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冢鬼门人(德国胜了么?)(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冢鬼门人(德国胜了么?)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家突发急事,正在路上。

    不知道德国是否胜利,也不知道比分多少。

    预祝德国取胜,如果两球以上大比分获胜,欠下的章节明天一定补上。

    ******

    天运大陆核心处,天运仙盟总部山门外,一座一次可以容纳百人进出的传送仙阵外,一名天仙神色肃然的坐在一块山岩上,翻阅着手上一本水汽弥漫的道书。

    用紫色玉片制成的道书上金字盘绕,尽是龙头凤尾的奇异篆。天仙的眉头紧紧皱成一团,眸里隐隐有仙光闪烁,身边更是一条水龙缓缓盘旋飞舞,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道书记载的神秘意境。

    地仙只是单纯的储蓄法力,仙力越雄厚,距离天地大道就更进一步。

    到了天仙,就要开始接触天地大道的一丝痕迹。他们每在自身仙力融入一丝天地大道的痕迹,那么他们的实力就攀升一层。低阶天仙的仙力总量并不比地仙雄厚多少,但是在仙力的质量上两者却是天差地远。

    融入了天地大道痕迹的天仙力就是一柄木刀,而地仙力只是一块豆腐,木刀虽然脆弱,却能轻松的摧毁百倍体积的豆腐。这就是天仙实力远胜地仙,一名天仙可以横扫千百地仙的最大原因。

    殷血歌走出传送仙阵的时候,那位地仙依旧沉浸在神秘的天道意境不能自拔。

    殷血歌的仙识向这有着天仙三品修为的仙人扫了一遍,同样一击诸天崩毁大手印拍了出去。正在苦苦冥思的天仙根本没感应到外界突然降临的危险。就被一只方圆十几丈大小的血色手印拍在地上。

    蛮荒仙域刚刚从虚空滋生,还处于天地刚刚开辟的浑浊状态。这里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还带着一丝鸿蒙混沌的气息,地上的石头比起仙界其他地方的钢铁还要坚固许多。

    这一记大手印拍下去,天仙的仙体、仙魂同时崩解,地面却只是裂开了几条微不足道的缝隙,同时方圆百里的地面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大手印并没有对周边的环境造成太大的伤害。

    但是这一次震荡已经惊动了天运仙盟的上下,前方十几里外,天运仙盟总部的一座座高楼高塔,数以百计的遁光、云光冲了出来。几位轮值的天运仙盟金仙带着滔天的怒火。在大群仙人、修士的簇拥下快速向这边飞来。

    与此同时,在四周方圆千里内的大小山岭,无数稀奇古怪的道兵也都腾空而起,结成了阵势向这边浩浩荡荡的袭来。天运仙盟蓄养的道兵。成左右都是某种巨大的妖鼠成精。他们一个个贼头贼脑的四处张望着。‘叽叽喳喳’的握着各色兵器卷起了妖风急速掠来。

    殷血歌大笑了一声,他拎起了昏迷不醒的宁有德,腾空飞上了离地千丈的高空。

    脚踏在一朵血色的云团上。殷血歌向着前方急速飞来的几位天运仙盟金仙厉声喝道:“宁天德何在?他的混账儿敢欺辱我家侍女,真正是找死。快叫宁天德出来,给我一个解释,否则我今天就灭了你天运仙盟,休要怪我下手太狠。”

    一行天运仙盟的仙人和修士犹如见到傻一样看着殷血歌。

    区区一个地仙,带着一头血色的妖宠,和一个实力有点看不透,但是估计也就是地仙水准的美丽侍女,居然敢找上天运仙盟的麻烦?所有人都觉得,殷血歌绝对是脑坏掉了。

    但是幽泉生得如此的美丽,对宁有德的秉性深有了解的众多天运仙盟成员纷纷暗自点头——如此俏丽可爱的一个小丫头,难怪宁有德会动心。但是这家伙真是混账,居然带着这么多的护卫,连一个地仙都无法拾掇下来,连一个小丫头都无法顺利抢走么?

