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苦恼狼贼(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一章 苦恼狼贼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无甚大名的小岛上,一条黑烟慢的冲上了数十里高空,然后被罡风搅得稀烂。

    无甚大名,意思就是,在小雁荡数以百万计的大小岛屿,这座方圆万里左右的小岛的名字,只有这座岛上的住户自家知晓。因为这个名字,就是岛上的这个仙人小家族自己取的。

    小雁荡的所有岛屿,都是这个样。

    那头大雁眼眶里滴下来的泪水,天长地久汇聚成这么一汪儿巨大的清澈,四面八方冲撞而来的陨石、流星,以及从那鸿蒙虚空撞击过来的鸿蒙星体,都被小雁荡强行吸纳,飘浮在这无边无际的清澈上。

    这些岛屿,这些陆块,本来就是无名的。

    居住在这个岛屿上的,是一位巅峰天仙建立的小小家族。这天仙走的是魔道的路,二十万年前,他不知道在仙界得罪了哪一方的霸主,惶惶然犹如丧家犬一样逃进了蛮荒仙域,逃进了小雁荡,抢占了这座小岛,建立了自己的家族。

    但是今天,一股让这巅峰天仙都无法抵御的力量突然来袭,犹如雷霆万钧一击将他家族的所有反抗力量打得粉碎。自这家族天仙老祖以下百多个天仙、地仙被杀得干干净净,岛上数百万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矿奴,则是被侵入者从不见天日的矿井释放了出来。

    “又是亏本买卖么?”

    拎着一柄斧面足足有一米见方的宣花大板斧,乌木有点恼羞成怒的蹲在这个小小仙人家族的正堂屋顶上,皱着眉头看着外面密密麻麻乱杂杂挤在一起的矿奴们。

    这些矿奴被这个家族的仙人不知道从哪里掳来,被塞进了地下深深的矿洞做牛做马,大负荷长时间的艰苦工作,已经将他们骨髓的最后一点油脂都压榨了出来。现在这数百万矿奴,起码有一大半都已经是奄奄一息,眼看着就要魂归冥域了。

    乌木很苦恼的看着这些矿奴。

    这个仙人家族并不富裕,虽然这个岛屿上的矿脉出产很是丰富。但是一应出产都被折算成了各种仙石,用来购买各种仙器和仙丹。这个家族的仙人不会练器,也不会炼丹,他们一应修炼所需都要从外界高价购买,所以他们库房基本上可以饿死蟑螂,乌木根本没缴获多少家当。

    “头,还是按照老规矩来办?”一名黑色长毛凌乱的狼妖佝偻着腰走到了乌木身边。很苦恼的抓挠着脑袋说道:“想要给这些家伙保住一条命,起码也要耗费一百粒天仙丹泡水后分发下去,才能恢复他们的元气。但是我们今天的缴获,差不多也就值这么点。”

    乌木同样苦恼的用力抓挠着脑袋:“这么少?亏本了,又亏本了。”

    乌木盯了这个魔仙家族好几个月,最终才决定对这个实力不强的家族下手。一番强攻硬闯。这个仙人家族百多个仙人被击杀,但是他们身上的仙器也都全部损坏,从他们身上和库房,并没有搜出太多值钱的玩意儿。

    满打满算,他和他的下属们这次的收获,也就价值一百颗普通天仙丹的样。

    但是这里数百万平民矿奴,想要恢复他们的健康。差不多就要用一百颗天仙丹泡水后分发给他们,这才能恢复他们的元气,让他们保住性命。

    如此一来,乌木等于又是白忙活了一场。

    “真他-奶-奶-的没前途。”乌木很暴躁的跳了起来,抡起手上的宣花大板斧狠狠的往远处的海面上一劈。一道月弧状银色寒光呼啸而去,在平静的海面上撕开了一条长有千里的深深水痕。

