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诛杀九翁(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诛杀九翁(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广场上气氛诡异。

    数十位道祖盘坐在地上,看着自己喷出的那一口心头精血发呆。

    道心被撼动,神思恍惚的时候喷出的心头精血,其就蕴藏了这些道祖领悟的大道妙理。这些血迹在广场光洁如镜的地面上轻盈的扭动盘绕,按照大道妙理勾勒出了一丝丝奇异的画面。

    比如说翁吐出的精血,在他面前勾勒出了一副云烟飘渺的崇山峻岭图。

    太阳真君吐出的精血,则是在地面上化为一团小太阳,喷射出强烈光芒。

    太阴**的精血呈淡蓝色,伴随着清脆的撞击声,她的精血画成了一枚完美的角雪片。但是在那雪片的核心部位,却是一轮象征着先天太阴精髓的弯月若隐若现。

    太乙真武的精血化为一头玄武神兽在地面上奔走,蛇头而龙尾,周身浩瀚之气袭人。

    而最为惊人的则是太玄真一道祖喷出的那一口精血,那一口鲜血在地面上化为无数细小的血丝相互缠绕扭转,最终勾勒出了一方茫茫星云图像。无数星辰朝生夕灭,生灭之间蕴藏了无穷奥秘。

    受到这些被斩杀的大罗存在的刺激,道祖们望着自己精血勾勒出的各色大道纹样,瞬间进入了一种奇异的顿悟状态。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悟出了什么,反正他们盘坐在地上,周身紫气升腾,犹如数十个火把在熊熊燃烧。

    他们门下的那些仙人则是紧随在自家道祖身后,他们盘坐在道祖身边,静静的感受着从道祖身上散发出的那一丝一缕玄妙莫测的气机。一些修为雄厚的金仙甚至是无声的手舞足蹈,无声的欢颜大笑,显然他们从道祖散发出的气息感悟到了对自己有用的无上玄机。

    对于这些道祖和仙人们的举动,殷血歌没有任何的感触。

    这些道祖修行的大道,和他的道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甚至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隐隐有一丝不屑的韵味传了出来,那是一条巨龙盘旋在天空,傲然俯瞰下方无数凡人时才有的不屑和高傲。

    或许现在的殷血歌实力低微。但是他有资格藐视这些道祖,藐视这些金仙。

    虽然他真正的实力只不过和天仙相当,但是他未来的潜力,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带着淡淡的笑容,眸里暗藏一丝悲悯,殷血歌缓缓走到了那被五马分尸的鸿蒙道尊的尸体边。他向着鸿蒙道尊的头颅拜了三拜,然后将他的头颅从那诡异的金色短矛上取了下来。

    将道尊的尸体拼凑在一起。殷血歌又放出一道血炎,小心翼翼的灼烧着道祖身躯上那些用诡异的红色墨迹描绘的邪恶诅咒符。这些符犹如跗骨之蛆,极其难以对付。他们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道尊的骨髓,并且通过冥冥的因果之力,直接影响道尊可能残留的一缕残魂。

    就算道尊有残魂遁入了道轮回,这些邪恶的诅咒依旧如影随形的作用在那残魂上。让这道尊生生世世断绝修炼之道,再也无法踏上大道之巅找他的对头报复。

    毕竟对于一尊鸿蒙道尊而言,为了斩草除根,多么小心都不为过。

    殷血歌的血炎对这些诅咒符没有任何作用,他的血炎灼烧在这些符上,只是发出了‘嗤嗤’的响声,反而他的血炎被诅咒符消融了不少。他的实力太弱小了。施加这些符的人起码也是鸿蒙道尊那个层次的人物,殷血歌想要依靠自身的力量消融这些符根本就不可能。

