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血海浮屠(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四章 血海浮屠(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好大一个坑啊,巴西被逼成零比零,汗一个!

    看得猪头好纠结,好累。

    ***

    “混蛋!”

    看着当头落下的雷光,殷血歌好似被一座大山碾一般,身体重重的拍在了地上。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急速的颤抖着,他就要冲出殷血歌体外,为他挡住这一道雷光。

    但是水火风雷袍很明确的传递给殷血歌一道信息——他只能抵挡雷光的雷霆之力,翁在雷光加持的一道先天戊土之气,却是如今的他根本没办法承受的。水火风雷的力量都对他无效,可是翁开辟华宗,他们精研的就是山川丘陵厚土的力量。

    这道戊土之力沉重异常,翁随手一指点出的戊土之力,就堪比星空数百颗巨型修士星球融为一体的重量。如此沉重的力道,除非殷血歌鸿蒙血神道修炼到了金莲法体也就是金仙境的水准,否则以他如今的**,只可能像是磨盘下的鸡蛋一样被砸碎。

    怒极的殷血歌破口大骂,一个混蛋还不够,他朝着翁就放声怒吼:“老贼,今日我不死,当灭你华。”

    众多道祖的脸色都变得很诡异,区区一个地仙,居然敢对一位瓣紫莲的大罗老祖咆哮要灭他的道统苗裔,殷血歌好大的胆。而且他在翁的雷火压制下,居然还有力气开口说话,这娃娃的实力看起来并非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嘛。

    道祖的念头瞬息万千,翁的一道雷火距离殷血歌的头顶还有数十丈远,一条身影突然拦在了殷血歌的面前。青丘好人双手合在一起,掌心喷出一团绵绵密密的青色妖炎,化为一个硕大的青色阴阳太极图挡在了翁的雷火前。

    一声巨响,青丘好人的身体微微晃了晃,他向翁笑道:“翁好大的火气?”

    雷火消散无形,青丘好人退后了几步,端端正正的站在了殷血歌的身前。摆出了一副我就是要庇护他的架势。他笑着向翁摇了摇头,低声叹息道:“这娃娃,于我青丘一族下任家主有救命之恩,翁,你敢动他一根头发,我青丘一族和你华宗没完。”

    青丘好心、青丘好意身形一晃,同时挡在了殷血歌的身边。

    太阳真君冷声一声。他不动声色的祭出了一颗人头大小,内有几只三足金乌盘旋飞舞的红色宝珠,放出亿万丈刺目红光,死死的锁定了翁:“我欠青丘家的人情,而且还欠得不少。翁,你要动手。不要怪我们群殴你一个。”

    太阴**的表现更加直接,她身边已经有无数柄长有三尺,由先天太阴精气凝成的晶莹剔透的飞剑缓缓旋转,剑锋所向尽是翁周身的要害。

    太玄真一道祖阴沉着脸,拔出了玄屠剑,恶狠狠的盯着翁怒声咆哮:“翁,你当我太玄真一的话是放屁不成?你可是赌咒发誓。不许再找殷血歌的麻烦,你敢当我的面对他下手?来来来,也不说我们欺负你一个,老道今天和你分一个胜负。”

    玄屠剑放出无边煞气,滚滚魔气冲天而起,高空一个直径万里的黑色云旋凭空出现,恐怖的煞气威压笼罩四方,吓得道宫内众多老祖带来的门人弟一个个战战兢兢作声不得。

    翁的脸色很难看。他做梦都没想到,他只是想要随手抹杀殷血歌出一口恶气,居然就让局势演变成眼前这样。不管是青丘一家招揽来的这些道祖群殴他一个,还是太玄真一道祖和他单打独斗,这都是输定了的,根本没有赢的可能。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翁的语调变得很是柔软温和:“我并非为了以前的事情对付这小。实在是他暗算了本门这么多的门人,莫非我华宗的门人,就是任凭他算计陷害的么?”

