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宗门世仇(300月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四章 宗门世仇(300月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21号月票没有300票,但是猪头正在路上奔波,所以就提前加更吧!

    22号如果月票足够多,所有欠缺的更新会在明天补上的。

    家有事,身不由己,见谅。

    ***

    冢鬼道祖门下,有大罗境亲传弟四十人,号称冢鬼大衍四十道祖。

    这四十位大罗境大能,他们或者坐镇冢鬼道祖的山门内闭门清修,或者在冢鬼门下各处重要的别院洞府调教门人弟。一如蛮荒仙域,除开冢鬼道祖亲自坐镇此处,其他还有四位亲传分别弹压四方,将蛮荒仙域守得犹如金汤城池一般。

    而他的记名弟,已经晋升大罗境的则是超过百人。这百多位大罗境存在开宗立教,在仙界独霸一方,相互之间同气连枝、遥相呼应,犹如一条条巨大的食人藤蔓依附在冢鬼道祖这株大树之上,在仙界已经是一方霸主级的势力,无人敢小觑分毫。

    但是在蛮荒仙域最著名也是最重要的仙人市集白星市集上,冢鬼道祖临时挑选的住所却是无比简陋。

    大方山,这只是白星市集边缘地带一处极其不起眼的小小山岭,四四方方犹如板砖的一座儿山峰,四周有十二处山头簇拥着。

    这里地下有二十几条品质不错的金仙灵脉汇聚,有数百条天仙灵脉汇成了一千零八十个仙灵气穴。对于任何一个金仙而言,这里都是很不错的洞天福地,但是对于一位大罗金仙而言,这里就显得偏僻荒芜了一些,更不要说冢鬼道祖这样的身份了。

    蛮荒仙域刚刚滋生不过三个多元会的时间,这里很多地方都能找到有大道鸿蒙之气汇聚的名山大川,冢鬼道祖完全可以挑选一个最佳的洞天福地按下洞府,但是他偏偏就选择了大方山。

    在高不过三百丈的大方山的山腰悬崖上,冢鬼道祖亲手挖出了一个勉强可以容纳百多人听经讲道的洞穴。在这洞穴的下方。用枯树枝和茅草搭建了二十几个简陋的棚,这就是冢鬼道祖在蛮荒仙域的道场。

    如斯简陋的陈设,如果不是冢鬼道祖亲自带着殷血歌来到这里,殷血歌甚至会以为,这里是冢鬼道祖外门弟下面的那些杂役们养猪养鸡的饲养场。

    一手拎着殷血歌回到了大方山,冢鬼道祖懒洋洋的向着一座空荡荡的茅草棚指了指:“殷血歌是吧,你以后在大方山。就住这儿吧。嗯,反正你的侍女、仆役也不多,住得下。”

    摇了摇头脑袋,冢鬼道祖打了个呵欠,直接飘身进了上方的洞穴。就听得他在洞府懒声说道:“三天后来听讲,这三天么。你可以熟悉一下附近的山川地脉。对了,这附近仙草仙果都不少,如果你能干掉附近的那些毒虫猛兽,多采几个,对你有好处。”

    叮嘱了两句之后,冢鬼道祖就丢下了殷血歌,大声的叫唤了起来:“你们几个懒货。不要偷懒,半个月后,我还要去白星市集买拉面,赶紧给我把材料都给备齐了。那条十万年的铁头鳄王的肉做的浇头很受欢迎,这两天赶紧多猎杀几条,给我炮制妥当了。”

    就看到几个茅草棚里,七八个周身散发出强大的金仙级仙力波动,却是衣衫褴褛身上到处伤痕累累的青年男女快步走了出来。他们无声的向殷血歌稽首一礼。很是怜悯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两三成群的架起云光,眨眼间不知去向。

    殷血歌看了看大方山上的洞穴,摇摇头,然后走进了冢鬼道祖给自己指定的那一座茅草屋。

    坐在长宽不过一丈,四壁漏风、屋顶有着七八个窟窿眼的茅草棚里,殷血歌看着幽泉苦笑不已:“幽泉啊。这里果然宽敞。嗯,给你个蒲团,你和我一起打坐吧。小黑,你就别进来了。乖乖趴在外面就是。”

