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路深入(德国赢球第三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路深入(德国赢球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无边的银色竹海,一条小道蜿蜒向前。

    殷血歌骑在小黑背上,无数条头发丝般细小,带着浓烈庚金气息的电光从庚金神竹的枝干和片上喷射而出,向着小黑的身体劈了下去。换成小黑单独在这里,他已经被劈成了一团碎肉,然后碎肉都已经被劈成了一团青烟。

    但是殷血歌骑在他背上,所有雷光刚刚靠近,就被贪婪的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吞得干干净净。淡紫色的雷气从吃得酣畅淋漓的水火风雷袍上喷出,不断注入殷血歌的仙魂,帮助他领悟雷霆的天道法则。

    刚刚想要击杀殷血歌的华宗金仙,他正悬浮在殷血歌的面前。他浑身变得通红,正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可怜的老头儿已经转化成了一尊血海鬼君,他的自我意识都已经被对殷血歌的绝对忠诚而取代,变成了殷血歌死心塌地的打手头目。

    这些华宗的门人,他们的确是错估了殷血歌的实力。他们亲眼目睹殷血歌度过雷劫成就地仙正果,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这个地仙修炼的功法是如此的诡异,居然拥有斩杀金仙的威力。

    变成了血海鬼君的金仙乖乖的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其也包括了翁对太皓宗太皓妙一道祖的某些许诺。比如说两位道祖最初的计划就是,太皓宗和华宗联手,独占圊云州,独占鸿蒙道宫的所有好处。

    这是翁在天刑仙君大败亏输,就连天刑仙君自己都成了殷血歌血海一员后,紧急制定的计划。翁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当他发现自己无法吃独食,无法独自掌控圊云州后,他就立刻勾结太皓宗的太皓妙一,两人平分鸿蒙道宫的好处。

    但是翁也没想到,殷血歌居然一封信函过去,将太玄真一和太乙真武这两位给勾搭了过来。

    太玄真一道祖在当今的仙界资格最老。资历最深,甚至据传他曾经参加过上一次的鸿蒙战争。他的门人故旧众多,门下仅仅大罗金仙就超过了两位数,是仙界顶级的巨擘。

    而太乙真武的资历虽然没有太玄真一道祖这么古老,可是太乙真武在仙庭战部大元帅的位置上已经坐了无数年,经历了数十任仙帝的更替他的位置一直稳如泰山。仙庭五大战部,太乙真武也不知道有多少铁杆心腹安插其。他实实在在掌握了仙界最恐怖的一支军队。

    这样的人物,岂是一个华宗能招惹的?把华宗和太皓宗拼凑在一起,两位道祖联手,大致上勉强能够和太乙真武抗衡一二。

    所以才有了眼下如此古怪的,探索鸿蒙道宫的步骤。

    按照翁刚开始的意见,是让他和太皓妙一道祖联手。先踏入鸿蒙道宫三个月,然后太玄真一道祖以及太乙真武再联手进去。三个月的时间,在翁看来,其实还弥补不了他的损失。

    但是在太玄真一道祖的武力威吓下,翁委委屈屈的答应了别的条件,那就是华宗的门人弟先进入鸿蒙道宫一个月作为华宗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盘算的补偿,而其他三方势力的门人在一个月后进入。等四方门人搜刮一年之后。四位道祖联手进入道宫寻幽探秘。

    鸿蒙道宫何等所在,这些普通的门人弟,他们最多捡一点破烂,在外围搜刮一点微不足道的好处。但是鸿蒙道宫的核心机密,这些普通门人是根本别想沾染丝毫的。

    真正有资格在鸿蒙道宫捞取根本利益的,只有四位道祖。但是四位道祖同时进入的话,就等于翁数千年的谋算全部落了空,他根本就没有占到半点儿便宜。平白为人做了嫁衣。

    “翁,很可怜啊。”殷血歌耸耸肩膀,将那鬼君丢回了血海。

    他咬着牙在冷笑,谁让崇元那蠢货没事来招惹自己的?如果不是崇元仗着华宗的势力步步紧逼的话,说不定翁其实有机会独占这一方道宫的。

    毕竟按照殷血歌和第一至尊的约定,等殷血歌突破成为地仙后,第一至尊就会带着殷血歌去拜师学艺。到时候他自然会离开玄天府令的位置。以殷血歌修炼的速度,就算没有那一颗功德龙神果,最多十年功夫他就能突破成为地仙。

