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血丹初鸣(书号:13584

第二百七十二章 血丹初鸣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苍龙山顶,正北数十张案几后,头戴高冠,身披仙衣,周身仙光萦绕,头顶庆云飘浮的仙人们正襟危坐。他们头顶庆云隐隐有朵朵青莲和金莲若隐若现,放出大片光晕笼罩四方。

    骊龙岛族老会的众多长老,来自骊龙岛周边几方大势力的掌教、家主,更有骊龙岛东北三千万里‘八千连环岛’内赫赫有名的散修丹师联盟的首席太上‘青囊翁’。

    有天仙品修为,精通药石手段的青囊翁看着从窦家、赵家走出的众多炼丹师,不由得连连抚掌大笑:“妙不可言,实在是妙不可言。今日赌斗,日后在我小雁荡,也将是一段佳话了。”

    八千连环岛由大小八千座岛屿组成,以散修家族联盟的形式存在。而丹师联盟,则是八千连环岛最大的炼丹师组织,青囊翁也是在小雁荡赫赫有名的宗师级炼丹师。

    所以这一次,青囊翁是特意被窦泗汲从八千连环岛请来作为公证人的,以他的资历和炼丹技巧,以他的声望和实力,都足以做这一场赌斗的裁判。

    生得仙风道骨的青囊翁抚掌大笑,四周的无数仙人也都纷纷笑了起来。漫天都是仙石乱飞带起的各色祥光,无数张票据契约往来飞舞,看热闹的仙人们都开始了最后的下注。

    殷血歌稳稳当当的走到了广场正,笑而不语的看着正面走来的史湘湘。

    犹如一朵红牡丹一样生得国色天香,却刻意保持一副矜持甚至是冷漠表情的史湘湘冷冷的看了殷血歌一眼,突然红唇一撇,不屑的冷笑了起来:“窦家无人了,只有你这小小一品地仙出面么?这次赌斗就算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

    史湘湘的话语充满了不屑,殷血歌立刻回以颜色:“好男不跟女斗,赵家炼丹师居然要以一个女带头,我就算是赢了。世人也只会说我欺负女人,算不得好汉。”

    史湘湘呆了呆,她身后的三十位炼丹师则是齐齐动容。一名长须齐胸的年男狠狠的一指殷血歌,厉声喝道:“狂妄小儿,你焉敢伶牙俐齿如此欺辱我等?”

    冷哼一声,殷血歌傲然昂起了头,随手将一个乾坤镯丢在了地上:“那么。我们也来加上一把赌注如何?窦家和赵家的赌斗我且不论,我们就赌我能否在第一局顺利过关如何?”

    深蓝色,点缀着无数暗金色星芒的乾坤镯离地三寸悬浮着,乾坤镯周身烟云缠绕,分明是一件天仙器级的极品乾坤镯。不提这乾坤镯内放了多少宝贝,淡淡天仙器级别的乾坤镯。这本身就是一件重宝了。

    毕竟空间仙器极难炼制,单纯收集材料就是极其的麻烦、危险,一件天仙器级别的乾坤镯,价值堪比十件以上的金仙器级别的飞剑。

    赵家的一众炼丹师看了看自己手上扣着的地仙器级,甚至是极品灵器级的乾坤戒或者乾坤镯,一个个眼珠都有点充血了。那长须男厉声喝道:“好,赌就赌。你这乾坤镯内,有什么东西?”

    殷血歌一脚踢在了乾坤镯上,一道刺目的仙光喷射而出,瞬间就化为十几亩大小。光幕是堆积如山的极品地仙石,巴掌大小,四四方方,晶莹剔透没有丝毫杂质的极品地仙石,总数起码在百亿以上。

    苍龙山四周的无数仙人同时惊呼了一声。更有一些天仙甚至是金仙都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

    百亿极品地仙石,这就算是折算成天仙石那也是一笔巨额财富。

    小雁荡虽然资源丰富无比,但是小雁荡的资源有无数的修士和仙人经手,一条仙灵脉动辄都有数十位仙人分润其好处。加上众仙人的门人弟和亲眷族人也都需要修炼资源,实际上小雁荡的这些仙人,他们的身家并没有想象的丰厚。

