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半路截杀(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半路截杀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龙蚕岛,幽泉盘坐半空,头顶庆云升腾。

    殷血歌双手揣在袖里,很是温和可亲的询问那渔家少女的姓名。

    生得白皙美丽,天生大圆满水属性仙灵根的渔家少女有个非常朴素,非常符合她出身的名字——白虾姑。少女姓白,而白虾是龙蚕岛海域一种特产的肥美海虾,就算在仙人那里都能卖出高价。

    白虾姑出生的时候,她父亲正好在海里捞起了一网白虾,卖给了骊龙岛几个过路的修士,卖得了金饼百块。所以她父亲很欣然的给白虾姑起了这么个名字,借以纪念那一网丰厚的收获。

    “白虾姑?略土气了一些。”殷血歌看着自家洞府光溜溜的门匾,再看看正盘膝坐在半空的幽泉,给人起名的兴致突然高涨:“以后你就叫白霞姑,跟着幽泉修行吧。至于她是把你当弟,还是当侍女,就看幽泉的兴致了。”

    白霞姑,殷血歌摇头晃脑的自我品鉴了一番,觉得的确是比白虾姑高大、雅了许多,所以他的心情也就突然变好了许多。

    而今天的天气也不错,收获也很丰厚,一颗转金丹的收获,在任何时候都是足以让人开心的。所以殷血歌看着欣然跪在地上向自己连连磕头的白霞姑,就觉得自己应该还要做点什么。

    “或许,我可以试探一下龙家的反应,刺激一下他们?”

    殷血歌向窦泗汲笑了笑,然后一把抓住血鹦鹉的脖。摇摆着他的身体向他叮嘱了好一阵,勒令他好生看护正在消化转金丹药力的幽泉,随后化身一道朦胧的血影,瞬间消失在空气。

    肉眼看不到的血影没入了海面,血影五行遁施展开来,殷血歌瞬息万里的循着龙傲飞逃走的方向追去。

    他重伤龙傲飞,抢走了转金丹,并且当众大声宣布,他要用仙丹收买龙家仙人的人头。这是摆明阵仗要和龙家为难,想要和龙家打擂台。这也是冢鬼道祖给殷血歌的任务。要他将小雁荡掌控在手。

    所以龙家。他是一定要碰一碰的。

    所以既然他已经动了龙傲飞,劫走了转金丹,那么为什么不把事情做绝呢?

    如果直接在龙蚕岛斩杀龙傲飞,会将龙家的怒火直接吸引到龙蚕岛上来。对于殷血歌而言。这样的压力会太大、太直接了一些。但是如果在半路上截杀龙傲飞的话。那么龙家的注意力势必被分散开来,这样对殷血歌的压力会减少许多,他会有更多的空闲和精力扭转腾挪。

    他已经想好了后续的一应手段。想好了很多的借口。如果事情完全按照他的估计发展下去,他将有很大的可能搅动小雁荡的漫天风云,在小雁荡建立起一定的势力。

    血影五行遁快捷异常,远比仙界常见的五行仙遁快出百倍。一抹朦胧的血影在海水一闪而过,瞬息万里,很快殷血歌就要追上了龙傲飞一行人的队伍。

    骊龙岛、龙蚕岛都位于雁荡大陆的东部,而雁荡大陆的东方陆块并非龙家的地盘,而是和龙家对立的史家、罗家两个大家族联盟的领地。所以龙傲飞一行人的队伍并没有从大陆上经过,而是绕了一个极大的弧线,从大陆的北方海域飞过。

    借助水遁,殷血歌远远的就看到了龙傲飞一行人的队伍,看到了站在车辕上暴跳如雷的龙傲飞。

    淡然一笑,殷血歌眯起了眼睛,血海鬼君,一位金仙鬼君掌握的奇异秘术在他识海缓缓淌过,殷血歌身上的肌肉一阵蠕动,骨骼、经络发出‘咔咔’蠕动摩擦的声音,他的身形突然拔高了两尺,变得又瘦又长就好像一根竹竿。

