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七十章 加大赌注(书号:13584

第二百七十章 加大赌注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赵家的族人,个个都生了一部大胡须。其一些人体内的阳刚火气太过于炽烈,以至于他们的整张面孔都被黑色的浓密胡须遮挡,和头发、眉毛连成了一片,看上去就好似狗熊成精一般。

    数十名满脸毛茸茸的修士怒气冲冲的按下剑光,大步向殷血歌这边逼来。窦泗汲等窦家族人一个个惊慌的向后连连倒退,有些人的头发、眉毛甚至凭空冒出了一丝青烟。

    这些赵家的族人日夜炼丹,呼气说话都有一股浓郁的火劲扑面而来。窦泗汲等修为强大一点的族人还能抵挡一二,但是那些元婴境以下的窦家族人,他们被赵家人身上的气息一冲,就好像被放在火炉灼烧一样,身体都差点燃烧起来。

    一时间窦家门前人仰马翻,窦家的低阶族人一个个狼狈的四处奔逃,气势一下就衰落到了极点。

    殷血歌轻轻的冷哼了一声,他看着那些气焰嚣张的赵家族人,冷声喝道:“诸位未免太跋扈了。”

    幽泉骑在小黑背上,双手轻轻一拍,天空突然有大片阴云翻滚而来,无数细小的水滴从高空飘落,天地间太阴之气大盛。赵家的一众族人带来的滚滚热浪突然消散,四周的温度直线下降,淅淅沥沥的雨水落在赵家族人的身上,冻得他们牙关打颤,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一招之间就分出了高下,幽泉的修为比起这些赵家族人低了许多,但是她的神通正好克制这些修炼火属仙法的赵家人。云淡风轻的,幽泉就瓦解了这些赵家人的战斗力,比起那些气势汹汹犹如杀猪屠夫的赵家人而言,幽泉的手段才是真正的仙家风范,举手投足就克敌于无形之。

    赵家带队的一位高阶地仙身体急速的哆嗦着,他惊悚的看着幽泉,终于知道这一次撞在了铁板上。

    天地之间自有生克妙理。赵家修炼的火属仙术对窦家克制极大,但是幽泉掌控天下水脉,一应纯阴属性的能量都能如臂使指的自如驱遣。幽泉正好是这些赵家人的克星,一场小雨差点就让这些赵家人体内的一点本命仙火的火种都熄灭了。

    感受着体内黯淡的火种,一行赵家的仙人相互望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他们的仙力损耗极大,甚至伤损到了自身本源。这时候他们就连御剑飞行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行人灰溜溜的步行逃跑开,窦家的无数族人同时鼓掌欢呼,用嘲讽笑声欢送这些灰头灰脸的赵家族人。

    窦泗汲和一众兄弟姐妹则是喜气洋洋的环绕住了殷血歌和幽泉,殷血歌炼丹的技巧只能用‘神乎其技’来形容,而幽泉居然精通水系仙术,正好是赵家人的克星。

    窦泗汲都觉得。这是老天觉得窦家这些日太可怜了,所以天降了两个救星下来。所以他和一众兄弟姐妹热情洋溢的将殷血歌迎进了窦家大宅,摆开了规模盛大的酒宴,用美酒佳肴隆重款待殷血歌一行人。

    在酒宴上,窦泗汲顺势提出了殷血歌成为自家首席客卿的事情。

    殷血歌和窦泗汲是一拍即合,两人当即就签署了聘书,约定只要殷血歌帮助窦家在赌斗取胜。那么殷血歌就自然成为窦家首席客卿,享受窦家太上长老相当的一应权利。龙蚕岛自然是要归殷血歌所有,而他的一应修炼资源窦家也要按时按量的提供。

    签署了聘书后,窦泗汲对殷血歌又是格外的亲热了一层。

    而殷血歌也在酒宴上,不真不假的将自己的身份来历述说了一遍。他没有使用自己的本名,而是给自己按了一个‘血丹散人’的称号,说自己是游历四方的闲散炼丹师,最喜欢的就是去各处名山大川采集珍稀药草。钻研炼丹术等等。

