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小小收获(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四十九章 小小收获(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闯入大殿的殷血歌被那怒目瞠视的虬髯大汉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大汉就这么跪坐在蒲团上,做出受到惊吓一跃而起的动作,就这么保持了无数个岁月。但是他周身没有半点儿气息泄露,很显然,他已经是一个死人。

    殷血歌小心的向那大汉走了过去,绕着他转了两圈,然后伸手戳了戳他的脑门。

    ‘啪’的一下,大汉眉心塌陷了下去。殷血歌的心一沉,手指急速收了回来。这大汉的身体里面,居然是空的。跪坐在蒲团上的他,居然只剩下了一张薄薄的皮肤,他身体内的所有精血骨肉,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眉心皮肤破裂留下的黑漆漆的窟窿,殷血歌只觉背后有一股寒气涌了上来。

    ‘啪啪’声不绝于耳,好似殷血歌的这一指头破坏了大汉皮肤的平衡,他的身体迅速崩解成无数细小的微粒,很快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点痕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大汉身上的道袍软绵绵的堆在了蒲团上,虽然已经过去了无数年,但是这一套道袍依旧光芒熠熠。

    血海灵宝大禁宝箓施展开来,一团血炎裹住道袍剧烈的焚烧着。但是和前面捡到的那些飞剑和长枪碎片一样,任凭殷血歌如何施为,这套道袍依旧是纹丝不动。

    沉默了一阵,殷血歌将这套通体呈淡紫色,边缘处有银丝勾勒,造型古朴大方的道袍抓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抖了抖。大片灰尘飘散开,殷血歌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团血炎喷出,绕着这套道袍仔细的灼烧了一遍。

    和前面那些飞剑碎片、受损的长枪相比,这套道袍依旧保持完好,而且他散发出的仙力波动正平和、温和圆润,分明是一件道门至宝。虽然他的前主人用这种诡异的方式陨落。但是殷血歌对于这套道袍并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用血炎将道袍上上下下都清洗了一遍,殷血歌挤出一点本命精血滴在了道袍上。

    鲜血很快就被道袍吸了进去,道袍和他之间就有了一丝淡淡的心神联系。殷血歌将一缕仙识投入道袍,他只觉眼前一花,他突然看到了一片熠熠仙光,在这一片仙光,一共有十二万千百座整整齐齐嵌套在一起的仙阵在滚荡。放出无量仙光。

    殷血歌不由得咋舌惊叹,青丘炎炼制的地仙器,一般而言能有三五座仙阵嵌套就是很不错的极品。按照青丘炎对仙器的介绍,天仙器一般而言,能够加持一百座左右的仙阵嵌套,那就是顶级货色。而最强大的品金仙锻造的金仙器。也仅仅能加持一万座仙阵就是极限。

    而这套道袍,他内部嵌套的仙阵居然有十二万千百座之多,毫无疑问,这是一套大罗道器。

    更让殷血歌惊喜的就是,青丘炎曾经将青丘家掌握的一部分仙阵资料借给他参悟过,那些仙阵虽然并非青丘家最顶级的秘传阵法,但是在仙界也算是一流仙阵的水准。

    可是那些仙阵和这套道袍的任何一座仙阵相比。那都有着天差地远的差距。那些仙阵一般有三百十个阵法节点就算很不错了,而道袍最差劲的一座仙阵,也有一万多个阵法节点,而且仙阵造型古朴厚重,充满浓浓的玄奥之意。

    殷血歌猜测,这应该是上古道门秘传的太古阵法,和现在仙界流行的仙阵无论是风格还是威力都差别巨大。

    “好一件宝贝,这道袍的防御力度怕是惊人至极。但是有如此宝物随身,这道人居然被人击杀,而且是用那么诡异的方式。”抖了抖手上的道袍,殷血歌的仙识继续向道袍的核心区域延伸了过去。

