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一丹渡仙(书号:13584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一丹渡仙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炉夔牛神元丹,丹成三粒,丹品转。

    转仙丹,寻常炼丹师要以低品仙丹不断合炼而成。一炉仙丹直接成丹转,只有真正的炼丹宗师,配合极强的运道才有可能成就。

    而且就算是转仙丹,其也有高下之分。

    最下品的转仙丹,丹药本体上有条若隐若现的云纹。

    品的转仙丹,丹体被条细细的长带状烟霞环绕。

    只有最上品的转仙丹,丹药表面有片完整的云烟盘旋飞舞,而且根据丹药使用的主材,这片云烟会形成各色各样不同的形状。比如说殷血歌炼制成的这三颗转夔牛神元丹,表面的烟霞就是头活灵活现的夔牛身形在狂奔乱走。

    下品、品、上品的转仙丹之间,价值相差千倍。而每一转仙丹之间的价值,则是相差十倍以上。殷血歌炼制成的这三颗上品的转夔牛神元丹,价值相当于三百万粒最下品的转夔牛神元丹。

    而史湘湘引以为自豪的,她曾经炼制成功的那一粒一转仙丹,和最下品的转夔牛神元丹之间,却又相差了上千万倍的价值差距。

    当殷血歌将三粒价值无法估算的仙丹好似丢垃圾一样丢给青囊翁的时候,一名在苍龙山广场正北方的贵宾席上就坐的道装金仙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境,一下跳了起来,朝着殷血歌大声叫嚷道:“血丹散人,我崈玄教愿以副教主之位,以宗门一半资产邀请散人加入本教。”

    崈玄教,小雁荡内也能排入前三十位的强悍势力,上上下下有近百名金仙坐镇,教主崈玄真人更是有着八品金仙的强横修为。这开口邀请殷血歌加入的道装老人,正是崈玄真人。

    崈玄真人一开口,贵宾席上众多大势力的头面人物纷纷大叫大嚷起来,他们双眸喷火的看着殷血歌。犹如拍卖场一般,一个比一个开出了优厚无比的条件,盛情邀请殷血歌加入。

    苍龙山四周无数的仙人更是浑身热血翻滚,恨不得一把将殷血歌直接抢回自家山门当祖宗供起来。

    一个随随便便就能炼制出转仙丹的强大炼丹师,他的价值根本无法估量。现在殷血歌的价值已经不是史家能相比的了,他一个人的价值估计就能比得上史家和罗家甚至再加上大半个龙家的全部总和。

    为了能够从他手上得到转仙丹,在场的这些仙人会毫不犹豫的联起手来。将雁荡大陆最强大的三大家族撕扯成粉碎,只求能够得到殷血歌的青睐,博取他的好感。

    殷血歌镇定自若的坐在丹炉前,轻轻的摆了摆手:“现下正在赌斗,一应事情,以后再说。诸位若是想要求取仙丹。可以和窦家主商量嘛,毕竟以后,本座就是窦家的首席客卿了。”

    殷血歌的这番话一说,窦泗汲顿时兴奋得浑身的肉都犹如水波一样的颤抖。而那些大仙门、大家族的首脑人物,则是犹如恶狼一样的看向了窦泗汲——不能将殷血歌招揽进自家山门,但是窦家似乎并不难招揽吧?如果能够将窦家整个收服,岂不是也就间接的拥有了殷血歌的效力?

    前些日还被赵家打压得喘不过气的窦家。立刻水涨船高,成了在场所有仙人眼的热馍馍。

    ‘嘭、嘭’两声巨响传来,赵家参加赌斗的几位炼丹师,有两人的丹炉突然炸开。丹炉的碎片深深的陷入了这两位炼丹师的身体,狂暴的冲击力将他们远远打飞了出去。

    他们的心境不稳,在炼丹的时候,还分神观察殷血歌炼丹的情况。当他们发现殷血歌居然炼制出了匪夷所思的转夔牛神元丹的时候,他们的心就乱了。心乱。手乱,放置药草的顺序当即出错,丹炉狂暴的药力迅速的骚动起来,整个丹炉都被炸碎。

