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正面攻击(正常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二章 正面攻击(正常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滚滚杀意呼啸袭来,殷血歌张开双翼冷视宁有德,四周血色煞气围绕着他的身体急速盘旋,化为一条高达千丈的血色龙卷,将一行人全部裹在了里面。

    宁有德吓得浑身冷汗直冒,他瞪大了眼惊恐的看着殷血歌,尖着嗓嚎叫起来:“你是,血妖?”

    血歌剑带起一道十几丈长的血光喷了出去,宁有德腰间一枚貔貅造型的玉印腾空飞起,放出红蓝二色仙光向着血歌剑迎了上来。一声巨响,血歌剑急速的在红蓝二色仙光上劈砍了一百零八击,硬生生将那玉印砍得支离破碎,随后一剑洞穿了宁有德的左肩。

    宁有德惨嚎一声,剑光穿透他的身体,带起的狂暴冲击力将他打飞了十几丈外。血歌剑微微一晃,血光绕着宁有德的一众随从的脖颈转了一圈,十几颗头颅就伴随着一条条血柱喷了出来。

    剑光掠过脖颈冲出的血柱,宁有德的随从身上所有精血顿时被血歌剑一扫而空。

    四周张开本命蝠翼蓄势待发的血妖们同时欢啸了一声,他们身上凛冽的煞气纷纷消散,向着殷血歌露出了赞赏有加的笑容。他们都能感受到刚才殷血歌放出的气息,小小一个一品地仙的法力修为都没有的新晋妖仙,居然能够一剑击杀宁有德这么多随从,实在是了得。

    要知道,宁有德的随从,可是有两位三品天仙随行保护。天仙存在都挡不住殷血歌一剑,可见殷血歌这一剑的威力到底有多强悍。

    妖族的规矩最是简单实在不过,你的实力比其他人强悍,你就是好的。而血妖一族更有着妖族罕见的森严的阶层和等级划分,实力、血统、家族、出身等等,抛开殷血歌的后三种因素,他一剑斩杀两位天仙和十几名地仙的实力,足以让他获取在场众多血妖的尊敬。

    一条略微有点瘦削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肩膀洞穿,正抱着伤口痛哭流涕的宁有德身边。殷血歌这一剑没有直接击杀他。但是血歌剑掠取了宁有德体内成的精血,瞬间大量的失血让宁有德痛到了骨髓里,痛得他差点没昏了过去。

    身穿血色长袍,上面点缀着五蝠追日穿云图,俊美得有点妖异的青年闪身到了宁有德身边,然后一脚踹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将他踢得昏厥了过去。俊美的青年向殷血歌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柔声说道:“来了个有趣的小朋友,很好,我是血曌仙朝派驻蛮荒仙域镇抚使龙御天。”

    镇抚使,这是血曌仙朝兵部下辖的超品武将职衔‘剿、镇、安、宣’四大武衔之一。所谓镇抚,就是坐镇一方,震慑一地之意。在血曌仙朝。能够出任超品的武将职衔,最少也是大罗金仙的实力,也只有强横的实力,才足以震慑一方宵小,保证血曌仙朝的利益。

    殷血歌向龙御天稽首行了一礼:“晚辈殷血歌,见过镇抚使大人。给大人,添麻烦了。”

    龙御天很是邪魅的抿嘴一笑。不以为然的将染了一点鲜血的靴尖在宁有德的脸蛋上擦拭干净。他淡然说道:“能有什么麻烦?区区天运仙盟的狗崽而已,要找麻烦,直接屠灭就是。”

    冷笑一声,龙御天的眸里闪过一抹狠辣无情的凶光:“敢在血曌客栈惹事,这是找死哩。”

    一盏茶时间后,殷血歌已经坐在了血曌客栈一座高楼内的小包房内。不过一丈见方的小房间陈设简单,只有一桌两椅,他和龙御天面对面的隔着方桌对坐。小房间四周无数道血色仙光闪烁。那是血妖一族特有的禁制手段,足以隔绝外人的各种窥探手段。

    龙御天翘着二郎腿,端着茶盏笑吟吟的看着殷血歌:“这么说来,殷小友是想要购买一份蛮荒仙域大小势力的分布图喽?是想要自己抢夺一片地盘?”

