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章 强烈诱|惑(书号:13584

第二百八十章 强烈诱|惑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龙家丹房的首席供奉。

    说实在的,这个身份要说他很值钱,那么他就很值钱。这意味着无穷无尽的资源,无数的仙草灵药供丹师练手,可以尽情的奢靡浪费,将自己的炼丹术推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但是要说他不值钱,那么也就真不值钱。

    一个能够一炉炼制出转仙丹,可以一丹渡仙的宗师级炼丹师,他去仙界任何一个大势力,都能得到同等的待遇。仙界无穷广大,仙界有无数仙人,但是宗师级的炼丹师总共也就这么些许人,龙家丹房首席供奉的职司,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但是一粒转金丹。

    一粒可以让一个凡人一步踏上金仙境界的转金丹。

    必须要承认,这粒金丹的价值太大,诱惑力太过于强烈,就连殷血歌都不由得怦然心动。

    站在殷血歌身后的窦泗汲面色平静的看着殷血歌,目光火热的看着龙傲飞手上的那一粒转金丹。虽然殷血歌现在是窦家的客卿,虽然殷血歌已经和窦家签署了契约,成为了他窦家的专属炼丹师。

    但是窦泗汲都很能理解殷血歌,为了一粒转金丹,殷血歌就算一脚踹掉窦家,转投龙家的怀抱,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金仙,一丹而成金仙,这对仙界无数的修士,无数的仙人而言,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仙人修仙,求的是长生,求的是逍遥。在仙界,大罗道祖不出的情况下,金仙就是仙界的顶尖力量,一位金仙,就算是真正的长生逍遥者。有了金仙的实力,偌大的仙界尽可以去得。

    在仙界很多地方,在很多仙域。一尊金仙就能独霸一方,可以称孤道寡,可以建立一方大势力,成为一方强大势力的开山祖师。地仙和天仙还要为了自己的修炼资源蝇营狗苟、拼命钻营,但是到了金仙位果,除非是运气差到了极点,否则金仙完全可以坐享其成。享受无数修士、仙人的供养。

    尤其是殷血歌化身的血丹散人,他现在的修为只是地仙一品,他却能炼制出天仙境极致的转仙丹。那么他一旦成长为金仙,或许凭借他的炼丹技巧,他甚至能炼制出大罗道祖才有资格接触的大罗道丹?

    而一个能够炼制道丹的炼丹师,无数仙界的大势力。比如说华宗、彝宗,甚至是冢鬼道祖的斗战万灵宗这样的强大势力,都会争着抢着伸出橄榄枝,用各种优渥的条件招揽他加入己方。

    所谓一步登天,莫过于此。

    所以窦泗汲很平静的看着殷血歌,他已经做好了一切思想准备,他静静的等待着从殷血歌嘴里听到那个答复。他已经做好思想准备。准备着窦家失去这个了不起的炼丹师。

    龙傲飞笃定的看着殷血歌,他满脸是笑的捧着手上那个轻飘飘却又沉甸甸的丹药瓶。他犹如高高在上的君王,在俯瞰一位民间的饱学士,等待着这位士跪在自己的面前,向他献上忠诚和全部的才学,然后兢兢业业、呕心沥血的为他和龙家奉献终身。

    他相信‘血丹散人’无法抵挡这样的诱惑。

    他坚定的相信血丹散人不可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一步登天成就金仙位果,这是多少仙人耗费无数年的时光都无法达到的至高成就?金仙,领悟最少一条完整的天地法则才能成就金仙。一个宗师级的炼丹师,哪怕他能炼制出一箩筐一箩筐的增进法力道行的仙丹,但是不管他服用多少普通仙丹,他都不可能成长为金仙。

    以血丹散人的资质和天赋,他很可能永远都不可能成就金仙。

    如今仙界,唯独转金丹可以造就金仙!