    皱了皱眉眉头,低头看了看身上那套古朴而华美的银色重甲,拍了拍胸甲上那个活灵活现的浮雕狼头。乌木沉声道:“我那老师是个好妖怪,虽然我觉得,一头狼妖居然讲究佛门的慈悲,就好像窑里的姑娘将三从四德、三贞五烈一样没意思,但是谁让他是我老师,是你们尊者呢?”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乌木无比苦恼的挥了挥手:“去吧。去吧,把这些可怜虫都安置好。这岛的土壤很肥沃,地盘也足够大,也足够他们安居乐业的了。”

    黑毛狼妖同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摇摇头,然后带着几个同样愁眉苦脸的狼妖懒洋洋的向那些惊悚不安的矿奴走了过去。黑毛狼妖强打着精神,有气无力的哼哼着:“你们都听好了,你们这次是碰到贵人了。哎,一个一个来啊,领仙水给你们治病治伤了。”

    乌木抱着大斧头,继续蹲在了正堂的屋顶上,耷拉着脸看着远处几座正在熊熊燃烧的高塔。

    “这么玩下去不行啊,总做亏本买卖可不成。得找机会做一把大的,不然怎么养活这票兄弟?”

    乌木游目四顾,望着四周往来游走,正在各处楼阁亭馆掘地三尺寻找各种财物的狼妖们,很是深沉的皱起了眉头。他想要找个发财的路,他必须要找个发财的路。

    当日小赤蒙天一战,乌木跟随殷血歌被大罗金风蝉卷入仙界,却在进入仙界虚空屏障的那一瞬间被虚空乱流冲得分散开。殷血歌很不幸的流落玄天府那荒僻之地,而乌木则是幸运的被虚空乱流卷入了蛮荒仙域,直接丢进了小雁荡。

    那时候的乌木,他的实力也就相当于一个小小的金丹狼妖,以他的那点力量,在小雁荡很是过了一段颠簸流离朝不保夕的苦日。但是也就是几个月后,乌木的造化就到了。

    当年蛮荒仙域刚刚从鸿蒙虚空开辟出来,冢鬼道祖和十几位强绝一时的大罗道祖为了蛮荒仙域的控制权而大打出手。那些大罗道祖,有三位来自万妖盟,是万妖盟的妖族巨头。

    其一位妖族老祖麾下,有一位银月尊者,那是一头银狼一族的超级大妖,已经是半步踏入了大罗境界。以银月尊者的修为和天赋资质,最多再过万年,他就能水到渠成的踏入大罗境,成为老祖级的盖世大妖。

    但是银月尊者运气极差。他带着一部本族狼兵追随妖族老祖赶来蛮荒仙域,还没从蛮荒仙域得到半点儿好处,就和一位道门老祖的亲传弟爆发冲突。

    一场血战持续百年,银月尊者本已占据上风,却被那道门老祖的亲传弟借来道祖的本命炼魔道器暗算,一击之下,银月尊者陨落当场。一丝残魂强行带着自己的残躯和本命仙器遁入了小雁荡深处。

    在小雁荡挣扎求存,被人打得重伤的乌木,就极其幸运的闯入了银月尊者残躯和本命仙器藏身的洞窟。乌木是银狼血脉,虽然鸿蒙本陆的银狼血脉驳杂不纯,但是多少也和那银月尊者拉上了一丝关系。

    银月尊者的残魂当即从自己残躯提炼银狼一族最尊贵的本命精血,强行灌入乌木体内。为他洗筋伐髓,硬生生将他转化为狼妖一族最为尊贵的银月狼王血统。得到银月尊者精血灌体,乌木的**力量当即突飞猛进,直接飙升到了相当于金仙一品体修仙人的强度。

    随后银月尊者一颗被打得濒于崩解碎裂的妖丹,也被乌木继承。

    这颗妖丹内蕴藏了银月尊者小半成的妖力,更铭刻了银月尊者全部的修炼经验和修炼记忆。乌木顺利的吸收了银月尊者妖丹残留的妖力,粗浅的领悟了银月尊者修炼记忆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就是这么粗浅的领悟。就让乌木的道行、法力提升到了天仙一品。