    殷血歌同样端着茶盏,却没有自己享用,而是端在手里,递到了幽泉的面前。

    幽泉低下头。轻轻的在茶盏内抿了一口香茶,然后她眯着眼睛回味了一下那隽永、淡雅的茶香,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殷血歌这才端起茶杯。牛嚼牡丹般将茶水连着几片茶一口吞了下去。

    看着笑容满面的龙御天,殷血歌沉声道:“也不用挑选了,天运仙盟的资料,直接卖给我吧。天运,天运,这名字就犯忌讳的,他们能主宰天地运数?哈,名气太夸张,会被反克死的。”

    龙御天笑得越发的灿烂了,他放下茶盏,手指用力的敲了敲桌面,笑着说道:“这话听得有趣,就看宁有德那厮的德行,就知道这天运仙盟,是肯定被天地运数克制的。”

    手掌一翻,一个细小的血色卷轴就到了手,龙御天将卷轴往殷血歌面前一放,神色就变得严肃了起来:“血曌客栈的规矩不能坏,天运仙盟的一应资料,价值下品仙石一百枚。殷小友手持阴罗的令牌,折就是下品仙石十枚,谢谢惠顾了。”

    龙御天公事公办,殷血歌也就很正儿八经的数出了十块下品仙石,认真的递给了龙御天。

    刚刚还无比严肃的龙御天顿时笑了起来,他将这些下品仙石塞进了袖里,笑着对殷血歌说道:“血曌客栈还提供杀手或者护卫的业务,想要对付天运仙盟,没有十位以上的金仙坐镇,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殷小友愿意付出一笔金仙石,那么我可以代为安排几个强力的金仙打手。”

    “金仙打手?”殷血歌还没来得急展开那个卷轴,就被龙御天的话惊呆了。

    金仙,这在仙界大罗不出就算是顶尖的存在了,他们居然会为了区区微不足道的金仙石兼职打手?

    看到殷血歌呆滞的模样,龙御天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两排白生生的大牙都露了出来。

    “殷小友可不要把金仙太当回事情。就算是金仙,可也要养家糊口,也要赚修炼资源的。仙界的金仙,身后可不一定都有强大的仙门或者家族庇护,仙界起码有四成金仙是散修、野路出身。他们想要为自己,为门人弟。孙后裔等等赚取足够的修炼资源,不当打手做什么?”

    袖一挥,龙御天身形一晃就从殷血歌身前消失。

    小屋里就留下了他的一缕提醒的声音:“天运仙盟,也就是这么一帮野狐禅金仙纠集门人弟组建的小势力,上上下下金仙大概能有二十几人。小友若是需要血曌客栈的帮助,只管开口就是。价钱么,好商量。折嘛。”

    看着龙御天放在桌上的茶盏,殷血歌不由得哑然失笑。

    区区二十几个金仙而已,殷血歌还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

    将那血色的卷轴展开,一道淡淡的血光喷出,一片光幕浮现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了血曌客栈掌握的所有关于天运仙盟的资料。一如龙御天所言。这只是一个在蛮荒仙域有点名气,但是算不上真正大势力的地头蛇一类的散修联盟而已。

    类似血曌仙朝在这里开设的血曌客栈,为了震慑四方,维护这里的安全,血曌客栈明面上就有龙御天这个二瓣紫莲的大罗金仙坐镇,而暗地里是否还有其他实力更强的大罗,那就根本无人知晓。

    而天运仙盟呢?