    一名太玄真一道祖门下的体修金仙上前了一步,他跪在地上向众多道祖磕头行了一礼。然后语调飞快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包括殷血歌大声向太玄真一道祖的众多门人预警,让他们免去了身陨之祸,而华宗众多仙人却不理睬殷血歌的警告,直接闯进广场,导致仙体崩溃的事情,所有的细节他都描述得无比详细。

    翁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他恼怒的看着自己门下那些只剩下仙魂的门人,气急败坏的哼了一声。

    太玄真一等道祖都是不屑的向华宗的那些仙人扫了一眼。太阴**冷声道:“见过不是东西的玩意儿,没想到华宗的门人一代不如一代了。如此恩将仇报、颠倒是非,翁,你们华宗的门风,要好好的整治一番了。真以为你们有个门人做了仙庭仙帝,了不起么?”

    太阳真君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摸了摸鼻,干笑着说道:“那位紫薇仙帝,似乎这些年也没做什么正经事情。不如我们召集诸方道友,商量一番,将那紫薇仙帝赶下台吧。我太阳神宫门下,有位三十万年前新晋的大罗弟,他很想在仙帝的宝座上历练历练。”

    一众道祖相互看了一眼,太乙真武很直接的说道:“好处呢?大仙帝,任何一个仙帝之位都代表了巨大的利益。你的门人要新晋仙帝,那么我们能有什么好处?”

    翁则是气得脑门直冒烟,这不是探索鸿蒙道宫么?怎么又牵扯到仙帝更迭的事情上去了?当年为了让他门下的那位门人登上仙帝之位,翁耗费了多少力气?交换了多少利益?那位紫薇仙帝坐了这么多年的仙帝宝座,当年华宗花费的代价都还没赚回来,如果被赶下台的话,华宗可就亏了血本。

    他立刻挥了挥手,大声喝道:“今天我们是来探索鸿蒙道宫,以求得到前辈遗泽,让我们突破当前禁锢。这仙帝更迭的事情,岂是这么轻松就能决定的?仙庭每更换一位仙帝,可都要召集诸方道友协商才行,岂能这么马虎决定?”

    看了一眼殷血歌,翁就好像被人强塞了一嘴的狗屎一样,很是不忿的从袖里掏出了一瓶仙丹。随手丢给了殷血歌:“这是一瓶转紫罗丹,最能滋养仙魂、强壮仙体。这一瓶三粒隔月服下,你突破到天仙之前,不会有任何滞碍了。”

    殷血歌接过仙丹,缓缓站起身,向翁稽首行了一礼。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翁,冷声道:“多谢翁‘大恩大德’。日后有缘,定然报答。”

    当着众多道祖的面,殷血歌一把掐碎了翁丢过来的丹瓶,三颗拇指大小被紫色烟霞环绕,在丹瓶盘旋飞舞犹如灵雀的仙丹,被殷血歌一把丢在了地上。然后狠狠一脚踏成了粉碎。

    翁的面皮紫涨如血,他怒极看着殷血歌,周身气息犹如蓄势待发的火山一般,随时可能发作。

    太玄真一道祖不冷不淡的说道:“年轻人有点火气,也是正经道理,谁让你华宗的门人欺人太甚呢?翁,记得我们的正经事。我们是来探索鸿蒙道宫的。若是你还要继续牵扯其他的瓜葛,那么我们就好好的论一论新任仙帝的事情,如何?”

    翁身上狂暴的仙力波动骤然平复,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也恢复了正常。他笑着向太玄真一道祖点了点头,笑盈盈的说道:“确然,不要让这些娃娃耽搁了正经事情。这里,应该就是道宫外层的仙阵枢纽了吧?”

