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意外收获(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七章 意外收获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小雁荡上空清气萦绕,一名身穿白色长裙,大概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少女乘骑在一头青鸾背上,歪着小嘴不屑的看着殷血歌。

    在这少女的身后,一名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美貌少妇正从一架香藤儿编织成的车辇挑开窗帘,微微皱着眉头向殷血歌望了过来。等到殷血歌看过来的时候,这少妇红唇一撇,不屑的说道:“青儿,娘亲给你说过,不要和这些下三滥的散修搭讪,没来由弱了自家的身份。”

    宛如明星的双眸精光一闪,美貌少妇不屑的一甩窗帘,倨傲的声音从车辇传了出来:“记住,你是龙家的大少姐,身份何等尊贵?你就算沾染了一丝这些散修的气息,也是有辱家门的。”

    殷血歌呆了半晌没吭声,这少妇哪里来的这么强的优越感?

    龙家?哪个龙家?在仙界强大无比的修仙家族无数,姓氏也是千奇百怪,这个少妇所说的龙家,难道是曾经有连续三位族人登上了仙庭仙帝宝座,据说和龙族有血缘关系的那个龙家么?

    血鹦鹉则是尖着嗓怪叫了起来:“小娘们,你说谁下三滥呢?你是说你鸟爷下三滥?”

    小黑则是直接脑袋一晃,一道黑漆漆的闪电就朝着对方的车辇劈了下去。他瞪大了通红的双眼,大声的咆哮着:“你说小黑下三滥?该死,黑爷是尊贵的火麒麟一族啊!”

    虽然自身被不知来历的魔气沾染,从蛋壳内孵出来的时候就是一头黑色的麒麟。但是血脉根深蒂固的记忆却不断的提醒小黑。他是一头尊贵的火麒麟,天地瑞兽之一的火麒麟,是天地间走兽的君王,在走兽一族的地位,就堪比仙帝在仙人们的地位。

    所以小黑直接出手,混杂了狂暴邪恶的魔气,威力惊人的黑色雷霆撕开虚空,硬生生的劈在了少妇的车辇上。就听到一声巨响,少妇的车辇上一团红光冲出,化为一道光幢裹住了整个车辇。但是小黑的魔雷炸开。将那红光撕成粉碎。精致的车辇被狂暴的雷劲撕成了粉碎。

    在小雁荡,所有人的修为都被强行压制到了地仙三品的水准,小黑自身拥有天仙境的实力,所以他此刻拥有的。就是小雁荡所允许的最强的三品地仙的实力。

    少妇的车辇上所有的防御阵法和防御禁制。本来足以抵挡高阶天仙的攻击。但是同样也被小雁荡扭曲的天道法则压制到了地仙三品的强度。小黑的雷霆威力无铸,雷霆蕴藏的大道奥义远比少妇车辇上的防御阵法和禁制高深许多。

    所以在同样的力量层次上,小黑的雷霆势如破竹般摧毁了少妇的车辇。余劲更是轰在了少妇的身上,将她打得头发一根根竖起,浑身闪耀着刺目的电光向后飞了出去。

    骑在青鸾上一脸高傲的少女吓得手脚发软,她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娘亲!你们都是死人么?给我杀了这群无知的狂徒,给我宰了这几个……”

    正大声怒喝,少女突然看到了清秀娇美,容貌气质比她胜过了无数的幽泉。她无比嫉妒的看了一眼幽泉身上那件得自荧惑道场的水色长裙,再看看自己身上那件相形之下显得无比庸俗的华美宫裙,恶狠狠的指着幽泉尖叫起来。

    “把这贱婢拿下,我要亲自划了她的面孔,把她送给矿洞里的那些下贱矿奴随意凌辱。”

    幽泉的眸里深邃的幽光闪过,她恼怒的轻哼了一声,随手一指,就听得水声‘哗哗’而起,她的指尖前一朵白色的水花翻滚起来,很快就凝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水珠。

