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惨、冤、怨、毒(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六章 惨、冤、怨、毒(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刚刚从大殿后门踏出来,殷血歌就只觉身体一热,外界一股沉重如山的灵气顺着周身毛孔钻了进来。他的每一根筋肉、每一条血管、每一个细胞都被精纯可怕的仙灵之气充满,他的身体就好似一颗球一样膨胀起来。

    也就是一弹指的功夫,殷血歌的身体就涨成了一颗球,皮肤亮得都快透明,眼看身体就要炸开。

    他惊吼一声,浑身毛孔和诸多气穴骤然封锁,硬是依仗着强横无比的**修为隔绝了自身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与此同时血海无数的鬼卒张开大嘴,对着涌入殷血歌体内的仙灵之气就是一通猛吸。

    ‘啪啪啪啪’的爆炸声不绝于耳,血海数以万亿计的鬼卒同时爆炸开来,然后面色憔悴的重新凝形。外界涌入的仙灵之气品质太高,他们就好似一头猫咪吞下了一万吨烧红的铁锭,身体根本无法承受,所以直接被撑得爆炸开来。

    地仙境和天仙境的鬼将也是身体突然膨胀开来,和殷血歌一样,他们勉强支撑了一弹指的功夫,然后身体也纷纷爆炸。幸好血海鬼卒不死不灭,只要血海存在,他们就能不断重生,这些鬼将一个个尖声咆哮着,气急败坏的重新凝形。

    唯独那过千名金仙级的存在,他们每人分享了一丝儿涌入的仙灵之气,虽然身体也同样膨胀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但是他们勉强没有被撑爆身体。

    有了这些金仙帮助,殷血歌爆体的风险终于消散。他剧烈的喘息着,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这一次是殷血歌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如果不是体内有这么多的鬼卒、鬼将和鬼君帮他分担压力,他已经炸得魂飞魄散了。

    更重要的是,裹住了他仙魂的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也出手相助,涌入他体内的仙灵之气起码被这件袍抽走了成五,这才让那千多名金仙鬼君抵挡住了爆体的压力。

    刚刚喘息了几声。殷血歌身边突然有数十名道祖门下的仙人冲了出来。他们刚刚踏出大殿的后门门槛,身体就突然膨胀开,然后‘砰砰’声不绝于耳,他们的身体同时爆裂,就连仙魂都炸成了粉碎。

    再仔细看去,这第一批冲出来的仙人,居然清一色都是华宗的门下。

    很显然这些华宗的仙人深得他们老祖吃独食的真传。唯恐别人抢先占了便宜,所以他们这才火烧屁股一样第一个冲了出来。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里固然是鸿蒙道宫的核心区域,蕴藏了无穷的好处,可是这里的好处可不是蝼蚁能承受的。

    殷血歌急忙回过头去,向着大殿内众多目瞪口呆的仙人喝道:“这里的仙灵之气有古怪。我们根本无法消受。所有体修的前辈关闭全身孔窍,不要让仙灵之气入体即刻。”

    太玄真一道祖等道祖带来的门人弟纷纷点头应是,能出现在这里的清一色都是体修的仙人,也只有他们才能承受外面那恐怖的重力禁制。他们纷纷运转功法,将自身的所有毛孔、气穴封闭,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大殿。

    唯独那一群华宗的仙人红着眼珠朝着殷血歌破口大骂:“殷血歌,你又算计我华宗门人!为何不向我们预警?你。你,你是有意陷害我们同门。”

    殷血歌甚至懒得向这些华宗的仙人多看一眼,他站起身来,掏出一颗仙丹补充了一下刚才消耗的体力,小心谨慎的向着前方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其他诸多道祖带来的门人相互之间望了一眼,同时晒然一笑,直把华宗这些仙人的叫嚣当做了野狗乱吠。