    刚刚从宝舟内放出来的黑麒麟小黑好奇的将一个大脑袋探进了茅草棚,但是他的脑袋太大,他刚刚探头进来,这茅草棚就差点被他的角搅得稀烂。所以殷血歌只能让小黑赶紧将脑袋缩回去,让他趴在外面不许乱跑。

    小黑悻悻然的从鼻孔内喷出了一团热气,懒洋洋的趴在了茅草棚的门口。他摇晃着大脑袋,低声的咕哝着:“这么破烂的道场,哎,这位老爷得穷成什么模样啊?都被逼着去市集上卖面条了。”

    血鹦鹉和小黑之间很有共同语言,他也悻悻然的拍着翅膀,很是不屑的轻哼了一声:“我说,老板,你是不是上当了?那叫做太玄真一的老牛鼻将这个家伙吹得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但是就这么一个破烂山门,哎,鸟爷觉得,这前途无亮啊。”

    殷血歌掏出两个蒲团丢在了地上,和幽泉一左一右的盘坐在茅草棚内。

    听到小黑和血鹦鹉的吐槽,殷血歌只是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们的胡说八道。

    冢鬼道祖在市集上卖拉面也好,在这大方山建立如此破烂的道场也罢,甚至是他喝令门下弟去猎杀妖兽帮他制作拉面的浇头。这些事情看起来古怪,但是或许这就是冢鬼道祖的独特之处。

    仙人修炼,有喜好奢华的,也有喜欢苦修的;有清静无为的,可也有兴风作浪的;有人喜欢闭门苦修,有人喜欢厮杀争斗;有人喜欢修身积德,有人就喜欢祸害百姓。

    天地大道无穷无尽,奇人异事数不胜数。谁也不知道,谁的修炼方法才是正确的。

    冢鬼道祖能够得到太玄真一道祖的推崇,就连第一至尊都是有心让殷血歌拜入冢鬼道祖的门下,这就证明,冢鬼道祖绝对是最符合殷血歌所需的师尊。至于说冢鬼道祖的外在表现如何,这根本就不重要。

    掏出了太玄真一道祖临走前丢给自己的丹药瓶,殷血歌一把将瓶塞拔了出来。

    一股浓郁的温阳之气扑面而来,一颗拇指大小有条七彩云旋盘旋环绕,核心部位有无数条龙影若隐若现的氤氲丹药从药瓶冲出,发出一声龙吟就要冲天飞遁。

    殷血歌一把抓住了丹药,掌心一股血元力冲出,这颗丹药剧烈的挣扎了一番。然后就突然化为一团充满了无穷生机造化之力的纯阳气息涌入了他的身体,迅速和他的身体融合,随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冢鬼道祖在洞穴惊呼了一声:“噫嘻?这家伙这次这么大方?转龙髓丹?可恶的家伙,居然在上面布下了禁制,直接让你吸收融合了。否则我还有兴趣研究一下他的丹方呢,可惜,可惜。可恼,可恼,这家伙莫非不知道,我的炼丹之道就差一些上古的奇异丹方就能突破了么?”

    轻叹了一声,冢鬼道祖不再吭声。

    而殷血歌则是正襟危坐,双眸紧闭。苦苦的忍受着体内突然涌出的一波一波宛如无数条巨龙疯狂殴打自身的剧痛。粘稠的汗水不断的从他体内喷出,而他身下的一处灵穴,滚滚仙灵气不断注入他的身体,一次次的洗涤他的身躯,在他体内发出犹如飓风过松林一般的波涛声。

    幽泉、血鹦鹉和小黑静静的看着殷血歌,静静的等待着欣赏传说的转龙髓丹能够给殷血歌带来多大的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的很快过去,从鸿蒙道宫得来。在仙界就连丹方都近乎失传,只是被几个佛门的古佛死死握在手绝不外泄的转龙髓丹的药力持续了两天一夜后终于过去。

    殷血歌缓缓睁开眼睛,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的怪异。

    他鸿蒙血神道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白莲法体境,他身体轻轻一晃就有数百亿斤的巨力,足以拿星捉月、挑山填海。他的身体更是被淬炼得犹如金刚宝珠一般混元剔透,没有丝毫的缝隙瑕疵。