    丹炉炸碎,没能炼制出成品丹药,他们自然是从这一轮的赌斗出局。

    一群赵家的族人惶惶然的冲了出来,急匆匆的将这两个重伤的炼丹师抬下去救治。赵炎焱和史翔龙忧心忡忡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将目光投向了正全神贯注炼制仙丹的史湘湘身上。

    史湘湘和另外四位赵家的炼丹师正在全力炼丹,他们在丹药一道上也有不浅的造诣,外界的骚动并没能干扰他们。所以他们不知道殷血歌炼制出了转仙丹,他们的全部精力都投注在了自己的丹炉。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火势,控制着丹炉的药力变化。

    殷血歌盘坐在丹炉前,摆出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不动声色的闭目养神。

    史湘湘等人的丹炉火光四射,烟霞冲天,淡淡的药香味也飘出了数里远近,但是和殷血歌炼制仙丹时那等辉煌的场景相比,却是相形见拙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史湘湘他们还有大半的药草没有放入丹炉。千多种原材料,他们单单是提纯药草,从萃取灵液,就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仙人炼丹,是一件耗费时间极长,极其寂寞枯燥的事情,一些极品的仙丹,甚至要耗费数百年、数千年乃至数万年才能练成。

    夔牛神元丹作为最顶级的天仙丹,距离金仙丹也就是一步之遥,但是幸好他并不算太难炼制。在众多仙人骚动不安的等待,半个月后,史湘湘的丹炉突然传出了夔牛的低沉咆哮声,隐隐有一道紫红色的光晕冲出了丹炉的鼎盖,淡淡的药香味飘出了将近十里。

    “丹成,收!”

    史湘湘娇声呼喝了一声,她一跃而起,双手重重的在丹炉上轻轻一拍,丹炉的鼎盖飞起,两点略微带着点紫色的红色光点冲天飞起,被她动作轻盈的一把抓在了手。

    莹白如玉的双手托着两丸红枣大小的仙丹,史湘湘得意洋洋的昂起了头来,高高的将两颗成型的夔牛神元丹向四周的无数仙人展示。这两颗丹药,一颗只是普普通通的成品仙丹;而另外一枚仙丹的丹体上,隐隐有两条黯淡的红色纹路缠绕,这是一颗下品的两转仙丹。

    史湘湘无比骄傲的轻声笑着:“一时侥幸,湘湘炼制出了一枚两转夔牛神元丹。这次的赌斗。湘湘倒是占了点便宜,毕竟湘湘曾经炼制过一转的夔牛神元丹出来,让诸位道友见笑了。”

    苍龙山上上下下鸦雀无声,只能听到史湘湘那得意洋洋甚至是趾高气扬的笑声。

    史湘湘终于发现了现场的气氛不对劲,她预想的欢呼在哪里?她想象的赞美在哪里?那些让她无比沉醉,让她道心活跃跳腾的惊讶叫声在哪里?

    她睁大了眼睛,向四周无数的仙人看了过去。她不解的问道:“诸位,湘湘炼制出了两转的夔牛神元丹!哪位道友有门人弟受到重创的,可以上来试药了。”

    殷血歌缓缓睁开眼睛,他活动了一下僵坐半个月,以至于有点发酸的腰骨,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史湘湘。炼个丹而已,你们也太慢了。区区夔牛神元丹,耗费半个月时间,你们的屁股不怕坐出茧么?真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絮絮叨叨的,殷血歌大声喝道:“虽然我等仙人,寿命无穷无尽。长生逍遥,也不怕浪费这半个月的时间。但是史湘湘,你总要考虑,众多仙友带来的门人弟,还有一些金丹境甚至修为更弱的门人弟,对他们而言,浪费半个月时间在这里看你们傻乎乎的炼丹,你们简直就是在谋杀!”

    在场无数的低阶修士纷纷点头暗赞。殷血歌说的话简直就是直接打进了他们的心坎里。

    他们修为低微,阳寿自然有其极限,可不像仙人那样有着近乎无穷的寿命。而且他们道行浅薄,对炼丹一道也没有任何涉及。傻站在这里看史湘湘他们耗费了半个月时间炼丹,这不是浪费生命是什么?