    他的面孔也变得极其的古怪,他原本俊朗的面孔被拉长成了一张特长的马脸,眼眶深深的凹陷了下去,两颗眼珠在深邃的眼眶隐隐闪烁着血光,身上逐渐有一丝肃杀的阴气弥漫了出来。

    大罗金风蝉放出一丝奇异的气机笼罩了殷血歌全身,他自身的气息被全部遮掩,只有那位金仙鬼君修炼的秘法特殊的阴邪之气肆意弥漫,令得殷血歌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邪魔外道的仙人。

    手指在乾坤戒上一抹,从那些金仙手上缴获的无数仙器,几件魔道仙人祭炼的魔器被殷血歌拿了出来。身上的阴邪之气往那些魔器微微注入,很快他就掌握住了这几件阴狠凶厉、杀伤力惊人的魔器。

    身形一晃,殷血歌的身形就连最后一丝朦胧的血影都消失无踪,他彻底没入了虚空,慢慢的向龙傲飞逼近。

    就在这时候,见猎心喜的乌木已经带着三千狼妖从无名岛屿上腾空而起。挥动着银狼破月斧,厚重的斧头撕开空气,发出沉闷犹如雷鸣的破空声,乌木仰天尖啸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钱财和命都拿来。小白脸,赶紧的,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乌木踏着妖风妖云挡在龙傲飞面前,指着龙傲飞厉声喝道:“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不要浪费大家的生命。赶紧把你的全部钱财交出来,自己抹脖吧。”

    龙傲飞呆在了原地,他震怒的看着乌木,过了好一阵,他才明白过来——他被拦路打劫了。

    一股邪火直冲脑门,龙傲飞怒视着乌木,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你知道我是谁么?”

    乌木很得意的撸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长毛,放声笑道:“你是谁,这并不重要。我只知道,你小很有钱,这就足够了,这就是我拦住你的唯一理由,至于你是谁,或者你亲爹、你老母是谁,这一点儿都不重要。因为不管他们是谁。打劫!”

    龙傲飞气得嘴唇发白,他指着乌木破口大骂道:“简直是荒唐。我是龙家龙傲飞,你难道没听过我的名字?你,你,打劫?打劫只有劫财的,你为何连命都要?”

    乌木异常坦诚的看着龙傲飞,很直白的说道:“我怕你家报复我。所以,打劫,钱财和性命我都要。只要干掉你小,然后毁尸灭迹。谁知道是大爷我打劫了你?”

    龙傲飞和他身边的龙家甲士面孔同时一僵。乌木这话说得极其蛮横,但是还真有道理。

    “你看,你们的坐骑,你们的车驾。还有你们身上的战甲、战裙、长袍、靴。都是值钱的好东西。”乌木继续补充道:“所以你们一定出身豪门大族。你们靠山很强硬。为了不让你的后台靠山找我们的麻烦,我只能连你们的性命一起留下了。”

    数里外,藏身在一片水汽的殷血歌呆呆的看着乌木。

    仙魂一点灵魂上的烙印正在急速的跳动着。这是属于乌木和殷血歌的契约烙印。没错,这就是乌木,在鸿蒙大陆就被殷血歌收服的乌木。

    殷血歌眯着眼笑了起来,几年不见,看来乌木混得不错。他身上的甲胄和手上的板斧散发出的气息妖异而强横,起码也是高阶金仙器级别的好家伙。而他身边的三千狼妖个个面容精悍,周身气息强横异常,其居然有近百头狼妖的实力突破了金仙境!

    这家伙这些年到底有了什么造化?居然有了这样的班底?

    想到冢鬼道祖给自己的任务,殷血歌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看起来,完成冢鬼道祖的吩咐,并不困难,不需要一千年之久。乌木能出现在这里,他身边还有这么一支强横的力量,这可不算殷血歌违逆了道祖的意思,他的确只带了二十个黄巾力士来小雁荡。

    能碰到乌木,这是意外的惊喜。

    “简直是,荒唐。”龙傲飞怨毒的看着乌木,恨得头顶都在冒烟了:“敢在小雁荡打劫我龙家弟,你真的是不知道死活。”

    “废话。”乌木懒得和龙傲飞啰嗦,他举起大板斧,身形一闪就冲到了龙傲飞的面前,当头一斧头劈了下去。乌木的速度极快,力量极大,这柄宣花大板斧极其沉重,极其锋利,他这一斧劈开了空气,破开了虚空,在半空带起了一副黑色的光幕,宛如天崩一般劈向了龙傲飞。

    龙傲飞怒极生笑,在龙蚕岛的遭遇让他已经怒火烧心,半路上碰到乌木拦路打劫,更是让他火上添油。

    什么时候,雁荡大陆龙家的弟,成了人人都能踩上一脚的肉头?

