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龙家恶客(书号:13584

第二百七十七章 龙家恶客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黄巾力士不修道行,不蓄法力,单有一把好力气以及三两种简单但是实用的本命神通。其最重要的,也是仙人们蓄养黄巾力士的最大因素就是——力能移山倒海,精通土木营造。

    冢鬼道祖让殷血歌挑选二十名实力不超过他的修士随行,殷血歌琢磨了一阵,他的修为不过地仙一品,在小雁荡这种地方,带一群普通修士来有什么用处?

    所以他干脆的带了二十名低阶的黄巾力士,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这些身躯高大的黄巾力士施展开本命神通,顿时龙蚕岛上香风滚滚,黄色的烟云笼罩了龙蚕岛最高的山峰。无数道仙光从山峰喷射出来,这些黄巾力士手持各色仙器,对着那座山峰一通的挖、凿、劈、砍,大量的土石被他们开凿出来,丢弃去了远处的深海。

    短短一刻钟后,一座规模极大的洞府已经有了雏形。

    正的主峰山腰部,被开凿出了一片方圆百亩的平整空地,边缘上种植了一片古松翠柏,更有点点珍稀的仙草兰花点缀其。一条瀑布从斜刺里一座山头上的湖泊被引了过来,从这片空地的一侧呼啸而下,一条白龙般的飞瀑从山腰垂落,给这座山峰凭空增添了几分活力。

    空地的尽头,铺上了厚厚一片翠绿苔藓,上面密布着大量灵芝和其他仙草的悬崖,一个高四丈尺、宽两丈四尺的拱形门户敞开,两扇仙玉雕成的洞门半开半掩着。门户上雕刻了一副复杂的周天星象图,这是一门威力极大的仙家禁制。

    从洞门走进去,是长达里许的甬道,上圆下方的甬道上镶嵌了无数明珠,熠熠宝光照耀得甬道内纤毫可见。在甬道的尽头,是一座占地数十亩,加持了仙家禁制后,随时可能扩大到百里方圆的大殿。

    黄巾力士们在这座大殿上花费了极大的力气,殷血歌从玄天府的库房带出来的那些仙庭制式的陈设家什,比如说鎏金的瑞兽神禽造型的香炉。精美复杂的烛台灯架。各色璎珞壁毯宫灯屏风等等。

    这些家什都是出自仙庭将作监宗师级仙人大匠之手,所用材料精益求精,造型更是端庄富丽华美无比。被这些黄巾力士巧手一装扮,这座大殿顿时变得紫气升腾、仙光缭绕。隐隐然带上了几分传说的仙庭仙帝起居的凌霄宫殿的威严和气派。

    为了凸显殷血歌炼丹师的身份。黄巾力士们在这座大殿正按照宫方位。摆放了座宝气升腾的丹炉作为装饰。这些丹炉都来自于幽冥十八禁囵塔被殷血歌囚禁的两千多金仙,这些监察司的金仙们,如今依旧被殷血歌不死不活的囚禁在塔狱。他们身上的宝贝,如今都成了殷血歌的珍藏。

    座丹炉造型各异,或者古朴端庄,或者精美华贵,或者精巧灵动,或者神秘莫测,座丹炉清一色都是金仙器级的珍品,按照宫方位布置妥当后,又形成了一座威力极大的护山阵法‘天地熔炉生死造化仙阵’。

    将龙蚕岛的所有金仙灵脉和天仙灵脉全部以仙家手段牵引过来,融入了这一座生死造化仙阵后,座丹炉就不时喷射出紫气毫光,种不同的仙火熊熊燃烧,大殿内的温度却丝毫没有变化。

    但是只要有人触动了这座大阵,那么大殿就会变成风火熔炉,将侵入者炼化成一缕青烟。以这座丹炉的品阶,这座大阵甚至连七品、八品的金仙都能生生炼化了去,就算是品或者巅峰的金仙,被困进这座大阵后,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才有可能逃走。

    在大殿的尽头,一座流光溢彩的云榻悬浮在一片紫色云烟上,云榻附近矗立着数十尊造型各异的神龙、凤凰、麒麟、玄武等神兽神禽的雕像。这些雕像都是塔狱那些金仙炼制的战争傀儡,最弱的一尊都有着相当于金仙三品的战力。