    这里就是鸿蒙道宫的核心区域,是鸿蒙道尊和他重要的门人弟日常起居以及讲经论道的地方。左右尽是一片清丽的山水。乍一看去都和世俗的普通山水一般无二,并没有寻常仙家宗门那种飘浮在半空的仙山,也没有那种琼崖峭壁的绝美风景。

    但是就是这普普通通的好似小家碧玉一般的山水,无论每一寸的细节,都透出了一股大巧不工、古朴厚重的韵味。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小溪,甚至是每一棵树的每一片树。都给你一种‘他必须是这个样’的感觉。

    一切都恰到好处,一切都透着一股‘稳重’和‘平衡’的难言韵律。

    山水之间,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白玉甬道,宽达百丈的甬道很干净。一尘不染。甬道上没有任何的禁制埋伏,同样也没有任何的花纹装饰。就是普通山里挖掘出来的白玉,用普通的手法雕琢成方砖后,就这么铺在了这里。

    蓝色的天空很是悦目,高空一轮红日当头,阳光温暖而不刺眼。从高空有肉眼可见的仙灵之气不断降落,似乎是混杂了七彩在内,犹如鸡蛋清一样润泽的质地。这种仙灵之气细细的一丝儿就有亿万斤沉重,内蕴藏了可怕的能量。

    差点没撑爆殷血歌,直接撑爆了数十名华宗仙人的,就是这样的仙灵之气。

    他们不仅仅是蕴藏了巨量的、可怕的能量,而且还蕴藏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大道法则。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老金仙哆哆嗦嗦的看着那自天而降的仙灵之气,压低了声音无比敬畏的说道:“大道鸿蒙之气,这是天地初开时的大道鸿蒙之气。就算是老祖的洞府,也没有这样的宝物啊。”

    数十名道祖正静静的站在前面百多丈的地方,他们默运自己修炼的道籍秘术,小心翼翼的吸收着自天而降的大道鸿蒙之气。殷血歌他们无法消受的宝物,对他们而言却是梦寐以求的珍宝。

    大道鸿蒙之气内蕴先天道机,有无穷奥秘。其的能量对道祖们而言没有太多意义,他们的法力修为已经到了瓶颈状态。对道祖们而言,大道鸿蒙之气蕴藏的无穷天地奥秘,才是真正的至宝。他们从感悟良多,他们甚至有一种自己参悟的天道法则正在逐渐完善,逐渐融合衍化的快感。

    道祖们不动,殷血歌也不敢动。

    这里是鸿蒙道宫,蕴藏了无穷的福缘。却也拥有无穷危机。说不定当年道尊蓄养的一只宠物小虫,就能秒杀一大批的金仙。没有道祖们做先头兵趟地雷,殷血歌哪里敢继续前行?

    他静静的站在几个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道祖身边,好奇的向四周打量着。

    东张西望了一阵,殷血歌想起了刚刚凝聚的三座血海浮屠得来的神通秘法。他眨巴眨巴眼睛,当即将千里眼神通施展了开来。默运玄功,瞳孔内无数细小的道则法纹清灵的旋转融合着。过了大概一刻钟的功夫,殷血歌凝结了千里眼所需的法印,然后骤然张开双眼。

    两道血光喷射而出,柔和而不刺眼的血光顺着甬道的方向向前延伸,直接照耀千里,看到了道宫深处的场景。一路上青山绿水数不胜数。古朴威严的宫殿比比皆是,奇花异草无穷无尽,一些宫殿楼阁上空还有各色仙光环绕,分明是强大的仙阵禁制依旧在起作用。

    如此一路看过去三万多里地,一座占地面积广大,恢弘雄伟的宫殿赫然在目。殷血歌的目光向着那座宫殿一扫,然后他的脸色突然一阵惨白。他骇然惊呼道:“怎么是这等模样?”