    这颗水珠的气息正平和,再无玄冥重水那等寒气袭人的恐怖气息。但是这颗水珠的质量却比玄冥重水更胜一筹,每一滴水点的重量和蕴藏的先天水灵力都是玄冥重水的百倍以上。

    手指一弹,拳头大小的水珠带起一道白光,发出可怕的宛如巨涛拍岸的呼啸声,几乎是一闪就撞在了少女的胸口上。少女身上的华美宫裙喷射出无数条极细的精光,在她面前凝成了一方光焰夺目的棱形光盾挡在了水珠前。

    就听得一声脆裂声响起,光盾被幽泉一水珠打得粉碎,白色的水珠狠狠撞在少女的胸膛上,打得她胸前的宫裙寸寸崩裂,本来稍有规模的一对儿椒乳平平的凹陷了下去,差点就被打成了凹陷的海碗。

    少女惨嚎一声,仰天喷出一道鲜血,身体带起几条残影向着后方摔了过去。

    幽泉这一击沉重异常,少女的胸骨尽数碎裂,就连内脏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虽然没有身陨,但是这重伤没有极上好的灵药调理的话,她非得躺在床上休息三五年才能痊愈。尤其是一丝至阴至柔的先天水灵气息渗入了她的伤口,更让她的伤势恢复起来无比的麻烦。

    随手一击将那少女打得重伤飞退,幽泉拉了拉殷血歌的袖,低声说道:“她骂人太难听呢。”

    殷血歌拍了拍幽泉的脑袋,‘哈哈’大笑了起来:“打得没错,这种满口喷粪的贱人,就该这样对付。下次不要打人家的胸,打平了以后还怎么嫁人?下次直接打她的嘴,打掉她满口大牙,让她记住这个教训。”

    幽泉呆了呆,她对殷血歌所说的打掉人家满口大牙的事情没放在心上,而是低头看向了自己略显得有点平坦的胸膛——打平了胸就没办法嫁人么?人间还有这样的说法?她很是有点苦恼的皱起了眉头,歪着脑袋苦苦的思索起来。

    在她的脑海,无穷无尽宛如冰山一样冻成一团的零碎记忆被一股强横的力量翻卷起来,在她脑海剧烈的翻滚着。幽泉迅速的掠过那些残碎的记忆。想要从找到‘胸部’和‘嫁人’相关的信息。

    但是这些庞大的记忆,关于这两件事情的资料实在是翻检不到。幽泉顿时有点苦恼的耷拉着小脸蛋,整个人都变得没精打采的。

    被幽泉打得吐血飞退的少女被一名身穿青色甲胄的壮汉稳稳的接在了手,这大汉头顶一道云烟冲起来有数百米高,赤红色的云烟内一头张牙舞爪的青狼凶兽正仰天长啸。

    大汉将少女交给了身边的一名侍女,反手拔出了背上背着的一柄长有一人上下的双手重剑。他双手握紧剑锋,踏着一团白云缓步向殷血歌这边逼了过来。他一步一步的逼近,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盛,眼看着他的气势一旦蓄到了巅峰,就是势如雷霆的一次重击。

    一边走。大汉一边厉声喝道:“何方妖人。胆敢袭杀我龙家女主人和大小姐?你可知,你犯了死罪?”

    “死罪?”殷血歌摇了摇头,他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大汉冷笑道:“打两个出言无状的蠢女人而已,就是死罪?就算是仙庭刑部。也不会如此胡乱定罪吧?”

    “仙庭刑部?”大汉好似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看着殷血歌厉声喝道:“什么狗屁仙庭刑部?在小雁荡周边星域。我龙家的话就是天规,就是仙律。你冒犯了我龙家的女主人,打伤我龙家大小姐。你就是死罪,就算是仙庭刑部的仙官当面,你也是死!”

    殷血歌和血鹦鹉还有小黑同时吹了一声口哨,殷血歌真的被这大汉的话给惊呆了。

    这龙家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们的一员家将,居然敢说出这样无法无天无视仙庭的话来?在仙界,谁不知道仙庭的那些仙帝、仙尊和仙君最看重仙庭的权威,谁敢口出狂言不把仙庭放在眼里,仙庭绝对会动用全部的力量将其连根拔起。

    这大汉实在是太有种了,殷血歌很好奇,如果自己将这大汉的一番话传回仙庭的话,他们这个龙家还能存在几天?或许仙庭战部的那些刽手,会直接动用虚空神锚降临小雁荡将他们满门抄斩吧?