    这次他来到蛮荒仙域小雁荡,就是动极思静,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生的修炼休养一段时间,让自己已经到了瓶颈的炼丹术得到突破。

    四处云游,没有任何背景靠山的闲散炼丹师!窦泗汲对殷血歌的身份极其的满意,借着酒劲儿,他将窦家这些年来收集的各种丹方和炼丹秘法都拿了出来。让殷血歌复制了一份。

    反正对窦家而言,培植各种药草的秘法才是根本,丹方也好,炼丹的秘法也罢。反正窦家人是不可能有炼丹师出现的——他们被当做炼丹的材料丢进丹炉还差不多。所以对于这些丹方和炼丹秘法,窦家表现得格外的慷慨,数万种各色各样的丹方,数千卷炼丹秘法,很是充实了殷血歌的底蕴。

    一番欢宴后,殷血歌就在窦家的一处精致院落安心的住了下来。他每天都沉浸在了各种丹方和炼丹的秘术,不时的用一些廉价的药草炼制各种丹药来练练手。他有先天两仪造化神炎这种逆天的作弊手段,炼制出来的丹药品级已经很是惊人了。

    就好似练手七天后,殷血歌用最普通的材料炼制的低阶修士最常用的辟谷丹,同样的材料那些大师级的炼丹师炼制出来的丹药都只能辟谷一个月,而殷血歌出品的辟谷丹能够辟谷半年!

    足足倍的强大药力,这就是先天两仪造化神炎的威力。

    数日后,或许是因为殷血歌这些日的全部精神都沉浸在了炼丹术上,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居然就有相关的大量信息涌了出来。殷血歌都对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感到了极大的惊诧——这血池当莫非真的是包容万象,什么稀奇古怪的知识都有的么?

    但是整理了一番血池涌出的信息后,殷血歌不由得仰天大笑了起来。

    “妙啊,妙啊,看来我是真的能够依靠炼丹术,帮助窦家将这一场赌斗给赢下来,并且将龙蚕岛顺利的拿到手了。”殷血歌很是兴奋的拉着幽泉的小手笑道:“倒是不用我准备那最后的手段了。”

    幽泉好奇的看着殷血歌:“公原本准备了什么手段呢?”

    殷血歌得意的一笑,轻轻的一张将身边的一座矮几拍成了粉碎:“当然是炼丹输了,直接用暴力啊。如果我炼丹比不过赵家人,我就直接屠他满门,他满门死绝了。就算赢了也是输了。但是现在了,我对赢出这一场,可是有了成的把握了。”

    殷血歌的这种计划分明是无赖,但是幽泉却是很认真的将殷血歌的话分析了一番。

    到了最后,她用力的握紧拳头轻轻的晃了晃:“那,我们得小心赵家也有这种心思。如果他们输了,他们想要动用武力的话。窦家的人可是经不起他们一把火的。公,我们得预先防范着。”

    沉吟了片刻,殷血歌点了点头。的确是得防范一把,自己都能为了窦家悬赏的龙蚕岛准备屠人满门,那么自己也要防范着赵家狗急跳墙,把窦家满门给宰了。如果窦泗汲他们都被赵家人给祸害了。他能找谁去索要龙蚕岛啊?

    在自己的乾坤仙戒翻检了一阵,殷血歌将他从那些仙庭监察司的金仙手上搜刮出来的宝贝拿出了一大堆。各种阵旗、阵盘、镇压阵眼的金仙器等他足足掏出了二十八套,全部交给了幽泉。

    “幽泉,这些日就劳碌你了。这是一套仙庭的二十八宿周天锁灵镇魔大阵,你用这大阵将窦家的宅院给遮挡起来,如果赵家敢玩阴的,我就让骊龙岛再也没有赵家。”

    趴在一旁打瞌睡的血鹦鹉和小黑对视了一眼。两个家伙身上同时冒出了森森的魔气。

    几天过去了,窦家终于聘用到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炼丹师的消息,终于从各个渠道泄露了出去。同时骊龙岛上的其他几大家族,也都打探出赵家和这自称血丹散人的炼丹师发生过冲突,但是很是吃了一场亏。