    而殷血歌呢?他离开玄天府的时候,可是让太玄真一道祖帮他将玄天大陆和三十颗直辖星球的所有资源一扫而空。就连一块灵石渣都没给华宗的继任者留下。

    这一百亿极品的地仙石,不过是他从玄天府卷走的巨额财富微不足道的极小一部分而已。

    “百亿地仙石,我血丹散人一人和你们赵家三十七位炼丹师赌斗。”殷血歌背着双手,傲然道:“本座只是地仙一品的修为。你们最弱的都是地仙品以上的实力。本座只有一人,你们却有三十七人之众。所以这赌注的赔率么,本座也不欺负你等,百倍赔率,尔等可敢?”

    百倍赔率,也就是说,如果殷血歌顺利的在第一局过关,赵家参加赌斗的三十七位炼丹师,一共要赔偿殷血歌一万亿极品地仙石。如此赌注让附近围观的仙人们全傻在了那里,已经有人开始掐着手指计算,一万亿块极品地仙石,要同时开采多少条顶级的仙石矿脉,花费多少人工、多少时间才能开采出来。

    以一个凡人一天能够在顶级的仙石矿脉开采出十块极品地仙石来计算,这一万亿块极品地仙石所需的时间和人工,让那些仙人都不由得惊叹出声。基本上,小雁荡的一个大型修仙家族,他们也要耗费数万年,才能积攒出这么庞大的一笔仙石。

    就连史湘湘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她怔怔的看着殷血歌,半晌没吭声。

    以两方参赛炼丹师的实力对比,殷血歌提出的百倍赔率很是公道,甚至都有点委屈自己了。但是这么巨额的一份赌注,就连史湘湘都不敢轻易答应。她虽然在史家极其受宠,更是史家如今第一号炼丹师,但是万亿极品地仙石啊,这依旧是一个可以砸得她粉身碎骨的庞大数字。

    “不敢?”殷血歌傲然昂起了头,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赵家不敢,难道史小姐也不敢?”

    史湘湘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她怒视殷血歌,很想一拳将殷血歌笔挺的鼻梁砸进他的脑袋里去。赵炎焱是绝对不敢答应这样的赌注的,赵家根本无力承受这样的损失。

    而史家虽然有能力承受这样的赌注,但是万亿极品地仙石啊,这折算成天仙石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就算是折算成金仙石。那也足以让人心痛好久的了。

    “真是,没种啊。”殷血歌讥嘲的冷笑了一声,他一把将那乾坤镯抓回手,淡然道:“既然不敢赌,那么就开始第一局赌斗吧。嘿,史家,赵家。哈哈哈哈!”

    虽然只是点出了两个家族的名号,并没有对他们的家族加以任何的评价,但是殷血歌最后的那几声大笑,却让史湘湘的眼珠一下就变得通红。她低沉的娇喝了一声,正要开口的时候,赵家的人群。一个身穿普普通通的粗布道袍,生得慈眉善目的白发老人慢的走了出来。

    “区区赌注,我史翔龙接下了。不仅如此,我还想要小小的加一把赌注。”

    史湘湘向着那白发老人恭敬的行了一礼:“大伯,您怎么亲自出面了?”

    史翔龙淡然一笑,他摆了摆手,身形一晃就到了殷血歌面前。他将一枚乾坤戒丢在了地上。同样的脚尖一踢,乾坤戒内喷射出万丈祥光,瞬间笼罩了方圆亩许的虚空,里面有大堆通体闪耀着淡淡金光的仙石,清一色都是下品的金仙石。

    “不要说我欺负晚辈,虽然地仙石、天仙石、金仙石之间的兑换比率相差极大,但是我们就按照仙界公市上的市场价来计算。一百块极品地仙石兑换一块下品天仙石,一百块下品天仙石兑换一块品天仙石。以此类推下去,如果第一局血丹散人你输了,我无非要赔出下品金仙石是……”

    一旁的史湘湘已经得意的笑了起来,她目光流转,轻轻的向殷血歌瞥了一眼,柔声说道:“区区一百块而已。”

    史翔龙笑得很和蔼,他指了指光幕那一堆儿下品金仙石。淡然道:“这里,有下品金仙石一万三千块,我全部押下,就按照血丹散人你所说的一百倍赔率来计算。我不赌别的。我就赌你这个人。”

    双眸灵光一闪,史翔龙淡然道:“如果你输了,还拿不出足够的赌注来赔付的话,就加入我史家,如何?”