    他决定要给乌木一点厉害看看,所以他张开嘴,将他温养了数十年,却还没有完全祭炼成功的本命仙剑祭了出来。三道黑漆漆宛如阴沉木一般毫无光泽的剑光喷出,伴随着宛如青灯古佛前隐修万年的高僧大德一声轻轻的**,剑光一寸寸的迎向了乌木手上的大斧。

    龙傲飞的母亲在受孕之前,就得到了佛梦七彩功德宝莲滋养肉身。

    龙家和佛门某个秘传圣地有着极好的交情,所以就连龙傲飞的本命飞剑,也和佛门大有牵连。

    他的三柄本命飞剑是三柄檀木剑,削制成剑的檀木来自于某个佛门避世寺院的一尊经历了数个量劫漫长岁月,由无数佛门高僧大德诵经祭拜过的佛像。龙家的长辈花费了极大的代价,从那佛像的佛足上取下了一截檀木,由一位佛门大能以手掌为刀,削成了三柄木剑。

    佛门神通有各种匪夷所思的威能,龙傲飞的三柄木剑黯淡晦涩,带起的剑光也不过三尺多长,但是三柄木剑撞在了身为半步道器的银狼破月斧上,却发出了一声沉闷异常,宛如禅院古钟的轰鸣。

    乌木浑身长毛一根根的裂开,每一根狼毛都整整齐齐的从正裂开成了八片。这就等同于乌木身上长毛突然增加了八倍的数量,蓬松的狼毛让乌木突然有一种臃肿了数倍的错觉。

    一道精纯可怖的佛门念力从檀木剑上涌出,狠狠的撞在了乌木的仙魂上。

    乌木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出,然后身体摇晃着向后连连倒退。不断地倒退。虽然已经修成妖仙,但是乌木的本体依旧是狼妖。而佛门禅功对一应妖魔鬼怪都有极强的克制力,三柄檀木剑没有碰触乌木的身体,就给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一如再强大的老鼠也无法抵抗雄鹰的扑击,这是某种法则上的克制。

    除非乌木成长到超脱天道,粉碎法则的程度,否则他就难以摆脱佛门功法对他的克制力量。

    所以乌木受到重创,所以他狼狈后退。他的两条手臂微微颤抖着,无数道宛如岩浆一样灼热,异常精纯的佛门禅力顺着他的大斧撞进了他的手臂。烧得他手臂‘吱吱’作响。剧痛钻心让他差点没惨嚎出来。

    “无知妖孽,现在,你可知道公我是谁?”龙傲飞盯着乌木厉声喝道:“我是雁荡龙家龙傲飞,尔等妖孽。焉敢冒犯于我?今日你们一个个都要死!”

    龙傲飞带来的三百十尊龙家甲士齐声欢呼。他们驱动座下青蛟。在半空摆出了一个冲击的锥形阵,由一位实力最强悍的龙家甲士作为箭头,狠狠的向着乌木带来的狼妖们冲杀了过去。

    三百十头青蛟张牙舞爪的喷吐着烈焰浓烟。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带着背上的龙家甲士化为一道道流光,快若闪电般冲向了前方的狼妖。青蛟和甲士们的气息完全融为一体,他们所有人、所有青蛟的力量都贯通成为一个完美的整体,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碾压了过去。

    小雁荡奇异的法则压制,让这些龙家的甲士只能发挥地仙三品的仙力,但是他们的**力量却不受任何的局限。这些甲士都是体修有成的仙人,他们以奇异的阵法将所有人的力量贯穿为一体,化为一道浩荡的力量洪流笔直的向前冲撞,大有一种将面前所有的狼妖撕成碎片的悍勇之气。

