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道宫核心(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五章 道宫核心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华宗,崇清风,还请指教。”

    一名三品天仙身披重甲,步伐隆隆的向殷血歌走了过来。

    殷血歌向崇清风打量了一番,就在殷血歌凝结第一座血海浮屠的时候,已经有近千人来到了这座广场,在那里搜刮死尸身上留下的诸般宝物。这崇清风,就是其的一员。

    看他身披重甲,在数万倍的重力下依旧行动自若的样,就知道他走的是纯正的体修路。在仙界,任何一个大仙门大家族都不能缺少体修仙人,毕竟法修仙人在很多时候都会受到各种的禁锢和束缚,唯独体修仙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尽情的发挥自身的战斗力。

    当然,体修仙人专门锻体,他们对天道法则的领悟不如法修,所以他们的境界极难突破。崇清风能够依靠体修功法修炼到三品天仙境,他的资质和禀赋都是一等一的。

    打量了崇清风一阵,殷血歌默默的将诸天崩毁大手印在心底巩固了一番,同时他开始调动自身的**力量,提炼血元力在身体内凝成大手印的雏形。这是他第一次动用这门神通,只要大手印的雏形成型后,未来再次动用就是随心而发、随意所至,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诸位道祖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广场,原本笼罩广场让法力丝毫无法调动的禁制已经被抵消了大半。所以殷血歌体内血元力迅速的汇聚在一起,点点滴滴的血元力在血海勾勒出了一个极其复杂。由数百万血色符组成的血色手掌印。

    浮屠宝塔顶层端坐的天刑仙君低沉的咆哮了一声,血海无数的鬼卒、鬼将、鬼君纷纷向那血色手掌印灌输自己的法力修为。殷血歌只觉自己的身体好似都在膨胀,他体内的毛细血管都膨胀了十倍上下。一股狂暴而恐怖的力量在他身躯内凝聚,让他有一种身体随时可能爆炸的错觉。

    缓缓站起身来,笑着向崇清风摇了摇头,殷血歌淡然道:“我凭什么指教你?你要我指教,我就指教,那我岂不是很廉价?”

    翁在一旁轻轻的哼了一声,他正要开口,太玄真一道祖已经将玄屠剑抽出了大半。

    翁的嘴角一抽。他气急败坏的冷哼了一声。嘴唇紧紧的合在了一起再也不敢吭声。

    崇清风气急看着殷血歌,他怒声喝道:“这是老祖法旨,你焉敢无礼?”

    殷血歌笑得更加轻松了,他连连摇头道:“那是你们华宗的老祖。和我何干?”

    崇清风气得头顶青烟直冒。这话也只有殷血歌敢说吧?大罗之下尽是蝼蚁。任何一位大罗境的老祖在仙界都是人人尊崇所过之处众生跪拜的人物。敢用这种语气调侃一位大罗道祖法旨的人,整个仙界开辟以来,殷血歌绝对是独一份儿。

    “你。你……”崇清风也是仗着自家老祖的名头在外横行惯了,他就从没碰到过有人敢不把华宗开山老祖宗不放在眼里的人。所以崇清风一时半会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呆呆的看着殷血歌,脑里已经是一片的空白。

    “当然,毕竟翁老祖身份放在那里,他老人家要你掂量掂量我的实力,我肯定要配合的。”殷血歌笑得很灿烂,他血海大手印的雏形已经成就了七成左右,还有一会儿就能彻底成型。

    所以他笑着向崇清风勾了勾手指:“但是要我白白的指教你,这是不可能的。来点好处吧,以及,如果我打死打伤了你,如果华宗不依不饶的要找我的麻烦,这可怎么办?”

    众多道祖纷纷回过头来,笑盈盈的看着殷血歌。

    刚刚度过阴阳造化雷劫,刚刚凝聚仙体仙魂,就连一品地仙都算不上的小家伙,面对一个强横的三品天仙级的体修,居然敢侃侃而谈说打死打伤对方的后果问题,这小家伙很有趣嘛。

    起码众多道祖年轻的时候,当他们才是一位地仙的时候,除了他们当极少数的几个妖孽比如说太玄真一道祖,其他人都是不敢这样挑衅一位天仙的。这可是跨越了一个大境界挑战,没有逆天的气运,没有逆天的奇遇,没有逆天的手段,谁敢这么干?

