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溃败(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四十一章 溃败(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打赌一分钱,这次世界杯,冠军肯定不是我国。哦也!

    这话自己看着都有点欠揍,所以,大家多给点推荐票来打我吧!

    ***

    天刑仙君震怒,甚至已经气得神智糊涂了。

    血鹦鹉的一泡尿,正好洒在了他的本命仙器天刑大磨上,原本金光万丈的天刑大磨,突然变得光泽黯淡,驱动之时好似生锈一样运转不灵。而且他的仙魂也感到一丝丝剧痛,有一种莫名的邪毒正在侵蚀他的仙魂,让他浑身难受。

    他从来没打过这么憋屈的仗,从来没有。

    曾经仙庭监察司也追杀过无数修炼血道功法的邪魔仙人,血妖一族也有邪道巨擘被天刑仙君击杀。但是他们修炼的血道秘法就算再阴损、再歹毒,也没有殷血歌这样难缠。

    杀不尽的鬼卒,杀不死的鬼卒,杀了以后原地立刻复活只是伤损一些元气的鬼卒。

    殷血歌血海的鬼卒,怎么和仙庭的仙兵仙将一样?那些仙庭仙军的兵将们,他们的一缕真灵寄托在仙庭的一件重宝上,只要仙庭不灭,重宝不毁,这些仙兵仙将就算被诛杀了,他们依旧会在重宝重新凝聚仙魂死而复生。

    但是偌大仙界,类似的宝物也就两三件而已,除开仙庭,其他几件都掌握在仙界最顶尖的几个大势力手。殷血歌这蝼蚁一般的小,他不可能掌握了这样的秘宝重器吧?那可是仙庭用来镇压气运的先天灵物!

    这些难缠的鬼卒也就罢了,血鹦鹉这个肮脏**的魔物。他的战斗方式太恶心了。

    他什么都不干,就是飘在你头顶不断的灌老酒。洒臭尿,损毁你的本命仙器。天刑仙君好几次想要突袭击杀血鹦鹉,但是都被殷血歌血海的金仙鬼君强行拦截了下来。虽然这些鬼君生前的修为就不如天刑仙君,死后的实力更是削弱了三成左右,但是他们人数多啊!

    三五个鬼君拦不住天刑仙君,那么三五百人呢?

    三五百个金仙级的鬼君喷吐着血气血炎联手阻截,并且他们还布下了一座玄妙无穷的鬼阵联手迎敌,这让天刑仙君都有一种束手束脚不敢放手施为的痛苦。

    殷血歌看着在血海包围连连怒吼的天刑仙君。不由得冷笑连连。

    这个家伙也太自大了,他难道真以为一张仙符、一件道器,就能闯入玄天大陆对自己生杀予夺肆意施为么?就算你是接近金仙巅峰的存在,想要在玄天大陆嚣张,那也得作出陨落的心理准备。

    哪怕你背后站着大罗金仙,但是殷血歌同样修炼的大罗道藏,更兼有天道人皇宝箓这种不好划分品阶的神奇秘术。偌大的仙界。有殷血歌如此气运、如此造化的人,能有几个?

    一朵血莲花悄然从殷血歌身后飘落,血莲花一阵蠕动,很快就变成了一面边缘装饰以无数狰狞恶鬼夜叉面孔的血色明镜。殷血歌张开嘴往明镜上吐了一口精血,然后伸出手指,按照血海浮屠经领悟的密咒。在镜面上接连书写了三十道古老的道印符。

    所谓的道印符,就是天地间还没有产生字的时候,天地大道在万物之上留下的各种痕迹。这些痕迹代表了天地间最本源的奥秘,拥有最本源的神秘力量。这种道印符,在仙界也只有那些步入了大罗境界的存在才有资格参悟研究。

    但是在殷血歌这里。不过刚刚度过三难的他,已经从血海浮屠经掌握了一定的道印符的奥秘。并且能够自如的将其运用在斗法当。虽然因为他个人实力的局限,这些道印符无法展示出他们真正的恢弘伟力,但是也着实可观了。

    镜面上一抹寒光扫过,殷血歌轻轻一拍镜框,尺许见方的明镜就腾空而起,对着天刑仙君的身体就是微微一晃。镜面内天刑仙君的影被一道血光照定,正在无数鬼卒、恶鬼的纠缠下放手厮杀的天刑仙君身体突然一僵。

