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章 谁的道理(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章 谁的道理(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干!”

    黑麒麟的速度极快,他脚下踏着四团火光,一个腾身就到了殷血歌面前。身上覆盖着厚厚鳞甲的黑麒麟低沉的咆哮着,举起一只爪就朝殷血歌当头拍下。

    殷血歌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么一头怪物。麒麟乃走兽之尊,是仙界的瑞兽,但是眼前这头黑麒麟通体鳞甲漆黑,浑身黑气缠绕,双眸更是通红一片,分明是一头魔物,哪里有仙家瑞兽应有的那种威严神圣的韵味?

    看着当头拍下来的那巨大的麒麟爪,殷血歌当头一拳就迎了上去。

    硬碰硬,谁怕谁?

    眉心颅骨上那一朵白莲闪烁着淡淡幽光,殷血歌的拳头击穿了空气,带起大片气爆,重重的和麒麟的爪撞在了一起。就听得一声巨响,殷血歌的拳头和黑麒麟的爪同时折断!

    这黑麒麟的力量极大,他的**也极其坚固,足以和现在的殷血歌相抗甚至还隐隐有所超出。毕竟麒麟一种乃真正的神兽血脉,天生体格就和巨龙一般,远比仙人要强横得多。殷血歌虽然**强度也足以列入‘怪胎’的行列,但是和这黑麒麟还是有一线之差。

    他的指骨和小臂骨骼断成了十几节,剧痛钻心,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涌来,震得他向后连连倒退。但是他断裂的骨骼迅速的化为一团血水,随后一片血光闪烁,血水重新凝成了骨骼,他的断骨之伤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完全愈合。

    倒是那头黑麒麟的右前爪断裂,断骨从肢体内钻了出来,漆黑如墨的血水四溅,痛得这头黑麒麟仰天怒啸,头上的一对儿黑色长角突然迸射出一道刺目的电光劈在了殷血歌身上。

    这是比殷血歌度过的阴阳造化雷劫还要强出数倍的雷击,正在踉跄后退的殷血歌闷哼一声,当即被那雷光打了一个正着。但是还不等雷霆之力对他造成任何伤害,裹住他仙魂的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上一点儿灵光闪烁。碗口粗细十几丈长的雷光就好似流水一样被他抽走。

    水火风雷袍向殷血歌传来一道无比满足的意念,他催促殷血歌多给他一点雷劲让他恢复。

    殷血歌呆了呆,然后他笑着向那黑麒麟勾了勾手指:“畜生,你的腿被我打断了,还有别的招么?”

    黑麒麟瞪大了通红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殷血歌。那一道黑色雷光是他天生的本命神通,威力巨大。更有特殊的破防能力。被殷血歌击杀的那两个华宗的道人,就是被他用黑雷击破了几件护身的仙器后,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狼狈逃窜。

    但是他的雷光居然对殷血歌一丝儿伤害都没有?

    不信邪的黑麒麟站在殷血歌面前十几丈的地方,咬牙切齿的催动法力,一道道黑色雷霆化为一片黑色的雷网,劈头盖脸的向着殷血歌砸了下来。刺耳的雷霆爆炸声震得四周的竹林都震荡起来。但是所有的雷霆一靠近殷血歌的身体就好似倒进沙漠的水一样被吸得干干净净。

    水火风雷袍不断的吞噬命殷血歌的雷光,雷霆流过殷血歌的身体,给他带来了痒酥酥的刺挠感。他双手插在腰间,兴奋的看着那头咬牙发狠的黑麒麟‘哈哈’大笑。

    这件先天灵宝级的大罗道器果然有鬼神莫测之功,殷血歌此刻俨然对雷霆攻击彻底免疫。仙界之,仙人们最常用的威力最强大的攻击手段往往就是各种仙雷,如果现在殷血歌碰到那种精修雷法的仙人。那些仙人在他面前就和一堆豆腐无异。