    这数十尊雕像一旦配合生死造化大阵发动,殷血歌的这座洞府就会变成一方儿绝境,措手不及之下,怕是只有大罗金仙才能全身而退。

    云榻的两侧,分别有四座仙云萦绕的屏风,挡住了八条通往洞府深处的甬道。

    这些甬道分别通往殷血歌清修的密室,炼丹的丹房,储存典籍的藏经阁,储存丹药的丹阁,以及其他的各处有着不同功用的区域。在黄巾力士的巧手施为下,这些甬道内部也不断的分岔,岔道或者相互连通,或者通往某些凶险杀阵掩护下的绝地。

    总而言之,这座主峰内部已经被黄巾力士们变成了一座巨大的迷宫,内部的分支甬道数以万计,而且大小甬道之间都密布了无数的阵法和禁制。

    毕竟殷血歌搜刮了整个玄天府的所有财富,他还击杀、俘虏了这么多的仙人,各种各样的仙阵所需的阵盘、阵旗数以十万计。这些黄巾力士手上有了这么多的好材料,自然是全心全意的,将殷血歌的这座洞府布置得宛如金汤城池一般。

    幸好这些黄巾力士在布置完成之后,为殷血歌生成了一副完整的洞府禁制图录。要不然的话,殷血歌或许会成为仙界历史上第一个被自家洞府内的禁制干掉的仙人,这个名声传出去可真是不好听。

    窦泗汲等窦家的族人随同殷血歌一起,看着这些黄巾力士开凿布置这座洞府,只觉得眼界大开,对殷血歌更是惊为天人。

    以窦家的底蕴,他们族只有一些重金采购过来的低阶黄巾力士。或者说,他们族只有一些重金采购过来的,低阶黄巾力士的残次品。他们或者实力低微,或者灵智不全。总而言之就和寻常的傀儡兽没什么两样。

    像殷血歌手上的这二十尊黄巾力士,他们实力强横,灵智完整,手段也是神乎其神,建造如此巨大的一座洞府,居然只耗费了他们几个时辰的时间,显然他们在建造洞府上有着丰富的经验。

    尤其殷血歌拿出来的那些用来装点洞府的奇珍异宝,都让窦泗汲他们惊叹不已。

    不提起他,单单那座金仙器级的丹炉,就让窦泗汲他们的眼珠差点黏在了上面。金仙器级的丹炉啊。这对任何一个炼丹师而言。都是至高无上的诱惑。但是在殷血歌这里,他居然用这种品级的丹炉做洞府的装饰品,这简直就是败家嘛。

    但是再看看殷血歌掏出来的,那些和仙界的世家豪族自己炼制的各色陈设家什迥异。带着一股凛凛仙威和堂堂大气的各色物品。窦泗汲一行人只能是摇头暗叹——看来殷血歌这个血丹散人的底蕴。要比他们所想象的更加深厚啊!

    一路欣赏,一路感慨,窦泗汲等人到了最后已经被殷血歌不断取出的各色奇珍异宝震惊得有点麻木了。他们只是不断的在脑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能够请到殷血歌做自家的首席客卿,这是窦家走了一步逆天的大运,才有了这样的造化。

    洞府的开辟和各种布置持续了三天三夜,到了最后,黄巾力士们只是对洞府各处进行最完美的修饰和修改。同时他们也在龙蚕岛内外,逐次的架设了三重大阵,这个工序耗费了他们大部分的时间。

    最外一重大阵距离龙蚕岛的海岸线有五十里远,这座大阵预警和警告的意味重于杀伤力。

    任何修士和仙人只要靠近这座‘混海无极大阵’,就会立刻惊动殷血歌洞府内轮值的人,同时大阵也会释放出一股强劲的排斥力拒绝外人的进入,更会直接将预先设置好的一段警告的话语传入外来者的耳朵里,警告他们这里是殷血歌的私家领地,警告他们不许妄自轻入。

    如果外人不听警告,一意孤行继续侵入的话,混海无极大阵会立刻调动四周无穷无尽的水元之力,化为一道厚重的海水帷幕将整个龙蚕岛笼罩在内。这一重海水帷幕有咫尺天涯的神通蕴藏在内,外来者在这帷幕前进一寸,都要飞行数千里的距离。

