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道祖成全(书号:13584

第二百四十四章 道祖成全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世界杯期间,更新数量和质量能够保证,但是跟更新时间,请大家体谅。。。

    更新时间,随着猪头的作息时间上下起伏!!!

    请投猪头推荐票,以荷兰大胜的名义!

    ***

    两仪星。翁气喘吁吁的在白眉道人的搀扶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刚他出言辩驳,太玄真一道祖二话不说朝着他就是一剑劈下。幸好一旁驼背老人大叫了一声‘剑下留情’,太玄真一手上的力量收回了七成以上。黑漆漆的剑光喷薄而来,翁身上的员外服放出道道醇厚的仙光护住周身,但是裂帛声不绝于耳,他身上的员外服被剑光撕扯得遍体鳞伤,到处都是窟窿眼。

    “我说,前事种种,就这么算了。”太玄真一道祖冷眼看着翁,冷声道:“不管是你那群废物门人弟的死,还是崇元的背叛等等。你自家弟不用,你能怪谁?”

    到了大罗境界,他们参悟天地妙理,精通玄机变化,天地间发生过的事情,只要他们身处事发现场,距离事发的时间不远,并且动用法力反溯时光,一应事情都是瞒不过他们的。基本上可以这样说,整个仙界,只要某件事情被大罗境界的老怪物亲身关注了,那么就不可能瞒得过他们的视线。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翁也不至于要耗费这么大的心计,用这样的细水长流的手段来谋取圊云州。他害怕的,就是将一些他不愿意见到的人招惹过来。但是他唯独没料到。他的计划被人破坏,结果还是招惹来了一位他不愿意见到的人——太玄真一道祖。

    本来想要独吞的鸿蒙道宫,此刻却变成了要和他人共享之物,翁不生气才怪。所以他火急火燎的安排妥当了一切后,就急匆匆的赶到了圊云州,详详细细的将事情前后的因果彻底撸顺。

    所以翁知道了圊云州一应事情都是如何而来,更知道了崇元是如何被殷血歌逼迫成为了他门下的血妖弟。翁气得头皮都发炸了,他数千年的谋划,居然坏在了殷血歌这小身上?

    但是殷血歌逃入兰若界之前,居然给第一至尊通风报信。而第一至尊呢。他却又通知了太玄真一道祖这个老怪物。这让翁恼羞成怒,却又知道自己无奈殷血歌,所以他只能找崇元出气。

    但是太玄真一道祖摆明了要包庇崇元,还不惜动用暴力。翁就只能忍气吞声了。

    太玄真一道祖冷哼一声。他瞪了翁一眼。然后继续说道:“现在,说进入鸿蒙道宫的事情。毕竟是翁先发现了这道宫的蛛丝马迹,所以按理说。应该先让他踏入道宫。”

    “但是呢,翁如果进去了,或许这好处就没我们的份了。毕竟鸿蒙传承,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个模样。”太玄真一道祖一本正经的说道:“所以呢,让我们的门人弟先进去查探,一般的好处,就归属他们也无妨。而鸿蒙传承,以他们的实力,是不可能得到的。”

    翁和其他两位大罗道祖纷纷点头,承认太玄真一道祖说得有理。

    “所以呢,让翁的门人提前一个月踏入道宫。而我们挑选的精英弟,就推迟一个月进去。”太玄真一道祖淡然道:“等他们先进去一年之期,将道宫内的情势查探清楚了,我们再商量着如何进入,这对谁都是公平合理的。”

    说着说着,太玄真一道祖的右手就向虚空一把抓了下去。

    与此同时,兰若界。

    功德龙神果的药力很凶猛却又很温柔的在体内扩散。

    很凶猛是说,功德龙神果的药力极其强大,一**的药力犹如海啸一样绵绵泊泊、始终不绝。而很温柔则是,药力虽然强大无比,却对身体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所有药力一旦释放出来,就很顺利的和身体融合,不断的全方面强化殷血歌。

    如此温柔的药力,难怪凡人都能享受。

    一团血炎裹住了殷血歌的身体,这是鸿蒙血神道所化的血炎,他的身体就是一个巨大的熔炉,精血气息就是燃料,炉火熊熊,正不断的淬炼他身体的每一个最细微的部位,让他变得更加完美。