    “你有种,有种!”殷血歌看着那双目怒睁,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大汉,突然仰天长笑,然后团身跳起,一道诸天崩毁大手印向着大汉拍了出去。

    这一击殷血歌没有调动血海亿万鬼卒的力量,冢鬼道祖要他来小雁荡是存着历练他的心思,要他依靠自己的力量一路征战厮杀,一路勇往精进,从找到他攀登大道巅峰的动力。血海鬼卒固然是他实力的一部分,但是这并非他真正的个人力量。

    所以这一击,他只是单纯的动用了自己十二万千百年的血元力,化为一支方圆丈许的血色手印向着大汉拍了下去。诸天崩毁大手印耗费极大,这一掌就直接将他血海蕴藏的所有血元力抽走了成。

    “血道魔功,微不足道。”看着殷血歌大手印上淋淋的血光,大汉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他的双手大剑上突然喷出一道赤红色的佛光,那是佛门小乘禅功的‘罗汉降魔佛光’,一种广泛在佛门的外门弟和在家居士流传的,不为佛门真正大德高僧看重的神通。

    用佛门佛光克制血道魔功,这在仙界是绝对正确的做法。一切佛门神通,都对血道魔功有着极强的克制力量,甚至是佛光一出,绝大部分的血道魔功就会自行崩溃。

    但是这个至理在殷血歌的诸天崩毁大手印前却成了笑话。

    殷血歌的诸天崩毁大手印,那是血海浮屠经内记载的无上神通,他的性质至阳至刚,蕴藏了一丝天道崩坏、毁灭法则在内。他有着血道魔功的外形,但是骨里却是糅合了道门和佛门无上精义而成的一门顶级神通。

    大剑和血手印重重的撞在一起,分明走体修路的大汉突然喷出一口血,他惊恐的看着殷血歌,他感到他面前不是一只方圆丈许的血道魔功凝成的大手印,分明就是重重叠叠十几座大山炼成一体当头砸了下来。

    ‘当啷’一声,大剑崩毁,罗汉降魔佛光也化为无数红色的光芒四处流散。沉重的大手印狠狠的撞在了大汉的胸膛上。就听得一声巨响,大汉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他千锤百炼的**被大手印打得粉碎,就连体内的仙魂都来不及遁逃,直接被血手印碾成了灰烬。

    大汉强横的**终于削弱了血手印一部分的力量,方圆丈许的血手印光芒黯淡了些许,体积也缩小了一半有余。五尺大小的血手印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前急速飞去,笔直的轰向了大汉身后的十几名顶盔束甲的仙人。

    这些仙人的实力比大汉弱了许多,大部分都恰好是地仙一品的修为。

    面对殷血歌倾尽体内全部法力打出的大手印,他们齐声大喝。举起兵器就向血色的手印迎了上去。他们周身烟霞环绕。周身仙光奔涌,身上的甲胄已经全力开启了所有的防御禁制及阵法。

    一声巨响,血色手印凌空爆炸开,十几位仙人同时吐血。飞退。他们手上的兵器有一小半直接崩解成了碎片。其他人手上的仙器则是或者缺口、或者开裂。或者扭曲弯折得好似烧火棍一般。

    有两个仙人的甲胄被震碎,他们的身体也受到了极其可怕的创伤,浑身十几处硬生生裂开的伤口正不断的向外喷血。而其他人的仙体虽然无甚大碍。可是他们的手掌也被震得骨肉成泥,再也无法握紧那些勉强保持完好的仙器,随手将他们丢弃在了一旁。

