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震惊群仙(书号:13584

第二百七十三章 震惊群仙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十万八千种灵药仙草,别名有一百七十八万千四百十五个,可入丹方十万七千八百八十八种。

    血海鬼卒数以万亿计,其有黎民百姓,有散修散仙,有仙族修士,有大宗强者,更有在仙庭身居高位,享受仙庭无穷无尽资源供奉的存在。

    这些仙人得道之前游历四方,见识过无穷无尽的奇异事务,遭遇过无数的风波险阻。他们最终能从一介蝼蚁般的凡人修炼成仙,甚至是成就巅峰金仙之位,坐拥仙庭高官厚禄,他们的经历可是寻常在家族安居乐业的世家修士能相提并论的?

    血海的数十位顶级的炼丹师,他们辨识出窦家和赵家分别给出的十万八千种灵草仙药,别名有一百七十八万余,可入的丹方十万余。其实这些仙草灵药,他们可以炼制的各种丹药何止十万?但是还有大量的仙丹丹方,那都属于珍宝一级的秘传,殷血歌怎舍得让他们拿出来?

    所以在这些金仙级的大能将这些药草辨识清楚后,殷血歌第一时间将玉简丢给了青囊翁。

    史湘湘呆呆的站在原地,浑身汗如雨下,如花的俏颜一阵阵的青白不定。她身边的赵家三十位炼丹师更是面孔惨白犹如死人,身体摇晃着随时可能倒地。

    集了史家和赵家所有炼丹典籍,加上窦家的奸细从窦家弄到的一部分丹方丹经的记载,这十万八千种仙草灵药,史湘湘他们掌握的各种别名只有五十四万多种,比殷血歌给出的别名相差一百二十多万个。

    而他们掌握的,愿意拿出来的丹方,总数只有三十二万多种,就连殷血歌拿出来的丹方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仙界广大无极,一种仙草在仙界的东边可能叫做死轮回草,到了西边或许就被称之为头白蛇兰。到了北边可能就被称之为提篮星海棠,到了南边或许就有了恶俗的名字头狗尾巴。

    而一种仙草他势必不可能仅仅用来炼制一种草,一种仙草往往能够在十几种或者更多的丹方出现。比如说最简单的,仙界有一种千年蓝甘草,他就能通用于三万多种丹方,是最常见的辅助药材。

    能够说出更多的仙草别名,证明了一个炼丹师他游历过多少地方。拥有多广博的见识。

    而同样数量的仙草,能够给出多少种丹方,就证明了一个丹师的底蕴有多雄厚。因为任何一个丹方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经过无数次的炼制后才算是成熟的可靠的方。一个炼丹师掌握的丹方越多,他在丹药一道上的造诣自然是更强。

    让人恐怖的就在这里——殷血歌一个人的底蕴,一个人的造诣。就胜过了史家、窦家、赵家数万年来无数炼丹师整体的集合。这样的炼丹师,只能用妖孽来形容。

    史湘湘和一众炼丹师吓得面无人色,而赵家的家主赵炎焱更是浑身的肌肉都哆嗦起来。他惊恐的看着史翔龙,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史翔龙茫然的张大嘴,半晌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史湘湘他们的答案,和殷血歌给出的答案相比,他们准备的答案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这就好像一群乞丐想要和国王比拼个人身家一样。如果史湘湘他们将他们提前准备的答案交出去,史家的脸面都要丢光了。

    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殷血歌打破了苍龙山的死寂。

    “青囊翁,是否可以宣布成绩了?”殷血歌背着双手,傲气十足的昂起了头:“本座云游仙界千万年,这玉简记载的,是本座千万年来的全部心得。如果这样都会输掉了第一局,本座也就认命了。”

    殷血歌面皮红都没有红一下。就把自己的年纪给吹到了一千多万岁。

    而四周的仙人们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修炼了一千多万年,才仅仅是一个地仙一品?这位血丹散人修炼的天赋,可真的不怎么样。但是十万八千种药草,他居然能给出十多万种丹方,这底蕴实在是太吓人了。

    “道友果然是一心一意钻研炼丹之道的同道人。”青囊翁目光狂热的看着殷血歌,他高高的举起了殷血歌丢过来的玉简。大声喝道:“此番血丹道友,不,血丹前辈胜出第一局,可有哪位不服?”

