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运仙盟(正常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运仙盟(正常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冢鬼道祖,得道时间还远在太玄真一道祖之前。

    不提自身实力,单说门人弟的水准,冢鬼道祖就比太玄真一道祖还要强出一等不止。冢鬼门下,名列亲传弟的大罗金仙,就有四十人,人称冢鬼大衍四十祖。

    而冢鬼道祖曾经的记名弟,最终达到大罗境并且自行开宗立教成为一方道祖的人物更是有百人开外。这百名以上开枝散雄踞一方的记名弟,更是让冢鬼道祖威震四方,寻常道祖根本就连和冢鬼道祖结交攀谈的机会都没有。

    如此一位年代久远,人脉长,潜势力盘根错节的道祖,他立下的规矩就是,最低也要成就地仙,才有资格成为他的门人。无论是亲传弟还是记名弟,不入地仙之列,他根本不会正眼瞧一眼。

    但是就算成为了地仙,想要拜入冢鬼道祖门下,也要完成他的入门测试。而这些测试不拘一格,有时候是要格杀一方魔道巨擘,有时候是要去颠覆某一方邪道势力,当然也有殷血歌这种,为自己血海神教的门人弟,寻求一方安身立命的基业。

    在冢鬼道祖曾经给出的无数个入门测试,殷血歌的这个题目,算是极其容易的了。

    所以殷血歌揣着那个血妖给他的血色令牌,带着血鹦鹉和幽泉,一路来到了血曌客栈。

    占地足足有千里方圆的血曌客栈通体血色,所有的建筑都是一片赤红。客栈内进进出出的,七成以上是血妖或者他们的血仆、血奴,偌大的客栈内弥漫着一股几乎凝成实质的血腥味。

    站在客栈的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浓郁的血腥味,殷血歌只觉浑身一阵阵的热流洋溢。

    这血腥味分明是天仙级的强大妖兽被斩杀后,从提炼出的精血精华融合各种珍稀的灵草调制而成。殷血歌已经看到了客栈占地千亩的宽敞大堂,数以千计的血色灯盏。粘稠的红色灯油就是妖兽精血调配后炼制而成,灯油燃烧散发出血腥味。对血妖一族有加快伤势恢复、提神醒脑的奇效。

    很大的手笔,任何一头天仙级的妖兽都价值极高,血曌客栈能够用这种品级的妖兽精血调制成灯油,免费给进出客栈的血妖们享受福利,可见血曌客栈的实力有多么雄厚。

    几十个生得明眸皓齿,不过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穿着血色长裙,静静的站在客栈大门两侧。

    见到殷血歌走了进来。感受到殷血歌有意释放出的纯正血妖气息,一名小侍女急忙笑颜如花的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向殷血歌屈膝行了一礼:“奴婢见过大人,敢问大人有何需要?无论是住宿、养伤、交易、打听情报、传递信函,任由所需,血曌客栈都能让大人满意。”

    殷血歌轻轻的颔首致意。

    所谓客栈。实则这里是血曌仙朝在蛮荒仙域砸下的一根钉,是一个专门针对血妖一族的综合服务型场所。只要是血妖一族的族人,无论在蛮荒仙域有任何需求,只要你能支付足够的酬劳,都能从这里得到满意的回复。

    至于其他势力的修士和仙人,如果他们愿意给出足够的代价,他们也能享受这里的一应信息。但是外来的修士和仙人需要付出的。往往是血妖们的百倍甚至是千倍的价码。

    掏出那位热心的血妖送给自己的令牌,殷血歌沉声道:“我需要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打探一些消息。”

    小侍女向那令牌望了一眼,然后笑容越发的热情了:“是阴罗大人的朋友么?那就更没问题了。请大人随我来,有阴罗大人的令牌,您所需的所有情报,价钱都能在原价上打折呢。”

    殷血歌有点诧异的望了一眼手上的令牌,这令牌用不知名的兽骨制成。上面雕刻了一些奇怪的花纹,也不知道这小侍女是如何从得知这令牌属于‘阴罗大人’的。而且有了这令牌,从血曌客栈打探消息,居然可以八折支付所需的报酬,殷血歌算是欠下了阴罗一个大人情了。