    而银月尊者遗留下来的本命仙器银狼啸月甲和银狼破月斧,也在乌木继承了银月尊者衣钵的同时认乌木为主。这可是两件半步道器,虽然在银月尊者的那一场血战受到了重创,但是他们依旧保留着近乎巅峰金仙器的强横威力。

    循着银月尊者妖丹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感应,脱胎换骨的乌木找到了银月尊者带来小雁荡的那些忠心耿耿的狼兵。这些狼妖逗留在蛮荒仙域寻找银月尊者的下落,数十万年过去了,他们当好些人已经在无数次的厮杀征战陨落,曾经的数十万狼兵。如今只留下了八千。

    狼妖天性最为忠诚,一旦认主则终生不弃,乌木以银月尊者传人的身份找到了这些狼妖,他们当即认乌木为主,聚集在了乌木的旗下。

    而狼妖一族同样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群体,银月尊者陨落的消息早就已经传回万妖盟,传回了银狼部落。银月尊者曾经的地盘和势力已经被其他狼族大能吞并。乌木若是返回万妖盟银狼部落的地盘,他注定就只能成为其他狼族大能的狗腿,而且是绝对不会被信任的狗腿。

    因为他是银月尊者的传人,天性同样多疑的狼族大能。绝对不会也不敢信任乌木。

    所以乌木干脆就带着三千狼妖留在了小雁荡,这几年他一直带着这些狼妖打家劫舍,专门瞅准了那些在小雁荡为非作歹、声名狼藉的妖、魔、鬼等仙人势力下手。

    这倒不是乌木有多高的道德水准,其实乌木在鸿蒙本陆就不是一个善良人物,各种横行无忌的恶事他做得多了。问题在于,银月尊者虽然是一尊大妖,偏偏他喜欢研习佛经,最喜欢的口头禅就是‘我佛慈悲’这四个字。

    所以作为银月尊者的传人,乌木虽然很想肆无忌惮的干上几票,好填满自己干瘪的腰包。但是银月尊者的遗言犹在耳边,银月尊者留下的三千狼妖也有着极佳的道德禁律,所以乌木只能无奈的挑选那些罪孽满满、恶贯满盈的邪恶势力下手。

    “好人做不得,没前途啊。”

    回顾了一番这几年的奇遇,乌木突然仰天长啸起来。

    他心痛如绞的看着麾下的狼妖们将一粒一粒晶莹剔透、仙气萦绕的天仙丹丢进了水潭,等得药力全部散开后,让那些矿奴络绎去水潭边饮水恢复元气,不由得连连摇头。

    得想个法,好好的找个富得流油的对象打劫一把,否则乌木和他的这些下属都要饿死了。

    虽然仙人已经能够餐风饮露,喝西北风都能饱肚皮,银月尊者座下残留的八千狼妖,实力最低的也都达到了天仙三品的水准,他们其实没有饿死的忧虑。但是狼妖是妖族。妖族就喜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你让他们整天餐霞饮露做苦修士,这些狼妖哪里熬得住这样的苦头?

    他们要吃肉,而且要吃灵气充沛的经过高手厨师精心调制的妖兽肉。

    他们要喝酒,而且必须是用各种灵米、灵花、灵果精心酿制的仙酒。

    狼妖们更是有着超强的欲-望,他们有闲暇的时候,绝对不介意勾搭一些风骚妖娆的狐狸精或者其他的山精水怪。和她们进行一段友好而激烈的**冲撞。而这些,都要花钱,都需要灵气充沛的仙石才行。

    而乌木和他麾下的八千狼妖是有尊严的妖怪,他们都是修炼有成的妖仙,要他们打家劫舍可以,这是妖怪的本分行当。想要让他们去挖矿。辛辛苦苦的从矿洞开凿仙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们只能去抢!

    但是这几年乌木精心挑选的那些目标,就和今天的这个魔仙家族一样,外表看起来光鲜,内里却是穷光蛋。乌木都觉得诧异,这个魔仙家族掳掠了数百万的矿奴为他们开采各种矿脉,他们怎么就穷到库房内连仙石都没囤积几块的程度?