    崇元只要等上十年,就能顺利的收服玄天府。这是多顺利的事情?偌大的圊云州,他还有三成的仙府没有掌握在手呢,他何必这么着急的和殷血歌为难呢?

    “自作自受。”耸耸肩膀,殷血歌不无得意的笑了起来。

    顺着竹海的小道向前行走了许久,大概向前走了千多里,茫茫竹海终于消失,前方是一片参天古松,松林淡淡的雾气缠绕,在松林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的尸骸。

    好些识海已经骨肉成泥,漫长岁月的侵蚀是极其可怕的。但是松林还有一些尸骸保持着生前的模样。这就起码是高阶金仙以上实力的存在,也只有高阶金仙的仙体,才可能熬过如此漫长的岁月长河,从太古时期保留到现在。

    拍了拍小黑的脑袋,殷血歌让他转进了松林。

    小黑兴奋的打着响鼻,快活的向松林奔了过去。他终于离开了那一片该死的银色竹,他终于看到了除了竹之外的其他东西。自从他诞生后,他就被困在竹海动弹不得,眼下他终于脱离了困境,以后广大天地就任凭他驰骋纵横了。

    松林满地狼藉,一眼望去,起码有数十万尸骸分散四处。

    其保持完好的尸骸就有三成以上,这里陨落的高阶金仙居然就有近十万人之众。他们身上的袍服都是一般儿模样,清一色的淡紫色道袍,袖口用五彩丝线绣了一朵巴掌大小的五彩莲花。

    而其他那些已经化为泥土的尸骸附近留下的道袍,则是青色材质,袖口同样绣了一朵五彩莲花。这些道袍都是上品的仙器,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摧残其的仙阵禁制没有被破坏,道袍本体依旧保持完好。

    反而是他们的主人,长生逍遥的仙人们,如今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亿万年的苦修全成了泡影。

    看着松林残酷狼藉的一幕,殷血歌长叹了一声,从小黑的背上跳下来,他向着这满松林的数十万前辈仙人的遗骸深深的鞠躬行了一礼,然后大袖一挥,数十万件道袍纷纷飞起。这里面有大概两成的道袍依旧完好无损,其他的道袍内部仙阵禁制被破坏了一部分。但是依旧可以使用。

    如今殷血歌门人弟众多,血海神教到底有多少门人,他自己都有点弄不清楚。这些道袍品质最差的都是上品的地仙器,拿回去洗刷干净了赐给门人装点门面,省去了他多少工夫?

    唯独可惜的就是,除了这些道袍外。松林内只留下了无数仙器的碎片。这些死在松林的道人使用的攻击性仙器,全部都在战斗损毁了。满地都是精光四射的断剑残刀,这些残破的刀剑碎片也都被他收了起来,怎么说这些碎片的材质都极其不错,可以用大禁宝箓回收使用。

    “诸位前辈,莫怪莫怪。”殷血歌向那些依旧保持了生前模样的金仙尸骸再次躬身行了一礼:“拿走诸位遗物,诸位也是用不上了。小不算冒犯。诸位的仙身,小就做主,让诸位入土为安吧。”

    身体一晃,殷血歌张开嘴喷出血海,无数鬼君、鬼将、鬼卒蜂拥而出,他们在松林一阵全力施为,短短一刻钟内就在松林挖掘出了整整齐齐十几万个土坑。他们卷起那些金仙的尸身,将他们整整齐齐的放进了土坑。堆起十几万个坟茔。