    狂轰滥炸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水火风雷袍满足的抖动着,一丝丝紫色的雷气不断涌入殷血歌的仙魂,他对雷霆的领悟又加强了几分。与此同时,在殷血歌血海上的雷云,也凭空多了几丝雷光气息,这是水火风雷袍掌握的雷霆法则在他血海上投射的倒影。

    黑麒麟气喘吁吁的停下了手,他吐着长长的舌头。歪着脑袋向殷血歌看了半天,一对儿血色的大眼睛骤然瞪得老大。被他用本命雷霆轰击了这么久,殷血歌这个在他看来气息微弱的小家伙,居然一点儿伤势都没有?

    仰天怒啸了一声,这头黑麒麟身体一扭,张开嘴就是一道黑色的火焰喷薄而出。黑漆漆的火焰带着可怕的高温笼罩了整个空地,殷血歌的身体就是这一片火海的核心。足以熔金化铁的黑色火焰附着在他身上,疯狂的灼烧着他。

    水火风雷袍兴奋得连连颤抖,一道红光从袍里喷出,迅速的蔓延了殷血歌全身。外界的黑色火海被这一片淡淡的红光急速抽走。空地上的温度足以将天仙都炼成一片灰烬,但是殷血歌身边三尺内却是一片阴凉,丝毫火气都感受不到。

    可怜的黑麒麟吐着粗气,将内丹储存的滔天火海全部喷了出来,这一片大火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最后黑麒麟整个瘫痪在地上,只有鼻孔内还有几点火星喷出。他已经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再也喷不出半点儿火焰来。

    但是四周火焰迅速的向殷血歌的身体流了过去,在黑麒麟惊恐的目光,殷血歌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正带着古怪的笑容看着这头口吐白沫的黑麒麟。

    “没别的法了?嘿,你的修为大概相当于五品天仙,啧啧,在麒麟一族,你大概还没成年吧?”殷血歌慢的走到了黑麒麟的身边,重重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脑袋上:“嗯,你几岁了?为什么你浑身鳞甲都是黑色的?”

    黑麒麟咬着牙没吭声,他的眸里闪烁着疯狂的怒火,完好的三只爪狠狠的向着殷血歌抓了过来。但是殷血歌任凭他在自己身上乱抓乱撕,握紧了拳头对着黑麒麟就是一通暴打。

    沉闷的打击声和骨肉碎裂声不绝于耳。殷血歌的身上被撕扯出了无数条血口,黑麒麟的爪锋利无比,他的力气也是极大,殷血歌如今的身体也抵挡不住他的攻击。

    但是让黑麒麟绝望的就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的攻击殷血歌,他身上的伤口最多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急速愈合。血海浮屠经带给了殷血歌恐怖的血神不灭体,这点皮外伤对他而言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但是殷血歌的拳头沉重无比,每一拳都打得黑麒麟痛不欲生。狂暴、霸道的拳劲直透墨麒麟的五脏腑。震得他的内脏都要变成了肉泥。可怜的黑麒麟张开嘴疯狂的咆哮着,最后疯狂的红色眼睛内,居然有大串大串的眼泪水喷了出来。

    这头黑麒麟的野性和魔性依旧没有消散,但是剧痛攻心,他的身体自发的流出了泪水,这却不是他能控制的。他疯狂的挣扎着,想要用牙齿攻击殷血歌的要害。但是他的挣扎只是换来了殷血歌更加恐怖的殴打。

    到了最后,殷血歌将刚刚凝结成型的血海金砖抽了出来,双手握住了金砖的两个棱角,对着黑麒麟就是一通猛砸。这块金砖比一万座大山还要沉重,加上殷血歌恐怖的神力,直打得黑麒麟血肉横飞。打得他七窍喷血,浑身骨骼都断裂了大半。

    “认,认输。”黑麒麟忍不住那等剧痛,他知道自己今天碰到了真正心狠手辣的主儿,他干脆的趴在了地上,很光棍的用额头贴住了地面:“我认输,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

