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前倨后恭(书号:13584

第二百七十九章 前倨后恭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十二元辰,斩!”

    万灵仙钟轰然震鸣,殷血歌双手结印扑在了仙光缭绕的钟体上。

    辉煌壮丽、寒气冲天的十二道剑气络绎斩在了龙傲飞所化寒光上。不管他是龙家的绝世妖娆,不管他背后站着多少了不起的人物,不管他耗费了多少天地奇珍,不管他是否真正的天命之。

    殷血歌一概不理,他只是一门心思的运用剑阵,倾尽全力的斩了下去。

    龙蚕岛数百条金仙灵脉在怒吼,数千条仙灵脉在震荡,龙蚕岛周边无数延伸出去的天地灵脉的旁支末梢在剧烈的跳动,就好似无数被人在逆鳞上捅了一刀的魔龙在发狂。

    庞大的仙灵之气注入剑阵,十二道银色的剑光犹如天瀑倒垂,剧烈的冲刷了下去。

    龙傲飞惊恐欲绝的嘶声怒吼,他绝望的抬起头,看着头顶十二道辉煌壮丽宛如整个天地一般压下来的剑光。在那些剑光之间的缝隙,他看到了小雁荡的源头——悬挂在极远高空那个硕大的雁头。

    雁头的双眸闪耀着淡淡的寒光,好似讥嘲的看着龙傲飞。

    骄傲如他,就算在濒临死亡的那一瞬间,龙傲飞依旧骄傲的认为,这雁头是在看他,只是在看他。骄傲如他,尊贵如他,就算是死,能够被这么强横、神奇的生命关注,龙傲飞也觉得很自豪。

    随后他的腰带正,那个婴孩头颅大小的带扣喷出了万丈烟霞。一颗活灵活现的独角狻猊头颅从那带扣冲了出来。这是一枚藏在带扣的小小纹盾,内封印了一头独角狻猊的真魂,而且这是一头金仙巅峰的独角狻猊的真魂。

    经过大罗境道祖亲手祭炼,融入了数百种先天级别的珍稀材料,这枚小巧的纹盾已经是半步道器级的存在。独角狻猊的头颅虚影冲上高空,一丝难以形容的大道气息扩散开来,在龙傲飞的头顶组成了一座无形但是无比厚重的气盾。

    一道剑光落下,气盾剧烈的震荡。

    两道剑光落下,气盾裂开了缝隙。

    三道剑光落下,气盾被劈成两片。

    还有道剑光继续轰落。刚刚喜出望外自以为逃出生天的龙傲飞刚刚狂笑三声。正要大吼小叫‘你杀不死我’来宣泄自己的得意和骄傲,看着继续落下来的剑光,龙傲飞只觉小腹一紧,差点就尿了一裤裆。

    但是他战裙上平日里他根本不以为意。自以为是精美配饰的海蓝色水波花纹。条形如毒蟒。生了龙头、蝎尾的奇形仙兽突然冲出。他们按照宫方位直冲高空,大嘴张开,每条仙兽都喷出了颗拳头大小的红色内丹。一共是八十一颗内丹带着滔天火焰冲了上去。

    条剑光沉闷的落下,就好似传说太古巨神濒死前的最后一声叹息,带着无穷无尽的肃杀、绝灭的气息落了下来。八十一颗红色内丹喷吐着烈焰,带着狂暴、暴虐的怒火,狠狠的撞在了剑光上。

    巨响声,龙蚕岛上空方圆十万里内的所有云彩被一扫而空,数百名途径附近的仙人、修士惨号着从云端吐血坠落。一些靠得比较近的仙人更是浑身衣衫被炸得稀烂,赤身露体的吐着血,昏迷不醒的一头坠倒在地。

    剑光终于粉碎,八十一颗火红色内丹被剑光斩碎成数千片大小,条奇形仙兽发出一声哀鸣,他们的身体内无数条极细的剑气呼啸着冲了出来。他们的身体在剑气的摧毁下逐渐的崩塌粉碎,最终化为红色的沙尘流散于天地之间。