    松林除开这些战死的仙人,还有大批头生三支尖角的狰狞魔物。殷血歌对这些魔物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态度,他扒光了这些魔物身上的甲胄,然后调动血海鬼卒,直接将他们的尸体丢进了那一片庚金神竹。

    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响起,被丢进竹海的魔物尸体被无数道电光笼罩。这些魔物的实体逐渐被雷光炼化,渐渐地化为一片飞灰飘散。而殷血歌的血海鬼卒有数十个不小心靠近了竹海。同样被那庚金神竹喷出神雷狠狠的轰了一记。

    殷血歌不由得点了点头,看来这庚金神竹对任何魔物、鬼物都有极强的杀伤力。他的血海鬼卒介于生灵和恶鬼之间,自然也是庚金神竹攻击的对象。

    收拾好了松林的尸骸,殷血歌面前有数十万枚大大小小的乾坤仙戒悬浮着。他用仙识逐一探入这些仙戒。最终的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这些仙人或许经过连番大战,身上储存的各种物资已经损耗了无数。

    数十万枚乾坤仙戒,就连仙丹都没留下几瓶,其他的仙符和仙器之类更是一件都没留下。除开数百万块用来恢复仙力的地仙石和天仙石,殷血歌等于是没有任何收获。

    而且就算是这些地仙石和天仙石也都是光芒黯淡,很显然已经被那些仙人抽取了其大半的仙灵之气。

    虽然收获不丰,但是这数十万枚乾坤仙戒也是一笔不菲的财富了。这一批仙戒的容量有大有小,小的只有几个房间那般大,大的足以装下一颗小行星,拿来赏赐给血海神教的那些血妖,也是一件顶好的事情。

    站在松林发了一阵呆,爬上小黑的背,殷血歌一人一骑顺着林间小道继续向前。

    这一次向前行走了没有多远,松林就能见到大量错落有致的屋舍。这些屋舍或者是两层三层的小楼,或者是单层的四方宫殿。大半屋舍都被摧毁,或者被烧成了灰烬,只有小部分保持了完好。

    殷血歌进去那些屋舍寻找了一番,结果并没有找到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这些屋舍看他们的陈设布置,两层三层的小楼,应该是低辈门人弟居住的地方。而那些单层的四方宫殿,应该是平日里师长向门人弟讲经论道的所在。对比起来,那一片竹海的单独宫殿,想必就是门长辈和厉害的仙人清修的居所。

    在这些屋舍,殷血歌也发现了大量的尸骸。

    好些身穿道袍的少年、青年被人用暴力击杀,恐怖的力量震碎了他们的身体,更有黑色的冰块覆盖住了他们的残骸,所以他们狰狞的尸身才能保留了这么多年。当殷血歌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依旧是当年被击杀的那一瞬间的模样。

    对于这些残破得近乎肉酱的尸骸,殷血歌没有去触动,他唯恐自己稍微一动,这些尸骸就会变得更加的狼藉不堪,这样反而是对死者不敬了。

    所以他一路走了过去,而一路上,到处都可以见到头上生了尖角的魔物尸体。而且他们的头上尖角从三支。也逐渐有了支、支不等的魔物。那些三角魔物基本上只剩下了黑漆漆的骨架留存,而角的魔物骨架上还会存留一些皮肉,角的魔物识海就基本上保持完好了。

    殷血歌曾经好奇的抓起了一具角魔物的尸体,用力的一拳轰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尝试的结果是他的拳头在对方的头颅上炸得粉碎,而对方的头颅没有损毁丝毫。而角魔物的骨骼他能勉强打断,三角魔物的骨骼强度就比他稍微弱了一等。

    很显然。这些魔物头上的角越多,他们的实力就越强。这些角魔物生前的修为,应该达到了金仙境的水准。而天地间的一应魔物,只要是有**的,他们的**强度都会比仙人强悍许多。殷血歌如今的**强度赶不上角魔物的身躯,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这些魔物的尸体他没有多做理会,但是魔物身上的那些残破的甲胄。都被他扒了下来。