    身体微微颤抖着,殷血歌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几步。他被他所见到的东西给震惊了,他一时间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无数魔物侵入道宫,和无数仙人同归于尽,这样惨厉的场景都无法让他诧异,唯独那座宫殿前的场面,委实太过于惨厉了一些。

    正在集精神吐纳大道鸿蒙之气的道祖们同时被惊动。翁异常不快的向着殷血歌怒视了一眼:“无知小儿,不知道我等正在参悟无上玄机?你敢打搅我等用功,可是想死了?”

    太玄真一道祖则是狠狠瞪了翁一眼,他向殷血歌柔声说道:“你刚才施展的,貌似是一门类似于千里眼的神通。殷血歌,你见到了什么?”

    “惨,好惨。”殷血歌闭上了眼。用力的甩了甩头:“这一路直去三万里,没有什么禁制埋伏,那宫殿门前,好惨。真的好惨。”

    众多道祖纷纷侧目,他们放出仙识,就向着甬道延伸的方向扫了过去。

    但是殷血歌能够用千里眼神通看清的东西,他们的仙识却完全无法发现。前方空气好像有无数重薄薄的轻纱,每一重都将道祖们的仙识削弱了一点,他们的仙识最多能放出十几里,就彻底消失无形。

    太玄真一道祖沉吟片刻,他大袖一挥,一道白云从地面升起,托起了他身后的一众门人连同殷血歌向前飞去。而其他道祖也纷纷施为,他们带来了众多的门人,也都站在了云团上紧跟在太玄真一道祖的身后。

    这一路上三万多里地,就连一点儿禁制埋伏都没有,道祖的云光何等快捷,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都来到了这座道宫最核心的一座大殿前方。

    左右三十三开间,前后十八进的大殿高有万丈,上下有三十重。通体呈青褐色的大殿左右是绵延千里的数百层偏殿,而这座主殿的后方,更是有数千座宫殿和高塔。如此巨大的建筑群被一片氤氲灵云笼罩着,奇异的青光从云层洒落,看上去所有宫殿都好似镶嵌在水晶当,充满了灵性和灵机。

    不提这些宫殿的辉煌壮丽和古朴厚重,在正这座主殿的前方,一个长宽超过百里的广场上,却是如此狰狞可怕的一幕。

    广场正,一名身穿黑白二色道袍,周身道气萦荡的白发老人,他的头颅被端端正正的戳在一根金色的短矛上。长不过尺的短矛通体密布着无数活灵活现的花鸟虫鱼的纹路,其镶嵌了无数的玄奥符。

    白发老人瞪大了眼睛,眸里透着一股不可置信的惊骇、惊恐和绝望、震怒。短矛从他的喉咙插进去,从他的天灵盖上刺出,一丝丝奇异的金色火焰在长矛上缓缓流动着,不断的灼烧着他的头颅,发出‘噗噗’的脆响声。

    这根短矛悬浮在离地尺许的高度,就这么静静的悬浮在那里,用那个白发老人的头颅,宣示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狰狞和恐怖。

    老人的躯干距离他的头颅有十几丈远。有人在他生前对他用了五马分尸的酷刑,他的四肢都被人暴力拉断,被黑白二色道袍裹着的身躯主要部位端端正正的放在他头颅后方七八丈的地方。而他的四肢,则是同样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他头颅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躯干也好,四肢也好,都被金色的短矛刺穿,被死死的固定在地上。

    被道袍裹着的躯干看不出端倪来。但是四条暴露在外的胳膊和大腿上,则是被人用血色的粘稠浆汁,绘上了邪气冲天的诅咒符。殷血歌只是向那些符望了一眼,就觉得心头腻味,浑身五脏腑恶心抽搐想要呕吐出来。

    他的仙魂更是剧烈的摇晃着,滔天的邪力向他一"bo bo"的侵袭而来。让他的仙魂剧痛难当。

    太玄真一道祖等人都没吭声,他们只是震惊的看着这白发老人被人刻意摆放成这个形状的尸身。白发老人的面容仁和而古拙,每一根发丝都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自然、平衡的气质。虽然已经死去了不知道多久,但是他的身躯依旧释放出犹如高山一样巍峨、犹如大海一般深邃的气息。

