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青丘好人(德国大胜第四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二章 青丘好人(德国大胜第四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两仪星附近的虚空,太玄真一道祖和太乙真武面对面的坐着,当一张青玉棋盘上,黑白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在他们的左手边,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巴掌大小的紫色仙石,每一块仙石都散发出柔和的光辉,其蕴藏的仙灵之气简直犹如太阳一样蓬勃炽烈。

    这是专供大罗金仙使用的大罗道石,平均每一千条极品金仙石矿脉,大概能开采出三五块这样的大罗道石。对于大罗金仙而言,这大罗道石蕴藏的仙灵之气于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大罗道石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其蕴藏的天道印痕。

    每一块大罗道石,大概能够帮助一位大罗金仙提升万年左右静参悟所得到的天道奥秘,所以大罗道石价值高昂,而且仅仅在大罗道祖手小范围的流通。

    太玄真一和太乙真武落飞快,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他们每一瞬间都有亿万个念头,他们每下一,都能将后续的所有步骤全部计算清楚。所以他们下棋的规则和寻常仙人不同,他们下棋实际上是在列阵,棋盘上的棋是真正的相互攻杀,一旦力有不逮棋就会溃散,从而造成全局的溃败。

    棋盘上灵光闪烁,黑白都不时有棋碎裂,棋盘上煞气升腾,隐隐有蛟龙盘绕、龟蛇舞动的虚影在棋盘上闪现。小小一座棋盘,瞬息间却有数百座仙阵成型后又急速崩溃,若是普通金仙陷入这棋盘,肯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过了足足一个时辰,太乙真武的手指一弹,他棋盘左下角的一颗棋布置失误,直接引动了棋盘上他这一方的所有仙阵同时崩溃。他所持的白全盘崩解,棋盘上只剩下了黑色的棋散发出万丈仙光。

    “嘿嘿,承让,承让。又是老道我赢了一把。”太玄真一道祖很不客气的一把抓过了太乙真武左手边的一块大罗道石,眉开眼笑的向着对方说道:“再来一局?说不定下一把就是你赢了。老驼啊,好久不见,你这棋力真的有长进了嘛。”

    太乙真武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棋盘打量了一阵,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最近我精研玄武变化,你若是只使用东方青龙变的阵法迎战。我就和你再比上一盘。只不过这一盘除了大罗道石,还得加上一点筹码。”太乙真武笑得很灿烂。

    “嗯?用玄武变对青龙变?有趣,有趣,可以,可以。”太玄真一道祖笑盈盈的看着太乙真武:“你想要加什么赌注?唔,三千年前我刚刚弄到手的一件好玩意。先天灵宝‘太乙分光锁’,用这个做赌注怎样?若是你赢了,你拿回去送给你小孙儿正好。”

    “切,区区一件先天灵宝,当我稀罕么?”太乙真武耸耸肩膀,反过手去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驼背:“嗯,我有个小孙儿。而你呢,似乎百年前,你的某个儿,给你加了个小孙女?我赢了,你那小孙女嫁过来,如果我输了,我就把我小女儿……”

    “你那小女儿,好啊。”太玄真一道祖同样笑得很灿烂:“我赢了。你的小女儿就是我家的媳妇。正好我有个喜欢到处闲逛的儿一直没成亲,给他找个笼头套起来,就趁着他修为还不高的时候,赶紧给我开枝散啊。”

    太乙真武很认真的看着太玄真一道祖:“谁输了,可还得陪三对孕龙丹做嫁妆啊。”

    太玄真一道祖舔了舔嘴唇,一把抓起了三颗黑丢在了棋盘上:“少啰嗦,三对孕龙丹而已。虽然难得入手,但是也难不住咱们。直接打上门去,叫那老药鬼给我们炼制就是。来来来,要么我的小孙女。要么你的小女儿,总归这亲事能成了。”