    龙傲飞身上的宝蓝色宽袖长袍‘啪’的一下裂开,变成无数宝蓝色的蝴蝶漫天飞舞。

    长袍内一件贴身的龙鳞软甲熠熠发光,喷出数十条水色烟霞裹住了龙傲飞全身。他的脚下出现了一团灵光闪烁的云团,这条云团极有灵性的一个盘旋,托起了龙傲飞的身体就要向高空遁走。

    但是剑阵的变化并没有结束,十二条巨型剑光被摧毁,可是组成这些剑光的一百四十四万柄仙剑依旧保持完好。崩溃的剑光无数柄仙剑喷射出来,他们在高空首尾相接往来游走,就好似大海密密麻麻的沙丁鱼群一样遮挡住了龙蚕岛上方的天空。

    漫天都是仙剑盘旋飞卷,这些仙剑组成了湍急的漩涡挡住了龙傲飞的去路。那一团灵云托着龙傲飞四面乱撞乱窜,却每每被那些仙剑给挡了回来。

    幸好龙傲飞身上的龙鳞软甲坚固异常,仙剑划在他身上只是溅起了无数点火光,若非这件软甲护住了他,这些仙剑早就将他搅成了饺馅儿。

    还不等龙傲飞想出应付的办法——娇生惯养的他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生死绝境,他根本也没有足够的战斗经验想出应付的法来,幽泉那边蓄势已久的重击终于到来。

    龙蚕岛周边百万里海域,深达数百里至数千里的海水被幽泉以本命神通一举抽空。

    以三口心血为引,如此巨量的海水被压缩进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水珠。这颗水珠密度是如此巨大,以至于这颗水珠通体漆黑,就好似一颗黑洞,周边的光线和空间都被扭曲了,给人一种四周的虚空正无止境的向水珠内坍塌的错觉。

    幽泉双手托着这一颗水珠,轻轻的向虚空一荡,刚刚悬浮在龙傲天胸前的紫金色玉符就轰然碎裂开。虽然是自成世界的一道无上道符,但是这枚玉符衍化的世界也不过是一里大小,幽泉掌心这颗水珠蕴藏的力量,显然超出了这一里世界所能承受的力量极限。

    “无耻,该死!”

    幽泉看着好似无头苍蝇一般漫天乱窜的龙傲飞,白净的小手轻轻的一拍水珠。这颗漆黑宛如黑洞的水珠就骤然消失。伴随着一声雷鸣般巨响,水珠突兀的划过虚空出现在龙傲飞的身后,然后沉甸甸的撞在了他的后心上。

    龙鳞软甲发出不堪重负的**声,这是百万里海域所有海水集在一起的重量,被幽泉以本命神通催动后,这一滴水珠在自身的重量之外,更凭空多了一份先天水元之气的肆虐的狂暴。

    水至阴至柔,但是冲破了堤坝的洪峰,却足以给万物造成灭顶之灾。

    这颗水珠蕴藏的狂暴之意,比起冲破堤坝的洪峰何止强出百万倍?

    灭绝一切生灵的毁灭之意轰击着龙鳞软甲。轰穿了龙鳞软甲。轰碎了龙鳞软甲,进而直接轰进了龙傲天的身体内。挡住了百万仙剑疯狂穿刺的龙鳞软甲发出最后的一声哀鸣,突兀的化为一缕飞灰飘散。水珠重重的轰在了龙傲飞的后心上,然后整个没入了他的身体。

    方圆白万里的海域所有的海水冲进了龙傲飞的身体。随后迅猛的扩散开来。

    无穷无尽的海水充斥着龙傲飞的每一个细胞。巨量的水元力撑涨了他的身体。就要将他的身体撑爆开来,将他的身体联同他的灵魂一并儿撑成粉碎。

    “我命休矣!”龙傲飞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他惊恐的大吼大叫。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自家的老祖不是说他注定在一百个元会成就大罗至尊么?为什么他会陨落在这里?他注定是未来光耀整个仙界的存在,为什么他会陨落在小雁荡?陨落在蛮荒仙域?

    这不过是龙家本家给他的一次小小的历练而已,他为什么会陨落在这里?