    赵家有几个元婴境的晚辈被毁掉了**,只能改修散仙;而赵家的一伙长辈气势汹汹的跑去找窦家的麻烦,结果被血丹散人的一个随行侍女打得元气大伤狼狈逃回。

    这些消息在骊龙岛和周边数十座大小岛屿上急速传播开,引得其他五大家族和各方小势力风波隐隐。原本因为窦家的长辈们重伤闭关不出而对窦家冷淡起来的各大势力。也就一次次的带着丰厚的礼品登门拜访,他们都提出了想要见殷血歌一面,但是没有人如愿以偿。

    殷血歌的出现,让赵家的人也紧张了起来。

    区区一个炼丹师无所谓,一个炼丹师他就算是三头臂,也不可能胜过赵家的数百炼丹师。但是一个有着强大追随者的炼丹师,这对赵家吞并窦家的计划。就是极大的阻碍了。

    一如幽泉所说的,赵家其实已经做好了赌斗失败就直接动用武力的准备。但是幽泉一招打得数十位族人元气亏损,灰溜溜的回到赵家后全部躺在床上直打冷颤,这就让赵家的高层感到了棘手。

    所以这几天赵家的人也是在骊龙岛四处乱窜。不断的和其他的五大家族以及各方大小势力合纵连横,许诺出了无数的好处。尤其是七大家族的高层组成的骊龙岛族老会,赵家的几位长老更是整日里请那些族老嬉戏游玩,金钱美色也不知道送出去了多少。

    而窦泗汲虽然修为低微,但是他能继承窦家的家主,也是有几分手腕的。

    这些日他也同样带着大批的财物四处出击,每天忙得脚不沾地的,拼命的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对象。

    时间很快的过去,一个月后,正在炼制一炉‘百谷柏精丹’的殷血歌突然睁开了眼睛,将丹炉内的一团沉渊洞玄离火收了回来。丹炉内隐隐有一缕浓郁醇厚的芬芳传来,殷血歌轻轻一拍丹炉,十八颗拇指大小的丹药腾空飞起,每一颗丹药上都有一条淡淡的光晕缠绕。

    百谷柏精丹,这是天仙品级的仙丹。虽然只是一品天仙位阶的丹药,炼制的手法、使用的材料却是极其的驳杂。在没有动用任何作弊手段的情况下,短短一个月能够炼制出一转的一品天仙位阶的丹药,这证明殷血歌在炼丹一道上还是有几分天赋的。

    门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窦泗汲带着一行窦家高层来到了殷血歌的丹房外。

    不等窦泗汲开口,殷血歌已经打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他向窦泗汲笑道:“是到了赌斗的时间么?”

    窦泗汲的脸色很是严肃,他向殷血歌深深的抱拳稽首一礼,沉声道:“前辈。正是到了赌斗的时间了。”

    嘴唇很用力的抿了抿,窦泗汲看着殷血歌很是严肃的说道:“有一件事情还请前辈知晓,赵家这些日已经提出了更大的赌注,我已经应诺了下来。”

    “他们加注了?”殷血歌诧异的看着窦泗汲:“原本他们不是只赌你窦家的所有药圃和药园么?”

    “现在他们加上了两家所有的家当。”虽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但是窦泗汲依旧觉得双腿发软:“窦家所有的岛屿、矿山,窦家的祖宅,窦家库房的所有财富。窦家在骊龙岛和周边数千座岛屿上的八千四百五十家丹药铺,在雁荡大陆上的七百十八家丹药铺。”

    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窦泗汲沉声道:“这一次,两家都是押上了所有的一切。如果窦家输了,我们除了一件身上的衣物外,就连一块劣等的下品灵石都无法带走。输的人。必须在三天内,全家远离骊龙岛周边十亿里,并且永远不许回来。”

    背着双手,殷血歌看着面色沉肃的窦泗汲等人,很是轻松的笑着:“赵家人,认为他们赢定了?”