    苍龙山四周围观的仙人同时喧哗起来。一些修为高深的金仙更是侧过头去,偷偷的向自己的族人、弟吩咐着什么。他们都知道殷血歌给出的那份答案意味着什么,他们碰到了一个根基无比扎实,底蕴无比雄厚的宗师级炼丹师!

    虽然他已经答允了窦家,成为窦家的首席客卿,但是这并不妨碍很多很多的势力想要和殷血歌套近乎。一名真正的宗师级炼丹师,他的价值到底有多大,那是无论怎么夸张的形容都不为过的。

    甚至可以这样说,如果殷血歌在接下来的赌斗,能够表现出和他在草药辨识上的底蕴相当的炼丹技巧的话,他一个人的份量就能够压制过整个史家!

    就算史家在明面上有千多个金仙坐镇,但是只要殷血歌能够丢出几颗足够品级的厉害仙丹,会有无数势力愿意出手帮他将整个史家杀得鸡犬不留。

    窦泗汲和窦家的一伙族人兴奋得手舞足蹈,窦泗汲更是泪流满面的在原地乱蹦跳。这些日来,赵家带给窦泗汲的全部压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这一刻,窦泗汲突然有一种飘飘欲仙的畅快感觉,他只觉心头一块巨石突然消失,他的心境突飞猛进,周身气息都变得雄浑强大了许多。

    “血丹前辈,窦家,全靠您了。”窦泗汲握紧双拳,向着站在广场的殷血歌放声大吼。

    “家主放心,本座答应过的事情,自然是一定要做到的。”殷血歌淡然道:“只要家主将龙蚕岛划给本座充当清修的洞府,本座就是窦家的首席客卿,这一点绝不会变。”

    苍龙峰四周无数的仙人哗然,那些掌握了大片领地。手上起码也有三五百座极品岛屿的金仙大能们眼珠都快跳了出来——幸运的窦泗汲,该死的窦泗汲,这样的一位炼丹宗师,他居然只用了一座狗屁破烂的龙蚕岛就给笼络上手了?

    这,这,这,那龙蚕岛面积如此狭小。物产如此品级,领地上的民如此稀少,这怎么配得上血丹大师的身份?一些金仙当即就从袖里掏出了各色玉符令玺,匆匆忙忙的向自家留守山门的门人弟发号施令,也不知道他们在准备些什么。

    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史湘湘等人,殷血歌淡然道:“那么。我获取第一场赌斗的第一,没人反对了吧?史翔龙道友的这枚乾坤戒,按照赌约,就是我的了。”

    一把抓起地上的乾坤戒和乾坤镯,殷血歌很是满足的将一万三千块金仙石纳入怀。

    他从玄天府搜刮了无数的地仙石,但是玄天府毕竟是荒芜贫瘠之地,就连天仙石都找不到一块。更不要说价值更高、蕴藏的仙灵之气品级更高的金仙石了。一万三千块金仙石,在很多时候是能够起到大作用的。

    青囊翁看了一眼史湘湘一行人,沉声问道:“史小姐,你们也该交出你们的答案了。”

    史湘湘沉吟了片刻,她掌心一合,将手的玉简捏成了粉碎。她笑着向青囊翁行了一礼,柔声笑道:“胜负分明,我等心服口服。这一场么。自然是我们这边的十位炼丹师被淘汰了。”

    美眸向身边的那些赵家炼丹师看了一眼,十位修为最低的不过是地仙境的炼丹师一言不发的捏碎手的玉简,然后转身返回了赵家的阵营。

    史湘湘拍了拍手,笑着向殷血歌说道:“血丹前辈果然厉害,只不过这辨识草药只是成为炼丹师的基础。想要真正成为一位厉害的炼丹师,免不得还要看真正炼丹的本领。我们开始第二场吧?”