    这样的空间禁制,除非是大神通者能够破开禁制,否则寻常仙人闯入帷幕后,就只能在海水宛如无头苍蝇一样绕圈行走,根本无法从这一片海水脱出身去。

    第二重大阵,则是在龙蚕岛上空。

    托华宗的福分,殷血歌连番大战,杀死的监察司仙人和仙兵仙将不知凡几,缴获的各种品级的仙器神兵数以千万计。这些仙器神兵大部分被殷血歌留给了自己温养的几件血海本命灵宝吸收吞噬,但是依旧有数量惊人的仙器保留了下来。

    这第二重大阵就是一座‘万剑屠仙大阵’。在龙蚕岛的各处,黄巾力士们按照十二元辰方位布下了十二座剑湖,每一座剑湖都以地脉灵气温养了十二万柄天仙剑和地仙剑。

    若是外人一旦闯入龙蚕岛的领地,一百四十四万柄仙剑将同时腾空而起,化为无边剑罡击杀来敌。量变足以引发质变,一百多万柄仙剑聚力一击,就算是高阶金仙一旦疏忽,都有可能陨落当场。

    至于第三重大阵,就在龙蚕岛的主峰上。

    殷血歌在这里布置了十八架天罗地网,布置了由一万两千百十座迷阵、幻阵、坑阵、陷阵、杀阵、绝阵组成的‘森罗万象戮仙诛灭屠灵大阵’。这座大阵是血海几位精通仙阵的金仙级鬼君贡献出来的组合型杀阵,只要龙蚕岛的地脉不绝,任凭外敌有百万、千万,都会被困杀在大阵。

    三重大阵一座比一座厉害,一座比一座凌厉,加上洞府内的那些布置,殷血歌的这座洞府绝对算得上是固若金汤,哪怕是雁荡大陆的三大家族联手来攻,也要撞得头破血流。

    洞府开辟完成,各色大阵布置妥当之后,窦泗汲带来的几个窦家的小姑娘就发挥她们女人的天性,带着那些黄巾力士满龙蚕岛的寻找各种珍稀的美丽仙花仙草,点缀洞府的内外。

    殷血歌对这些窦家的族人感官不错。而他身边除了幽泉,也实在是没有可用的人手,万一有客人来了,端茶送水的人都不够。所以窦泗汲稍微提起了这事儿,殷血歌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窦家派遣数十位少男少女在殷血歌龙蚕岛听用,而殷血歌则会在修炼之余,对他们进行各方面的指点。

    换句话说,这些窦家的少年男女,就是殷血歌在小雁荡收下的第一批外门弟了。

    洞府外的空地上,殷血歌和窦泗汲面对面的盘坐在一株古松下。一边品尝两个窦家少女烹煮的香茶。一边愁眉苦脸的看着光溜溜的洞门上黄巾力士用美玉雕琢出的一块匾额。

    “这洞府的名字么,一定要想个好听的。”殷血歌很是严肃的看着那块光溜溜的匾额:“血丹洞其实不错,我不是血丹散人么?这血丹洞,是人都知道是我的洞府了。”

    这个名字被幽泉坚决的拒绝。同时又被血鹦鹉无情的嘲笑了一通。殷血歌无奈之下。只能继续想名字。

    而窦泗汲似乎在这方面也没什么天赋。他也同样端着茶杯,愁眉苦脸的陪着殷血歌发狠。两人的目光在那匾额上凝聚成一点,目光差点都要将那匾额给融化了。

    幽泉则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本厚厚的典籍。上面记载了仙界无数年来那些人骚客写下的华美篇章。她同样皱着眉头,绕着殷血歌一圈一圈的打着转儿,想要从这典籍找出一个最优美的、最让她满意的名字。

    至于血鹦鹉么,刚刚他无情的嘲笑了一通殷血歌提出的‘血丹洞’这个名字后,给这座洞府取了一连串诸如‘万尸洞’、‘化血洞’、‘骷髅山庄’、‘百鬼神殿’之类的名号,现在他被幽泉大头朝下的插在了地上,正哼哼唧唧的想要将自己的脑袋从地里面拔出来。