    狼妖们发出尖锐的狼啸声。

    面对龙家甲士借助坐骑的优势发动的冲锋,他们在近百名金仙境狼妖的带领下,突然分散成了一支支小巧的队伍。狼群作战,从来就不会和敌人轻易的正面厮杀。他们快若闪电般游走在龙家冲锋阵势的周边,不断的向龙家的甲士们发动狠辣、快速的突袭,犹如一张大网和龙家甲士们缠斗在一起。

    ‘噗嗤’声不绝于耳,狼妖们的狼群突袭很快就取得了成效,数十位龙家甲士的铠甲被击穿,强横的**被撕开狰狞的伤口,大量的鲜血不断的洒出。而狼妖们却没有任何伤损,他们犹如一部精密的杀戮机器,一丝一丝快速而有效的展开了杀戮。

    龙傲飞看着自己的护卫落入下风,顿时眉头深深的蹙成了一团。

    他没有搭理那些狼妖,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乌木身上。

    与其去冒险和那些强悍的狼妖作战来解救自己的护卫,还不如擒贼擒王,直接生擒乌木来得有效。

    所以龙傲飞冷笑了一声,他指着自己三柄本命飞剑,带起一道道剑影不断向乌木斩了过去。檀木剑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在虚空交织出了数千条残影,迅速将乌木困在了间。

    佛门飞剑不以锋利伤人,木剑撞击在乌木的甲胄上,只是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但是木剑上蕴藏的精纯佛门禅力却犹如海底的潜流,不断震荡乌木的五脏腑,震得他七窍喷血,震得他神魂凌乱,好悬没被震晕了过去。

    “混账,点儿真背!”乌木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本以为碰到了一头大肥羊,奶奶的,这是要命的。”

    殷血歌听着乌木的骂声,不由得咧嘴微笑。

    借着大罗金风蝉的遮掩,殷血歌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龙傲飞身后。

    他调集了体内所有的力量,相当于十二万千百年苦修所得的所有血元力全部注入右掌。尊血海浮屠上的夜叉鬼王体内浩瀚无边的血元力也纷纷抽调出来,借给了殷血歌融入了掌心的诸天崩毁大手印。

    小雁荡只能容许地仙三品的力量,这是小雁荡独特的天地法则规定的力量极限。

    但是殷血歌突然惊喜、惊骇的发现,诸天崩毁大手印储存的力量,分明已经超出了小雁荡所能容忍的极限力量。随着天刑仙君等尊夜叉鬼王的血元力不断注入,他的手掌逐渐有一种膨胀、爆裂的痛苦,他掌心凝聚的力量,已经达到了近乎金仙全力一击的水准。

    血海浮屠经玄奥神妙,完全避开了小雁荡独特天地法则的压制!

    或者说,血海浮屠经自带的天道奥义,超越了小雁荡独特天地法则的层次,小雁荡根本无法压制来自血海浮屠经的力量。

    “这是天要灭你。”殷血歌很是灿烂的笑了。

    他根本没想到,这门血海浮屠经,居然拥有如此的神异。

    全力施展诸天崩毁大手印,居然能够超出小雁荡的法则压制,这真的是天要灭龙傲飞。

    在大手印脱手飞出的一瞬间,殷血歌想到了龙傲飞在龙蚕岛的那一番话。

    他是天命之,他是注定成为大罗道祖的天才。

    但是死了的天才,就不是天才。

    死了的天命之,他还敢说自己上承天命么?

    一声怪笑,殷血歌显出身形,他直接在龙傲飞身后不到百丈的地方冒了出来,诸天崩毁大手印已经带着恐怖的呼啸声飞了出去。他使用了那名金仙鬼君的秘术,原本血色的大手印硬是变得黑烟缭绕,通体阴气冲天,看上去完全就是魔道手段。

    黑漆漆的大手印沉甸甸的砸在了龙傲飞的后心。

    龙傲飞七窍喷血,张口一道心头真火喷出,浑身再次冒出了无数的符。(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