    “穷啊。得找个有钱的家伙打劫一把。”乌木皱着眉头,很深沉的抬头看着高空慢慢飘过的流云。

    既然继承了银月尊者的衣钵,既然接管了这八千名对银月尊者忠心耿耿的下属,那么乌木就必须负责这些狼妖的吃喝拉撒,就连他们的娱乐也得一力承担才行。

    数十万年来,这些狼妖逗留蛮荒仙域,满天下的搜寻银月尊者的下落。这些家伙杀人放火是一把好手,但是在经营方面完全就是一群白痴。数十万年来,他们基本上都是口袋里干干净净,完全就是一群穷光蛋。

    乌木必须想办法养活自己,养活这八千人。

    但是难度太大了,乌木脑里除了打劫,同样也没有什么来钱的好路。

    在小雁荡,想要找到合适的打劫对象可不容易。

    按照银月尊者的要求。乌木打劫的目标必须是恶人,必须是恶贯满盈的恶人才能下手;而按照乌木的要求,他打劫的目标必须是有钱人,必须是非常有钱的。捞一票就能养活八千狼妖千儿八百年的有钱人才有下手的价值。

    难度很大啊,所以乌木很烦恼,很憔悴,甚至他觉得自己都要有忧郁症了。

    就在这时候,乌木看到了远处天边,三头蛟龙拖着一辆破破烂烂的车辇慢的从高空飞过。

    在那车辇的周围,簇拥着数百名身穿重甲的甲士。

    在那车辇的车辕上,身穿宝蓝色长袍的龙傲飞正手舞足蹈的放声怒吼。

    “我不会放过那个叫做血丹散人的家伙,他真以为他是什么狗屁前辈?”

    “绝不放过他,从来只有我龙傲飞强抢别人的宝贝的份儿,谁敢抢我?”

    “那个渔家的妞儿,我要活活操死她;那个玩水的丫头,我要用一万种酷刑弄死她。”

    龙傲飞声嘶力竭的咆哮着,面孔扭曲的他疯狂的喷洒着白色的口涎,一个深深的拳印依旧牢牢地烙印在他的面门上。殷血歌的这一拳极重,重得龙傲飞已经服下了疗伤的仙丹,却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转金丹被殷血歌直接抢走!

    珍贵如斯的转金丹居然被殷血歌直接抢走!

    就连龙氏一族本家都只剩下三颗的转金丹,居然被殷血歌抢走了!

    而且龙傲飞还被殷血歌猛揍了一拳,差点没把他的脑袋都给打碎了!

    如此屈辱,如此痛苦,如此的让人悲愤欲绝。

    龙傲飞跳着脚在那里破口大骂,借以宣泄自己心头的怒火和委屈。

    “那个该死的血丹散人,我要将他碎尸万段,我要把他相识、相近的人斩尽杀绝。我要灭了窦家,我要屠了骊龙岛,和血丹散人有关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乌木的耳朵急速的转动着,狼妖的嗅觉和听力都比寻常仙人强出千百倍,隔着数千里地,龙傲飞却是如此放声大吼大叫,乌木将他的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乌木的眼珠一阵阵的发光,发热,发烫。他的眼珠开始充血,两团绿油油的火焰从他眸里燃烧了起来——恶人,这小绝对是一个恶人。从龙傲飞的话里面就可以听出,这小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不是好东西,那么他绝对是恶人!

    当然,龙傲飞也是一个有钱人!

    不说其他,单看他拉车的蛟龙,还有他身边那些甲士的坐骑,清一色的都是独角蛟龙!

    而且都是修成了妖仙的蛟龙,起码都是地仙品阶的蛟龙!

    这样的蛟龙不要说活的,就算是死的都值一大笔仙石。龙鳞、龙皮、龙肉、龙筋、龙角,那一样不是价值巨万的好货色?而且这里有数百条之多,数百条啊!

    “小,就是你了。”乌木拔出了宣花大板斧,仰天大笑了起来。

    “我佛慈悲,劫富济贫,小,就是你了。”

    一声尖锐的狼啸声冲天而起,乌木踏着一团妖风,卷起一团妖云就向龙傲飞冲杀了过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