    跟着小侍女向客栈内部走去,殷血歌一路询问关于这令牌的事情。

    从小侍女那里,殷血歌才得知。任何一个来到蛮荒仙域的血妖,都能在血曌客栈登记独属于自己的徽章标记,制作属于自己的令牌。血妖们但凡在蛮荒仙域有所收获,一旦和血曌客栈发生利益交流。那么就能换取‘血曌功绩’。

    比如说在央仙域,一株仙草价值十万上品地仙石,而一位血妖在血曌客栈,按照白星市集通用的收购价,用五万上品地仙石将这株仙草直接出售给了血曌客栈,那么他就能获取五万‘地仙级血曌功绩点’。这就意味着,他让血曌仙朝从赚取了五万上品地仙石。

    随着血曌功绩点的增加,血妖在血曌客栈的品级也越来越高。他们从血曌客栈购买情报或者各种资源就能获取相对应的折扣,而他们向血曌客栈出售自己收集的资源时,价钱也能随之提升。

    更重要的就是,血曌仙朝官方承认血曌功绩点的存在。如果能够囤积足够的血曌功绩点,返回血曌仙朝后,甚至能够依仗这些功绩点直接在血曌仙朝担任各级官职。

    血妖阴罗在蛮荒仙域已经打拼了十几万年,他和他的一众朋友积攒下了天数字的功绩点。他自身的主令牌能够在血曌客栈获取八折优惠,而他主令牌附带的十二枚附属令牌,也能获得折的优待。

    “大人一定是阴罗大人极其看重的门人吧?”小侍女笑盈盈的对殷血歌说道:“阴罗大人在白星市集,收下的记名弟和亲传弟就有上千人之多,但是他送出去的附属令牌也不过三枚,加上大人您手的这块,阴罗大人只送出了四块附属令牌呢。”

    “哦?是这样么?”殷血歌呆了呆,他看着手上的令牌,突然笑了起来:“这么说,这位阴罗前辈,倒是有点眼力。说不得。以后有了好处,还得照顾他一二。”

    殷血歌的语气极大,小侍女听了他的话,脚下一乱,差点没绊倒在地。

    阴罗在血曌客栈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堂堂八品金仙级的存在。殷血歌居然大言不惭的说以后要照顾他一二?小侍女目光摇晃,很有点凌乱的看着殷血歌。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血鹦鹉打着呵欠,很不屑的向那小侍女望了一眼:“妞儿,看不起咱们老板是不是?鸟爷都承认的主,照顾一个小小的金仙算什么?还不赶紧带路?再敢发呆,小心鸟爷我施展‘瞪谁谁怀孕神通’让你这丫头未婚先有,让你这辈都嫁不出去。”

    小侍女被血鹦鹉一通荤素不禁的话羞得面孔赤红。急忙低头向前一阵疾走。

    殷血歌斜睨了血鹦鹉一眼,幽泉则是伸出手指,狠狠的在血鹦鹉的脑袋上弹了一下,差点没把血鹦鹉给弹得昏厥过去。看着血鹦鹉眼珠乱转的窘状,幽泉突然灿然一笑,顿时犹如百花绽放,四周的景色一时间都明丽了许多。

    殷血歌不由得多看了幽泉一眼。从鸿蒙道宫出来之后。幽泉这几天来身上的气息一直在变化。原本冷若冰山的她,这几日会时不时的展露笑颜,身上的气息也凭空多了几份生机。那种感觉极其的奇妙,就好像恒古冰封的荒原解冻,肥沃的土壤下,正有无数绿草、花朵蓄势待放。

    伸出手摸了摸幽泉的脑袋,殷血歌也笑了起来:“幽泉,多笑笑是对的。你看。你笑起来就好看多了。”

    幽泉小嘴微微张开,有点诧异有点惊奇还有点小小惊喜的看着殷血歌。她脸上的表情变化,比起以前那张冰山脸又多了几份可爱,殷血歌按捺不住,干脆伸手狠狠的在她脸上捏了两把。