    “真是无能的纨绔废物。”一名天运仙盟的一品金仙傲气十足的驾云来到了殷血歌身前,他看着殷血歌冷声喝道:“放开有德贤侄,自断双臂,滚,留下你的侍女……嗯,这妖宠看起来很是稀罕,也给我留下。”

    殷血歌还没开口,血鹦鹉已经跳着脚的怒骂起来:“你才是妖宠,你全家才是妖宠!鸟爷是妖怪么?鸟爷是妖么?你连魔气、鬼气和妖气都分不清么?蠢货!你娘是不是把你的胎盘养大了,你其实已经被你娘丢去喂狗了?”

    一股浓郁而阴邪的,混杂着幽冥之气的深邃邪恶气息从血鹦鹉的体内扩散开来。

    血鹦鹉前些日吞噬了这么多的仙人,他的实力虽然勉强恢复到了二品地仙的水准,在这些金仙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但是他的本命魔气精纯、浓郁、霸道、古老,就好似幽冥界最古老的那些传说的幽冥魔神降世,带给人极大的压迫力。

    几位天运仙盟的金仙眼睛同时一亮,他们齐声喝道:“好一头洪荒异种,给我留下。”

    几个金仙同时出手,他们唯恐伤害了血鹦鹉,所以都是小心翼翼的将本身仙力控制在地仙三五品的水准,将仙力化为一只大手向着血鹦鹉一把抓了下去。

    看着这些天运仙盟的做派,殷血歌不由得连连冷笑。从他们的开口,从他们的出手,以及他们丝毫不谦让相互之间竞争血鹦鹉所有权的事情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群蝇营狗苟,完全因为私利而勾结在一起的小人。

    仰天笑了三声,就在几只金光四射的大手快要抓到血鹦鹉的时候,殷血歌张开嘴喷出了一道血光,方圆十万里的血海沸腾而出,四座血色浮屠宝塔矗立在血海的东南西北四极方位,每一座宝塔的顶部都盘坐着一尊三头臂、眉心生了竖目的金仙恶鬼。

    “尔等全力出手,所杀仙人、修士。尽是尔等本部兵马下属。”殷血歌朝着端坐在宝塔顶部的天刑仙君等四位高阶金仙厉声喝道:“我血海世界,当开辟二十四天,有血海浮屠二十四座。尔等就是排名前四的诸天天主,是我血海世界护法天王。”

    天刑仙君隆声长啸,他周身血光四溢,三头臂同时摇晃,第一个从宝塔窜了出来。

    数量庞大的金仙精血为天刑仙君重铸**,新生的血海二十四天天主之躯比起他原本的金仙之躯更加强横,拥有的**力量是曾经的金仙仙体的万倍以上,已经不弱于一尊金仙境的炼体仙人。

    天刑仙君伸出手。向着那几只金色的手掌轻轻一抓。就听得一阵琉璃碎裂声响起,几只金色大手顿时粉碎。天刑仙君身后一片血色云雾升腾起来,他修炼的本命仙术天灾地劫天刑大磨缓缓在血色云雾涌出,巨大的磨盘一阵旋转。滚滚血光就朝着四面八方喷射了出去。

    几位天运仙盟的金仙感受到天刑仙君身上那属于高阶金仙特有的恐怖仙威。他们同时惊呼一声。顿时不做反抗的转身就逃,将所有的门人弟和仙盟下辖的那些道兵妖修全部丢在了身后。

    但是他们跑得再快,也没有天刑仙君的本命仙法发动的速度快。

    血色磨盘放出的血光笼罩住了几个金仙的身体。磨盘轻轻一旋,他们就好似巨磨的黄豆一般骨肉成泥,一缕金仙仙魂惨号着被殷血歌放出的血海一卷,很快就被镇压在了血海浮屠。

    有了四座血海浮屠镇压,殷血歌再次斩杀金仙,就不需要耗费那些血海鬼卒的元气依靠人海战术去禁锢这些金仙的仙魂了。四座血海浮屠上拥有恐怖的镇压、禁锢的禁制,就算是高阶金仙,如果失去了**,单纯仙魂存在都会被禁锢在内动弹不得。