    崇清风气得脸色发紫,他扒下了手指上的乾坤仙戒,重重的丢在了地上。他怒视着殷血歌冷声道:“若是你能打死打伤了我,这枚乾坤仙戒的所有东西都是你的。我在这鸿蒙道宫发现了一座藏兵阁,里面有金仙器三十套,天仙器一千零八十套,地仙器四八万千套。”

    狠狠的指了指殷血歌,崇清风傲然道:“这么多仙器,足够殷道友你出手了吧?”

    看了一眼被丢在脚边的乾坤仙戒,殷血歌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向着崇清风笑道:“那,我就真的出手了?当着这么多道祖的面,我可得先声明,打死了你,我不负责的。”

    翁在一旁很不快的说道:“如果清风被你打死,我不要你负责。”

    站在太玄真一道祖身边的清风道童很不爽的叫嚷了起来:“翁道友,那是崇清风,可和我这个清风没关系。你说话可得注意,别牵扯到我的身上。”

    就在清风道童开口的瞬间,殷血歌双眸喷出了逼人的血光。

    翁的心脏重重的一抽,一股热血涌上脑门,他突然预感到了某些不好的事情。他张开嘴,正要阻止殷血歌出手,但是坐在他身边的太阳真君突然向他一笑,一股可怖的热流扑面而来,将他的一句话憋了回去。

    血海那枚血色掌印裹挟着亿万鬼卒、鬼将、鬼君分出来的一部分自身法力,化为一只方圆数万里的恐怖血手印呼啸而起。这枚血手印从血海冲出的时候。方圆十万里的血海掀起了滔天巨浪,一如传说的鲲化鹏时翻山蹈海的景象,殷血歌的身体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这些年来,殷血歌血海收集的血海鬼卒何止千亿,玄天府数次动荡,被神人们击杀的无数黎民百姓的灵魂都被他收进了血海。这些鬼卒只是分出了自身万分之一不到的微弱力量,就汇聚成了一股浩浩荡荡惊天动地的恐怖洪流。

    殷血歌突然明白了这门诸天崩毁大手印的精要就在于——他的**有多坚固。

    他的**就好似一座炮台,诸天崩毁大手印就好似一门威力没有上限的巨炮,只要炮台足够坚固,足以承受巨炮可怕的后坐力。他就能发挥出无穷的威能。数以亿万计的血海鬼卒。他们的力量汇聚在一起,那足以崩毁一方天空,无非是殷血歌的身体能否承受而已。

    浑身骨骼‘咔咔’作响,这一枚从血海翻滚而出的血手印。已经达到了殷血歌当今**能够承受的极限。

    众目睽睽之下。殷血歌的右掌突然膨胀了一倍有余。通红的大手向着崇清风轻轻的一翻。就听得虚空一道巨响传来,四房天空同时变成了血色,就连诸位道祖的精气神都一时为那血色光芒所夺。他们眼前都只有那一片恐怖的血光存在。

    道祖们的道行何等精神,这突如其来的血光只是让他们微微一失神,但是他们很快就镇定了心神,脑海一片清灵,定睛看向了从殷血歌掌心拍出的那一支百丈方圆的血色手印。

    他们的仙识围绕着那一支血色手印,很快就分析出了这一支血色手印拥有的恐怖威能。随后就连冷若冰霜的太阴**都不由得惊呼出声:“天仙巅峰的杀伤力?这娃娃好生了得,他可有师承了?”