    殷血歌笑着向史湘湘点了点头,他手指一勾。刚刚从史翔龙那里赢来的一万三千块金仙石又被他拿了出来:“那么,第二场,我们继续赌一把?依旧是老赔率,老赌约?”

    这一次。殷血歌直接拿出了一万三千块金仙石。这一笔赌约不仅仅是吓得史湘湘浑身汗出如浆,就连坐在远处的史翔龙都不敢吭声了。一万三千块金仙石,这已经是他身上几乎全部的财物了。如果再按照刚才殷血歌提出的一比一百的赔率赌一把,赢了也就算了,如果输了的话,史翔龙把自己卖掉都不够赔的。

    所有史翔龙低着头不吭声,史湘湘也只能干笑着摇了摇头:“血丹前辈开玩笑了,这炼丹赌斗本是一件雅的事情,何必伤了和气呢?前辈已经赢了不少了。”

    “可是我想赢得更多啊。”殷血歌不眨眼的看着史湘湘:“莫非还有人嫌钱多的?史小姐,你们不会是胆怯不敢赌了吧?难道你对第二局的赌斗并无把握?”

    史湘湘干脆不接这个话茬了,她转过身去看着青囊翁,语气干涩的说道:“前辈,第二局赌斗,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还请诸位前辈为我们主持接下来的提炼灵液的赌斗吧。”

    青囊翁和其他几位公证人相互望了一眼,他们也都避开了殷血歌想要继续私人赌斗的话题,宣布第二局的赌斗就此开始。

    殷血歌悻悻然的将那些金仙石又塞了回去,然后低声的,却让在场所有的仙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咕哝了一句:“哎,那话怎么说的?唯女人与小人怎么来着?这女人和小人办事,就是不够大气啊。”

    史湘湘气得脸色发青,坐在一旁的史翔龙更是身体一晃,面前的长案被他无声无息的按出了两个手掌印。唯女与小人难养,史湘湘是女人,那么殷血歌分明是在骂史翔龙小人。

    史翔龙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他向赵炎焱深深的看了一眼。

    赵炎焱点了点头,他分开四周的族人,大步向几个公证人走了过去。

    窦泗汲也同样来到了几个公证人身边,他掏出了一个乾坤戒,从取出了五种散发出淡淡清香的灵药。

    窦家和赵家,在第二轮的赌斗,要分别拿出五种灵药,合计是十种灵药。让殷血歌等二十八位参加赌斗的炼丹师当萃取灵药的灵液。相同火候、相同份量的灵药,谁萃取的灵液数量最多,谁萃取的灵液最是精纯,谁萃取的灵液药力保持得更加完善,谁就赢了这一局。

    当然,在灵液的品质、数量都相当的情况下,谁耗费的时间越短。自然就是胜利者。

    在青囊翁等人的主持下,数量相当、火候一模一样的十种灵药被分配给了殷血歌等人。无数道仙识在这些灵药上扫过,当着无数仙人的面,这些灵药不可能被做手脚,所有人的材料都是绝对的公平。

    殷血歌站在广场,看着史湘湘等二十七名赵家参加赌斗的炼丹师纷纷取出了光芒四射、烟云笼罩的炼丹炉。小心的祭出了自己修炼的本命仙火,将其融入丹炉,开始对丹炉进行预热。

    青囊翁和在场的那些对炼丹之道有所了解的仙人纷纷在那里对这些丹炉评头论脚。

    比如说史湘湘的那一口丹炉通体莹白如雪,使用的是经过天之上太阳精炎淬炼过的万年阳和玉心雕琢而成。这样的丹炉纯阳纯刚,能够有效的辅助炼丹师在炼丹时抵挡各种外来心魔、邪魔的侵扰,在提炼药材精华的时候,也能帮助炼丹师减少消耗。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尤其万年阳和玉心的性质内敛而沉静,用他炼制丹药,所成的丹药药力内敛,丝毫不漏,所有药草的精华都能被压缩在丹药,最大可能的提升一炉丹药成丹的数量。