    一道又一道信息不断从道袍流出,殷血歌明白了这件道袍的名字‘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是鸿蒙未开时,在鸿蒙虚空生长的一株先天水火风雷莲的莲被大能炼制而成。这道袍天生蕴藏了水火风雷四道天道法则。能够驾驭水火风雷之力,不仅有绝强的攻击力,更有强悍的防御力量。

    在上古时代,这件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是无数修道人梦寐以求的至宝。修道人只要穿上这件道袍,水火不侵,风雷不入,任何雷劫都无法伤损丝毫。

    俗话说水火无情,修道者最常用的攻击法术,无非是各色雷霆、真火之类,但是有这件道袍随身,水火风雷四大天道法则护体,雷霆、真火只能帮助这袍补充力量,根本无法伤害袍的主人。也就是说,穿上这件道袍后,基本上在斗法就能免疫对手的绝大部分法术攻击了。

    “好东西,真正是好东西。”殷血歌喃喃自语着,仙识继续向道袍的核心处延伸。

    防御力如此强悍的道袍,那年道人居然依旧被人击杀,看他死去的模样,想必对头是使用了某种邪恶诡异的手段,这才将他杀死。

    仙识一路深入,最终殷血歌终于发现了水火风雷袍自身孕育出的那一缕灵智。

    熠熠仙光,一朵莲花无风自动,在那里摇曳生姿。莲花下有四片莲托着他,分别是代表水的青蓝色、代表火的赤红色、代表风的淡青色、代表雷的紫金色。莲花的莲蓬上,一个生得粉嫩粉搓的孩童正有气无力的躺在上面,当他感受到殷血歌的仙识,只是微微睁开眼,向他望了一眼。

    一道清晰的意识和殷血歌的仙识碰触了一下,大量的信息涌了过来。

    这孩童就是水火风雷袍的本命灵智,但是他遭受重创,正在借助袍的本源之力恢复伤势。因为受到的伤损太重,孩童已经遗忘了过去所有,唯独剩下了掌控袍的本能。

    如今这孩童微弱到了极点,他已经吸收了殷血歌的精血,愿意奉殷血歌为主。但是他希望殷血歌能够为他提供水火风雷罡煞之气补充他的消耗,同时他也提出,以殷血歌如今的实力,全力催动水火风雷袍,怕是只能坚持一刻钟就会被吸光全部的仙力。

    “一刻钟足够了。”殷血歌不由得心头狂喜。这是大罗道器,而且是先天灵宝级的大罗道器。除非殷血歌胆大包天去和大罗道祖作对,否则一刻钟的时间,足以让他纵横无敌。

    仙识轻轻的在孩童的体内留下了一道烙印,水火风雷袍就发出低沉的水火呼啸、风雷鼓荡声,化为一片四色毫光融入了殷血歌的身体。他径直裹住了殷血歌的仙魂,然后就沉静在了那里。

    从袍内不断有水火风雷本源气机扩散开来。殷血歌的仙魂得到那气机滋养,顿时变得越发的光芒逼人。这是水火风雷袍掌控的四道天道法则的本源气息,在这些气机的滋养下,殷血歌的仙魂等于是在随时随刻的参悟四道天道法则,对他未来的修炼有无穷的好处。

    收服了这件珍贵无比的水火风雷袍,殷血歌向着地上那个年道人盘坐的道袍拜了三拜。低声念诵了一篇从一那里学来的超度经后,就将地上的那个蒲团也收了起来。

    这蒲团看起来黑漆漆的不起眼,实则是用地心寒玉心提炼的玉髓凝炼而成。这小小一块蒲团就比一座大山还要沉重,更是触手阴寒刺骨,只要坐在他上面修炼,心魔不生,外魔不侵。几乎能杜绝走火入魔的风险,是上古道门的无上至宝。

    这种提炼地心寒玉心玉髓的技巧,在当今仙界已经无人掌握。起码殷血歌从青丘炎那里得来的消息是这样——偌大仙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材料出现了。偶尔有人从上古洞府找到一丁点儿这种玉髓,都会卖出一个惊人的天价来。

    那些修为高深的金仙大能,会用其他的玄冰、寒玉之类的材料融合了这种玉髓,炼制成各种防御心魔入侵的至宝。但是混合了其他材料的宝贝,哪里比得上这个直接用纯粹的玉髓制成的蒲团?