    还是殷血歌炼丹来得酣畅淋漓,半天时间都不要,就直接炼制出了三颗转仙丹!

    偏偏史湘湘这女人马不知脸长。半个月时间才炼出一颗普普通通的下品两转仙丹,居然还好意思在这里向众人炫耀!难道她就不会先看看,悬浮在青囊翁面前的那三颗上品转仙丹么?

    被殷血歌一番呵斥弄昏了头,史湘湘瞪大了眼睛。气急向着殷血歌呵斥道:“简直荒唐,本小姐可是炼制出了两转仙丹,你莫非也成功了不成?你……”

    史湘湘正要向殷血歌破口大骂一通,但是史翔龙已经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谩骂。

    “湘湘,这一次,是你输了。”史翔龙语气低沉的呵斥了一声:“血丹散人果然是丹道妙手,你炼制的夔牛神元丹,不如他。”

    在场的所有仙人都在心里暗骂了一具——仅仅是不如么?根本就是天差地远好不好?殷血歌炼制出来的一颗上品转仙丹,如果兑换成史湘湘手上托着的下品两转的仙丹,可以兑换出一座大山,将史湘湘连同在场的所有赵家人都给活埋了!

    史湘湘终于看向了青囊翁,她面孔呆滞、双目无神的看着青囊翁面前悬浮着的那三颗烟霞缠绕、药香内敛没有一丝一毫外泄的上品转仙丹,身体犹如羊癫疯发作一样轻轻的抽搐着。

    过了许久,史湘湘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不可能,他怎么可能炼制出上品转丹?这不可能!他一定是在作弊,这是虚丹,这一定是三颗虚丹,不是真正的仙丹!”

    所谓虚丹,就是仙界某些品行败坏的炼丹师,用各种秘法模拟出的,有高阶仙丹的外在表现,但是内部药力空荡荡没有任何价值的‘假丹’。这种虚丹在仙界很多地方盛行,很多仙人为了给自己的亲眷族人救命,倾家荡产的购买了一颗高阶虚丹,结果是人财两失家破人亡,这种事情是常有听闻。

    史湘湘当场指责殷血歌炼制出来的丹药是虚丹,在炼丹师,这可比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还要恶劣许多,足以让两个炼丹师结下生死仇怨。

    史翔龙还没开口,赵炎焱已经好似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跳了起来,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不错,定然是虚丹。谁见过半天不到,就能炼制出转仙丹的?这一定是虚丹,这三粒丹药。一定一点儿药力都没有,这个血丹散人,他是一个骗,一个无耻的虚丹师!”

    苍龙山四周一阵人声喧哗,无数仙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殷血歌。

    似乎,史湘湘说得有理?

    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炼制出三颗转仙丹?而且赵家提供的药材份量也是有限的,转仙丹需要多么庞大的药力?赵家提供的那些药材。能够炼制出一颗三转丹就差不多了,怎么可能炼制出转丹来?

    史湘湘似乎找到了殷血歌的死穴,她得意洋洋的托着自己手上的两颗仙丹,向着殷血歌厉声喝道:“被我说了?你是一个虚丹师,你这三颗仙丹,都是虚丹!区区地仙一品。怎么可能炼制出转仙丹?”

    殷血歌缓缓站起身来,他向史湘湘看了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

    转过身体,殷血歌向在场无数的仙人、修士望了一眼,然后他看向了贵宾席上,崈玄真人身后侍立的一名大概只有十五岁的少年。这少年生得仙肌玉骨,容貌俊逸非凡。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仙界资源得天独厚,他的父母也一定有极强的修为,所以他现在赫然已经是踏入了纳元境。

    “崈玄教主,你身边这位年轻人,可愿试试我这虚丹的药力?”

    殷血歌很稳重的笑着,他向那少年招了招手:“小道友,你可有胆量?”

    崈玄真人笑了笑。轻轻的拍了拍身边年轻人的肩膀,沉声道:“血丹散人,这是宗无忧,本教主第一百零七代的孙儿,是本家年轻人,资质最好的一位。转仙丹,哈哈。能节省他多少修炼所需的苦功呢?”