    棋盘上又是一阵阵的黑白光芒闪烁,一条玄武真影和一条青龙真形在棋盘上翻翻滚滚的打斗起来。

    翁盘坐在十几里外的一座茅庐,身边环绕着几个貌美如花的仙女,有点嫉妒,又有点不屑的看着两位正在下棋的道祖。他端着一碗清茶,慢条斯理的品尝着茶水,下意识的向不远处的太皓妙一望了过去。

    太皓妙一手持经卷正在参悟天道妙理,感受到翁的目光,他抬起头来向翁笑了笑。

    翁顿时腻味的扭过头去。他家倒是也有适龄婚配的晚辈,修为也不过是地仙水准,正是开枝散、繁衍后代的好时机。但是和太皓妙一这老牛鼻结亲么,翁觉得有点亏了。华宗比太皓宗隐隐强了一截,他的晚辈就算结亲,也得找比自家势力强的人才行啊。

    掐着手指,翁开始盘算,仙界比他华宗实力更强悍的那些势力的情况。

    就在他全部注意力都投入了谋算的时候,极远的天边一点青光闪烁,一道清冽的玉箫声冲天而起。一名周身星光缠绕,身后清气盘旋,清气有无数白鹤清影盘旋飞舞的俊秀男踏着虚空,一步一步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玉箫声传来的时候,那男距离这边还有数百亿里,他的身影却直接投射到了众人的眼,隔着这么远,他依旧逼迫所有人一眼就看清了他的形容。

    然后他一步迈出,就是数亿里远近,短短百步也就耗费了他几个呼吸的时间,手持玉箫吹出天籁之音的俊秀青年满脸是笑的来到了众人面前,笑盈盈的向着四位道祖稽首行了一礼。

    “唉哟,好巧,怎么四位道友都在这里啊?哈哈哈,你们肯定有好事,这仙界的规矩,见面就得分一半啊!”青年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看上去就好似一头刚刚成功的偷到了一只老母鸡的小狐狸。

    四位道祖的脸同时垮了下来,翁近乎"shen yin"的从嗓眼里挤出了一丝怒嚎:“青丘好人!”

    青丘好人急忙向翁挥手致意:“唉哟,是翁道友也在啊?哈哈哈,可不是我青丘好人么?天下人都知道,我青丘好人,那是仙界一等一的好人啊,怀好心,做好事,行善积德。泽被苍生,哎哟哟,我若是佛门弟,我肯定已经是佛陀一流的人物了。”

    翁双手紧紧握拳,指甲都陷入了掌心皮肉里。他怒极看着青丘好人,这个青丘家的‘好人’啊,是啊。他的确是好人,天大的大好人,好得让人恨不得一巴掌掐死他的好人。

    青丘好人的话音未落,远处又有一阵清越柔和的古琴声传来。一位和青丘好人生得有八分相似,同样满脸带笑的俊美青年怀里抱着一张玉琴,几个闪身就到了众人面前。

    “哎哟。好巧,怎么四位道友和好人大哥都在这里啊?哈哈哈,你们肯定有好事,这仙界的规矩,见面就要分一半啊。”新来的俊美青年同样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大声笑道:“诸位,我青丘好意这里有礼了。哈哈哈。大家都知道的,我是一番好意,最古道热肠不过的。”

    话刚说完,一连串的‘叮叮咚咚’的铜钟声遥遥飘来。同样生得俊秀异常,满脸是笑,和青丘好人、青丘好意生得有八分相似的青年面前悬浮着一口一尺高下,由无数山川河岳花鸟虫鱼纹路装饰的铜钟,每走一步就敲击一下铜钟。几个闪身同样赶到了现场。

    “啊呀,巧,真是太巧了,我青丘好心正说到处走走,找几个老朋友讨杯清茶喝喝,想不到在这里居然碰到了几位道友还有好人大哥、好意二哥,这是缘分啊!”狠狠的往面前的铜钟拍了一掌。青丘好心很认真的对四位目瞪口呆的道祖说道:“仙界的规矩,我们见面得分一半啊。”

    太玄真一道祖双手一抖,无奈何的和太乙真武对视而笑。

    对于青丘家的这一窝狐狸,你还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除开那已经销声匿迹不知道多少年。开创了青丘一脉的天地间第一头尾天狐之外,青丘家的这些老狐狸、小狐狸,哪一个是好对付的?