    而成就金仙后,血丹散人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他自身的价值,都将有一个天翻地覆的飙升。

    所以龙傲飞已经笑得眼睫毛都炸开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殷血歌向自己屈身行礼,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殷血歌向自己稽首恭称自己为‘少主’。

    “值得么?”万籁俱静。在龙傲飞和窦泗汲的平静,殷血歌背着手,笑问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值得。”龙傲飞万分笃定的看着殷血歌:“我龙家老祖仔细计算过,以赵家给出的炼制夔牛神元丹的材料,最多能成就一粒二转仙丹。但是前辈能够炼制出三粒转仙丹,显然前辈的炼丹技巧已经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其他的所有药力,都是外来吸附的天地灵萃所化。”

    龙傲飞目光狂热的看着殷血歌:“炼制仙丹,却能引来天地灵萃吸附在丹药上,将一份原材料,发挥出数百份的效能来,这样的炼丹技巧,在偌大的仙界,在高手如云的仙庭,也不过是三五位宗师有这样的手段,而他们,都是金仙强者。”

    殷血歌笑得很含蓄,笑得很古怪。

    没错,龙傲飞说得没错。偌大的仙界,偌大的仙庭,能够有这样的巧夺天工的手段,以极少的原材料炼制出转仙丹的宗师级炼丹师,名声宣诸于外的,也不过是仙庭之的三五位金仙而已。

    很不幸的是,这三五位金仙宗师,有一位已经是血海鬼君;另外两位,则正被囚禁在幽冥十八禁囵塔,同样正在兢兢业业的为殷血歌奉献自己的经验和知识。

    所以殷血歌就笑了,他笑得云淡风轻的看着龙傲飞,很轻微的叹了一口气,目光火热的凝视着那个小小的丹瓶——被数十张强力的仙符捆得死死地丹瓶。

    “转金丹,他的丹方基本上是一个仙界的炼丹师都知晓,但是想要凑齐一炉转金丹所需的原材料,怕是没这么容易。”殷血歌手指轻弹,微笑着说道。

    龙傲飞和窦泗汲同时连连点头,这话说得再对不过了。

    转金丹的丹方,在仙界是烂大街的货色,基本上任何一家丹药铺,都有他的丹方出售。但是如今的仙界,想要凑齐一炉转金丹所需的原材料。却是如此的困难。

    能够让一个凡人一步登天成就金仙位果,这是何等逆天的夺天地造化的神通。

    转金丹所需的材料一共千百十种,每一种都是罕见之极的天地奇珍,而且对药材的年份要求极其苛刻。其很多药材,更是连种植的时间和采摘的时间,都要精确到百分之一弹指的时间,还要天时地利人和都完全契合了。才可能炼制出转金丹来。

    放在很多年以前,放在传说的太古时代,那时候仙界的仙人没这么多,那时候的仙界刚刚开辟,就和现在的蛮荒仙域一般,满仙界都是珍稀至极的先天级的奇花异草。那时候想要凑齐一炉转金丹的原材料。只要一个炼丹师随便去一座大山乱扯几把野草,也就筹备妥当了。

    但是现在仙界的仙人是太古时代的何止万亿倍?仙人们的日常消耗更是一个天数字。

    在现在的仙界,除开那些大势力特别开辟出的小秘境、小世界、小洞天之外,其他地方就连一株千年以上的灵药都难以找到,更不要说炼制转金丹的那些珍稀之物了。

    而仙界大势力开辟的小秘境、小世界、小洞天,里面的环境不可能和真正的仙界那样包罗万象,不可能像真正的世界一样可以孕育出各色各样的仙草灵药。所以任何一个仙界大势力。他们都不可能凑齐炼制转金丹的原材料。

    唯有经过漫长的时间,等待自家秘境、世界里、洞天内的灵药灵草成熟了,仔细的采摘下来后,相互之间以物易物,进行等价兑换,经过无数的麻烦之后,才可能在三五个仙界大势力,凑齐这么一炉两炉炼制转金丹的原材料开炉炼丹。

    而转金丹。想要丹成转,哪里是这么容易的?