    殷血歌笑得很灿烂,他淡然道:“试试吧,是虚丹,我就自己抹脖自杀当场。如果不是虚丹的话。哈哈,这就是宗小道友的造化了。转上品夔牛神元丹,我也很好奇,能够将小道友提升到何等境界。”

    宗无忧向自家老祖看了一眼,神情自若的走到了殷血歌身前,肃然向殷血歌稽首一礼:“血丹前辈,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先吃苦头吧!”殷血歌长笑了一声,一掌排在了宗无忧的胸口。

    ‘啪啪’声宛如暴豆一般响起,宗无忧的两颗眼珠差点被殷血歌一掌拍得飞了出来,他浑身骨骼、经络、肌肉、血管、内脏,都被殷血歌这一掌打得酥软成泥。除开大脑依旧保持完好,宗无忧已经被打成了一条破破烂烂的肉口袋。

    无数仙人齐声惊呼,唯独崈玄真人镇定自若的坐在原位,但是他双手却在袖里握紧了拳头。

    “当日据说,史湘湘一颗一转夔牛神元丹,修复了一位全身经络、气穴被毁的修士**,并且让他肉身得道,**直接化为体修三品地仙的仙身。今日本座也很好奇,我这一粒夔牛神元丹,能有多大的效力。”

    殷血歌放声大笑,他左手虚托,将宗无忧的身体托在半空,然后向着青囊翁一招手,一颗转仙丹就飞了过来,滴溜溜的注入了宗无忧的身体。

    宗无忧软绵绵的身躯突然一振,无数道紫金色、赤红色的光芒从他浑身毛孔内喷出。一股浩大的仙灵之气从他体内喷射而出,化为滚滚彩云向四周涌了出去。同时高空又有一道道纯净的仙灵之气不断飞来,遥空注入了他的身体。

    ‘咔擦’声不绝于耳,宗无忧被殷血歌一掌拍得粉碎的身体迅速的修复。他身体内散发出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横,越来越生气勃勃。他原本纤长匀称的身躯逐渐变得高大健壮,光洁的皮肤下一块块刀劈斧剁一般棱角分明的肌肉逐渐的凸起。

    纳元境,三难境,三劫境,不离境,眨眼间高空就出现了四团急速旋转的雷云。

    这是三难境、三劫境的雷劫之云同时凝形,但是不等雷霆劈下,一团更大的雷劫云团又凭空出现。宗无忧的**强度直接突破了地仙境,肉身成道,天地有感,自然就降下了成仙的造化雷劫。

    崈玄真人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他抖手就要放出护身仙器,帮宗无忧挡住这恐怖的雷劫。

    但是不等崈玄真人出手,宗无忧已经身体一弹跳了起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体内一股强大得让在场无数天仙都悚然色变的生机生气冲天而起,化为一团氤氲庆云悬浮在他头顶,硬生生将这几团雷劫之云撞得粉碎。

    他的**散发出的气息还在飙升,还在狂暴的飙升。

    地仙一品,地仙二品……地仙七品,地仙八品……地仙巅峰,天仙一品……

    眨眼间,宗无忧**散发出的气息就以让人惊悚的速度飙升到了天仙八品巅峰的水准。

    就在无数仙人的齐声大呼声,宗无忧的**强度再次提升了一品,突破到了天仙品的强度。

    殷血歌长啸一声,他袖一卷,一柄天仙七品水准的飞剑呼啸而去,狠狠劈向了宗无忧的身体。

    宗无忧朗声大笑,他手指轻轻一弹,就听得一声巨响,这柄七品天仙级仙剑被他一指头弹成了粉碎。

    苍龙山四周无数仙人齐声惊呼、大吼,更有无数的仙人同时举起了手来,他们大声咆哮着,歇斯底里的开始争夺剩下两枚转夔牛神元丹的归属权。

    史湘湘的身体微微一晃,无比狼狈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倾尽全力炼制出来的两颗仙丹,就这么滴溜溜的滚落在地,却再没人去多看一眼。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