    这个小小的。由三个山门被毁被迫流落到蛮荒仙域的小仙门,以及七个家族基业被人强行吞并,同样被迫流浪到这里的小家族联合组成的散修联盟,自上而下只有金仙二十五人。

    宁有德的父亲宁天德,金仙四品的修为,放在整个蛮荒仙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在天运仙盟,他的实力最强。更是侥幸得到了一部上古金仙的道书而成就金仙大道。所以宁天德虽然只是金仙四品的修为,但是他的神通法力堪比寻常小仙门出身的五品甚至是品金仙。

    由此宁天德就成为了天运仙盟的盟主,而很有点手腕和能力的他,在过去的万余年合纵连横,跟白星市集周边的十几个大小势力结成比较稳固的同盟关系。而且宁天德从来不招惹自己惹不起的大势力,更对几个有大罗金仙坐镇的大势力曲意奉承。

    所以宁天德带领的天运仙盟这些年来算得上蓬勃发展,势力和地盘都有所扩大。

    就在白星市集所在的浮空大陆不远处。相距大概十亿里的一块长宽千万里的浮空大陆上,天运仙盟已经独占了那块浮空大陆,并且就连附近的个灵气充沛、土地肥沃的小型修士星球也都占了下来。

    依仗那颗小星球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天运仙盟这些年来大肆开拓药圃药园。专门种植各种珍稀的灵草仙株,有些灵草仙株只能在蛮荒仙域特殊的能量潮汐滋养下才能生存,天运仙盟就此获取了巨额的利润。

    “一块长宽千万里的浮空大陆,居然就有一条顶级的金仙灵脉,上百条天仙灵脉,寻常的仙灵脉数千条之多?这是足够让巅峰金仙开辟道场的洞天福地,在蛮荒仙域居然只是普通的洞府?”

    看着卷轴上关于天运仙盟的资料,殷血歌都不由得连连赞叹。这样的一块儿洞天福地,就算是放在央仙域,没有三五个巅峰金仙连手也是不可能占下来的,而宁天德只不过是四品金仙,居然就能坐拥如此宝地。由此可见,刚刚衍化而成的蛮荒仙域,的确是比央仙域更加富庶百倍。

    而那个直径不过十万里到百万里的小型修士星球,虽然他们的体积不大,但是气候极佳,出产极其丰富,各种大小仙灵脉也是数量繁多,单纯金仙灵脉就有数十处之多。这样的颗修士星球,足以让一个型仙门安身立命,供应近千金仙所需了。

    而天运仙盟上下,金仙不过二十五人,天仙也就是百人许,而地仙的数量出奇的只有三十三人而已。

    看来卷轴上的资料没错,天运仙盟是由一群丧家之犬组建的小势力,他们被人灭了山门,夺了基业,金仙和天仙逃出来不少,而地仙一级,尤其是地仙之下的修士折损极多,没有剩下几个。

    就好比宁天德。他和他的三位亲弟弟都是金仙的修为,但是他们的血亲嗣就只剩下了宁有德一人。其他的旁系族人加起来不过五十几个,按照资料上的记载,这些宁家的旁系族人,这些年来都在忙着娶亲纳妾,一个个犹如种-马一般拼命的繁衍后代,壮大自家的族裔。

    也正是因为血亲族人的数量太少。所以天运仙盟的这些小仙门和小家族的所有门人弟,平日里都极少离开被他们称之为天运大陆的浮空大陆。

    这一次殷血歌碰到宁有德,也是这家伙静极思动,实在是想要出门见识一下白星市集的繁华,所以才偷偷摸摸的带着保镖护卫溜达了出来。而这个宁有德平日里在天运大陆嚣张跋扈、欺压平民百姓实在是太习以为常了,所以他见面了就想要夺走幽泉。反而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这样么,天运仙盟不足为虑。”沉吟了片刻,殷血歌笑着点了点头:“他勾结的那些大小同盟势力,给我一点时间,也就无所谓了。”

    手掌一翻,一座闪耀着五彩光芒的宝塔冉冉从掌心喷出。

    大五行戮仙眩光塔,殷血歌看着这座大罗道器。心凭空增添了几份底气。离开玄天大陆的时候,殷血歌可是将整座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拆卸了下来,太玄真一道祖一路上帮他将大阵炼制成了现成的阵图,只要找到符合要求的地点将阵图摆放下去,这座大阵就能重现人间。