    幽泉没说话,只是气得跺了跺脚,一把抓起血鹦鹉的脖。拎着他向后退了几步,自顾自的用手指乱弹血鹦鹉的脑袋玩耍。

    殷血歌看着幽泉那可爱的小模样,不由得心情突然大好,他笑着向那前方疾走的小侍女笑道:“小丫头。看清脚下,不要踏错了台阶摔了一跤,哭鼻我可是不理会的。”

    小侍女正被血鹦鹉的话弄得心里乱糟糟的,听到殷血歌的调侃,她果然脚下一错乱,一跤踩在了一块凸起的鹅卵石上,‘啊呀’一声身体一歪,差点没摔倒在地。

    幸得幽泉反应极快,她脚下一滑,轻盈的掠到了小侍女的身边,帮她稳住了身体。幽泉的身形一动,身穿水色长裙的她就好似一朵清净的莲花掠过水面,那楚楚风姿美到了极点。

    前方突然有鼓掌声传来,一名面色惨白色俊俏青年在一众随从的簇拥下,迎着殷血歌当面走了过来。

    血曌客栈的大堂后方,是一条直通客栈内部各处职能殿堂的甬道,宽达百丈的甬道两旁种满了血色曼陀罗妖花。这些用妖兽精血灌溉的妖花随风起舞,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更有殷红如血的花瓣随风飞起,在甬道上众多行人身边载波载浮随风起舞。

    那身穿百花花纹装饰的锦缎长袍,周身仙光瑞气翻滚,面容苍白犹如痨病鬼的俊俏青年笑着张开双手,看也不看殷血歌一眼的,径直向幽泉笑道:“敢问姑娘芳名?姑娘方才那一闪一掠之间,风情万种,仪态万方,真正犹如凌波仙让人望而心喜。”

    俊俏青年刚一开口,他身后一名随行的三角眼青年已经窜了出来,得意洋洋的说道:“丫头,我们少主看上你啦。咱们少主乃天运仙盟盟主渺乙真人独宁有德宁大少爷,跟着我们少主,保管你荣华富贵享受不尽,未来成就金仙大道,那也是十拿稳的事情。”

    换成进入鸿蒙道宫,身体融合了玄天真水,身体内部阴阳造化之气彻底平衡,真正奠定了大道之基之前的幽泉,面对这样的调戏之词,她已经是全力出手击杀对方。这是幽泉的本能决定,更是她脑海那根深蒂固的生存法则决定的应对举措。

    但是换成现在的幽泉,她却是拉着那面色有点惊慌的小侍女,悄步退后了几步,然后回过头来,很是纯真的看着殷血歌问道:“少爷。他们要抢幽泉哩。”

    以前幽泉呆愣愣的,口口声声只是以‘尊主’称呼殷血歌。

    但是现在,幽泉凭空多了无数的生气活力,对殷血歌的称呼,也悄然换成了‘少爷’一词。

    听到幽泉嘴里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称呼变化,殷血歌心突然一喜。他笑着拍了幽泉的脑袋,然后上前两步。挡在了幽泉的面前:“幽泉是我侍女,你们意欲何为?”

    三角眼青年还没开口,宁有德已经掏出了一个乾坤袋,随意的丢掷在了殷血歌脚下。

    双手背在身后,宁有德仰面看天,无比倨傲、无比傲慢的说道:“这个丫头生得讨人喜欢。少爷我看上了。这乾坤袋内有三千下品灵石,就当是这丫头的卖身钱。还不赶紧拿了灵石,滚?”

    殷血歌没吭声,他只是打量着宁有德,心里怒火翻腾,嘴角更是勾起了一缕危险的冷笑。

    血鹦鹉扑腾着翅膀爬上了幽泉的肩膀,他跳着脚伸出一只翅膀指着宁有德破口大骂起来:“没长眼的贱种。哪个老不死的老王-八的老婆扒-灰偷-人,生下来你这个鳖-杂-种?你管你亲爹叫兄弟,管你爷爷叫亲爹,你娘又算你嫂,你是你娘的小叔。瞎了狗眼的东西,咱们家幽泉姑娘,只值这么点灵石?”