    一众道祖都端正了脸色。好似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青丘好人一本正经的说道:“不错,按照我们的推算,这里就是道宫外围的仙阵枢纽。只要我们破开这座大殿,前面就应该是道宫真正的核心所在。如果真有鸿蒙遗泽,当在内层。”

    青丘好意拍打着头顶悬浮着的那座巨大的日冕,很是认真的说道:“只不过,根据刚才我们草草测算出来的。这里的仙阵布置极其复杂,虽然年月过久已经失去了大半效用,而且仙阵根基也似乎是被外敌给破坏了无数,但是以我们的实力想要破开这大殿。估计还要花费不少时间。”

    一众道祖向广场上堆积如山的尸体扫了一眼,纷纷点头不语。

    这些魔物是如何侵入道宫的,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道祖是没有心情搭理的。修道到了他们这种层次,一些旁枝末节的东西已经无法触动他们的道心,他们现在只是想要破开道宫,寻找鸿蒙道尊的遗泽,帮助自己突破当前的瓶颈。

    至于说这座道宫经历了什么,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一众道祖盘坐在了大殿前的平台上,按照太极八卦的方位坐定。殷血歌等一众人正准备退走,青丘好人却向着殷血歌招了招手:“殷小友,你就在我们身边罢。这道宫内危机四伏,你一个人到处乱走,小心着了他人的暗算。”

    殷血歌心里微微一动,他看了一眼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的翁,当即向青丘好人应诺了一声,一言不发的坐在了平台的角落里。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放出淡淡的血气,血海浮屠经踏入地仙境后的修炼秘法,就这么清晰的流入了他的仙魂。

    青丘好人说得有理,在这道宫,如果翁没有进来,那么华宗的普通弟殷血歌碰到了却是不害怕的。有血海过千的相当于金仙境的鬼君守护,就算是高阶金仙当面,殷血歌打不过还是能逃走的。

    可是翁进来后,大罗金仙和金仙之间的差距就好似蝼蚁和鲲鹏之间的差别,偌大的道宫,翁都有可能遥空算计殷血歌,在他不经意的时候给他致命的一击。

    所以现在殷血歌留在青丘好人的身边,留在太玄真一道祖的身边,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道宫内虽然还有其他的好处,可是殷血歌得到的好处已经不少,再过贪心害得自己陨落的话,那反而是得不偿失了。所以他乖乖的坐在了平台的角落里,开始默运血海浮屠经,开始了他踏入地仙境后的第一次修炼。

    黑麒麟小黑欢快的在广场上往来奔走,他将那些保持完好的魔物身上的甲胄脱下来,然后不断的塞进殷血歌给他的乾坤仙戒。太玄真一道祖门下的那些体修仙人也是如此做法,这些甲胄坚固异常,使用的材料极其坚固。

    虽然这些仙人身上的甲胄已经是非常精良,但是没有人会觉嫌弃自家的宝贝太强悍。将这些铠甲带回去。萃取其的精华之后融入自家的仙甲,哪怕给自己的仙家提升一个品阶都是极好的事情。

    到了金仙境界,金仙器提升一个品阶,就代表了数倍的强大。

    殷血歌看了小黑一阵,然后就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丹田血海上。

    到了地仙境,他终于可以开始血海浮屠经真正奥义的修炼。他刚刚踏入地仙境,就连一品地仙都算不上。他必须储存足够的血元力之后。才能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地仙。

    仙界对地仙的划分很简单,地仙只是最底层的仙人,他们还没有资格参悟天地大道。他们的修行主要就是提升仙力,品地仙的划分,完全就是按照仙力的雄厚程度来判定。

    标准十二万千百年苦修得来的法力,就是一品。也就是说。一个根骨仙根符合标准,修炼所用的洞天福地符合标准,一切都按照仙庭的标准修炼十二万千百年,所得的法力就是一品地仙划分判定的标准。

    但是仙人修炼,总会有各种辅助的方法,或者仙石,或者仙丹。或者干脆有大能者灌顶输功。按照后台靠山拥有的资源和实力,一些大家族大仙门出身的地仙,他们或许短短数千年就能从一品地仙晋升为品。

    也有倒霉的仙人,一直颠簸流离,连一块地仙石都极难弄到手,又被人追杀,没有一颗仙丹辅助修炼,而且不断受伤。不断损耗精元。或许他们挣扎修炼百万年,依旧只是一个一品地仙,这种事情在仙界也不罕见。