    沉吟片刻,殷血歌想起了一传授给他的,佛门动用功德之力的秘法。

    青丘炎说,殷血歌建立血海神教,天降功德加持其身;而一也曾经向殷血歌说,她以佛门功德宝轮探查殷血歌,发现他拥有大量功德。

    功德之力。这东西玄而又玄,难以名状,寻常修道士根本不知道他有什么用。但是在佛门,这功德之力可是最珍贵的至宝,而且是万金油一类的至宝,无论是锻造佛宝、炼制灵丹、加速修行、淬炼**、凝聚魂魄,都有无穷的妙用。

    “道尊啊道尊。你这样也可怜,能否成事,看你的造化了。”

    能够对一个鸿蒙道尊说‘看你的造化’这种带着怜悯之意的话来,整个鸿蒙世界开辟以来。估计也就只有殷血歌一人。他很正儿八经的向道尊的尸体嘀咕了一番后,他的眉心突然有一点金光闪烁,由佛门秘术‘消灾解厄清净佛光’催动的功德之力化为一道卍字佛印,冉冉从他眉心喷了出来。

    淡淡的金光环绕着一枚卍字佛印,绕着道尊的实体环绕了一圈。

    金光所过之处,红色的邪恶诅咒符就好似被开水泼的积雪一样急速消融,从皮肤表面一直到骨髓,密密麻麻的红色咒纷纷消失,一股难闻的红色烟雾从道尊的尸体内喷了出来,很快就在天空降落的大道鸿蒙之气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太玄真一道祖和太乙真武等十几位道祖同时睁开眼向殷血歌望了过来,他们同时点头暗自赞叹,殷血歌小小年纪,居然有这么一份心思,而且还能有这么雄厚的功德之力为道尊的尸身消除诅咒,这真正是极其难得的苗了。

    道祖们如果要挑选门人,自然也是这样宅心仁厚的门人才最受欢迎。除非自己都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否则哪位道祖喜欢找一个心胸狭隘、整日里惹是生非、天天想着将自己祖师取而代之的混账?

    翁则是再一次气得眼角直跳——这小有如此雄厚的功德之力?简直开玩笑,他击杀了天刑仙君之下这么多的华宗仙人,真的是两手血腥,脚下白骨累累,这样的穷凶极恶的小辈,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功德?

    难不成说,他华宗就是魔门魔头,杀他华宗的门人居然还能天降功德不成?

    这简直就是荒谬,简直就是让人无法接受。如果不是心头顿悟还没结束。如果不是身边几个看了殷血歌的道祖虎视眈眈,翁真个要跳起来一把掐死殷血歌。

    殷血歌可没搭理这些道祖的各种小心思,他只是做他认为值得去做的事情。堂堂鸿蒙道尊,历经无穷风波险阻,好容易站在了三界的巅峰,居然被人如此惨厉的斩杀,为他收尸、为他厚葬、为他解决身后的隐忧。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佛门的游方僧,随身携带方便铲,不就是为了埋葬路边所见的尸骸么?这无关慈悲与否,只是一份做人的底线。

    花费了一整天的功夫,道尊尸体上那些难缠的诅咒符终于被全部消除。殷血歌站起身来,他双手合十。向着道尊的尸体低声念诵了一篇从一那里学来的超度经:“前辈,尘归尘、土归土,你这就放心去吧。唔,你这一身袍虽然残破,但是材质还是极好的,晚辈就不客气了。”

    一点灵光突兀的在那道尊的眉心闪现,在数十位道祖惊悚的目光。一个和那道尊的尸体生得一模一样的朦胧身影突然从那灵光钻了出来。

    这身影看了看数十位道祖,他身上散发出极弱小但是极其浓烈的大道威压,逼得数十位道祖根本不敢吭声。他又抬头看了看天,环顾了四周的道宫之后,最终向着殷血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你这娃娃,倒是好心肠,也不虚伪,有趣。有趣。”

    “奈何我连一缕残魂都算不上,只是本尊尸体残留的精气凝聚的一缕魂气儿,想要转世投胎都不能的了。所有神通秘法都忘得干干净净,也没有什么法力给你好处。”