    蒲团一旁。还丢下了一枚乾坤仙戒,显然是那大汉的身体崩塌后落在地上的。

    将仙戒打开,殷血歌不由得心一阵乱跳。这枚乾坤仙戒的容量极其惊人,偌大的仙戒却只有寥寥三件物事。一瓶丹药,里面是三颗金色仙丹;一道仙符,表面仙气萦绕;一卷道书,上面有《太上阴阳说》五个上古花鸟虫鱼古篆字。

    仙丹殷血歌不敢乱用。仙符他看不出是什么效果,唯独那《太上阴阳说》他翻阅了一遍,发现这里面是一篇讲述先天阴阳二气变化的道籍。其措辞古朴而晦涩,有无数的暗语隐藏其。显然不经过专门的传授,这篇道籍殷血歌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参悟。

    而且先天阴阳二气的演变,这和殷血歌修炼的血海浮屠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路数,对他的价值不大。

    “只不过,想来那几位道祖,会愿意花大价钱的。”殷血歌笑着点了点头,这一卷道籍他看不懂,但是那四位道祖肯定能从得到好处。那么他应该和那些道祖交换一些什么东西呢?

    又在大殿搜寻了一番,奈何这年道人应该是那种一意清修的纯正道人,偌大的殿堂空荡荡的,除开那蒲团外,居然就没有任何其他的物事了。或许这大殿还有其他的玄虚,但是殷血歌的修为道行实在是距离大罗境差得太远,就算有好东西,如果被人施展仙术遮掩了起来,他也发现不了。

    悻悻然的绕着大殿转了几圈,发现实在没能找到什么好东西,殷血歌这才离开了大殿。

    原本他有心将这座大殿拆了带出去,毕竟年道人留下的乾坤仙戒足够装下好几颗修士星球,这座大殿所用的材料也是极其珍贵的,一梁一柱都价值巨万。比如说大殿的那根主梁,就是使用了起码千万年火候的‘龙涎金丝大楠木’制成,这种木料在现今的仙界能找到的最多不过万年气候。

    但是这大殿本身被大罗境的存在加持了防御禁制,殷血歌挥动血歌剑在大殿上劈砍了好一阵,却连大殿的一块瓦片都无法损坏。他折腾了一刻钟,这才放弃了这种徒劳的举动。

    “看来,要便宜外面的那四位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这座古朴厚重的大殿,殷血歌无奈的摇摇头,甩开大步离开了这处所在。

    他还记得前面被他击杀了仙魂的两个华宗门人从雾气冲出的方向,他干脆就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那两个道人摔死前曾经大叫‘仙兽’。殷血歌很想见识一下,那是一头什么样的仙兽。

    浓郁的雾气弥漫四周,以殷血歌如今的目力也无法看出多远。

    但是走出距离那座大殿三里地后,四周的禁锢法力的禁制就悄然散开。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丹田血海骤然翻滚起来,强大的血元力充斥全身,周身隐隐有一道道血色烟云环绕。身后更有一道血气冲起来有百多丈高。

    ‘嗡’的一声,四周的雾气被血气逼开了数里远,殷血歌定睛向四周看去,发现自己正走在一条蜿蜒的小道上,两侧种满了银光闪烁宛如白银铸成的仙竹。这些柱体型修长无风自动,无数竹相互撞击。不断发出‘叮叮咚咚’清脆悦耳的响声。

    “这是……”殷血歌沉默了起来,他迅速的回想太平公主当日传授的鸿蒙三界的诸般珍稀宝物的图解,终于找到了这种银色仙竹的名字。

    先天庚金神竹,集天地间庚金精气而成的神竹,通体坚硬无比,天生自带‘庚金破魔神雷’神通。上古的修炼者直接用这种神竹削成飞剑,根本不需要再用任何其他的辅助材料。就是一柄顶级的仙家宝剑。