    “这位前辈,是小女冒犯了。”刚刚被小黑一道魔雷打得浑身焦糊,正不断从嘴里喷出黑烟的龙家女主人仓皇的迎了上来。她一头秀发一根根的笔直矗立着,惊慌失措的挥动着双手大叫道:“还请前辈看在我龙家老祖的情面上,饶过晚辈这次。晚辈,晚辈愿意赔偿前辈。”

    体内血海奔涌咆哮,亿万鬼卒虽然无法在身体外展现真身,但是他们依旧可以吞吐天地灵气,吐纳仙灵之气修炼精进。与此同时,他们修炼所得的一部分血元力都会被注入血海,补充殷血歌的消耗。

    亿万鬼卒数量庞大,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殷血歌耗费了成的血元力就已经补充完全。他原本正想再全力打出一掌,将这一伙莫名其妙的人全部碾碎,但是听到美貌少妇的叫声,他好奇的收起了手。

    “哦?赔偿?什么赔偿?不要用一些乱七八糟的垃圾货色来玷污了我的眼睛。”

    和太玄真一道祖相处了几天,又在冢鬼道祖身前听讲了几日,殷血歌已经能够模仿出几分道祖的姿态来。虽然气息、气质上根本无法和道祖相比,起码他的一举一动,也有了几分道祖那闲淡自然的味道。

    所以双手往背后一背,殷血歌眼皮微微耷拉下来,向着美貌少妇不紧不慢的轻哼了一声,一副前辈高人的无上气韵顿时油然而生。美貌少妇看到殷血歌如此做派,顿时心脏一抽,对自己平日里爱过生命的女儿凭空多了几分记恨。

    但是在殷血歌面前,美貌少妇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她乖乖的从袖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玉匣,恭恭敬敬的递给了殷血歌:“这是本家在白星市集刚刚淘换来的一件先天灵物,若是能够融入本命仙器,却是大有补益的。”

    殷血歌打开玉匣,里面静静的悬浮着一块婴孩头颅大小,通体有无数细小的孔洞,有一丝丝奇异的清风不断从喷出的银青色的矿石。

    殷血歌呆了呆,他低声惊叹道:“先天巽灵风神石,果然是无上仙品。”

    这真的是出乎意料的收获了,先天巽灵风神石,这其蕴藏了大道巽灵的精英,是风之道则凝聚的无上灵物。任何一件仙器只要融入一丝半点的风神石,尤其是仙剑只要在铸造时融入这么一钱左右的风神石,就能让仙剑飞行的速度提升十倍。

    曾经在仙界,有疯狂的炼器师完全使用风神石铸造了一柄仙剑。那柄仙剑也就成了仙界最有名的一柄废物——就算是瓣紫莲的大罗金仙,他的仙识都无法跟上全力飞行的这柄风神剑的速度,也就是说,这柄风神剑就连大罗金仙都无法自如驱动。

    而大罗金仙的仙识,一瞬间可以笼罩一方星河,方圆万亿里的仙域尽在他一念之间。

    由此可见那柄风神剑快到了何等境界,用这样的风神剑杀人,就连大罗金仙都根本无法防范。

    殷血歌的血歌剑固然是锋利、坚韧,飞行速度在仙剑也算是佼佼者。但是如果能够在他的血歌剑以及其他的几件血海灵宝融入风神石的话,那么在他的道行境界、法力修为没有任何提升的前提下,他的战斗力、杀伤力足以能够上百倍的提升。

    深深的看了那美貌少妇一眼,殷血歌沉吟片刻,将这块足以铸造数十件仙器的风神石收了起来。

    他看着美貌少妇冷笑道:“是你们先招惹了我,杀人劫财的事情,我做不出来。所以这次,算是你们幸运。下次,不要再撞在我的手上,否则你们一定会后悔。”

    冷哼一声,殷血歌放出了一丝凶残、狠戾、蕴藏了无边血腥的恐怖气息,然后仰天大笑了三声,带着幽泉、血鹦鹉和小黑直接没入了小雁荡的大气层,很快就在茫茫水域上消失无踪。

    龙家的女主人身体微微颤抖着,过了许久许久,她才哑着嗓低声咆哮起来。

    “此仇不报,何以为人?姑奶奶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