    犹如长江大河翻滚而来的功德龙神果的药力则是近乎无穷尽的强化**,强化精血气息,强化身体每一个细小的组成。殷血歌甚至听到了自己的肌肉、骨骼生长强化发出的铿锵巨响,他更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本源正在数十倍的增强。

    这是**上的变化,更有一道强横充沛的药力融入了元神,催生元神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他的元神不断飘出一丝丝淡淡的血光,血光和**急速的融合,殷血歌的身体和元神融二为一的过程正在急速增加。

    天空有雷云翻滚,丝丝雷劲正在不断酝酿。

    只要元神和**的融合达到三成,殷血歌就会迎来第一次三雷劫。融合度达到成,那就是雷劫降临。融合度达到成,小重劫会催生元神和**彻底融为一体,三次雷劫度过之后,**和元神水乳相容完美相契,体内精华丝毫不漏,元神灵思丝毫不动,这就是不离境大能,从此奠定了大道之基。

    殷血歌的血海也在翻滚,血海正在迅猛的扩张。

    百万年火候功德龙神果,这是巅峰金仙都不惜代价一定要弄到手的天地奇珍。偌大的仙界,也只有佛门几尊最古老佛陀的佛国,才会有三五株功德龙神果树滋生。这些果树要以佛门八部天龙神的血液灌注,以无穷信徒的功德念力滋养,才能繁衍育化出功德龙神果来。

    如此广袤无极的仙界。每千万年从佛门流出的功德龙神果数量不会超过三枚,而紫色的功德龙神果,平均三亿年才有一枚出现。除非耗费巨大的代价直接向那些古老的佛陀换取,否则寻常仙人根本见不到功德龙神果的庐山真貌。

    殷血歌的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那一眼小小的血池也都在一丝丝的成长着。殷血歌吞噬了无数的精血,吸收了巨量的天地灵气,但是这一眼血池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唯独今日功德龙神果无穷无尽佛门信徒的功德念力被血池剥离出来,一丝一丝的融合之后,促使血池同样急速的增长扩大。血池不断有一丝丝精纯的血气扩散开来,迅速的滋养殷血歌的身体。同时壮大他的元神。

    一团血炎笼罩殷血歌全身。无数奇异的道则法纹从血炎涌出,玄而又玄,不可名状。

    ‘咔擦’声不绝于耳,殷血歌皮肤下突然有一片明亮的玉色闪了出来。鸿蒙血神道玉身境的修为已经大功告成。但是玉身境刚刚突破没多久。就听得一连串的爆鸣声响起。一股玉色白气从殷血歌头顶直冲虚空。他的眉心颅骨上,一朵白色瓣莲花若隐若现。

    鸿蒙血神道的修炼,居然借助功德龙神果的力量。直接突破到了白莲境。一朵白莲,那就是相当于地仙一品的修为。按照正常的鸿蒙血神道的修为,修成白莲一品境界后,寻常一品地仙的飞剑也好,仙器也罢,各种仙术雷法,都无法撼动修炼者一丝半点儿。

    但是殷血歌的鸿蒙血神道却发生了极大的异变,天道人皇宝箓时刻淬炼他的**,他的身体强度起码是鸿蒙血神道的创造者的百倍以上。此刻殷血歌的**强度,起码可以和那些专门锻体,依仗肉身成就大道的天仙相抗衡。

    ‘轰轰’的雷鸣声不绝于耳,天道人皇宝箓抽取四周万里内的天地灵气,化为恢弘庞大的天地大势呼啸落下,对殷血歌刚刚凝成的一品白莲法体千锤百炼。殷血歌周身骨节宛如金刚对撞轰然作响,浑身白光熠熠透着一股凛冽的强悍气息。

    高空的雷云一阵翻滚,殷血歌的元神和**融合的程度就要达到三成。

    就在这时候,一只紫气升腾的手掌突然突破兰若界的虚空,轻轻的向着殷血歌一抓,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上飞起,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幽泉和盻珞惊呼一声,急急的化为遁光冲天而起,但是那紫色大手速度何等快捷,他抓着殷血歌顷刻间就消失在亿万里高空之上,急得盻珞‘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幽泉姐姐,师父被抓走了。”

    一面色惊惶的闪了出来,她惊骇的看着那紫色大手消失的方向,低声咕哝道:“大罗道祖,果然,我们藏在兰若界,还是瞒不过那些大罗道祖。只希望,殷道友他发出的信息,真能有用吧?”

