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青丘老祖(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四十八章 青丘老祖(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推荐票啊,同学们,请投推荐票则个!

    ***

    鸿蒙道宫,一片绵延千里的楼舍,一站在一栋小楼上,功德宝轮悬浮在她头顶。

    佛门七宝镶嵌的功德宝轮放出一片炽烈如火的佛光,四面八方无数阴魂、恶鬼尖啸着向一扑来,犹如飞蛾扑火一样撞在佛光上。‘嗤嗤’声响绵绵不绝,无数阴魂、恶鬼被烧成一缕青烟飘散。但是前仆后继的阴魂、恶鬼依旧是不断涌来,带给一巨大的压力。

    四周黑气弥漫,浓郁的黑气隐隐可见一些头生尖角身躯高大的恶鬼君主若隐若现。他们并不着急亲自出手攻击一,而是驱动下属无数的恶鬼做先头兵,不断的消耗一的法力。

    一冷静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当一尊恶鬼君主不小心靠近到距离她不过一里左右时,她突然轻喝一声,头顶一道辉煌犹如烈日的红色剑光冲天飞起。这道剑光宽有数米,长达千米,剑虹凌空一斩,狠狠的落在了那尊巨大鬼影的身上。

    一声惨嚎,实力堪比地仙巅峰的恶鬼君主被一一剑劈成两片,剑光上附着的佛门降魔南明离火附着在他的躯体上,将他迅速的化为一蓬飞灰。

    深深的喘了一口气,一盘坐在小楼上,掏出一颗金光四射的佛门舍利吞进了腹。她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这到底是鸿蒙道宫还是幽冥鬼蜮?罢了,罢了,先回复一部分前世的修为罢,否则若是陨落在这里,还得再轮回一次。”

    一抹淡淡的金光在一的体内扩散开来,她眉心一个卍字佛印急速转动着,她的气息一路突飞猛进,轻而易举的就突破了地仙境的水准,然后一截一截的提升了上去。

    功德宝轮放出的佛光变得更加的炽烈。功德宝轮的直径也膨胀到了百里方圆。滚滚佛光所过之处,无数黑雾的阴魂、恶鬼就好似滚汤泼雪一样灰飞烟灭,那些恶鬼君主气得‘桀桀’鬼叫,却只能带着自己的下属不断的后退。

    这一片被黑雾统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楼舍,终于重见天日。

    就看到原本古朴雅致的楼舍一重接着一重,但是各处楼舍大多崩塌毁坏,在楼舍可以见到无数的白骨堆积如山。四周地面上散落着无数残破的飞剑法宝的碎片。甚至地面上依旧残留着暗红色的血迹。实力达到金仙境界甚至更高水准的仙人,他们的仙血历经无数个量劫,依旧清晰可见。

    与此同时,在距离一不远的地方,血鹦鹉趴在盻珞的肩膀上,正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着。幽泉屏住呼吸。在血鹦鹉的教唆下,正好似偷油的小耗一样蹑手蹑脚的向前行进着。

    “对,小丫头,这可是鸟爷无数年积攒下来的保命的技巧。偷偷摸摸的,不要发出动静。小心翼翼的绕到敌人的身后,然后一闷棍拍死他。”血鹦鹉压低了声音,一缕细细的声音就好似半夜古墓阴魂的私语一样飘了出来。

    “就是这样。看前面那个大家伙,屏住呼吸,收敛气机。大罗浮生幽冥道是大罗道果,鬼道功法。而鬼道功法最大的特点就是来无影、去无踪,干掉了敌人还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死掉的。”

    血鹦鹉目光炯炯的看着前方一头在一座大殿前梭巡的,身高三米有余的僵尸,不断的嘀嘀咕咕着。

    盻珞的身体已经化为一片幽影,她的气息已经完全收敛。完全和四周的环境完美契合在一起。她走动的时候,脚下纤尘不起,她的双眸透出淡淡的青光,一套珞雪剑宛如翅膀一样在她背后张开,剑身也都虚化,变得好似一缕幻影一样。

    那尊僵尸身躯高大魁梧,身穿一套黑色的甲胄。头上的头盔却不知道去向。他的致命伤是贯穿了他心脏的一个透明窟窿,同时他的脑袋也被人重重的劈了一记,脑袋上的三根尖角只剩下了小半截。