    随着血海的不断侵蚀,用不了多少时间,这些金仙的仙魂就会被转化为血海鬼君,从此对殷血歌唯命是从。

    四周天运仙盟的那些天仙、地仙、修士、道兵全傻在了那里,看着自家最强大的战力,几尊高高在上的金仙被人杀鸡一样斩杀,这些仙人、修士呐喊一声,就好似炸窝的蚂蚁一样转身就逃。

    仙光滚滚,妖气森森,漫天都是乱飞乱跑的仙人和修士。

    但是殷血歌手掌一翻,他掌心一团青色仙光涌出,太玄真一道祖赶来蛮荒仙域所使用的宝舟星球在他掌心冉冉浮现。这条宝舟是道祖暂时借给他使用,这宝舟内暂居着殷血歌麾下的所有仙人、修士,以及第一至尊赠送给殷血歌的那些精锐的仙兵仙将和黄巾力士。

    “摆下天罗地网大阵,穷搜天运大陆,将所有天云梦的修士、仙人……斩尽杀绝。”

    曾经玄天府仙兵仙将掌握了十八架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后来又从崇元的手上得到了架,这样就一共是二十四架天罗地网。后来天刑仙君攻打玄天府,好些天罗地网被损毁。但是殷血歌又从天刑仙君溃散的大军缴获了一批,而那些损毁的天罗地网,这几天也有太玄真一道祖亲自出手为他修复。

    所以现在殷血歌手上很阔绰的一共掌握了七十二架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尤其是因为太玄真一道祖的亲自修复,这些天罗地网更有了仙庭制式军械没有的功能——他们不需要太多仙兵仙将的维护,只要将他架起,就能自动的吸收天地灵脉的灵气发挥最强的威能。

    数以十亿计的血海神教弟从宝舟冲天飞出,玄天府数百万仙兵仙将大声呐喊着驾云冲了出来,数万黄巾力士更是卷起了滚滚香风浓云腾空而起,抡起各色沉重的兵器乱砸。

    天运仙盟的一众仙人、修士吓得差点尿了裤,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是何处招惹来的恐怖敌人?

    好些修为精湛的天仙就想要冲出浮空大陆的大气层,逃到外界虚空,逃亡白星市集。反正天运大陆距离白星市集不过十亿里,这点距离对天仙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但是七十二架形如渔网,上面有各色仙家符箓闪耀生辉,更隐隐有星空星图闪烁的天罗地网一闪而过。整个天运大陆连同周边数亿里的虚空同时被七十二架天罗地网遮盖得结结实实。

    天地法则被冻结,天地灵气被天罗地网一扫而空,所有的仙人、修士只觉体内法力凝滞,好些正在急速逃窜的仙人修士一口气没接上来,当场就从高空摔下,摔了一个头破血流好不狼狈。

    “血海神教弟听令,此处从今日起改名血海大陆,未来就是我血海神教安身立命之所。追杀敌人,同时测绘清楚这里的山川地脉走向,勘测清楚所有洞府灵穴所在。清点平民城镇数量。将所有黎民百姓登记造册,方便未来管理。”

    一带着一批悬空寺精挑细选的僧众从宝舟内飞了出来,听到殷血歌的话,她嫣然一笑。带着众多僧众就向着天运大陆上的平民城镇飞了过去。

    佛门僧众精通世务。对于各种国策经济之道也是门清。有一帮带着这么多的和尚、尼姑为殷血歌出手,这些细琐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他操心,就能妥妥帖帖的打理清楚。

    天运大陆长宽都在千万里左右。如此广袤的领地,平民百姓凡人的数量起码在千亿以上。毕竟蛮荒仙域已经开辟数十万年,天运大陆的凡人虽然都是被天运仙盟的仙人们从外界运输而来,但是他们在这里也繁衍了数千年之久,就算刚开始只是几个小村落,眼下也应该有极多的人口了。