    殷血歌看着那一万三千块下品金仙石,不由得笑了起来:“你确定,我会输?我连第一局都赢不了?”

    史翔龙晒然一笑,轻声说道:“小小玩玩而已,难道血丹散人不敢?或者说,你没那个底气?”

    一丝若有若无的仙力波动从史翔龙的体内扩散开来,隔绝了他的声音。他压低了声音,向殷血歌低声说道:“血丹散人提炼的那一株万年金参的参液,手段真正高明,我史家求贤若渴,本家丹阁次座的位置,正虚位以待呢。”

    听了史翔龙的话,殷血歌不由得回头向窦泗汲看了一眼,好嘛,他当提炼的参液,居然都流入史家的手了,看来窦家有奸细,而且位置还很不低。

    只不过,史翔龙想要用一万三千块金仙石就把殷血歌给买去史家?开玩笑吧?

    一万三千块下品金仙石,这的确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但是殷血歌将玄天府的府库和所有矿脉席卷一空,这点钱财对他而言,不能说是牛一毛,但是也真没有什么压力。

    举起右手,殷血歌笑看着史翔龙:“那么,当着这么多道友的面,我们就一言为定?”

    史翔龙自信满满的点了点头,他也举起了右手,然后重重的和殷血歌连碰三掌。

    大笑了三声,史翔龙得意洋洋的退回了赵家的人群,赵炎焱和一众赵家的长老如众星拱月一般,将他迎了进去。史翔龙已经在众人面前公然现身,赵炎焱干脆就让出了自己在正的家主坐席,让史翔龙堂而皇之的坐了下去。

    殷血歌将手上的乾坤镯丢下了地上,转过身去看向了青囊翁等一众公证人。

    史湘湘凑到了殷血歌身边,她同样看着青囊翁等人,以仙识向殷血歌传音,语气满是得意和自信:“血丹散人,你那一份萃取的参液,实在是醇厚纯净,让人惊叹。只不过,你第一场都赢不了的。所谓的三场赌斗。只是不想让人觉得我们咄咄逼人而已,实则窦家输定了。”

    殷血歌轻叹了一声,他看着正在那里忙着做准备的窦家、赵家的族人和一众公证人,语气满是沉重:“你们不会已经收买了窦家的人,将窦家准备拿出来的五万四千种药草的资料,全部准备妥当了吧?”

    史湘湘斜睨了殷血歌一眼,柔声笑道:“你猜出来了?太晚了。两家一共拿出十万八千种药草。这些药草的资料都已经被我们熟记在心,我们会用最快的速度完美的辨识出所有的药草,你根本不可能赢。”

    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起,史湘湘淡然道:“你萃取灵药灵液的技巧很不错,以后我炼丹所需的所有灵液,都由你来调配了。有你做助手。我的炼丹技巧一定会突飞猛进的。”

    得意的扫了殷血歌一眼,史湘湘柔声道:“只不过,你知道了又能如何?你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我们作弊了。就算你有证据,我史家说我们没有作弊,莫非还有人敢出头不成?”