    他在大殿附近绕来绕去,不断发出低沉的咆哮声。也不知道他惦记着什么东西。反正他始终不离开这座大殿门前百丈方圆。

    盻珞小心翼翼的来到了这尊僵尸的身后,然后她双手结印,大罗浮生幽冥道一门专门对付各种僵尸、鬼物的‘幽冥寂灭大手印’被她施展出来,一个尺许方圆,带着幽幽鬼火的奇形鬼印悄无声息的从她掌心飞出,准确的命了僵尸的后心。

    僵尸的身体一僵,身体重重的摇晃了一下,有气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

    “呀呼~~~!”血鹦鹉欢笑了一声,他腾空而起,翅膀犹如钢刀一般切开了僵尸的脖,将他的脑袋利落的砍了下来。僵尸的身体沉甸甸的坠地,血鹦鹉扑到了僵尸的头颅上,尖锐的爪狠狠的将那僵尸的头颅扯得稀烂。

    一颗婴孩拳头大小通体黑气升腾,却被无数金色的光丝缠绕,阴邪还带着一丝神圣气息的珠从僵尸碎裂的头颅滚了出来。血鹦鹉抓起这颗珠,在自己的羽毛上胡乱的擦了擦,然后翘起一只爪将珠递给了盻珞。

    “鸟爷果然英明神武,这道宫封闭了不知道多少年,这里的僵尸怎么也该凝出一枚冥道尸珠了。”血鹦鹉得意洋洋的笑着:“也就只有这鸿蒙道宫里面死掉的恶鬼,才会被鸿蒙道祖改变的天道法则压制,将他们全身的精血融为一颗冥道尸珠。”

    盻珞接过这枚尸珠,就看到尸珠化为一缕缕暗金色的雾气不断的钻进她的手。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枚尸珠就已经在她掌心消失无踪。盻珞的小脸突然变得通红,她的身体晃了晃,急忙盘坐在了地上,顾不得说话,就开始默运大罗浮生幽冥道的鬼道功法,吸收体内突然犹如火山一般爆发的庞大力量。

    血鹦鹉得意洋洋的在盻珞的身边走了几圈,他得意的说道:“鸟爷果然没记住,这就是冥道尸珠嘛。啧啧,不知道这死鬼生前有多强?他的全部精气神所化的冥道尸珠,啧啧。这丫头能得到多少好处呢?这一颗是这丫头的,下一颗找到的就是鸟爷我的了。”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嘛,鸟爷可是不能吃亏的。”血鹦鹉翘着屁股,得意的跑到了那僵尸的身躯旁,挥动爪,将他身上能盘剥的零碎全部扒拉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血鹦鹉从僵尸手指上一枚乾坤戒指翻出了一块黑漆漆的令牌。上面有大片云纹作为修饰,正面是一张狰狞的头生三支尖角的恶鬼头像,背面则是细细密密的字迹。

    “嗯,是幽冥界三角族的角将啊,巅峰天仙的修为。唉哟,幸好他的全部精气神都被压制在了冥道尸珠。否则鸟爷和这小丫头都得倒霉。”血鹦鹉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他眯着小眼睛,低声的自言自语:“三角族啊,好像鸟爷记得,他们好久以前就被灭族了嘛。”

    看了一眼正盘坐在那里苦苦吸收尸珠庞大能量的盻珞,血鹦鹉飞身而起,嘴里一道黑红二色的魔光喷出。重重的撞在了大殿的大门上。

    大门无声的开启,一股氤氲的丹药香气扑面而来。这座大殿宽敞异常,大殿的地下有三百十个龙头型火口,熊熊烈焰从龙嘴喷出,全部聚集在了半空一座漂浮着的金银二色的丹炉上。

    血鹦鹉的嘴角不断的涌出粘稠的口水,他瞪大了眼死死地盯着那座丹炉,浑身羽毛都剧烈的颤抖起来:“哎,哎。哎,是丹坊啊。肯定有现成的仙丹留下来啊!这一炉,不知道是什么丹药,不管是什么,都是鸟爷我的了。哎唷,鸟爷今天有口福了啊。”

    一路滴答着口水,血鹦鹉疯一样冲进了大殿。

    在鸿蒙道宫另外一处极其遥远的地方。一片茫茫的冰山雪地内,数十头体型巨大的雪狼正低声咆哮着,绕着站在雪地上的幽泉缓缓的转着圈。

    幽泉面无表情的站在雪地上,根本没有搭理这群雪狼。她的目光全落在了不远处一口直径超过十里,正散发出淡淡寒气的蓝色水潭。过了许久,她才微微一笑,欣然点了点头:“玄天真水,先天鸿蒙灵物,纯阳真水名列前三的至宝,这里居然有这么多?”