    那一炉两炉的转金丹,能够炼制出三五粒成品,那就是邀天之幸了。

    但是仙界任何一个大势力,金仙都是数以万计,任何一个金仙都活了无数年,他们有无数的儿、孙、灰孙。更有无数的门人弟和亲朋故旧。数万年甚至是数十万年才有这么三五粒转金丹面世,这转金丹到底要如何分配呢?

    由此可知转金丹到底有多珍贵!

    由此可见龙傲飞手上的这一粒转金丹,到底有多强的诱惑力。

    由此更可得知,龙家的那些老祖。对殷血歌的兴趣到底有多强烈,他们愿意付出多少代价。

    殷血歌怔怔的看着那个药瓶,他沉吟了许久,这才摇了摇头:“你们龙家,转金丹有多么?”

    龙傲飞惊愕的瞪大了,他好似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失声笑了出来:“前辈莫非是在说笑么?转金丹,怎可能有多?我手上这一粒转金丹,还是家祖当年为本家立下了大功,本家长老会为了酬功,才特意开了宝库赏赐下来的。”

    不无得意的昂起了头,龙傲飞故作淡然的说道:“或许前辈已经知晓,我雁荡龙家的本家,就是仙界那个赫赫有名的龙家,也就是曾经出过三任仙庭仙帝的龙家,更是和龙族有血脉亲缘的那个龙家。”

    口风一转,龙傲飞很是雍容的看着殷血歌,隐隐带着一丝威胁之意的说道:“以我龙氏一族本家的强盛,本家宝库转金丹也不过区区三粒。所以我雁荡龙家将这一粒转金丹放在了前辈面前,这就代表了本家的诚意,以及势在必得的决心啊。”

    “哦,我是一定要成为你龙家的丹房首席供奉?”殷血歌看着那个丹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是,您是必须要成为我龙家的丹方首席供奉!”龙傲飞得意的转了一下丹瓶,轻轻笑了一声。

    又是半晌的沉默后,殷血歌的手指开始掐动起来。丹田血海血浪滔天,无数鬼卒、鬼将、鬼君在仰天怒吼,座血海浮屠上,天刑仙君为首的大三头臂的夜叉鬼王同时暴跳如雷,挥动着条胳膊,在血海上掀起了一道道惊天的血色狂雷。

    “龙家虽然势大,但是这里是蛮荒仙域,是冢鬼道祖的地盘啊。”殷血歌眯起了眼睛,眸里一抹危险的血光一闪而过。

    龙傲飞皱了皱眉头。他淡然道:“虽然是冢鬼道祖的地盘,但是蛮荒仙域的规矩,是他自己定下的。我龙家,并没有触犯他的规矩,我们只是来小雁荡,搜集一些资源罢了。”

    “拳头大的是大爷。”殷血歌看着龙傲飞,笑得很灿烂。

    “拳头大的。是大爷。”龙傲飞不知所以的看着殷血歌,他不懂殷血歌为什么笑得这么让他头皮发麻。

    下一刻,殷血歌的拳头沉甸甸的落在了龙傲飞的鼻上。他没有动用任何的法力,完全是用蛮横的**力量狠狠的对着龙傲飞挥出了一拳。所以龙傲飞身上各色各样稀奇古怪的防御仙器并没有发动,而那些有着自我灵智,可以主动触发的防御仙器。却已经在刚才消耗一空了。

    所以殷血歌的拳头就这么干净利落的砸了下去。

    他眉心颅骨上的一朵白莲花绽放,放出无量明光照耀周身。他莹白如玉的肌肉、骨骼、内脏涌出无穷的巨力,驱动他的拳头犹如一颗来自太古洪荒的巨型流星,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穿透了两人之间不到三丈远的虚空,很是稳当的落在了龙傲飞的鼻上。

    龙傲飞高耸挺拔的鼻梁粉碎,坍塌,凹进了他的面门。

    殷血歌的半个拳头陷入了他的面门里。他的拳头和龙傲飞的面门亲密的镶嵌在一起,浑然天成,就好似龙傲飞的脸上本来就长了一个拳头一样,自然而流畅,没有丝毫的突兀感。

    龙傲飞甚至没能哼哼一声,因为殷血歌这一拳打碎了他的鼻梁,打塌了他的面门,拳头堵住了他的鼻腔。碎裂的骨肉涌入了他的喉管,堵住了他的气息,让他根本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他只是急骤的抽搐着,宛如被渔人拉上岸的鱼儿一样疯狂的抽搐着,他的身体抽搐得是那样的厉害,让在一旁围观的窦泗汲都忍不住害怕——这家伙不会抽得太厉害,把自己的骨头都从身体内抖出去吧?