    所以史湘湘的这口玉质丹炉,虽然在仙器品质上只是三品天仙器的水准,但是对于炼丹师而言。价值无异于一件上好的金仙器了。

    而赵家的其他那些炼丹师,他们使用的丹炉也都各有特色,都是天仙器的上品,有各种神奇的能力,对炼丹师提炼药草的精华,炼制成丹都有极大的补益。

    高级的丹炉用自身祭炼的仙火预热,起码也要耗费一个时辰才能将丹炉的温度提升到最佳状态。

    所以史湘湘他们将火种祭起。融入丹炉后,就开始对那些灵药灵草进行初步的加工。他们用玉刀或者其他的特制药刀,将这些灵药灵草小心的整理成型,切割成最方便自己提炼的形状。

    同时他们也会向青囊翁他们申请。申请一些规则许可的辅助药材。

    因为这些辅助药材如果在提取灵药精华的时候加进去,会起到催化剂的作用,帮助炼丹师更好、更轻松的将药材最有效的那一部分精华给提取出来。

    青囊翁他们对提取仙草灵药的精华也有丰富的经验,在无数仙人众目睽睽下,他们仔细的将规则许可的那些辅助药物,一份一份的分配给了史湘湘等人。

    就在赵家的这二十七位炼丹师正在忙碌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仙人的面,殷血歌已经双手一挥,一团人头大小的赤红色沉渊洞玄离火已经飘荡在了他的胸前。

    他随手抓起了一根赵家带来的‘万年碧藕’,漫不经心的将这一块大概百斤上下的碧藕丢进了火焰。

    火光微微一闪,碧藕‘嗤啦’一声就融成了一团碧绿色的液汁,一丝丝青色的烟气从那碧绿色的液汁飘出,所有的杂质都被火焰烧得干干净净,最后就剩下了一团拳头大小宛如绿色宝石一样清澈的灵液。

    手掌一翻,殷血歌将这团灵液取了出来,随手向青囊翁丢了过去。

    “青囊翁,这是本座炼制的第一份灵液,你看看品质如何?”

    不等青囊翁和其他的公证人开始验证这一团碧藕灵液的品质,殷血歌已经犹如过家家一样,将剩下的种灵药络绎丢进了面前悬浮着的火光。一团一团的灵液被他随手取出,丢给了青囊翁等人。

    这些灵液萃取所花费的时间最短不过一盏茶时间,最长也就是小个时辰而已。

    等到殷血歌将所有的灵药都全部淬炼成灵液之后,史湘湘正打开丹炉,准备将第一份碧藕放入丹炉。

    但是看到殷血歌犹如游戏一样将十种仙草灵药的灵液全部萃取了出来,史湘湘再次呆在了那里,她手上那一节百斤上下的碧藕哆哆嗦嗦的,被她死死的抓在手,半晌都没投入丹炉。

    在场无数仙人齐声大哗,他们纷纷从云团上站起身来,无数道仙识就向着那些灵液扫了过去。

    不利用丹炉,直接用本命仙火淬炼丹药灵液,这种事情任何一个炼丹师都能做到。但是在这种赌斗场上,不借用丹炉的力量,直接用本命仙火淬炼灵液,这似乎就有点开玩笑了吧?

    而且殷血歌淬炼的速度又是这么的快,史湘湘他们的丹炉才刚刚预热完成,他居然已经将十种仙草灵药全部萃取成功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青囊翁等人,这样开玩笑一样萃取出来的灵液,会是什么品级?

    青囊翁他们面无人色的在那里详细的用各种手段鉴别这十团灵液,过了足足一刻钟,青囊翁才双手一拍,大声吼叫起来:“药力毫无浪费,品质绝无杂质,药性凝练如水银,极品灵液,无上妙品。前辈神技,青囊翁佩服,佩服,佩服,佩服啊!”

    当着众多仙人的面,青囊翁和几个同样癫狂的炼丹师同时向殷血歌跪拜了下去。

    殷血歌的这一手,他们自愧不如!

    而青囊翁他们一拜下去,在场的所有仙人同时大吼了一声,沉闷的吼声如雷,震得骊龙岛四周的海面都向后退出了千里之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