    “嗯,玄冥重水至阴至寒,玄天真水至阳至刚,有了它,我就能真正摆脱本体束缚了。”幽泉眯着眼,一直以来冷若冰霜的小脸上,突然绽放开了犹如阳光般绚烂的笑容:“一一直说,尊主是她的大道之基,我幽泉的大道之基,就是这些玄天真水了。”

    一头雪狼终于按捺不住幽泉一身细皮嫩肉对他的诱惑,他张开大嘴咆哮一声,贴着地面一溜儿疾奔,狠狠的向幽泉的身体咬噬了过去。

    幽泉简简单单的抬起右手,手掌带起了一溜儿残影,循着一个玄妙无比的轨迹轻轻拍了下去。

    这一掌轻飘飘的,给人一种很漫不经心的感觉。但是在那头已经有了近乎不离境修为的雪狼眼里,这一掌却充斥了整个天地,好似整个天地化为一座囚牢,将他禁锢了起来,他根本无法躲避这一掌。这一掌就好似有某种天道不可违逆的意志在内,这头雪狼必须被幽泉打。

    一声闷响,体长丈许的雪狼被幽泉一掌打得灰飞烟灭。幽泉轻飘飘的一掌,将这头雪狼轰成了最细小的血肉微粒,一片蒙蒙的血雾喷出数百丈远,在这一片雪地上很均匀的涂抹了一层血色。

    其他的雪狼身体一颤,夹着尾巴转身就逃。

    但是幽泉的身形一晃,数十条残影闪烁,她几乎是同时出现在这些雪狼身边,轻轻的一掌拍了下去。

    数十头实力堪比不离境的雪狼就在这一瞬间被幽泉打得稀烂。幽泉双手合十,轻轻的吟唱着:“吾名幽泉,幽冥路上,念诵吾名,当得超脱……嗯,用一的话来说,早死早投胎,不要来找幽泉的麻烦,否则你们就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很俏皮的笑了笑,幽泉看了看左右,她的双手在虚空轻盈的划了一个圆圈。

    鸿蒙道祖开辟的道宫,居然在虚空被幽泉破开了一个黑漆漆的窟窿。滚滚幽冥之气从那窟窿喷出,随后翻滚而来的。是一道湍急的水流。带着刺骨寒意的水流亲昵的围绕着幽泉盘旋翻滚,在黑色的水流,偶尔可以见到几片赤红色的曼殊沙华花瓣。

    “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动用本体的力量呢。”幽泉眯着眼轻轻的笑着。她抬着头,看着道宫上空变幻莫测的各色光霞,轻轻的拍打着身边翻滚的水流:“好好护持我,等我融合了这些玄天真水。我就真正的是一个人了。我的道,才真正开始。”

    幽泉的小脸蛋上,一抹亿万年的孤独和寂寞一闪而过,在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黑水簇拥下,她一步步的走进了那个水潭,然后深深的潜了下去。滚滚黑水温柔的围绕着水潭。静静的旋转着,翻滚着。

    点点曼殊沙华的花瓣在黑水熠熠发光,带给了这片黑水一丝微不足道的活力。

    青丘炎手持一个阵盘,正绕着几座宫殿一路疾走。他的身边悬浮着八十一根青玉制成的算筹,这些算筹急速的变幻着位置,进行着复杂而庞大的计算。青丘炎的眸里有无数符闪烁,大量的数字犹如潮水一样从他眼眸急速流淌下来。

    “这个方位。不是,那么,是那里没得跑了。”青丘炎一路狂奔,路边的宫殿不时闯出三五头阴魂恶鬼攻击他,但是他的身边环绕着一团青色的妖火,任何靠近他的恶鬼,都被妖火烧成了灰烬。