    “唯独本尊当年凝聚的先天两仪造化神炎,虽然被对头给打灭了,依旧有一丝火种留下。这一丝火种,就送给了你吧。所谓尘归尘。土归土,这肉皮囊埋葬与否,也无意义了。倒是这一身残破的道袍,可不能给小友你。哈哈哈,本尊生下来固然是赤条条的来,但是走的时候,多少要穿件衣服。”

    大笑了三声,这一缕道尊留下的魂气儿微微一晃,从道祖的尸身内就有一片黯淡的黑白二色分明的火焰升腾而起,急速向着身后那些混元、大罗的尸体一卷。所有尸身连同他们身上的道袍瞬息间化为一片灰尘,被一阵清风一吹,就再也不见踪影。

    这一片黯淡的黑白二色神炎向内一簇,变成了一条火柴棒般大小的火种,慢的向殷血歌的眉心飘了过来。

    翁和其他好几位道祖的眸同时一亮,他们一跃而起,一把向着那火种抓了过去。

    先天神炎本身就极其难得,尤其是被鸿蒙道尊温养了无数年的先天神炎,这更是旷世难逢的天地奇珍。先天两仪造化神炎,单单‘造化’二字就足以让人疯狂,在仙界,敢用‘造化’这词冠名的,看看那修士飞升成仙人的阴阳造化雷劫就知道,那绝对是无上的至宝。

    所以除开翁,其他也有好几位道祖贪心炽烈,一时间按捺不住,直接伸手抢夺。

    但是那一缕儿鸿蒙道尊**精气凝聚的魂气儿只是轻轻一笑,他的身体突然崩解,虚空无量大道鸿蒙之气突然化为几支七彩萦绕的手掌向下一拍,翁等几位道祖就惨嚎一声,宛如被大石板拍的蛤蟆一样,重重的被拍在了地上。

    这一击好生沉重,好生凌厉,翁等几位道祖被打得面门着地,高耸的鼻梁都坍塌了。

    身为大罗道祖,当众出了这么一个大丑,除开翁外,其他几个道祖一爬起来,就二话不说的用袖捂住了面孔,带着门人弟转身就走。没有百万年闭门肃客,这些道祖是没脸出来见人的了。

    唯独翁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他跳着脚吼道:“这神炎,该归我所有。”

    道尊所化的一缕魂气儿打翻了几位道祖,此刻已经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那黑白二色的火种则是缓缓的融入了殷血歌的眉心,此刻已经悬浮在了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上空,不断的汲取殷血歌血海升腾而起的精血之气壮大自身。

    殷血歌背着手,冷笑连连的看着翁,他没吭声,他知道面对这些道祖级的强横存在,他说话不说话都没有什么意义。虽然他能依靠自己的实力击溃天仙,能够依仗血海鬼卒的庞大数量困杀金仙。但是面对大罗道祖,他依旧只是一只蝼蚁。

    他的生死荣辱,尽在其他几位道祖的一念之间。

    这种感觉,很不好。尤其是他好心好意的为鸿蒙道尊收尸,得到了道尊的遗泽馈赠,这是他应有的回报,翁却仗着自己的实力想要强行抢夺。这种感觉让殷血歌无比的憋屈。

    当日在玄天府被人登门欺凌的时候,殷血歌已经有过这样的感触,但是这一次,他的感触更深。

    先天两仪造化神炎刚刚进入识海,殷血歌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团神炎的无穷妙用——他恐怖的杀伤力都只是其次,他最大的用途就是‘造化’二字。用这神炎。无论是铸造仙器还是炼制灵丹,都能将材料最顶级的属性发挥出来,并且还进行优化重组,让最终的成品更上一个档次。

    比如说殷血歌用几株灵草炼制普通二转仙丹,如果他用先天两仪造化神炎做火种的话,那么灵草的所有药力都会被完美的保留,而且被造化之力提升。最终他的成丹起码也是三转水准,如果他的炼制手法和炼制经验足够,就算是四转、五转的仙丹也是未可知的。