    但是对殷血歌而言,他开始地仙的修炼,可不仅仅是囤积法力,他更必须参悟血池传来的玄妙气息,对血海进行根本性的转变。

    一众道祖盘坐在那座大殿的门前。在青丘好人三兄弟的指挥下,逐渐用各种秘法试探大殿的阵法禁制。各种奇妙印诀不断打出,大殿上波纹闪烁,仙光四溢。一股股宛如海啸一般的玄妙气息向着四周奔涌扩散,震得诸位道祖的身体都不由得连连摇晃。

    在这气息的冲刷,殷血歌渐渐入定,渐渐的明悟了血池涌出的诸般秘法的玄妙。

    丹田血海上,朵瓣血莲花盈盈盘旋,随着殷血歌的入定,一个月后,朵血莲逐渐融合为一体,化为一朵品瓣的血色莲台。这一朵莲台沉入血海深处,开始抽取血海的血气精华。

    天刑仙君带领无数监察司仙人围攻玄天府,金一他们干掉了数百金仙,这些金仙庞大的血气精元都储存在血海。随着殷血歌不断将金仙精元注入,血色莲台急速的膨胀起来。

    以殷血歌自身的修为,如果他想要满足这座血色莲台的需求,单纯依靠他自身修炼,估计要耗费上千年时间,才能让血莲台成长到足够衍化的程度。

    但是有了这些金仙的精血补充,殷血歌只耗费了微不足道的一点点金仙血液,血色莲台就产生了奇妙的变化。莲台逐渐融化,一座浮屠宝塔的虚影逐渐在血海凝成真形。

    浮屠宝塔高有一百零八层,每一层宝塔都有八个角,每一个角上都挂着一朵莲花形的血色铃铛。虽然还没彻底成型,但是这铃铛晃动时,已经有很是悦耳的铃声传出。

    血海过千鬼君,天刑仙君的仙魂所化的鬼君身体一阵的抽搐,庞大的金仙血气不断的注入他的身体,天刑仙君的鬼体正在凝实真形。但是他此刻凝成的真身却和曾经的金仙躯体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就见他身高数丈,通体肌肉虬结,三头臂,眉心生了一只竖目,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尊夜叉恶鬼。

    大概相当于十名金仙体内所有的血气精华注入了那座浮屠宝塔,塔身表面开始有无数玄妙的纹路出现。那些纹路就是天地初生时天地大道留下的无数道痕法印,每一道痕迹都蕴藏了无穷的奥秘。

    渐渐的,高达一百零八层的浮屠宝塔缓缓从血海钻了出来。

    高有数十里的宝塔悬浮在血海上,无数血海鬼卒、鬼将、鬼君同时向着浮屠宝塔膜拜不已。

    天刑仙君所化的三头臂的恶鬼真身不受控制的飞上了宝塔,他径直坐在了宝塔的第一层,三个头颅上支眼眸放出熠熠血光照耀四方。当他在宝塔稳稳坐定的时候,整个血海都剧烈的翻滚起来。

    血海浮屠经地仙境的修炼真正开始,第一座血海浮屠成型,无穷的玄级不断从血海浮屠涌入殷血歌仙魂。一门威力巨大的杀伤性神通从这座浮屠宝塔涌出,即刻就被殷血歌掌握。

    ‘诸天崩毁大手印’,一门霸道蛮横、刚猛肆虐的奇门神通。

    以殷血歌本体法力和**力量为主体熔铸大手印雏形,以血海无穷无尽鬼卒、鬼将、鬼君提供的自身精元填充大手印,汇聚殷血歌和血海无穷生灵的力量,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

    殷血歌面前无数幻象闪烁,他看到了一只血淋淋的大手印洞穿虚空,一掌将一方世界化为齑粉。

    一股惨烈霸道的气息从殷血歌周身扩散开来,他身边的地面都发出了清脆的爆鸣声,裂开了无数头发丝般细小的裂痕。

    那些正在攻破大殿禁制的道祖感受到殷血歌身上的气息,都不由得诧异的向他望了过来。

    “小修炼了何等功法?去一人,试试他。”一直对殷血歌极其不顺眼的翁轻哼了一声,随手向着一个门人指了指。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