    一路上他碰到的魔物尸体也有数十万之多,同时他也碰到了数十尊演化为僵尸,身体还能动弹的魔物。但是化为僵尸后,这些魔物的实力反而变得极其脆弱,殷血歌随意一剑就将他们击杀,从他们的头颅,殷血歌找到了好多颗拳头大小的黑色珠。

    他也不知道这些珠有什么用,但是感受到其精纯的阴气和庞大的生命能量。他还是将这些不知名的黑色宝珠收藏了起来。

    一路走去,一路向着鸿蒙道宫的深处前进,终于他前方豁然开朗,一座长款百里的巨型广场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条宽有百丈的大道直通广场入口,原本大道上应该有座牌坊,但是现在这些牌坊都已经被打碎在地,就连牌坊上的字迹都看不清了。

    小黑缓步向前行走着。带着殷血歌来到了广场入口处。

    入眼所见,一片密密麻麻的尸体堆砌在一起。长宽百里的广场上各种稀奇古怪的尸身何止百万,小黑就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里的尸体堆起了厚厚的一层。最厚的地方足足有百多丈高。

    广场四周都有烟云弥漫,这些烟云让外面的人看不清广场的情况。如果不是这一层烟云障眼,殷血歌隔着老远就应该看到这一片数量惊人的尸山。

    在这混杂在一团的尸山,七成以上的尸骸身穿袖口绣了五彩莲花的道袍,剩下的三成就是头上生角的魔物,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生得殷血歌都不认识的古怪生灵。

    让殷血歌震惊的是,在广场的另外一端,通往一座恢弘宫殿的入口处,十几条散发出凛冽龙威的巨龙尸体正僵硬的趴在高高的台阶上。这些巨龙体长十几里,周身金光闪烁,腹下五爪寒气逼人,分明是巨龙一族最为尊贵的五爪金龙皇族血脉。

    这些五爪金龙一出生就有天仙巅峰的修为,成年后就妥妥当当的踏入金仙境界。看眼前这十几条巨龙尸身散发出的强烈龙威,他们的实力可不仅仅是金仙。尤其正一条体长将近三十里,头颅被一刀砍掉的金龙,他的气息比外界的四位道祖还要强横一截。

    这条金龙,怕是已经超出了大罗金仙的境界,踏足了另外一个不可测的层次。

    但是他就这样倒在地上,巨大的头颅飞出了数十里地,正好似一座小山般躺在广场的角落里。

    这是一场多么惊心动魄的血战,这么多修为精深的仙人,这么多强横的巨龙,他们居然全部战死在这里。上古之时,这座道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殷血歌坐在小黑的背上,正呆呆的看着这座广场出神,突然间数十道破空声远远袭来。

    他回头一看,就看到十几名华宗的门人连同二十几个太皓宗的仙人就在后面十几里的地方。他们当好些人身上都带着斑斑血迹,脸色看上去也有一点憔悴,显然他们在这道宫碰到了未知的危险。

    殷血歌眉头一皱,他当即化身一道血影,迅速的向那十几条巨龙的尸体冲了过去。

    龙鳞、龙角、龙筋、龙骨,都是最好的炼制高阶仙器的材料,尤其是这些巨龙都是大罗境以上的存在,用他们的实体做材料,完全可以炼制出大罗道器来,他怎么可能让这些巨龙的尸体落在旁人手?

    巨龙并非人类,殷血歌对于残损他们的尸身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但是他刚刚踏足广场,一股巨大的压力当头袭来,殷血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好嘛,这个广场居然也有禁空禁制,到了这个广场就只能步行,想要飞遁却是不可能。

    无奈的殷血歌只能向前飞奔,而后面的数十名仙人已经冲到了广场边缘,他们同样一眼看到了那些巨龙的尸体。一名华宗的金仙当即厉声叫道:“宰了这小,这是上古龙神尸身,一片龙鳞都价值连城。”

    数十道剑光铿锵出鞘,狠狠向殷血歌的后心劈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