    血鹦鹉骂得太恶毒了,不仅仅宁有德气得脸色发紫。他身后的一众随从更是吓得脸色发青。

    他的话分明是在嘲讽天运仙盟的盟主渺乙真人的原配夫人,和渺乙真人的父亲当,发生了一些不干不净的事情。所以宁有德要叫他渺乙真人兄长,要叫渺乙真人的父亲亲爹,而渺乙真人的原配夫人,则同时兼有了宁有德娘亲和嫂两个身份!

    这种恶毒的言语,根本就是一脚将渺乙真人的脸面踩进了粪坑。

    不要说是渺乙真人这样的。在蛮荒仙域也有几分名望的一方霸主了,就算是一个市井杀猪屠狗的屠夫,你敢用这样的言辞辱骂他,他也会拔出屠刀和你血溅五步。分一个生死。

    血鹦鹉的话简直是丧尽人伦,灭绝天良,他的话根本没有一丝半点儿帮幽泉说话的意思,完全就是在扇阴风、点鬼火,唯恐天下不乱。

    “你,你,你……”宁有德的嘴角冒出了一丝白沫儿,他哆哆嗦嗦的指着血鹦鹉,半晌没从血鹦鹉的那一番话的沉重打击和极大侮辱反应过来。

    他身后的十几名随从则是纷纷怒骂出声,血鹦鹉的话就好似刨了他们的祖坟一样,激起了这群人的无边怒火。他们纷纷大声咒骂着,就作势将自己的本命飞剑或者本命仙器给祭了出来。

    甬道上来来往往的血妖和其他仙人、修士们顿时哗然,他们纷纷呼朋唤友,脸上带着异样的托红色,无比激动的向这边围了过来。有人敢在血曌客栈内挑事,有人敢在血曌客栈内拔出仙剑作势杀人,这是破天荒的事情啊!

    自从血曌客栈建立之初,有人在这里大打出手,结果被血曌仙朝发动大军屠灭了整个宗门,灭绝了族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了。今天宁有德一行人居然敢在这里亮出兵器,客栈内的这些血妖也好,普通的仙人和修士也罢,一个个激动得就好似打了鸡血一样。

    几个浑身透着黑漆漆粘稠如墨的魔气,眼角眉梢都带着无穷煞气的魔道仙人更是口水四射的咆哮起来:“出手啊,小崽们,赶紧出手啊。这娃娃就是一个刚刚凝成仙体的地仙,一品的法力修为都没有,你们怕什么?做了他,砍了他,碎尸了他,赶紧的!”

    这些魔道仙人巴不得宁有德他们赶紧出手。

    只要宁有德和他的随从们将殷血歌斩杀当场,他们破坏了血曌客栈的规矩,那么血曌仙朝肯定会调动高手对宁有德和他身后的势力发动血腥的报复。能够三言两语就挑起一番血淋淋的杀戮,对这些魔道仙人而言,那是何等的成就,那是何样的满足。

    而在场的血妖们则是连连冷笑着,殷血歌除了在客栈门口放出了一丝自己的气息,让这些小侍女分辨出了自己的身份,这一路行来,他都收敛了自己的全部气机。

    所以血妖们并不知道,殷血歌是他们的同族。这些血妖们抱着看热闹的念头,只等着宁有德出手。

    一旦宁有德出手,一旦他破坏了血曌客栈的规矩,这些血妖会很欢乐的群起而攻,将宁有德和他的随从斩杀当场,瓜分他鲜美可口的本命精血。

    宁有德终于从血鹦鹉的恶毒话语恢复过来,气得眼珠通红的他指着殷血歌,声嘶力竭的咆哮着:“给我宰了他,把那鹦鹉给我碎尸万段,那小妞儿不许动她一根头发,我要活活-操-死她!”

    殷血歌的脸色骤然一变,宁有德话太过于恶劣,他居然敢对幽泉起这样的心思?

    血妖一族天生的凶狠凶厉之气从心头冲起,殷血歌仰天尖啸一声,宽达百丈的血色蝠翼突然张开。

    强大的血腥之气四溢,殷血歌看着宁有德怒声咆哮道:“你,找死!”

    四周的血妖一愣神,突然间在场的上千血妖同时仰天尖啸,纷纷将自身的本命蝠翼张开。

    “在血曌客栈挑衅我血妖一族的族人,杀!”

    无数尖啸声,从四面八方冲天而起,滚滚杀意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碾压了过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