    尤其是青丘好人、青丘好意、青丘好心他们三个,三兄弟的修为在大罗道祖当也不算太强悍,无非是七瓣紫莲的实力。但是这三位交游广阔,算得上朋友满天下,你当真招惹了他们,可就有无数麻烦会找上门来。

    而且太玄真一道祖和太乙真武都跟青丘家的交情很不错,太乙真武身边的首席行军参谋就是青丘家的一只小狐狸,多少年来为太乙真武出谋划策立下了无数功劳。青丘家的这三位老祖出面来分好处,他们还真拉不下脸来说什么凶言恶语。

    长笑了一声,太玄真一道祖和太乙真武同时站起身来,向青丘家三位老祖稽首还了一礼:“贤昆仲大驾光临,还有什么说的?这也是三位的一份机缘,有好处,自然有三位一份。”

    太皓妙一面色阴沉的蹲在一旁没吭声,翁则是七窍生烟的跳了起来,指着青丘好人厉声喝道:“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丘好人,你们的地盘可不在这里,你们怎么知道消息的?你们,你们,你们这群狐狸的鼻也太灵敏了吧?那里有好处就往那里钻啊!”

    青丘好人很委屈的看着翁:“翁道友这话说得,天下人都知道,我青丘家的族人,最喜欢满天下的乱窜。我们兄弟三个出门在外都已经十几万年没回去了,侥幸在这里碰到,有什么稀奇的?”

    有什么稀奇的?翁气得肚皮都要爆炸了。

    偌大的仙界,自上而下,按照仙庭划分的行政单位,就有仙国、仙洲、仙郡、仙州、仙府五等。仙庭正式册封的仙国就有一万两千百十个,每一个仙国下方都有数百至数千不等的仙洲,每一个仙洲都下辖过千仙郡,每一个仙郡都统辖上千仙州,每一个仙州则是掌控了数百至千多个仙府不等。

    而玄天府这样最荒僻贫瘠的仙符,都统治了十万多个修士星球,附带的洞天福地无数。

    除开仙庭正式册封的官方行政单位,仙界还有无数大小势力也拥有自己**的仙域。比如说太玄真一道祖创立的无上真妙宫,他的门人弟掌控的仙域就相当于近百个仙国拥有的全部地盘。

    如此广袤巨大的仙界,青丘家的兄弟三个居然就这么凑巧,这么整齐的同时来到了两仪星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把他翁当傻忽么?

    “嘿,嘿嘿,侥幸?真个是侥幸?”翁的眸里凶光闪烁。他已经气得快要发作了。

    辛辛苦苦谋划了数千年的事情,被殷血歌一嗓捅到了太玄真一道祖和太乙真武那里,被逼着分出一杯羹,这已经让翁愤怒欲狂了。但是现在,青丘家的三只狐狸居然也凑了上来,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是在翁伤痕累累的心上面又狠狠的捅了三刀啊。

    鸿蒙道宫内就算有天大的宝藏。就算有数十件对他们大罗道祖有用的宝物,四个人分分也就算了,翁还能勉强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是现在又来了三个分桃的!

    “你们,你们……”翁周身煞气奔涌,他眉心一点精光闪烁,无铸杀意瞬间笼罩了青丘好人兄弟三个。翁已经有了一不做二不休的危险想法。他是瓣紫莲的修为,实力上稳稳压制了青丘三兄弟七瓣紫莲的力量,加上太皓妙一在一旁辅助,击杀青丘兄弟三个有困难,但是重创甚至禁锢他们,是很有把握的。

    就在翁想要直接出手的时候,一声轻鸣遥遥传来。虚空突然凭空多了一轮太阳。

    炽热如阳、赤红如血的一团红光直径超过百万里,一条高大魁伟、面容俊朗的年男在数百名披甲持戈之士的簇拥下从那一团红光大步走了出来。这年男头戴龙冠、身披莽龙袍,做世俗间帝王装束,通体热气逼人,所过之处虚空都有一种被融化的异象显露。

    青丘好人眉开眼笑的向那年男拱了拱手:“哈哈哈,太阳真君,真凑巧啊?你也来这里游山玩水?”