    血歌剑带着一声轻鸣,在镜面内天刑仙君的影上轻轻的划了一道。

    就听得一声哀鸣,镜面内的天刑仙君投射在地上的影突然断裂。天刑仙君衣衫不整的身体上突然多了一条深深的血印,血痕正在急速扩散开,就要将他的身体斩成两片。

    “何等邪术,如此阴狠?”天刑仙君痛得怒嚎一声,他抓住一张仙符向自己的伤口上一贴,一道紫薇薇的仙光急速窜进他的身体。一股绝大的反噬之力从虚空冥冥涌来,殷血歌的明镜突然炸开,重新化为一朵血色莲花。

    一片血莲花瓣轻盈的从莲花本体上脱落,一道紫色仙光从脱落的花瓣涌出。花瓣被仙光一绕顿时粉碎,紫色的仙光不甘心的在四周梭巡了一阵,却再也找不到可以攻击的目标,只能不甘心的化为一团紫色烟云飘散。

    “嘿,果然是金仙强者,手段足够。”殷血歌朗笑了一声,然后他向着玄天峰的方向厉声喝道:“大叔,看你的了。”

    坐镇玄天峰上的青丘炎淡淡一笑,他手上阵旗一挥,顿时虚空无数五彩光针凝聚,光针无声无息的穿透虚空,密密麻麻的射在了天刑仙君和他下属金仙的身上。

    又是数十名金仙被这大五行灭绝光针打得嘶声惨嚎,他们的护身仙光和仙器都被粉碎,殷血歌的血海一拥而上,将他们团团裹在了血海。金仙们痛苦的"shen yin"着,他们体内仙力已经耗尽,面对无穷无尽的鬼卒疯癫一样的攻击,他们就连半点儿还手之力都没有。

    很快金仙们的仙体在血海崩解,他们的精血化为了鬼君、鬼将、鬼卒们重新凝聚形体的养料。而他们的仙魂则是呗鬼君、鬼将们拖拽进了血海深处。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点点血色符飘荡出来。强行烙印在了这些金仙的仙魂上,将他们的仙魂逐渐转化为血色。

    天刑仙君的心脏在抽搐。他捂着刚才被殷血歌用秘法造成的长有两尺的伤口,声嘶力竭的怒吼着:“殷血歌,你罪恶滔天,罪不可赦。你胆敢击杀仙庭监察司仙官,你完蛋了,我告诉你,你绝对完蛋了。”

    “废话。”殷血歌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他的手指上一点血肉脱落。他的本体突然团身冲了上去。

    高空血鹦鹉心有灵犀的张开嘴喷出了一道黑红二色的魔光,牢牢地锁定了天刑仙君的身体。天刑仙君身体一晃,他有一种仙魂就要被吸出体外的奇怪感觉。他的脑里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种在仙界臭名昭著、凶名远扬的魔道功法。

    “这是,罗睺……”

    但是天刑仙君的话还没说完,殷血歌已经趁着他的身体一僵,仙魂抵抗血鹦鹉魔光的机会。一个闪身就冲到了他的身边。殷血歌张开双手,身体化为一条血色暗影迅速的向天刑仙君身体一扑,趁着天刑仙君无力抵挡的当口,血影急速穿过了天刑仙君的身体。

    血影无量的鬼卒、鬼将、鬼君疯狂的张开嘴方口撕咬,天刑仙君体内三成的精血和元气骤然被殷血歌吞噬一空。天刑仙君的身体一晃,骤然虚弱了一大截的他眼前一黑。仙魂差点就被血鹦鹉诡异的本命神通给拉出了身体。

    惊恐的天刑仙君放声怒吼,他双手互相一拍,手腕上两条蛟龙造型的手镯飞起,化为两条金龙盘绕而起,一条金龙尖啸着向殷血歌的血影喷出了一条炽烈的龙息。而另外一条蛟龙则是笔直的冲向了血鹦鹉,龙角上一道道降魔仙光不断洒落。

    殷血歌所化的血影突然消散。刚才他指尖上脱落的那一片儿血肉顶替他出现在龙息的前方。龙息将这一小片血肉烧得干干净净,却没有伤损殷血歌的本体丝毫。

    而冲上高空的那条金龙更是不堪,先是血鹦鹉一泡尿水喷了下来,剧毒和**之气腐蚀得金龙直冒黑烟,然后无数五彩光针呼啸着落下,将那金龙打得和筛一样,很快就将他撕成了漫天的金色光点飘散。