    两仪星上,殷血歌只觉身体一阵摇晃,突然就出现在了一片茫茫烟云之上。

    太玄真一道祖和其他三位大罗老祖站在山巅,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殷血歌心一震,他看到了身穿员外服的翁正目光森严的看着自己,而他身上的那一套员外服早就破破烂烂,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皮肉,看上去无比的狼狈。

    正要将体内血海元气全部收敛,将功德龙神果的药力藏于血海,太玄真一道祖已经身形一晃到了他的面前,一掌按在了他的头顶:“不急,不急,娃娃,你先将那果的力量全部吸收了再说。呵呵,功德龙神果,好东西,好东西,尤其是这百万年火候的,难得一见啊。”

    一股温热、柔和、绵绵泊泊如烟如雾的力量从天灵盖灌注了下来,殷血歌只觉身体骤然一轻,他的元神和**融合的速度直接到了一个让他都不敢相信的程度。也就是三五个呼吸的时间,殷血歌的元神和**彻底融为一体。

    “不离之境,大道之基。今日相见,也是有缘,索性成全了你。”太玄真一道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一指头点在了殷血歌的眉心。一道黑白二色交缠,宛如两条游鱼一般灵动的气机闯入殷血歌的眉心。就在他的识海扎下根来。

    凡人修炼,元神和**彻底融合,这就好似天地重新交融,重现天地开辟前混沌鸿蒙的景象。这就是不离境,体内精华丝毫不漏,元神灵思分毫不动,天地相合而不离,这就是所谓的不离境的真意。

    到了这境界,修士也不用淬炼**,也不用打磨法力。他们需要的只是感悟天地间的一缕阴阳玄机。汲取一缕阴阳气息。在识海孕化仙魂之种。

    仙魂之种成就,混沌**当即分阴阳,定两仪,重新演绎那天地开辟的无穷玄妙。此刻自然而然的阴阳二气交感。引来天雷轰顶。这雷不是普通天雷。而是天地两仪生死之气孕化的造化劫雷。修士度过雷劫,从不断吸收两仪造化之气,蜕变**、强壮仙魂之种。

    **彻底蜕变之后。仙魂之种也成就,先天一缕元神烙印和仙魂之种融合,这人就不再是凡人修士,而是一名真正踏上了地仙正果的仙人。

    修士踏足不离境之后,想要抽取足够精纯的阴阳二气,凝聚仙魂之种,最少也要数十年的苦功。但是太玄真一道祖直接将自身孕化的一丝阴阳二气注入殷血歌体内,帮助他凝聚仙魂之种,这不仅仅是省去了他数十年的修炼,更是直接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好处!

    天地自然生成的阴阳二气,哪里有堂堂巅峰大罗金仙饱含了自身无穷天道领悟的阴阳二气来得珍贵?

    毫不夸张的说,仙界绝对会有巅峰级的金仙,如果得到了太玄真一道祖送出的这一缕阴阳二气,他甚至宁可自家兵解,转世重修以利用这一缕阴阳二气重新踏上仙途。

    有了这一缕阴阳二气凝成仙魂,如果能领悟其的大道玄级,起码就有五成的把握冲击大罗境界。如果再能得到一些功德龙神果之类的天地奇珍,那几乎是稳妥成就大罗。

    站在一旁的翁面孔都扭曲了,他不由得揶揄道:“太玄真一道祖,你对这娃娃如此关照,莫非他是你不小心遗留在外的嗣不成?”