    窦泗汲苦涩的笑了笑:“我们对前辈,自然是有信心的。但是赵家人。他们除开原本准备的三十位炼丹师之外,他们这几天突然还找来了雁荡大陆史家的史湘湘,参加这次的赌斗。”

    “史湘湘?”殷血歌眉头一挑,雁荡大陆三大家族,龙家、罗家和史家,这史湘湘,就是史家的人。

    窦泗汲叹了一口气,他将一枚玉简递给了殷血歌。里面记载了史湘湘有关的所有资料。

    史湘湘,史家嫡女,七品天仙的修为,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身精妙至极的炼丹手法,是雁荡大陆最有名的炼丹师。虽然只是七品天仙的实力,但是依仗一口品级不详的仙器丹炉,史湘湘曾经炼制出了品级无限接近金仙丹的灵丹。并且成功的将二十四粒成丹精炼成了一转仙丹。

    那一粒‘夔牛神元丹’被史家当众拍卖,最终被雁荡大陆一家仙门的的掌教重金买下,交给了自己门下一位被敌人重创,经络全碎、五脏崩解的门人服下。短短一刻钟的功夫。那位实力完好时不过元婴境,资质也只是一般寻常的修士全部伤势愈合,强大的丹药之力推动他的**修为突飞猛进,当众将**力量突破到了相当于体修仙人地仙三品的水准。

    “看起来,很了不起么。”殷血歌阅读完了里面的资料,随手将玉简捏成了粉碎。

    他看着忧心忡忡的窦泗汲,淡然说道:“窦家主也不用担心什么。区区史湘湘,也就是在小雁荡这里称王称霸,放在偌大的仙界,她算得什么东西?”

    傲然昂起头来,殷血歌冷声说道:“放心吧,史湘湘,不是我的对手。”

    窦泗汲和几个兄弟姐妹相互望了一眼,只能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但是心脏依旧是悬在了半空。

    炼丹是一门技巧活,炼丹师的修为强弱,并不意味着他的炼丹技术的高低。但是一般而言,顶级的炼丹师他的实力也不会太过于弱小,毕竟实力太弱,你连一些强大的仙草灵药都无法处理,还谈什么炼丹?

    殷血歌虽然自信满满,但是他毕竟只是地仙一品的修为,按照常理,地仙一品的炼丹师就算天赋再妖孽,加上一口极品的仙器丹炉,能炼制出普通的天仙一品、二品的仙丹就很不错了。想要炼制更加高级的仙丹,没有足够的仙力那是想都不要想的。

    史湘湘是天仙七品的修为,在修为上她就占了极大的优势。

    一品地仙的殷血歌,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史湘湘的对手啊。

    但是现在窦家只有殷血歌这一位炼丹师,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窦泗汲强打精神的向殷血歌稽首一礼,无比肃重的说道:“那,一切都拜托给前辈了。”

    窦家的一切,都拜托给殷血歌了,窦泗汲和他一众兄弟姐妹,全部深深的向殷血歌鞠躬一礼。

    血鹦鹉站在殷血歌的肩膀上,很是恶意的转着眼珠——史湘湘?就这么一个女人还想和他鸟爷的老板比较手段?要用什么法,才能让那个史湘湘当面出一个大丑呢?

    化身为一条土狗的小黑盘坐在地上,眼珠同样叽里咕噜的一通乱转,他同样在打着某些不好的算盘。

    ‘咚咚咚’三道雷光冲上天空,窦家的正门开启,数十辆车辇从窦家大院驶了出来。三千名窦家的族人穿戴整齐,腾云驾雾的跟在车辇一旁,护送着车队向骊龙岛正的最高峰行去。

    那里就是骊龙岛七大家族族老会的总部所在,那里平日里专门用来调解各家的矛盾和纠纷,这次窦家和赵家炼丹师的赌斗,就在族老会举行。

    除开骊龙岛当地的众多修士,周边数百座大小岛屿上的仙人修士也都闻风而动,兴致勃勃的赶了过来。

    偌大的一座高山四周密布着无数的云团,云团上尽是七长八短的男男女女,一个个呼朋唤友的等待着赌斗的开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