    幽泉轻轻的哼了一声,趁着天刑仙君被殷血歌和血鹦鹉连连重创的功夫,她双手一拍,玄冥重水已经带着沉闷的波涛声冲到了天刑仙君的身前。粘稠沉重的玄冥重水顺着天刑仙君的七窍和身上的伤口,顺着他身上所有的毛孔和窍穴,不断的向他的身体内部渗透。

    天刑仙君只觉身体一沉,无穷无尽的至阴至寒的邪气涌入身体,差点就将他仙魂的一点先天纯阳之神浇灭。天刑仙君终于发出了惊恐而不再是愤怒的叫声,他用力的扭动着身体,不断祭出各色防御性的仙器,想要抵挡幽泉诡异的、无孔不入的攻击。

    玄冥重水,这是天生的灵物,用在先天水灵根的人身上,可以为他洗炼灵根,或许能够滋养出仙品的水灵根出来。但是玄冥重水一旦被用来杀戮,那就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恐怖之物。这可是天地间至阴至寒的阴邪之气最凝炼的精华,除开极少的几种先天鸿蒙级的先天火焰,举世之间再无对头克星。

    天刑仙君的皮肉发出‘嗤嗤’的响声,他的身体正在玄冥重水溶解,前所未有的剧痛让他痛苦的"shen yin"着。他放出的防御性仙器想要将玄冥重水隔绝在他体外,但是青丘炎精准的操控五彩光针急骤的攻击他放出的仙器,打得这些仙器通体火光四溅,那里还有防御的力气?

    更有血鹦鹉嘴里黑红二色的魔光不断吞吐,让那些仙器摇摇欲坠,根本无法发挥全部的威能。

    甚至还有一在一旁念诵佛门经,絮絮叨叨的劝说天刑仙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但是平日里天刑仙君放下屠刀倒也无妨,在这生死相关的战场上,天刑仙君一旦放下屠刀,那不是成佛,而是立刻变成了砧板上的大肥猪任凭殷血歌一行人宰割啊!

    可是一的诵经声奇妙无比,好似直接在天刑仙君的仙魂响起。任凭天刑仙君如何努力,他都无法将这诵经声从仙魂驱散。他心的战斗意志越来越薄弱。他甚至很想就顺着一的说法,直接放弃抵抗任凭人处理。

    幸好天刑仙君毕竟是华宗的精英弟,他的道心稳固,在这样不利的战局下,他依旧保持了一丝清明。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天刑仙君做出了最无奈、但是也最正确、最有效的应对手段。

    他掏出了一颗金银红三色的仙雷,重重的向着身前胡乱的投掷了过去,然后他召集身边只剩下一半的下属。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将所有的防御性仙器都祭起,组成了一座五彩斑斓的防御禁制,将所有人都护在了里面。

    三色仙雷,那是大罗金仙采集仙域绝险之地的各色先天雷罡凝成的雷火。

    换言之,这颗仙雷的威力足以和刚才一的那座镇魔大阵的威力相提并论。这是天刑仙君压箱底的宝贝,是华宗的老祖为他们这些在仙庭担任各种职司的门人弟准备的保命之物。

    一点三色仙雷出手。雷光立刻膨胀起来,金银红三色奇光急速旋转着,原本拳头大小的仙雷急速膨胀到了水缸大小,狂暴的雷霆之力呼啸涌出,眨眼间方圆万里内都被浓郁的三色雷电罡劲笼罩。

    殷血歌一行人吓得魂飞天外,殷血歌长啸一声。当即将身边的所有人召回,他一头扎进了幽冥十八禁囵塔,然后将大罗金风蝉也放了出来,化为一圈儿金光笼罩了整个塔身。

    与此同时,青丘炎一指眩光塔。塔身内一条五彩光线喷出,紧紧地缠绕在了幽冥十八禁囵塔的塔身上。然后五彩光线急速收缩,拉拽着塔狱向着玄天峰的方向几乎瞬移般飞了过去。

    短短一瞬之后,一声清脆的雷鸣声响过。

    声音不大,就好似小孩释放的鞭炮声一般。但是三色雷罡笼罩的区域内,万事万物都化为齑粉。就连玄天府数百万仙兵仙将以及那十八架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都在三色雷罡无声无息的消失无踪。

    大罗金风蝉放出的金色禁制被一击粉碎,蝉体本身也一阵光芒摇曳,幸好没有伤损到本体。

    幽冥十八禁囵塔也是被眩光塔拖拽着逃得快,眨眼间就冲出了两三万里,所以只受到了雷劲余波震荡,塔身上下剧烈的颤抖了许久,但是并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