    殷血歌一阵阵的头昏脑涨,他的身体和元神刚刚融合,身体内真是一片混沌景象,识海此刻一点黑白二色光点急速闪烁,他先天带来的一点灵神烙印正在缓慢的向那黑白光点靠近,所以他没听清翁的话。

    但是太玄真一道祖听了翁的话语,他只是很直接的重新拔出玄屠剑,转过身去,恶狠狠的一剑就朝翁劈了下去。翁吓得嘶声怪叫,他双手一晃,一张方圆米许,上面描绘了重重叠叠数千座山峦河岳的图卷从掌心喷出,化为重大山挡在了黑漆漆的剑光前。

    就好似牙口好的人咀嚼青苹果,很清脆很轻微的一声脆响,重大山被砍得稀烂,黑色的剑光向着翁的身上一卷,翁那件已经破破烂烂的员外服顿时‘啪’的一下炸成粉碎飘了出去。翁的面孔扭曲着,低头看着身上破破烂烂一件月白色的衣,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太玄真一道祖想要说点什么,却不敢开口。

    翁身上那件名列大罗道器榜一万两千四百五十五名,有着绝强防御力的‘天罗宝衣’,从此彻底损毁。

    天罗宝衣乃大罗道器,虽然受损严重,但是依靠他自身的力量,大概数万年后也能自行恢复。

    看着天罗宝衣化为粉末从身上缓缓飘落,翁的老脸已经气得惨白一片。但是看着太玄真一道祖手上那柄散发出无情凶戾之气的玄屠剑,翁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天罗宝衣,翁还没成道前的御魔至宝,他无数次险死还生,无数次都是依仗天罗宝衣留下了性命。这件宝衣于翁,已经有了极其深厚的感情。以翁如今的身份地位,他手上防御力比天罗宝衣强出百倍的大罗道器也有好几件,但是他就是喜欢穿着天罗宝衣招摇过市!

    这是他感情的寄托,这是他对往昔的回味。

    但是太玄真一道祖这一次下了狠手,直接摧毁了天罗宝衣,翁被吓得呆了,彻底闭上了嘴。他心知肚明,如果真的惹怒了太玄真一道祖,他绝对没有好果吃。翁自认为他不是什么好人,各种心狠手辣、卑鄙无耻的事情也做了无数,但是太玄真一道祖,这可是所有道祖当,如果有一张‘道祖无赖榜’的话,这位绝对是名列前茅的角色。

    招惹不得,招惹不起,翁只能乖乖的闭嘴。

    “贫道做事,从来不会讲第三遍废话。”太玄真一道祖冷厉的向翁瞪了一眼:“第一次,小警告,我破你宝衣一半道行。第二次,大警告,我毁你天罗宝衣。第三次,再敢呱噪,我灭了你,然后灭你华宗苗裔。千八百年前,正好有人找到我,想要谋取紫薇仙帝的帝位。”

    翁的眼角顿时剧烈的跳动起来,紫微仙帝,正是华宗在仙庭的那位门人的帝号。

    就听得太玄真一道祖冷笑道:“灭了你华宗,干掉紫薇仙帝,那个帝位人家许诺我的好处,让我也是有点心动的。正好拿那个帝位出去大赚一笔,你说我是敢还是不敢?”

    翁缩了缩脖,堂堂大罗老祖,硬是被太玄真一道祖教训得和孙一般。

    “我知道你和那几个老不死的也有一点牵连,你甚至还是我那老对头曾经的记名弟。”就听得太玄真一道祖冷声呵斥道:“你猜我弄死你,那几个老家伙会给你出头么?尤其你想要独吞鸿蒙道宫?信不信我现在一封飞信招来那群老不死的,他们第一个会把你满门灭杀?”

    翁的身体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垂头丧气的再也不敢啰嗦。

    一如太玄真一道祖所言,太玄真一道祖虽然无赖了一些,但是比起那几位,他已经算是心慈手软了。这一次他在圊云州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要独吞鸿蒙道宫,这事情是没有引起那几个老家伙的注意,如果真的把他们招惹了过来,他绝对是要倒霉的。

    殷血歌体内突然有一股浓郁的仙气喷薄而出。他的先天灵神烙印已经彻底和仙魂之种融合,他的识海一缕宛如烛光一样微弱的仙魂已经成型。

    同时他头顶四团雷云翻滚,三劫境的三重雷劫和他不离境的成仙雷劫,居然同时降临。(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