    “起名,真的很困难啊。”殷血歌皱着眉头,过了许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洞府内控制龙蚕岛所有阵法禁制的核心枢纽,殷血歌在天刑仙君的那座飞行仙宫内缴获的半步大罗道器级的‘万灵仙钟’突然发出了低沉的钟鸣声。

    殷血歌呆了呆,他向着洞府内一招手,高有三丈尺,通体密布着无数古朴端庄的古老仙,修饰以华美壮丽的山川鸟兽图纹,自上而下金光流溢、被一百零八重霞光环绕的万灵仙钟就化为一道长虹,飞到了殷血歌的面前。

    一片光幕在钟体上闪烁,光幕可以看到一辆被三头黑色蛟龙拖拽的云辇上喷出道道雷光,正在疯狂攻击最外围的混海无极大阵。那云辇的四周簇拥着三百十头青鳞、独角的青蛟,青蛟的背上站着一尊又一尊身高近丈,身披青色重甲,手持各色长戟长戈的魁伟仙人。

    混海无极大阵已经激发,厚达数十里的深蓝色水幕悬浮在半空,任凭那云辇上的雷光疯狂喷吐,却只是在水幕上荡起了一片片微不足道的涟漪,对水幕根本无法造成任何的伤损。

    这里是小雁荡,所有仙人的法力都被压缩到了地仙三品的水准。哪怕车辇内坐着一尊大罗金仙呢,他的实力也被压制到了地仙三品,他使用的雷法威力根本不可能强到哪里去。

    对着混海无极大阵狂轰滥炸了一刻钟发现无效之后,云辇上人影一闪,一名身穿宝蓝色宽袍大袖,浑身各色玉佩、吊环等饰物都以蓝色为主的俊美青年从车辇飞了出来。

    他很有点恼羞成怒的向着混海无极大阵一指,从他袖里飞出了一面长有数丈的旗杆,一阵海风吹来,旗杆上一面蓝色的大旗‘呼啦啦’的展开,大旗一抖,顿时四周海面都剧烈的一晃。

    混海无极大阵所化的水幕犹如被巨人的双手撕扯一般,被拉开了一条长有百里宽有里许的缝隙。

    俊美青年得意的冷笑了一声,运足仙力厉声喝道:“雁荡龙氏龙傲飞请见血丹散人,哈哈哈,散人好快的手脚,这护山大阵居然已经布置妥当了?到底是散人谨慎小心,还是贪生怕死呢?”

    殷血歌呆了呆,窦泗汲这么好的脾气,都气得将手的茶盏捏成了粉碎。

    登门拜访主人,居然直接攻破主人的护山大阵,还用这样的言辞出言讽刺,这雁荡大陆龙家的龙傲飞,居然猖狂、跋扈至此?

    就看到光幕龙傲飞长啸一声,在那些青蛟的簇拥下,他挥动着大旗,一路穿过了混海无极大阵,长驱直入来到了龙蚕岛的上空。

    他正好在龙蚕岛三座渔村之一的‘白鳖村’上空突破了混海无极大阵,那些普通的渔民见到了龙傲飞,当即跪拜在地,向他顶礼膜拜。

    龙傲飞不屑的向下方的那些渔民看了一眼,突然眼睛一亮。

    他死死地盯着地面上一个跟随着自家父母一起向自己跪拜的渔家少女望了一阵,然后大袖一挥,一条蓝色绳索喷出,滴溜溜落在那少女身上,将她捆得结结实实的提了起来。

    “哈哈哈,想不到这破烂村里,还有这样的天生绝色?乖乖跟公我走吧,只要你能伺候得公快活,以后你吃香的喝辣的,甚至是飞升成仙都不成问题啊。”

    当着众多惊呼的渔民的面,龙傲飞抓住少女粗布衣衫的衣领狠狠一扯,将她的衣衫整个撕成了碎片。

    少女发出惊恐的尖叫声,一身雪白细腻的皮肉就这么暴露了出来。

    正捧着典籍苦思洞府名称的幽泉怒啸一声,她化身一条水波,顷刻间跨过数十里虚空,径直抢到了龙傲飞的面前。(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