    殷血歌一通狂砸。以他的体力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听到黑麒麟认输的声音,他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狠狠的踹了这黑麒麟一脚,他冷声喝道:“分出一丝魂魄由我掌控,张开你的魂魄,让我留下元神烙印。快,不然的话我今天的晚饭就是烤麒麟肉。”

    黑麒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眉心一个小小的光团飘了出来,被殷血歌一把抓在了手。然后丢进了丹田血海禁锢了起来。随后殷血歌一缕仙识轰入了黑麒麟的识海,一缕淡淡的血气从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飘出,在黑麒麟的魂魄留下了足以控制他生死的烙印。

    “小参见主人。”黑麒麟有气无力的哼哼着,懒洋洋的摇了摇尾巴。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个药瓶,一爪拍碎后,将里面的五颗血色仙丹吞进了嘴里。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黑麒麟身上的外伤就已经痊愈。他懒懒的站起身来,有点献媚的向殷血歌点了点头,用粗大的角蹭了蹭殷血歌的身体。

    “回答我的问题,你今年几岁了?为什么是黑色的?”

    麒麟一族种族繁多。水麒麟、火麒麟等等应有尽有,但是黑色的魔麒麟只在幽冥界出产,在这仙界的鸿蒙道宫,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头通体漆黑散发出浓郁魔气的麒麟?

    黑麒麟无奈的吐了吐粗大的舌头,有气无力的哼哼着:“我出生了多少年?不知道,反正我从蛋里面钻出来的时候,周围什么人都没有,这里也没有日夜变化,我也不知道怎么计算时间。”

    爪划了划地面,黑麒麟歪着脑袋嘀咕道:“至于我为什么是黑色的?我生下来就是黑色的,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是黑色的?但是我脑里有我长辈留下来的记忆,我应该是一头火麒麟,我应该是浑身通红的,为什么我会变成黑色?你告诉我啊?”

    从蛋里面孵出来的时候就是黑色的?

    殷血歌若有所思的看着黑麒麟,用力的拍了拍坚硬的额头:“或许,你在蛋里面的时候,就被魔气污染了。嗯,好吧,追究这些东西没什么意义,以后你就叫做小……小黑?好吧,名字没什么意义,你浑身乌漆墨黑的,以后就叫小黑了。”

    黑麒麟很显然对名字也没什么概念,殷血歌起名字的本领也极其糟糕,但是‘小黑’这个名字,他们两人都能接受,所以他以后就是小黑了。

    殷血歌和小黑交流了一阵,这才明白,小黑在这平地上已经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这空地四周都是先天庚金神竹,天生有庚金破魔神雷的神通。小黑只要敢于靠近竹林,立刻就是漫天雷光劈下来,这四周竹海无边无际,亿万条神竹的神雷混杂在一起,就算是金仙都要被劈得粉身碎骨。

    所以自从出生以来,小黑就没有离开过这块空地。

    前一阵。两个华宗的道人很倒霉的闯到了这里来,有着强烈领地意识的小黑当即冲了上去,一通撕扯雷劈,打得两个道人狼狈逃窜。

    “看不出,你还挺厉害的。”殷血歌拍打着小黑的脑袋,掏出了一颗恢复元气的仙丹丢进了他的嘴里。

    这一块空地是小黑的老家,四周的那几座竹舍已经被小黑搜刮得干干净净。殷血歌根本没有再次进去的意义了。就在殷血歌正要带着小黑离开的时候,几条人影突然从空地另外一端的小道走了出来。

    同样是道装打扮,袍袖上纹出了云雾飘渺的仙山图案,眼前的五个道人,分明也是华宗的门人。

    但是这些华宗的弟实力差距极大,最弱的一个不过是金丹境的修为。正恭恭敬敬的跟在最后面。最强的,走在最前方的一个白发道人,却足足有金仙一品的强横实力。除开他之外,剩下的三人有两位天仙,一位地仙,而那地仙也是有着地仙八品的修为。