    舔了舔嘴唇,殷血歌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他又向窦泗汲看了一眼。这些豆精真的不靠谱,他们的性格太温顺纯良。就连家族高层被人渗透了都不知道,难怪他们供奉的所有炼丹师都被人挖走了。

    赌斗规则的十万八千种药草资料都尽在史湘湘他们掌握的话,殷血歌想要胜出,只有一个办法了。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

    青囊翁双手端着一口硕大的铜鼎,缓步走到了广场正。他将铜鼎向四周围观的仙人展示了一番,然后将铜鼎稳稳的放在了广场正。然后是窦家和赵家的两位族人缓步走了过去,将自家准备好的药草都投入了铜鼎。

    铜鼎内一道道云烟升腾而起。被投入铜鼎的十万八千种药草就急速的旋转起来,药草的位置不断的变化,很快就被彻底打乱。

    “赌斗的规则很清楚了,参加赌斗的炼丹师,每人都将得到一枚空白的玉简。当药草从铜鼎飞出,炼丹师就要用仙识将药草的名字、别名、所有的功效全部书写在玉简。并且,每一种药草。都要提出最少一种,上不封顶的可以入药的丹方出来。”

    “辨识药草速度越快,辨识的准确率越高,提出的药草丹方越多、越完善者。排名就越高。”

    青囊翁大声的说出了第一局赌斗的规则,同时有一名美貌的侍女端上来一个玉盘,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三十八块巴掌大小,通体晶莹剔透的空白玉简。在场的无数仙人同时用仙识扫过这些玉简,这些玉简的确是空白的,里面一点儿信息都没有。

    殷血歌随手抓起了一块玉简,然后他上前几步,凑到了铜鼎旁站定了。

    史湘湘等三十七位代表赵家参赛的炼丹师也纷纷上前,团团将铜鼎围了起来。

    青囊翁用力的拍了拍手,提醒了所有人的注意。在他身后,两名侍女已经在一座香炉内点燃了一根长长的檀香,冉冉香烟轻盈的飘起,青囊翁已经用力的一掌拍在了铜鼎上。

    就听得‘嗡’的一声响,一道青色的烟气从铜鼎喷出,眨眼间就有一百株草药飞了起来。

    这座铜鼎内的禁制,每一秒钟会鱼贯喷出一百株草药,然后这些草药就会悬浮在青色的烟气上。殷血歌他们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些草药的名字、别名、功效,以及他们能够入药的各种丹方一一刻入玉简,用时最少、准确度最高、书写出的丹方最多的人,自然就是第一。

    史湘湘等赵家的炼丹师眯着眼睛,一道道仙识迅速笼罩了这些药草。

    他们事先已经知道了这些药草的所有资料,他们只是要认真一点儿,按照药草飞出铜鼎的顺序,将这些药草的资料刻入玉简就能完美的获胜。而殷血歌呢?十万八千种药草对他而言,完全都是陌生的。

    “只不过,你们作弊,难道我就不能么?”

    殷血歌冷笑了一声,他干脆闭上了眼睛,直接沟通了丹田血海的无数鬼卒、鬼将和鬼君。

    殷血歌血海的血海鬼卒何止万亿,其炼丹师的数量就在千万以上,而堪称宗师级的金仙境界炼丹师就有数百之多。尤其是监察司的那些仙官仙吏当,更有一批顶级的炼丹师。

    央仙域仙庭监察司所属的高阶仙官,他们要什么资源没有?他们修炼了数百万年甚至数千万年,仙庭的什么仙药他们没见过?他们什么丹方没炼制过?

    殷血歌将自己的仙识和这些血海的炼丹师连为一体,他的仙识强度骤然飙升了千万倍,宛如无数道触手疯狂的抚摸着那些仙草灵药,同时更有无数条仙识闯入了玉简,急速的将这些血海鬼卒辨识出的药草资料绘刻了上去。

    每一秒钟喷出一百种仙草灵药,十万八千种仙草需要耗费一千多秒。

    一刻多钟后,最后一百种仙草从铜鼎喷出,殷血歌手指一弹,一枚闪耀着淡淡火光的玉简已经飞到了青囊翁的面前。

    殷血歌淡然道:“我已经辨识完全了。十万八千种灵药仙草,别名有一百七十八万千四百十五个,可入丹方十万七千八百八十八种。还请青囊翁前辈现场验证。”

    史湘湘和赵家的一众炼丹师身体一晃,差点没摔倒在地。

    七八个赵家的炼丹师仙识一下用力过猛,他们手上的玉简当场裂开了几条缝隙,所有成绩一下作废。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