    一路直入无人之境般闯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殿前,青丘炎停下了脚步。抬头向那大殿张望了一下。

    “没错了,按照道宫的设计,这里是给低阶门人弟居住的区域,那么就肯定有传讯仙阵存在,果然是在这里。我就说,就算是鸿蒙道祖,也是要讲人情的。低阶的门人弟总不能灭情绝性。不和家人联系吧?这能够跨越仙域传递讯息的仙阵,自然是必备之物。”

    喘息了一声,青丘炎几个闪身就窜进了大殿,然后一路击杀了无数的鬼怪。直接闯到了大殿的最顶层。

    一座儿被白色仙雾环绕的仙阵就悬浮在他面前,青丘炎绕着这座仙阵走了几圈,欣喜若狂的大叫了起来:“妙哉,这仙阵果然没被破坏。那么,本家的传讯仙阵的仙力波动,嗯,还有空间道标。”

    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符往仙阵内投了进去,一道灵光当即在仙阵闪烁起来。

    过了也就是一个弹指的功夫,一道光霞从仙阵内升起,一个面容苍老的白发老人出现在光霞。一见到青丘炎,这老人立刻笑了起来:“炎小,你不是夸大口说,不炼制出顶级的金仙器,你是不会返回本家的么?怎么着,你现在的修为能够炼制金仙器了?还炼制出顶级的金仙器了?”

    青丘炎跳着脚叫嚷了起来:“七叔祖,别闹腾,正经事儿,我找老祖。”

    白发老人挖了挖鼻孔,很没形象的将手指往袖上擦了擦,他翻着白眼冷哼道:“老祖?我们青丘家称得上老祖的老不死没有十万个也有八万。二代老祖近百人,三代老祖三千,四代老祖,哇哈,老头都不知道四代老祖有多少人了。嘿嘿,我们青丘家的老祖们,都挺能生孩的,是不是?”

    青丘炎有气无力的拍了一下脑门,他狠狠的瞪了白发老人一眼,大声叫嚷道:“七叔祖,这是正经事,耽搁不得。现在族内坐镇的,有着大罗修为的老祖,还有几个?”

    白发老人的脸色骤然一变,一缕让人心悸的阴寒杀意在他眸里闪过,吓得青丘炎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老人的声音也变得极其的阴寒肃杀:“炎小,在外面招惹了麻烦?哪个不开眼的大罗欺负你?我这就发青丘令,把闭关的老祖们全部招呼出来。嘿嘿,敢动我青丘家的族人,就算是大罗我们也碎撕了他们。”

    不等青丘炎开口,白发老人掐着手指就盘算起来:“只不过,我们青丘家的人不擅长打打杀杀的啊。嗯,本家老祖去几个人,然后呢,看看这几年欠我们人情的老家伙们有多少?以多打少是最快活的事情,嗯,怎么也得纠集个七八十号人登门打人,这才能确保我们能打赢嘛。”

    青丘炎苦笑了一声,青丘家乃天狐血脉,狐性多疑,尤其是青丘家的这一窝狐狸,更是小心谨慎到了极点。听他七叔祖的话吧,去揍人还要纠集七八十个大罗境的存在一起去,这么兴师动众的,完全就是欺负人。就算是太玄真一道祖,他也扛不住七八十个大罗的群起而攻啊。

    干笑了一声,青丘炎厉声喝道:“鸿蒙道宫,我正在一座鸿蒙道宫。外面还有四位道祖候着,分别是三清妙元洞天无上真妙宫太玄真一道祖,仙庭战部太乙真武大元帅,华宗翁道祖,太皓宗太皓妙一道祖。这鸿蒙道宫有大古怪,或许,也有大好处?”

    白发老人的眸里光芒闪烁,他一下就跳了起来:“鸿蒙道宫?这么大的好处,想私吞可不成。嗯,我们青丘家得分上一口啊,但是那四个老家伙,别的也就算了,太玄真一道祖不好招惹啊。得了,得多找帮手才是,嘿,多召集一批人过去,看他好意思饭量?”

    兴匆匆的卷起了袖,白发老人指着青丘炎大笑起来:“炎小,你立下大功了。好好等着,我这就去奏明老祖们,嘿嘿。”

    仙阵光芒一闪,迅速黯淡了下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