    但是现在,殷血歌感到自己的白莲法体变得很空。就好似奶酪一样到处都是空洞的空。

    空虚、空荡,甚至他的身体有一种极其饥饿的感觉。依旧是白莲法体境,依旧是一朵白莲生成的一品境界,但是殷血歌觉得自己的白莲法体突然膨胀了无数倍,需要无数倍的精血、灵气才能将这具崭新的身体填充完成。

    就好似一尊原本高有一丈的黄金雕塑,内外浑然一体,通体坚硬柔韧。但是这具黄金雕塑突然被扩大了一万倍。但是组成他身体的黄金依旧是原本那样的数量,这具黄金雕像就变得格外的酥松,格外的脆弱。

    但是一旦用足量的黄金将这膨胀了一万倍的黄金雕像填满的话,那么他的品质没有变化。可是他的重量和价值却足足提升了一万倍。这就是殷血歌体内发生的变化,他的**天赋根基被极大的提升了,被提升到了一种比怪胎还要变态的妖孽层次。

    这是一种生命层次上的提升,一如蚯蚓化为巨龙,那种天翻地覆的变化,让殷血歌一时间都有点不知所措。

    冢鬼道祖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好造化啊。转龙髓丹,就算是在上古时期,也只有那些大势力的核心嫡传弟,才有幸运服用。嘿,你值得太玄真一投入这么大的成本么?”

    殷血歌缓缓站起身来,他一边吸纳外界的仙灵之气填充身体,一边将血海储存的庞大金仙精血之气不断融入自身。他的身体内空荡荡的感觉渐渐的消散,他再次觉得身体变得坚固、踏实,再次充满了力量感。

    很是爽朗的一笑,殷血歌向冢鬼道祖所在的洞穴稽首行了一礼:“弟不敢妄自菲薄,太玄真一道祖今日的付出,日后定然会给他百倍、千倍、万倍的回报。”

    冢鬼道祖沉吟了片刻,然后他的声音从洞穴传了出来:“不敢妄自菲薄?好,修道之人,若是连这一点都看不透,或者是不敢看透,那么也就是一头废物,还不如被我丢进汤锅炖成高汤算了。”

    殷血歌晒然一笑,他正要回冢鬼道祖的话,冢鬼道祖已经轻轻的怒哼了一声,一片红色霞光从他洞府席卷而出,迅速的向着远处一道滚滚而来的红色烟云迎了上去。

    霞光一卷一收,红色烟云一条人影就被卷到了大方山下。

    那人一个踉跄,狼狈的摔倒在了地上。殷血歌向这人定睛看去,这是一个生得孔武有力。脸上虬髯密布,双眸炯炯有神、目光坚定坚毅的年大汉。他身上横七竖八的密布着无数的伤口,其有一贯穿的剑伤从他胸前穿透,险而又险的贴着他的心脏从他后心穿了出来。

    大汉落地的时候,气息已经是极其的微弱,但是冢鬼道祖的洞穴一颗红色仙丹飞出,在大汉的头顶化为一团灵芝状的红云笼罩住了他的身体。红云一阵翻滚。慢慢的没入了大汉的身体。大汉的气息就逐渐的壮盛,身上的伤口也渐渐的恢复,他一骨碌的爬起来,一头磕在了地上。

    “师尊,弟无能,小琅琊山那一处别院。被彝宗大烁真人给挑了。除弟一人逃出,弟的几位亲传徒儿和其他的门人弟,全都陨落了。”

    殷血歌站在这大汉身边,静静的聆听着他的话。

    冢鬼道祖‘嘿嘿’笑了起来:“大烁真人?他的修为似乎比你还低了一品,不过是区区品天仙,居然能够挑落你镇守的小琅琊山?到底是他太厉害,还是你太废物?”