    而凡人的数量,是一个仙门最重要的根基。只有规模巨大、素质优异的凡人群体源源不断的提供新的修炼人才,这个仙门才能不断的发展壮大。

    以天运大陆的广袤面积,加上这里的土地如斯肥沃,单单这块大陆就足以蓄养数万亿平民。

    漫天血影飞舞,精锐的、训练有素的天兵天将带着血海神教的众多弟施展神通,不断攻击天运仙盟的各处据点,打得一座座洞府地动山摇。

    不断有依附天运仙盟的散修出门投降,他们全都被禁锢了法力,送到了殷血歌面前。

    在这些散修的指认下,天运仙盟那些核心仙门和家族的修士全部被血海神教的弟斩杀,他们的仙魂都被殷血歌的血海吞噬,转化成了血海鬼卒。

    在仙界,一个势力和一个势力的交战就是如此的血腥不留余地。今日你留下了对头的一个核心门人,或许在未来,过了几个量劫之后,当你自己都忘记了这么一码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极其强大的势力突然出手向你报复。

    这种事情在仙界屡见不鲜,所以斩草除根、鸡犬不留,这是仙界两个势力爆发冲突之后最基本的选择。没有人敢冒险,没有人愿意冒险,也没有人承受得起冒险的代价。

    就算是大罗道祖,他们一旦亲自出手摧毁某一个势力,那也是一个婴孩都不会、也不愿、更不敢留下。

    这里是仙界,风险无数的仙界,机缘无穷的仙界,一个落魄街头的小乞丐,几个量劫后就高高在上称尊道寡的仙界,一个高高在上万仙朝贡的大能第二天就能魂飞魄散的仙界。

    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天运仙盟所有仙门和家族的势力给一扫而空。

    随着天刑仙君和另外三尊诸天天主联手出击,最终在天运仙盟的核心处,一声凄厉的惨嚎冲天而起:“我不服!我天运仙盟有何得罪之处,我愿……”

    “死!”天刑仙君一声大喝,条手臂挥动柄血光四射的神兵,一刀将天运仙盟盟主宁天德的头颅斩下。殷血歌的血海立刻向那方向一卷,将宁天德仙魂卷了进来,镇压在了血海浮屠下。

    “你爹死了,你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你存在的唯一意义,只是给我一个摧毁天运仙盟的借口而已。”

    一手按在宁有德的头顶,一道先天两仪造化神炎一闪而过,宁有德的身体和魂魄就被烧成了一缕青烟。对于这种为非作歹,最终祸害了整个家族的蠢货,殷血歌甚至连将他化为血海鬼卒的兴趣都没有。滚滚血海,如今里面的鬼卒何止万亿之数,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自然也没什么损失。

    “我靠,这是过江强龙啊,我们都看走眼了。”

    极远处的虚空,龙御天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七十二架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好大的手笔。这是仙庭想要插手蛮荒仙域么?不怕冢鬼那老家伙发飙,直接打上仙庭凌霄宫?”

    几个坐镇血曌客栈的大罗存在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殷血歌将所有人手留在了改名为血海大陆的浮空大陆,然后直接通过传送仙阵返回了白星市集。

    小半个时辰后,殷血歌带着血鹦鹉和幽泉,再次回到了那个茅草棚下的面馆,来到了两位道祖面前。

    太玄真一道祖面前的方桌上,已经高高的摞起了百多个人头大小的面碗。他正懒洋洋的用筷敲打着孔碗,嬉皮笑脸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冢鬼道祖:“不要小气嘛,我给你送了一个得意门人过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来,你最拿手的那种,一碗能够增加十万年修为的拉面,再来一百碗!”

    冢鬼道祖面色阴郁的看着太玄真一,过了半晌,他才冷冷吸气道:“你不走,我就动手揍人了。”

    太玄真一道祖立刻一跃而起,他随手将一个药瓶丢给了殷血歌,然后一把从殷血歌体内将自己的宝舟抓了出来,笑呵呵的向冢鬼道祖稽首一礼,然后身形一晃就消失无影。

    冢鬼道祖轻哼了一声,他闪耀着淡淡幽光的双眸在殷血歌身上扫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现在,你就是我门下弟了,一侍女,一妖宠,一坐骑,好,在我门下,你也不需要动用太多人手。”

    “暂且,就这么样吧。三日后,我在大方山讲道,你可以和几位同门师兄见见面。”(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