    但是在这一瞬间。窦泗汲心居然涌上了极大的惊喜。

    他甚至忽略了龙家接踵而来的残酷报复,忽略了窦家可能面临的危机,他满心欢喜殷血歌会留在窦家,会继续成为他窦家的首席客卿。

    殷血歌一拳打得龙傲飞半死不活。左手飞快的伸出,一把将那丹瓶抢了过来。

    黑白二色先天两仪造化神炎在他掌心微微一闪,封印了丹瓶的数十张符箓同时化为灰烬飘散。一粒拇指大小生了窍,不断吞吐紫色烟霞,隐隐有金色豪芒放出的仙丹轻盈的飞出了丹瓶,滴溜溜的悬浮在殷血歌面前打着转儿。

    血鹦鹉‘嗷嗷’叫着,张开嘴狠狠的向这粒转仙丹吞了过去。

    但是殷血歌右腿狠狠的弹出,将血鹦鹉一脚踢飞了数百丈外。他左手轻轻一弹,转金丹带起一道金色弧线,‘啪’的一下落进了幽泉的小嘴里。殷血歌笑道:“这仙丹对我的效力怕是不大,赶紧服下,消化药力,龙家的那些老家伙找上门来,就要你做主力顶住了。”

    幽泉呆了呆,她嘴角微微一勾,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一口将那转金丹吞了下去。

    随后她盘坐在了地上,周身散发出淡淡的毫光,一股浩浩汤汤的纯净水汽从她体内扩散开来,化为一朵一朵黑色的水莲花围绕着她的身体轻盈的旋转着。幽泉的法力在一级一级的突飞猛进,一抹不可测的天地玄机从她体内扩散开来,龙蚕岛上,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幽泉欠缺的只是法力修为,至于说天地大道的领悟,似乎对她并不是一个问题。

    她的气息以让人惊惧的速度在飙升,她的头顶有一线黑色的水汽冲了起来,渐渐的在她头顶扩散成一团庆云。

    “龙公,抱歉。”殷血歌收回了右拳,然后一脚将龙傲飞踹飞了出去。

    “你不该将转金丹就这么放在我面前。诱惑力太大了,而我道心不稳,我只能选择做强盗。”

    殷血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无奈的摇着头感慨道:“本来我应该选择成为你们龙家的供奉,但是因为某些不能明说的原因,我只能选择成为你们的敌人。所以,我打劫了你,你应该能理解我的苦衷。”

    大袖一挥,一道恶风卷起,龙蚕岛的护山大阵突然发动,一股狂澜卷起了龙傲飞和他的随从们,将他们一骨碌的丢了出去。殷血歌厉声喝道:“我打劫了你,所以,龙家想要报复的话,只管来吧。”

    紧接着,殷血歌的声音响彻了周边万里之地,就连骊龙岛上的那些仙人都听到了他的喊声。

    “本座今日和雁荡龙家结怨,任何一位仙友,只要能提来龙家仙人的人头,并且自备原材料,本座就能免费为他炼制仙丹。龙家地仙的人头,可得地仙丹;龙家天仙的人头,可得天仙丹;龙家金仙的人头,本座就不惜耗费心血,为他炼制金仙丹。”

    微微一顿,殷血歌补充道:“地仙丹、天仙丹,保证都是转仙丹。金仙丹么,最多二转。”

    随着殷血歌的喊叫声,整个骊龙岛和周边岛屿上的无数仙人都疯魔了。

    随后这个消息迅速扩散了开去,偌大的小雁荡无数大小势力的仙人,同样疯魔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