡的怪异大鸟。

    举起手,殷血歌用力的向前挥了挥手。

    乌木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大声吼道:“兄弟们,跟着我老板走,哈哈哈,今天大家都要发财了。”

    数千名同样带着青铜面具的狼妖纷纷从四周的密林走了出来,他们齐声狼啸,滚滚妖气直冲高空,在头顶凝成了一片方圆千里的漆黑妖云,将整个银鱼坊市遮盖在了里面。

    殷血歌一马当先,带着久别重逢的乌木,以及他麾下的八千狼妖冲进了银鱼坊市,冲向了坊市最富饶、最核心的区域。雁荡大陆龙家的一座巨型商楼,就屹立在这坊市的核心区域,这座商楼单纯雇工就有三千多人,里面储存了无数的珍稀宝物,每天流动的仙石都是一个天数字。

    是的,殷血歌击杀龙傲飞后,就迅速的恢复本相和乌木相认。

    随后殷血歌从乌木这里得到了一个让他兴奋不已的消息——乌木麾下的八千狼妖,高阶金仙就有百人之众,普通金仙有近千人,其他的狼妖最弱的也都是高阶的天仙水准。毕竟他们可都是当年银月尊者带来蛮荒仙域打天下的精锐狼兵,能够活到现在的,都是狼兵最强的精英。

    这是一支强横的力量,对于殷血歌如今有极大的帮助。

    所以殷血歌直接带着乌木就打上了丣玉岛的主意——银鱼坊市。有龙家在小雁荡最重要的一处商楼,他每天赚取的巨额仙石,几乎相当于龙家总收入的三成。

    这处商楼就是一块大肥肉,一旦将他洗劫一空,不仅仅对龙家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而且也能发一笔横财。对于乌木和他麾下的狼妖而言,穷困潦倒的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一笔横财。

    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一点儿悬念都没有。

    坐镇龙氏一族商楼的十几位金仙被乌木的下属群起而攻,三两下就斩杀当场。

    商楼的数百名仙人护卫。根本不是这八千精锐狼妖的对手。在尖锐的狼啸声。这群杀得兴起的狼妖将龙氏一族的数百仙人砍成了碎片,甚至有凶性发作的狼妖当众上演了生吞活剥、茹毛饮血的惨厉剧目。

    龙氏一族的商楼在短短一盏茶内被细节一空,堆积如山的灵药仙草,数以十万计炼制成型的各阶仙器。用来贩售的大量仙丹。其不乏两转、三转的珍稀货色。这些价值巨大的宝贝。让乌木和狼妖们的嘴巴都笑得合不拢了。

    更让殷血歌满意的就是,商楼内这几个月的营业收入并没有及时解送回龙家本部,商楼密室的货架上。储量极大的乾坤戒和乾坤镯足足有上百个,里面装满了高品质的天仙石甚至是金仙石!

    从这一处商楼缴获的资源,就足以供应一个型修仙门派关闭山门、毫无压力的清修近千年。

    殷血歌仰天大笑了三声,他放出一道血雷将洗荡一空的龙家商楼炸成粉碎,然后厉声喝道:“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我们和龙家有深仇大恨,所以特来出一口恶气。其他商号、商会,不许强自出头,否则休怪我们下手无情。”

    一声唿哨,殷血歌带着乌木和众多狼妖扬长而去,就留下了被夷为平地的龙家商楼。

    银鱼坊市内的无数仙人呆愣愣的半晌回不过神来。

    足足一个时辰后,殷血歌他们都已经跑得不知去向了,丣玉岛最强大的一批仙人才火烧屁股一样跑了回来。一边跑他们一边愤怒的叫嚣怒吼着,他们现在都知道自己上了恶当,被人引出了丣玉岛,以至于龙家商楼被人洗劫一空,所有的龙家仙人都被杀死了。

    气急叫骂之余,这些丣玉岛的高层也都心知肚明——袭击龙家商会的人对丣玉岛并无恶意。以狼妖们展示出来的实力而言,丣玉岛的这些金仙、天仙也不够他们杀的。

    袭击者居然派遣了一个强大的仙人引走这些丣玉岛的高层,显然并不想殃及池鱼。

    否则的话,如果他们还留在丣玉岛,留在银鱼坊市,殷血歌他们一旦对龙家商楼下手,他们肯定要出头维持坊市的治安和秩序,或许他们就会全部陨落当场。

    “这是龙家的麻烦,我们丣玉岛,可管不了这么多。”

    最终,丣玉岛的所有高层达成了共识,龙家的麻烦,他们自己去解决,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殷血歌有稳定可靠的情报来源,一念这个佛门的情报头被殷血歌大方的出手收服,变得对殷血歌死心塌地的。龙家在小雁荡各处商会商铺的位置,里面有多少镇守的仙人,里面有多少值钱的物事,甚至是哪些看起来和龙家无关的产业,实际上是龙家的家当,这些都被一念打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殷血歌带着八千狼妖,在短短几天内袭击了龙家二十几处产业,获取了巨额的财富。

    数日后,正是窦家公开拍卖殷血歌炼制的两颗转夔牛神元丹以及其他一些珍品丹药的好日。

    殷血歌终于结束了对龙家各处产业的袭击,头顶着血鹦鹉,拉着幽泉的小手回到了龙蚕岛。不是他不想继续对龙家进行袭击,而是龙家已经回过神来,他们的精锐力量开始向自家本部收拢,外围的那些产业,已经没有多少油水了。

    所以殷血歌乐得返回龙蚕岛,静静等待窦家的拍卖会可能带来的惊喜。

    他很想知道,他炼制的那些丹药,能够拍出一个什么样的天价来。

    结果他刚刚回到龙蚕岛,刚刚给乌木和他麾下的狼妖们指定了一处清净的山谷安营扎寨,龙蚕岛最外围的护山大阵就被触动了。

    身穿龙袍的龙尊天静静的坐在一架百龙缠绕的帝皇车辇上,身边环绕着三千龙家最精锐的重甲甲士,摆开了华美庄严的仪仗队,降临龙蚕岛。

    手指一弹,一道雷火触动了龙蚕岛最外围的混海无极大阵后,龙尊天低沉有力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岛屿。

    “血丹散人,本尊亲自登门拜访,莫非你还要躲在洞府不见人么?我龙家,可不是对任何仙人都这么恭谨有礼。你能得到本尊的亲自拜访,这是你的荣幸,切不可自误。”

    不等殷血歌开口答话,龙尊天已经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知道龙家如何得罪了你,居然让你开出如此悬赏,对我龙家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按照我龙家行事,你这般做,是给你自己带来了滔天大祸,本家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将你打得魂飞魄散。”

    “但是本尊大人大量,对你网开一面。”

    “如果你愿意投靠本家,成为龙家丹房的首席供奉,我可以宽恕你的一切罪过。”(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