    但是天刑仙君他们根本来不及逃跑,他们只是百多人联手组成了一座巨大的防御禁制,面对这出自大罗老祖亲手制作的仙雷,他们的防御未免太脆弱了一些。

    百多人数百件防御性金仙器联手组成的防御禁制一击粉碎,百多条金仙的仙魂浑身光溜溜的悬浮在半空,他们的仙体都已经被炸为乌有,只剩下了仙魂茫然的飘浮在天刑仙君的身边。

    失去了仙体,这些金仙过去无数年的苦功起码毁掉了大半。金仙倒是不用担心重聚仙体的问题,但是想要恢复到今天的原貌,起码也要耗费百万年的功夫,还要收集无数的天地奇珍才能做到。

    但是这里是玄天府,这里是殷血歌的老巢玄天大陆,他怎么可能给这些金仙留下重聚仙体的机会?

    四面八方无数血妖冲天而起,他们纷纷张开本命蝠翼,大吼连连的向半截身躯都被炸成粉碎的天刑仙君和诸多金仙的仙魂冲了过去。殷血歌在玄天府经营了数年,玄天大陆上的民几乎都被转化成了血妖,如今这些血妖最弱的都有金丹境巅峰的修为,数以亿万计的血妖同时冲上高空,整个玄天大陆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高空的太阳都被这些血妖的翅膀组成的乌云给遮挡住了。

    “金一,给我杀!”

    殷血歌从塔狱冲了出来,他身边血海奔涌,双眸已经被血光充斥。

    “杀了天刑仙君,我要让他成为我的鬼卒一员,任我驱策。”

    一直在养精蓄锐,没有参加战斗的金一等十八尊金仙同时冲上了高空。他们一边向天刑仙君冲击,一边面无表情的掏出了一颗通体金色却被无数血色纹路缠绕的仙丹塞进了嘴里。

    金一等人不过是三品巅峰金仙的修为,但是服下了这颗仙丹之后,他们的气息却是节节飙升,很快就突破到了金仙七品的水准。

    身受重伤,体内仙力十去八的天刑仙君惊恐的大吼起来:“该死,该死,‘转爆血丹’,这是血曌仙朝绝不外传之物,你们并非血妖,为何会有血曌仙朝的秘药?”

    “为什么?因为我老娘是血曌仙朝的人喽。”听到天刑仙君惊恐交集的吼叫声,殷血歌不由得‘哈哈’大笑:“留下他的一身精血,还有那梭形的道器,全都是我的了。”

    天刑仙君挣扎着想要冲天飞起,但是他刚刚飞出没有十里地,面无表情的金一一个瞬移就挡在了他的面前,两条金鞭当面砸下,当场砸得天刑仙君半个头颅都塌陷了下去,将他从高空笔直的砸落尘埃。

    “本座,不甘心啊!”天刑仙君声嘶力竭的哀嚎着:“三千百万年苦修,十二世轮回才有了如今的修为。本座,不甘心,不甘心啊!”

    “触怒少主,死罪。罪不可赦。”金十八大步走到了天刑仙君身边,低沉的咕哝了一句,然后一刀砍下了他的头颅:“当奏请主人,灭天刑仙君满门,以赎其罪愆。”

    高空,监察司规模巨大的仙军军阵突然一阵凌乱,整整齐齐的战鼓声也变得七零八碎。

    很快的,偌大的仙宫就向着远离玄天大陆的方向飞去,奈何仙宫体积太大,飞行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一些。

    殷血歌看着那仙宫以及无数用了最快的速度逃窜的金仙,他眸里血光化为滔天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杀过去,血海神教的弟们,随我杀敌!”

    一的眸里凶光一闪,她举起右手,一柄戒刀已经出现在她手。

    “悬空寺的大小秃驴们,随我杀人!”

    玄天大陆周边的三十颗修士星球上,数以亿万计的仙人、修士纷纷杀了出来。这些天鏖战数月,天刑仙君的命令已经传遍了四周——一旦攻破玄天大陆,则玄天府所有修士、仙人鸡犬不留。

    既然监察司要杀死玄天府的所有仙人和修士,还要杀得玄天府鸡犬不留,那么大家就是生死仇敌。

    既然是生死仇敌,那么趁乱同打落水狗,杀光这些监察司的仙人吧!

    反正都是死罪,多杀几个,还能多回一点本!

    杀,杀,杀,在无数背生双翼的血海神教弟带领下,亿万仙人遍布星空,乱杂杂的杀了出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