    猛不丁的看到了殷血歌,那白发金仙当即放声大笑:“哈哈哈。殷血歌,殷府令?这是我们的运气来了。老祖有命,如果能够在道宫击杀你,算大功一件。这真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投进来。”

    不等殷血歌回话,这白发金仙又贪婪的向小黑望了过来:“居然还有一头麒麟仙兽?妙不可言,真正是妙不可言。哈哈哈,贫道正缺少一头代步的脚力。你就乖乖的跟贫道走吧。”

    殷血歌呆了呆,他向那白发金仙叹道:“翁道祖不是已经应诺了太玄真一道祖,不再找我的麻烦么?”

    白发金仙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带着几个同门迅速的赶到了殷血歌身边,将他团团围了起来。他指着殷血歌笑道:“老祖的确是承诺,他不找你的麻烦。所以老祖是绝对不会动你一根头发的。但是你殷血歌主动向本门弟挑衅,我们一番争斗。失手杀了你,就算是太玄真一道祖,也不能说我们的不对。”

    殷血歌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他指着那白发金仙笑道:“原来是这个道理。也就是说。翁不会亲自出手,但是他可以支使你们来找我的麻烦?哈,你们的翁老祖,可真正是心胸宽阔。”

    白发金仙咬着牙冷笑连连,他冷声道:“不要说本门老祖,就是我们这些门人弟,谁不恨死了你?本来是我华宗独享的好处,此刻却要和你们分润。虽然我们提前一个月进来这里,但是一个月的时间,偌大的鸿蒙道宫,我们又能得到多少好处?”

    “恨,恨哪。”另外一名华宗天仙仰天长叹:“若是这鸿蒙道宫被本门独自掌控,或许我华宗亿万年后,就能成为仙界第一大势力,本门老祖,就是下一位鸿蒙道尊。奈何如此好事,居然坏在了你手。”

    “我华宗上上下下亿万门人,无不恨你入骨,恨不得将你敲骨吸髓、抽筋扒皮。”又一位华宗天仙恶狠狠的盯着殷血歌:“殷血歌,你仗着身边有几个金仙护卫,仗着那座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阻我华宗大计,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是你唯一的下场。”

    静静的看着这些穷凶极恶的华宗门人,殷血歌冷声道:“你们华宗的大计,就是要逼我从玄天府令的位置上主动辞职,就是要对我赶尽杀绝,就是要屠戮我所有的亲朋好友?”

    白发金仙淡然一笑,他看着殷血歌轻声说道:“不错,为了本门大计,你们这些蝼蚁的死活,有什么关系?的确,你为仙庭收复玄天府立下了大功,你破坏了神人的谋划,积攒的功劳足以让你出任玄天府令一职。但是那又怎么样?玄天府令,关系着本门大计,我们要你滚,你就得滚。”

    “既然你仗着有几分底气,有几个金仙护卫,就敢阻挠本门大计,那么你就该死。”

    “不仅你该死,你身边的所有人,玄天府的所有修士仙人,圊云州所有拦住我们道路的修士仙人,都该死。尔等不过蝼蚁,随手杀之即可。”白发金仙理直气壮的看着殷血歌:“这就是我们的道,这就是我们的理,哪怕你有你所谓的‘道理’,但是在我们华宗的‘道’,我们华宗的‘理’面前,你就该死。”

    殷血歌喜笑颜开的看着这些不讲理的华宗门人,他笑着点头道:“这样么?那我杀你们的时候,就不会有任何的愧疚之心了。”

    几个华宗仙人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他们同时笑了起来:“你,杀我们?哈哈哈,你的护卫不在身边,你也敢说想要杀了我们?”

    滚滚血海从殷血歌嘴里喷出,无数鬼君、鬼将、鬼卒呼啸着冲了出来。

    殷血歌看着脸色惨变的一众华宗门人,淡淡的说道:“阻我道路,一拳打死,今天,我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道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