    毫无疑问,这就是道宫的主人,太古的鸿蒙道尊,整个仙界最强大的存在。

    但是他就这么死在这里。用这种诡异的,被人五马分尸的死在了这里。而且死后尸体还被人如此凌辱,还用了诡异的诅咒符算计他的尸身。这是杀他的人唯恐他有一缕残魂遁入轮回,所以在他的尸身上做了手脚,让这老人就算是轮回转世,依旧会受到咒的持续伤害,让他再也无法修炼得道。

    在这老人的后方,二十八名身穿紫色道袍的男尸骸同样被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和老人的尸身不同。老人被五马分尸,而这些身穿紫袍的男则是被腰斩弃地,并且头颅也被斩了下来,用同样的金色短矛挑了起来。

    二十八位紫袍男身上的气息比太玄真一道祖他们更加强横,也就是说,他们应该都是这位鸿蒙道祖的门人,是太古传说的混元大罗金仙一级的人物。但是他们都被人腰斩于此。似乎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人腰斩,然后还将他们的头颅斩下。

    在这些混元大罗金仙的后方,整整齐齐一百八十名金袍道人跪在地上。他们双手被一种特制的黑红二色绞缠的禁锢绳索捆在身后,摆出了世俗界刽手砍杀死囚的姿势。就这么跪在那里。

    在他们的心脏部位,有一根一尺二寸长的短矛刺穿了他们的心脏。他们的头颅则是和鸿蒙道尊、混元大罗金仙一般被一根尺长的金色短矛挑在空。他们的面孔扭曲,脸上带着同样的惊怒交加、绝望震怒的复杂神色。

    更让人头皮发麻,让人双目充血,让人不忍目睹的,是在这些整齐排列的尸体一旁。

    七位女性混元大罗金仙,三十二名大罗金仙级的女仙,她们赤身露体的仰天躺在地上。时间过去了无数年,她们双腿之间依旧是一片狼藉,浑浊的红白之物洒得满地都是。她们周身气息黯淡到了极点,很显然,她们生前就已经被人用邪法抽空了浑身的精气。

    一名红颜白发,看上去犹如二八佳人,但是眼角眉梢带着一股沧桑、古老气息的混元大罗金仙的手边,她用自己的血在地上艰难的写出了四个凌乱的大字。

    ‘惨’、‘冤’、‘怨’、‘毒’!

    四个大字无不狰狞扭曲,透着一股扑面而来的森森煞气。可见这位实力强横的女仙被人用如此屈辱的方式杀死的时候,她心充满了何等的怨毒。她本来美丽的面孔已经扭曲犹如厉鬼,殷血歌只是向她的面孔看了一眼,就下意识的扭过了头去。

    似乎是侵犯她的人发现了她在地上写字的动作,所以这个女仙的手掌被砍了下来,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她的身边。四个血淋淋的带着无穷怨气煞气的大字,配合上这支雪白细腻的纤细手掌,那股让人灵魂几乎崩溃的扭曲和可怖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了在太古时期,在这座古朴威严的道宫内发生的凄惨事件。

    一众道祖全傻在了当场。

    他们是大罗金仙,在当今的仙界,他们高高在上,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他们是众仙之尊,他们隐藏幕后,他们掌控仙界的一切。数量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强大的仙人组成的仙庭,让他们呼风唤雨横行无忌,三界之似乎没有他们不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就在他们眼前,这么多实力和他们相当,甚至比他们强出无数倍的上古大能,被人用如此诡异的方式,用这样邪恶、恐怖、肆无忌惮的手段屠杀一空。

    他们每一个人都苦修了无数个量劫,经历了无数的风雨才有了当今的修为。

    但是在这些尸体面前,他们却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不堪一击。

    ‘噗’的一声,数十位道祖同时吐血。这些尸体带给他们的冲击,几乎摧毁了他们的道心。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