    绝望的瞪大了双眼,龙傲飞在死亡降临之前的一瞬间,还不忘回过头去,深深的盯了幽泉和幽泉身边被一团水雾裹着的渔家少女一眼。

    真可惜,这么美丽出色的两个少女,她们居然拒绝了他龙傲飞的恩宠,甚至还要杀了他。

    就在这时候,就在龙傲飞清楚的看到死亡已经包裹住他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亮了起来。从他的头顶一直到他的脚心,无数条细密的符曲线浮现,他的每一根头发,每一根毫毛,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每一处气穴,每一条血管经络,都冒出了无数的符曲线。

    龙傲飞就好似一张人形的特大符纸,有大神通者以他的身体为基础,绘制了一张精妙绝伦、神奇非常的仙符。他的身体冒着光,喷着火,缠绕着万丈祥云瑞气,甚至有淡淡的香气飘散出来。

    他身上的每一处窍穴都有一团密密麻麻复杂无比的符冒出来,渐渐地从龙傲飞身体内冒出来的符光芒在天空扩散缠绕了千里方圆,一股无上的威严从高空落下,龙蚕岛周边方圆百万里的海域,突然被海水填满。

    一切都发生在万分之一个刹那间。

    幽泉抽走百万里方圆的海水,远处的海水还来不及奔涌而来将这海域露出的空洞填满,幽泉已经用那海水凝成的水珠攻击了龙傲天。下一瞬间龙傲天体内的所有海水就被放回了原位,每一滴水、每一个水分都被送回了原来的位置,就好似他们从来没有被调动过一般。

    灵符散发出的祥光瑞霭在高空载波载浮,殷血歌掌控的剑阵百万飞剑在那祥光瑞霭往来飞刺,但是渐渐的飞剑上的杀气、锐气逐渐的消散,这些飞剑就好似乖巧顺服的小猫一样,完全不受殷血歌的控制,乖乖的飞回了十二口剑湖温养。

    “符修?本命元符?”

    殷血歌手掌轻拍万灵仙钟,惊愕的看着龙傲飞体内喷出的无数符。

    仙界有无数的修行流派,有道家、佛门、妖仙、魔头、鬼物,但是在这些大的脉络之下,无数奇异的修行法门被上古的大能力者、大智慧者开创了出来。

    符修就是其一类。

    他们将天地万物视为一道蕴藏了无穷奥秘的符箓,他们以自身为材料,不断的在自己身体内铭刻各种天地符印,从推衍天地妙理,获取无穷无尽的力量。

    冢鬼道祖的死对头大化上人开创的彝宗,就是仙界最有名的符修仙门。

    彝宗的仙人们炼制有本命元符。内蕴无穷奇妙,上应天,下应地理,宇宙奥秘尽在其。一道本命元符,能化为飞剑、法宝、各种仙阵,运用存乎一心,拥有无匹威能。

    龙傲飞体内喷射出来的,分明就是彝宗仙人本命元符的路数。但是龙傲飞走的是最传统的法修的路数,这一道本命元符应该是有金仙以上的符修大能,不惜耗费本命元气为龙傲飞凝练的一道元符。

    而且看龙傲飞自己那等惊慌失措的模样。他肯定不知道这道本命元符的存在!

    如果他能自如的调动这道本命元符的力量。龙蚕岛的第二重剑阵,也不会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威胁。

    面色阴沉似水,殷血歌脚下一动,带起一道血光来到了幽泉身边。他抽出一条道袍递给了幽泉。让她裹住了那个浑身赤露吓得瑟瑟发抖的渔家少女。然后抬头看向了正悬浮在身边。周身好似烟花一般绚烂的龙傲飞。

    “这位道友,龙蚕岛乃本座清修之地,道友蛮横闯入进来。已经是失礼了。”

    冷笑了几声,殷血歌从袖里掏出了几颗监察司金仙炼制的降妖雷火,好似丢石一样在手上摆弄着。

    “这龙蚕岛如今已经是本座的领地,这龙蚕岛上的岛民,就是本座的民。道友当着本座的面,强行掳走本座民,这也太不给本座面。”

    仙识分成三百多道,死死锁定了龙傲飞带来的那些跨乘蛟龙的龙家甲士,殷血歌冷声喝道:“如果道友不给本座一个说法,就怪不得本座自己来找说法了。道友带来的这些人,就全部留在这里吧。”