    大汉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缩了缩脖,低声回禀道:“师尊,是弟无能。弟三百年前收集材料,炼制千灵斩元剑,想要破大烁真人玄功。但是没想到,他居然领先弟一步,炼制出了百魔屠灵刀,弟措手不及。所有随身仙器都被他连番破去。”

    “百魔屠灵刀?他居然领先你炼成,那果真是你没用了。”冢鬼道祖很是不客气的呵斥道:“你修为比他高出一品,对天道法则的领悟比他强出一线;你们几乎是同时炼制更换本命仙器,他居然比你早成功,更是破了你镇守的本门别院,损兵折将,大损我的颜面。”

    大汉的额头重重的碰在地上。再也不敢动弹丝毫。

    殷血歌好奇的眨巴着眼睛,从大汉的话里面,他听到了彝宗,听到了彝宗的门人和大汉之间爆发的争斗和厮杀。但是他好奇的就是。彝宗的名字,他没有听说过——他本身就对仙界的大势力了解不多。

    但是这彝宗的门人,居然敢摆开了旗鼓和冢鬼道祖的门人争斗,并且在争斗以略弱一品的修为获取了胜利,那么这彝宗的底蕴之雄厚可见一斑。这绝对是一个实力不弱于冢鬼道祖的大宗门,在仙界拥有和冢鬼道祖相提并论的影响力。

    冢鬼道祖沉默了一番,从洞穴有一本半指厚的道书飘然飞出,没入了大汉的头顶。

    “这卷《大衍焚天玄经》,你返回本宗山门,闭关千年好生参悟。千年之后,你再去小琅琊山,找那大烁真人出一口恶气。百年后若是你成功,你依旧是我弟;若是败了,你就只能算是本门的外门弟,再也不算我冢鬼亲传,你可明白?”

    大汉的身体微微一震,他欣喜若狂的连连磕头,大声高呼‘老祖圣恩’,随后化身一道火云冲天而起。

    洞穴一片红色烟霞飞出,绕着这片火云只是一卷,虚空一座完全由仙灵之气凝成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突然凝结成型,将这大汉瞬移了出去。

    殷血歌抬头看着冢鬼道祖的洞穴,过了半晌,冢鬼道祖才慢的说道:“彝宗,那是我斗战万灵宗的死对头了。彝宗的开山祖师大化上人,当年未得道时,和我有一番恩怨纠缠,后来就成了生死对头。”

    冢鬼道祖正在这里说话呢,血鹦鹉已经欢快的拍打着翅膀大叫起来:“敢问道祖,你们是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呢?或者其实你们是因爱而生恨,你们本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后来你们男的出轨,女的撇腿,就此成了生死仇敌?”

    殷血歌额头青筋暴跳,幽泉在一旁捂嘴偷笑。

    冢鬼道祖半晌没吭声,过了好些时间,冢鬼道祖才牙齿咬得嘎嘣作响的冷喝道:“大化上人,他是男人,我和一男人青梅竹马?你这扁毛畜生,你再敢胡说八道,老祖我将你抽筋扒皮,将你魂魄贬入幽冥绝域,让你……”

    血鹦鹉眉开眼笑的大叫起来:“唉哟,将我魂魄贬入幽冥绝域?那感情好啊?你是要送鸟爷我回家么?”

    “嗯?”冢鬼道祖呆了呆,一道飘渺玄灵的仙识突然一扫而过,道祖突然‘嘿嘿’怪笑了起来:“原来是罗睺族人?嘿嘿,好,好,好,殷血歌,速速上来,我传授你一门顶级的神通,如何将罗睺一族的血裔炼制成身外化身、血战傀儡,哈哈哈,罗睺一族滴血重生、魔魂百万,若是将他炼化为傀儡……”

    血鹦鹉没脸,否则的话他肯定已经吓得面孔惨白。

    就见到他很没品的从殷血歌的肩膀上‘哧溜’一下窜了下来,乖乖的向着洞穴的方向连连低头哈腰的赔起了笑脸:“您怎么这么禁不起开玩笑呢?您想要传授的是《天哭地泣不灭真魂魔经》是不是?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鸟爷只是开个玩笑……”

    一道血色仙印从洞穴飞出,重重的将血鹦鹉砸进了地面禁锢了起来。

    冢鬼道祖冷声喝道:“再敢呱噪,我就真让殷血歌炮制了你。血歌徒儿,你那几位师兄师姐已经回转,你且上来,我先说一段道经给你听听。”

    一道绵柔的吸力从洞穴传来,殷血歌的身体就此飘进了洞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