    用相同的材料,人家只能炼制出二转仙丹,殷血歌能炼制出高出几转的仙丹,这其的消耗和效率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尤其这神炎的造化之力,更能转死为生,能够转枯为荣。等殷血歌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这造化神炎可以让他帮人返老还童,让人青春重铸。而最现实的作用就是,这造化之力可以将一切的剧毒、诅咒之力化为精纯的仙灵之气反馈自身。

    也就是说,只要有这一丝火种随身,殷血歌再也不惧怕任何的剧毒、诅咒。

    如此异宝,他怎可能甘心交给翁?如此重宝,足以成为一位道祖证道的依仗。他怎可能让给翁?

    眸里凶光一闪,殷血歌对翁已经产生了一丝杀意。如果翁真的要纠缠不休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殷血歌闹他一个天翻地覆了。第一至尊那边有他的筹谋规划,殷血歌不好拉下脸去麻烦他。

    但是殷凰舞那边。动用血曌仙朝和万妖盟的力量,能够毁掉华宗么?

    殷血歌宁可将这神炎交给自己的母亲,也绝对不会交给咄咄逼人的翁。

    在场的道祖们都是何等修为,殷血歌心杀意一起,他们就同时向他看了过来。翁更是恼怒得厉声呵斥:“狂妄小儿,你焉敢如此放肆?你想要诛杀本座?就凭你?”

    一柄黑漆漆的宝剑突兀的从翁的后心刺了进去,从他胸前刺了出来。

    翁发出一声惨嚎,他的身体一晃,七窍同时都有黑色的鲜血喷出。

    太玄真一道祖手持玄屠剑,面无表情的看着翁以及他门下众多吓得浑身战栗的仙人。

    “我说过,不许你找殷血歌的麻烦。翁,这是第几次警告你了?我说过,没有第三次。”

    “我说过,第三次违逆我的意思,我就宰了你,换你的掌门大弟接掌华宗。你到底是老糊涂了,还是没把老道我放在眼里?殷血歌得了先天两仪造化神炎,那是他善心有善报,你胆敢劫掠?”

    玄屠剑上喷射出一丝丝黑色的幽光,无数道幽光贯穿了翁的身体,将他的仙魂死死地禁锢在了身体。

    在场的众多道祖惊骇的站起身来,一个个沉默不语的看着发飙的太玄真一道祖。

    太乙真武沉吟了片刻,他突然从袖里掏出了一柄八棱金瓜锤,然后狠狠的对着面露恐惧之色的翁当头就是一击。翁惨嚎了一声‘饶命’,他还没来得急动用神通秘法逃跑,金瓜锤就将他的头颅打得粉碎。

    但是大罗道祖何等修为,翁的头颅刚刚碎裂,他的脖颈上血光一闪,一颗崭新的头颅又生了出来。

    但是清风明月两个道童同时长啸一声,他们抖手祭出了一黑一白两个葫芦,从喷出了一黑一白两道庚金之气死死的锁定了翁的脖。太乙真武又是一锤轰下,这一次翁的脖上一团锐气闪过,他的头颅再也无法重生。

    玄屠剑喷射出无数黑光在翁的身体内缠绕绞杀,翁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的仙魂在体内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他嘶声怒笑道:“你们真敢对我下手?太玄真一,你真以为你能一手遮天不成?你们,你们……”

    殷血歌拔出了原本挑着鸿蒙道尊头颅的那根金色短矛,然后狠狠的一下刺穿了翁的心脏。

    短矛上宛如流水的金色火焰慢慢的渗入了翁的身体,这上古锻造的杀器能够用来诛杀鸿蒙道尊,何况距离那个境界天差地远的翁?

    原本还在嘶吼怒啸的翁仙魂突然崩解,然后就被那金色的火焰烧成了一缕灰烬。

    殷血歌丢下短矛,然后拍着手放声大笑:“这老贱种,这些日一直和少爷我为难。今天总算是杀了他,痛快,痛快!”

    一众道祖面面相觑,长久时间作声不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