    在蛮荒仙域,自己一旦成为冢鬼道祖的弟,那些大罗金仙是绝对不敢招惹自己的。

    而有了这座大阵庇护,血海神教的弟自然是稳如泰山。殷血歌再也不用担忧他们。

    沉吟了片刻,殷血歌收起了卷轴,拉着幽泉的小手,头上趴着血鹦鹉,就这么施施然的离开了血曌客栈。被龙御天一脚踢晕,还没苏醒的宁有德,就这么被他拎在另外一只手上。犹如拖尸体一样拖拽前行。

    当他离开客栈的时候,龙御天正站在客栈最深处的一座小山之巅,连同另外几个血袍男女静静的眺望着这边。等得殷血歌离开了,龙御天这才笑道:“诸位觉得。这小会狂妄到直接登门寻衅么?”

    一名浑身血气翻滚,看不清面容的女淡然说道:“赌一场么?这个娃娃不像是莽撞之人。但是,他到底有什么底气呢?”

    一名身穿血色重甲,浑身肌肉虬结的男歪了歪嘴,直接化身一道血光遥遥跟上了殷血歌。虚空,就听得他低声咕哝道:“想要知道答案,不如亲自去看看?嘿,能让阴罗那小看好,送出附属令牌的人,我很有兴趣。或许,我会收一个关门弟。”

    龙御天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同时化身血光追了上去。他们个个都是大罗金仙的修为,这一路上并没有惊动白星市集的任何人——除开正在茅草棚下大口吃面的太玄真一道祖,以及正在拉扯面团的冢鬼道祖。

    自从天运仙盟在天运大陆扎下了根基,他们就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在白星市集专门开辟出来的一块巨型平原上,搭建了一座直通天运大陆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

    这一片广大至极的平原上,数以千万计的大大小小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正不断的喷射出各色光芒。所有的传送仙阵都是蛮荒仙域的大小势力自行搭建,每一座仙阵上都浮现出一行硕大的仙,标注了这座仙阵前往的地点以及需要的过路费用等等。

    冢鬼道祖虽然拥有整个蛮荒仙域,但是他并没有建立一个统一的行政权力,所有的一切都是大小势力、无数仙人修士自行的推动和发展。所以这里无数的传送仙阵分属大大小小无数的势力,就算是同样通往一个公共所有的浮空大陆,或许就有数百个甚至是数千个仙阵。

    无非是这些仙阵的大小规模不同,所属的势力不同,而且每次使用需要缴纳的费用不同罢了。

    仙识在平原边缘的一块巨型仙玉上扫过,这座平原的详细地图就尽在心底。殷血歌很快就找到了那座属于天运仙盟的传送仙阵,直接架起遁光绕过一座座光芒闪烁的仙阵,向着那边急速飞去。

    十几个身穿天运仙盟制式长袍的修士在一名天仙的带领下,正百无聊奈的坐在仙阵一旁的一座小楼内,呆呆的看着天空出神。天运大陆是私有的浮空大陆,上面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出产,所以这座仙阵平日里就是几个仙盟的自家人出行使用,根本就没有外人靠近。

    在这里轮值看守仙阵,实在是天运仙盟一等一无聊的职司。带队的那个天仙看着附近热闹非凡的其他势力的仙阵,最终无聊到仰天打了个呵欠,眼泪水都差点喷了出来。

    看着这座空荡荡没有人使用的仙阵,殷血歌右手一指,一道诸天崩毁大手印带着森森血光向着仙阵一旁的小楼拍了下去。

    一声巨响,方圆百里的地面剧烈的震荡着,天运仙盟的这座小楼当即被打得粉身碎骨,连带着一位一品天仙和十几位修为不等的修士被轰成了粉碎。

    殷血歌冷笑一声,拎着宁有德直接飞进了仙阵。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