    面容威严,周身帝皇之气四溢的太阳真君缓缓点了点头。他沉声说道:“听说两仪星风景不错,所以特意呼朋唤友,来这里好生的游玩几天。”

    翁等几位道祖同时向一层的两仪星望了过去。

    上次神人肆虐,万蛊教彻底覆灭,琼雪崖已经搬走,两仪星的所有大小陆块被毁得一塌糊涂,此刻两仪星根本就是火山肆虐、地震频繁的鬼蜮。这样的地方,你来游山玩水?你听说这里的风景不错?你哄鬼吧?

    但是翁的脑里一根筋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惊叫道:“太阳真君,你说什么?你呼朋唤友?”

    太阳真君森严的向翁瞪了一眼。冷笑道:“没错,本尊招呼了一群老朋友来这里玩玩,你有意见?翁,难不成两仪星是你家私产?如果是,本尊拍拍屁股就走,如果不是,给本尊闭嘴。”

    翁的满头长发一根根竖起,他身周的虚空骤然坍塌,一股可怕的仙力波动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他指着太阳真君厉声喝道:“太阳真君,你当本道祖怕你不成?”

    太阳真君沉吟了片刻,他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瓣紫莲的修为,比我还略微雄厚一筹。但是真要打起来,我乃太阳真火纯阳道体之躯,以肉身成圣入道,你打不过我。而且,我说了,我招呼了一群老朋友过来。”

    青丘好人兄弟三个在一旁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他们喜笑颜开的站在太阳真君的身后,太阳真君高大魁梧的身板儿,给他们兄弟三个一种很特殊的安全感。

    青丘一家么,狐狸的天性是改不了的。让他们正面和人对战,他们没那个兴趣。但是扇阴风、点鬼火,撺掇是非的话,他们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手,整个仙界就没有比得上他们的。有太阳真君顶在前面,翁敢真的翻脸,三头老狐狸就敢让他好看。

    翁还没从太阳真君那一句话当回过神来,高空点点冰晶飘然落下,数百名身穿白衣的美丽仙女用素白丝绦拉着一辆飞辇,冉冉从高空轻盈落下。

    一个身材修长,竟然比太阳真君都要高出半头的白衣女仙身形一晃,从飞辇走了出来。她笑着向众人欠身行了一礼,柔声说道:“今天是什么好日?诸位道友尽聚于此?看来太阳真君说得没错,这两仪星的风光果然独特,引得诸位道友都来了。”

    翁无力的哼哼了起来:“太阴**,你,你,你也来凑热闹?”

    太阳真君的道行比起翁还略浅了一等,但是太阴**可比翁还要强出了一筹。而且太阴**修炼的神通仙术,隐隐克制了翁压箱底的那件大罗道器,翁敢对阳真君放肆,在太阴**面前,他可是不敢嚣张的。

    可是这还没完,高空或者清气缭绕,或者紫霞升腾,或者祥光瑞气笼罩万里,或者七彩光虹席卷而来,短短一个多时辰的功夫,五十几位在仙界有名有姓的大罗道祖同时以‘应太阳真君邀请坐而论道’的借口,纷纷赶到了现场。

    翁和太皓妙一已经犹如木雕泥胎一样傻在了当场。

    反而是青丘好人反客为主,他无比熟络的和众多大罗老祖打着哈哈,用最快的速度将进入鸿蒙道宫寻幽探胜的章法给制定了下来。

    太玄真一道祖和太乙真武笑盈盈的也参与其,迅速的将一应章程敲定。

    至于说发现了鸿蒙道宫存在的翁么……翁是谁?华宗很了不起么?抢了他的好处,他还敢挑刺不成?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