    龙家甲士们一个个浑身冰冷的看着殷血歌。

    小雁荡的天道法则极其特殊,一切人的修为都被压制到了地仙三品的水准,一应仙法仙术能够发挥出的最强威力也不过是地仙三品的层次。这种金仙炼制的雷火,他们能爆发出的物理破坏力也就是地仙三品。但是这些雷火蕴藏的大道法则,却是金仙层次的。

    雷火的威力虽然小,但是品质足够高,足以对这些龙家的甲士造成致命的伤害。

    打个比方,这些金仙炼制的雷火,都是高浓度的王水。原本这些雷火的威力相当于一个湖泊的王水,这些龙家甲士一旦浸入王水形成的湖泊,自然是尸骨无存。

    因为小雁荡的法则压制,雷火的威力被极大的削弱了,一个湖泊的王水变成了一海碗的王水。

    但是只要运用得当,一海碗的王水泼在人的脑袋上,照样是致命的。

    所以殷血歌手上的这几颗金仙雷火,依旧对龙家的甲士们有着绝大的威慑力。

    龙傲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周身喷射出的祥光瑞气逐渐消散。他收起了身上的异象,重新取出了一件宝蓝色的长袍披在了身上。端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各种配饰,龙傲飞踏着灵云来到殷血歌面前,肃容向殷血歌深深的鞠躬行了一礼。

    “血丹前辈,是晚辈唐突了。”

    摆出了一副世家翩翩佳公应有的温如玉的嘴脸,龙傲飞老老实实的向殷血歌赔礼道歉。

    刚到龙蚕岛,龙傲飞骄横不可一世,想要用暴力闯入龙蚕岛面见殷血歌。但是当殷血歌和幽泉展示了他们足够强横的力量后,龙傲飞就变得温尔雅,变得无比的恭谨恭顺。

    他恭谨的垂手站在殷血歌面前,满脸是笑的说道:“前辈乃世外奇人,不能和那些世俗的普通丹师相提并论。是晚辈荒唐,将前辈和那些粗陋鄙夫相比,所以才做出了这么无礼的事情来。”

    看了看龙蚕岛四周隐现的各色光霞,这是三重护山大阵自然外泄的灵气余波,龙傲飞笑着说道:“若是对前辈的护山大阵有任何破坏,我龙家一定全额赔付。”

    双眸流转,向着缩在幽泉身后的渔家少女望了一眼,龙傲飞淡然道:“这位姑娘资质不坏,晚辈是真心实意想要娶她。成为我龙家正妻是不可能的,但是晚辈愿意让族长辈上门提亲,娶她做侧室夫人,对她一介民女而言,这也是她的造化了。”

    殷血歌沉默不语。

    以雁荡大陆龙家的强横势力,一个荒岛上的渔家少女,能够嫁入龙家,不要说做侧室夫人,哪怕是做一个没有名分的侍妾,这对一个普通凡人少女而言,也是一步登天的造化。

    但是,世上的事情,不是这么做的;世上的道理,不是这么说的。

    幽泉首先开口冷笑了起来:“你是恶人,她不会嫁给你。她是大圆满的水属仙灵根,公,我可以传她道统。嫁给这种纨绔恶少,那才真是可怜呢。”

    殷血歌顿时看着龙傲飞笑了:“我家幽泉说了,这姑娘不会嫁给你,所以,死心吧。”

    龙傲飞深深的看了幽泉一眼,然后扫了一眼缩在她身后的渔家少女,满不在乎的笑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么晚辈自然不会强求。晚辈此次过来,真正的目的还是前辈您啊。”

    袖一甩,龙傲飞的袖里飞出了一个用数十道灵符死死缠住的丹药瓶,他将这个药瓶捧在手,严肃的看着殷血歌沉声道:“我龙家愿意用一粒‘转金丹’为礼,聘用前辈为我龙家首席丹房供奉。”

    饶是殷血歌已经猜出了龙傲飞的来历,但是当‘转金丹’这个名字一入耳,殷血歌的心脏依旧剧烈的跳动起来。

    转金丹,一粒可让凡人踏入金仙境界的转金丹!(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