    翁恼羞成怒的喷出一道纯净的土黄色仙云,死死的挡住了太阳真君暗算他的那一道热流。他怒啸着伸出手,想要挡住殷血歌拍出的那一只血手印。但是太乙真武笑呵呵的一跃而起,有意无意的横跨一步挡在了翁的面前。

    翁的这一掌只是抓在了太乙真武的驼背上,他的五指和太乙真武的驼背一碰,就好似鸡蛋碰到了石头一样,他的五指瞬间淤血、红肿,指骨都差点碎裂了。

    血色大手印翻滚着冲出,四周虚空剧烈的震荡着,恐怖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四面八方的空气和天地灵气被这一掌抽得干干净净,站在殷血歌身前数十丈远的崇清风神智一阵模糊,他好似看到了一片血色的天空崩塌,整整一方天空猛地塌陷了下来。

    但是天怎么会塌下来呢?天本是无形无质的东西,天怎么会塌陷呢?

    他的身体微微一晃,出自于本能的想要遁走。但是那支血色大手印快若闪电般拍了下来,他根本来不及逃跑。而且大手印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了他的身体,他就好像被钢铁城墙夹在里面的老鼠一样,就连动弹一下的力量都没有了。

    一声巨响,崇清风的身体粉碎,仙甲粉碎,仙魂粉碎,浑身上下所有的仙器都被一掌拍得粉碎。

    紧接着他身上爆裂开的所有碎片都被一股狂暴之极的力量彻底摧毁,最终化为一缕青烟飘散。

    血手印的威力还没消散,他沉甸甸的一掌拍在了地上,震得附近的地面都发出了低沉的轰鸣声。一道道仙光宛如烟花般闪烁,这座大殿附近的禁制不断亮起,保持了这一方地面的完好。

    一道道血色狂飙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广场上数万具尸身被狂飙卷起,远远的抛飞了出去。其好些天仙留下的骨骼残骸被血色狂飙绞碎,同样被炸成了大片的烟雾。

    一掌之力秒杀天仙,这一次殷血歌没有用任何的阴谋诡计,也没有动用血海那些金仙级的鬼君,完全是他修炼血海浮屠经后得到的强大神通一击毙杀了对方。堂堂正正的神通法术,堂堂正正的一击杀敌。

    殷血歌周身血气奔涌,他紧握双拳,仰天发出了一声清越高亢犹如龙吟的长啸。

    广场上数百名华宗的门人弟全傻在了那里,专门锻体的崇清风居然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人一掌打死。这是什么神通?这是什么秘法?殷血歌这个小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

    一品地仙都不算的他,居然能够跨越一个大境界击杀三品天仙?这可是足足十二个小境界!

    殷血歌看着那些华宗的门人厉声喝道:“那位华宗的前辈,还有兴趣让我指教一二?”

    偌大的广场上,数百华宗仙人没人吭声,他们相互看看,同时摇了摇头。金仙上去,肯定能应付殷血歌这全力一击,但是用金仙对付殷血歌,传出去华宗的门人也没脸见人了。天仙么,面对堪比巅峰天仙全力一击的一掌。哪个敢去对付殷血歌这个怪胎?

    翁气得浑身都在哆嗦。但是当着这么多道祖,他同样没脸皮再去和殷血歌计较。

    他只是一把抓住了太阳真君的袖,厉声喝道:“太阳真君,你。你。你焉敢欺我?”

    太阳真君惫懒的打了个呵欠。狠狠的一抖袖:“我打呵欠而已,谁欺负你了?多大的一把年纪了,还玩小孩的这一套把戏。你至于么?哎,老狐狸,赶紧计算这禁制变化,我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位鸿蒙前辈留下什么好东西了。”

    翁气得差点没吐血,他宛如筛糠一般坐在那里,一对眼珠就和狼人一样变得绿油油的。

    太阴**则是笑看着殷血歌,向太玄真一道祖问道:“这娃娃,可有师承了么?道友应该知道,我这一门道统,还有一门大力神魔真经的传承,这娃娃正好走这个路。”

    太玄真一道祖笑得很和善:“他是那个老家伙定下的门人,**若是有兴趣和他计较,就抢走这个弟吧。”

    一边说,太玄真一道祖一边比划了一个手势,太阴**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向殷血歌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