    而他的竹,干脆就是天生的降魔灵符。只要将竹收集起来,遇到阴邪魔头之类,注入仙力释放出去,就是一片庚金破魔神雷轰出,威力极其巨大。

    传说在上古时期,仙家宗门多有种植这种神竹,一个他的确生得体态优美让人赏心悦目。二个就是为门人弟预备炼魔护身的仙剑材料。但是到了现今仙界,这种先天庚金神竹只是在几个传承久的道家仙门和佛门道场内有大量种植,其他地方再也难见踪迹。

    “好东西啊,好东西。”殷血歌的眼睛一亮,他急忙走到了一株手臂粗细的神竹旁,拔出血歌剑重重的一剑劈砍了下去。

    ‘叮当’脆响声,神竹表面不见丝毫痕迹。反而是血歌剑发出一声痛鸣被反弹了回来,差点一剑劈在了殷血歌自己的手臂上。这先天庚金神竹居然比典籍上记载的更要坚固许多,就连熔炼了许多件金仙器的血歌剑都无损他分毫。

    殷血歌呆了呆,然后他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暗骂自己愚蠢。

    太平公主传授的典籍说道,这先天庚金神竹乃金精精华之极致,刀斧利器根本不可能伤损他。想要收集这神竹,只能用丙火之力慢慢炼化。

    “只不过,我也有我的法啊。”殷血歌笑得很灿烂,他的血炎虽然是火焰之力,但是他的血炎是血海滋生,和纯正的丙火之力并不类似,所以他的血炎想要克制神竹近乎不可能。

    但是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收起血歌剑,弯下腰,殷血歌双臂一用力,眉心颅骨上一朵白莲喷出大片毫光,他浑身骨肉发出雷霆般轰鸣,足以投星掷月的恐怖神力发动,就听得地面发出‘咔擦’脆鸣,比钢铁还要坚硬千百倍的仙土裂开,一根完整的庚金神竹被他硬生生的拔了出来。

    刚才大殿那个年道人留下的乾坤仙戒容量巨大,足以装下好几颗修士星球,而且里面又没有存放什么东西,殷血歌乐得将这根长有十几丈重达千万斤的神竹装进了这枚乾坤仙戒。

    不能用飞剑砍,自家血炎也无法克制这庚金神竹,但是殷血歌有一把神力,他效率极高的拔出一根一根的庚金神竹,将他们一一装了起来。

    这庚金神竹更有一个好处,普通竹的竹根相互盘结,想要拔出一根来特别的困难。但是庚金神竹就是一根筋,他在地下只有一条笔直的竹根,再无其他的旁支,这就极大的方便了殷血歌。

    努力了整整三个时辰,殷血歌也不知道拔出了多少庚金神竹,最终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着身后一片白茫茫的土地,再看看四周无穷无尽的竹海,终于是停下了手来。

    已经拔出来的神竹,足够让殷血歌在外面尝试着种植培育了。庚金神竹必须要在庚金之气浓郁的地方才能生长,出去后可以试着在金属矿脉集的地方种植几根,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庚金神竹自身重量极大,根茎也在地下极深,殷血歌每次拔出一根庚金神竹都要动用全身的力气。努力了这么久,殷血歌也有点疲累了。他喘息了一阵,这才顺着竹林的小道继续向前行走,同时服下几颗丹药补充力气。

    向前行进了百多里地,前方竹海突然出现了一块儿数百亩的空地。

    几间精巧的竹舍矗立在空地上,在竹舍正的地面上,一头通体漆黑的麒麟正懒洋洋的趴在那里。

    听到殷血歌的脚步声,这头长有数丈的麒麟突然一跃而起,瞪大了通红的双眼向着殷血歌冲了过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