    殷血歌捡起了崇清风留下的那枚乾坤仙戒,又挑衅的向华宗的众多门人瞪了一阵,发现那些华宗的仙人都乖乖的低头不说话了,他这才心情畅快的继续盘坐在原位,继续血海浮屠经的修炼。

    前些日储存的金仙精血不断调动出来,殷血歌的血海在缓缓增长,同时一座一座浮屠宝塔不断出现。

    等得半年后,整个大殿突然喷出一片紫色香烟,大殿的禁制被众多道祖联手破解的时候,殷血歌的血海上已经多了三座浮屠宝塔。一共四座宝塔按照四象方位矗立在那里,每一座宝塔的顶层都点化了一座三头臂的鬼君坐镇。

    四尊鬼君盘坐在宝塔顶层,不断口诵经,他们的气息和宝塔相互交流,就好似祭炼本命仙器一样将自己和这四座浮屠宝塔融为一体。

    新的三座浮屠宝塔,给殷血歌带来了三个崭新的神通秘术,同样也是非常实用的三个神通——千里眼、顺风耳、大力神魔拿星捉月大神通。

    这千里眼、顺风耳在仙庭都是赫赫有名的辅助神通,而那门大力神魔拿星捉月大神通,则是一门强大的战斗神通。一旦施展开来,殷血歌就会拥有无穷巨力,可以摘下星辰漫天乱丢,他修炼鸿蒙血神道本身已经力大无穷,催动这门神通后,他的力量随着他的**强度的增强,最大还能短时间内暴涨万倍以上。

    满足的睁开眼睛,殷血歌向着大门洞开的大殿望了进去。

    数十位道祖都无比谨慎的站在大殿门前,不敢轻易踏入大殿。

    就看到这座大殿内一片漆黑,在无穷无尽的黑幕,点点星辰散发出微弱的星光。亿万星辰组成了庞大的星云、星系绕着大殿某个不测的点旋转着。

    殷血歌只是向这一片星空、黑幕望了一眼,就感觉有无穷无尽的天地玄机要钻进他的仙魂,涨得他的仙魂一阵剧痛差点爆裂开来。他急忙转过头去,张口喷出一道血,然后立刻盘坐在地上,再也不敢向大殿门内多望一眼。

    好几个道祖门下的仙人好奇的凑了过来,向着大殿内望了过去。

    就听得‘啪啪’声不绝于耳,这些仙人的头颅爆开、仙魂崩毁,当场魂飞魄散。

    青丘好人严肃无比的说道:“诸位道友,约束门人。这是仙界刚刚开辟时的仙界古星图,蕴藏了鸿蒙开辟、天地滋生的无穷造化之道。我们都还没有上手的机会,这些娃娃怎么受得住?”

    鸿蒙开辟,天地滋生,从此天地间有了无穷生灵,有了无数生机。这是天地间最奇妙的造化之道,除非达到了鸿蒙道尊级的水准,否则谁也没有资格参悟这样的玄机妙理。

    殷血歌望了一眼,只是吐一口血,他付出的代价可谓微不足道。

    那些头颅爆炸的仙人当,甚至有一位太皓宗门下的巅峰金仙,他也只是多看了一眼就头颅炸裂而亡。和这个倒霉的金仙比起来,殷血歌的气运可真正是昌隆无比。

    太玄真一道祖向着这幅古星图望了一阵,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单单这幅星图,就不虚此行了。只不过,这星图可是通往道宫核心的通道,我们还得想办法进去才行。”

    这话刚刚说完,那一副蕴藏了无穷玄妙的星图就好似耗尽了所有的能量,突然于无声崩解。

    众多道祖心痛欲绝的惊呼连连,但是一条通畅的大道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大殿的后门处,一片璀璨明媚的仙光射了过来。

    “道宫核心区域,我等速速过去。”

    一众道祖按捺不住心头的火热,他们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殷血歌眨了眨眼睛,他也一跃而起,擦了擦嘴角血迹,然后快步冲进了那一片仙光。(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