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四十章 反杀(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四十章 反杀(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继续投点推荐票吧,亲们!

    ***

    玄冥重水,至阴至寒,沉重无比,是幽冥界的至宝,非大能者不能凝练。

    借用仙界通用的等阶划分,除非幽冥界实力相当于金仙巅峰的存在,否则根本不可能从幽冥鬼气凝练出玄冥重水。而想要自如的操控玄冥重水攻敌,那绝对是大罗级的存在才有可能。

    天刑仙君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思,正准备慢慢的虐杀殷血歌,他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这只微不足道的耗身边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姑娘,居然摇身一变就化为了太古洪荒的巨兽。

    方圆百丈的一片玄冥重水呼啸着落下,天刑仙君闷哼一声,很是狼狈的被沉重如山的水浪拍飞了出去。他身体表面那张仙符所化的青色光幕剧烈的震荡着,强劲的震波渗入了光幕,虽然被光幕削弱了成以上,依旧震得天刑仙君五脏腑隐隐发烫无比难受。

    “玄冥重水,你是什么东西?”天刑仙君惊骇欲绝的用仙识扫过幽泉的身体,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幽泉的实力。幽泉体内的法力波动,大概相当于登天境、纳元境的水平,但是她的道行境界,也就是她和天地道则的契合程度,却根本无法揣测。

    幽泉就好似一口深不见底的黑洞,就这么静静的存在于那里。

    肉眼还能看清她窈窕的身躯、绝美的容貌以及冰冷如雪的气质,但是如果抛弃肉眼。用仙识去查探她的存在,那么能感知到的就是一片的虚无。不。也不完全是虚无,在那黑漆漆的不可测的空洞之,还有一股如海如渊的恐怖气息扑面而来。

    在那一瞬间,天刑仙君好似看到了一条黑漆漆不知道有多长,不知道有多宽,好似横跨了整个世界的大河正无声无息的从他面前流过。这条大河也不知道有多深,她的水面宁静如镜,一点儿波纹都没有。浩浩汤汤的水波带着沉沉死气。恒古以来就这样流淌着。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天刑仙君从没有感受到这么古怪的气息,就算是华宗的老祖们,他们虽然也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但是也没有幽泉这么古怪。

    “我是幽泉。”幽泉很老实的回答着天刑仙君的问题,她说的是实话,一点儿虚假都没有。与此同时,她的手指轻巧的弹动着。虚空方圆数里的玄冥重水抽出了无数条比头发丝还要细小千百倍的水线,无数条水线宛如钢刀一样在虚空往来切割,发出刺耳的鸣叫声。

    虚空瞬时被那黑色水线切开,紧随在天刑仙君身后的十几名金仙狼狈的被无穷无尽的水线裹了进去。他们身上的青色光幕剧烈的震荡着,水线宛如巨人挥动的鞭,抽得这些金仙的身体在虚空往来蹦弹。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盻珞兴奋得祭起了珞雪剑,片片剑光犹如雪花一样轻盈的落下。

    很快珞雪剑的剑光就在空组成了一座气势磅礴的‘大三才诛魔剑阵’,剑光三三一组,三组一队,三队一阵。三阵而组成了整个大阵。密集的剑光按照天地人三才方位,引动周天星辰之力化为无数道细细密密的剑光向着天刑仙君斩了下去。

    盻珞的实力不强。但是青丘炎传授给她的剑阵很强悍。盻珞以金丹巅峰接近元婴境的修为,牵引剑阵爆发出了几乎堪比三劫境修士的杀伤力。无数道星光漫天乱射,打在众多金仙的护身青光上发出‘啪啪’脆响。

    天刑仙君的瞳孔一缩,从盻珞的剑阵,他隐隐看出了一些端倪。这绝对是仙界豪门世家的嫡系传人才能学到的顶级剑阵,那些普通的仙门和世家,他们根本别想染指这样的剑阵密卷。

    盻珞的出身来历一定不凡,很可能她背后也站着不知道几个难得招惹的老怪物。

    但是不等天刑仙君看破盻珞剑阵的来路,一已经踏着一朵白莲从殷血歌身后冉冉冒出。她一言不发的将手上的一串佛珠向着天空一丢,十八粒龙眼大小半透明的金色佛珠突然迸射出夺目的金光。佛珠炸开,每一颗佛珠内都有一座金光隐隐的菩萨本尊像浮现。

    “十八莲台镇魔大阵!”天刑仙君的脑又是一阵眩晕,这一串佛珠的来历非凡,这绝对是佛门莲台大菩萨级别的存在才能炼制的佛门异宝,虽然是一次性的佛门重宝,但是正因为是一次性的道具,所以他能发挥出的威能绝对惊人。

    一祭出的这座大阵,每一尊菩萨本尊像的实力都堪比一位莲台大菩萨的全部实力。而佛门的莲台大菩萨,那绝对是金仙巅峰级的存在。十八位这样的大菩萨联手,瞬间爆发出的威力几乎堪比佛陀一击。

    “大力金刚降魔杵!”一双手结成金刚降魔印,厉声喝道:“给姑奶奶我砸死这混账东西。”

    十八尊菩萨本尊像同时举起双手,浩瀚佛力从虚空不断遥空灌注下来,这座大阵居然牵引来了某位佛门真正大能的关注,他遥空灌顶,将自己的一丝佛国本源之力投放了过来。

    虚空隐隐有一片金光闪烁,亿万佛盘坐在莲台上,正口诵佛经,赞颂佛门大德的无量功德。菩萨本尊像的脸上露出了慈悲的笑容,她们轻轻挥动双手,在她们头顶分别有一根长达百丈开外的巨型降魔杵正在凝聚。

    “这位大师,这是我华宗……”天刑仙君厉声大吼,他想要报出自家的来历,威慑一让她住手。

    “阻我大道,如杀我父母,此乃血海深仇。”一双眸精光四射,她蛮横的打断了天刑仙君的话:“有你。无我,今日你必死无疑。”

    一很恼怒。天刑仙君如果单纯每天派派小杂鱼的仙兵仙将攻打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她也就懒得真的动用自己的底牌下这样的辣手。但是天刑仙君居然敢破坏规矩,借用大罗道器强行破开大阵,带着数百下手冲入玄天大陆对殷血歌下毒手,那就不要怪她辣手无情。

    她的某一世前世,可是赫赫有名、凶名在外的屠龙师太,一柄屠龙刀下也不知道杀戮了多少仙人、修士、妖魔、鬼怪。她在佛门也不是没有根基,没有后台的人。一个华宗,还吓唬不到她,区区一个天刑仙君,杀了就杀了,大不了她豁出去不要这脸面,找自己当年的师尊和一众师门长辈出面!

    佛门大能最擅长护短,最擅长不讲道理。最喜欢黑白颠倒、死占便宜不吃亏。

    一就不信华宗的那几个老家伙,能在自己的师尊和师门长辈面前占便宜。

    十八尊金光四射宛如黄金铸成的降魔杵被那些菩萨本尊像伸手握住,这些菩萨同时高呼一声‘我佛慈悲’,然后满脸是笑的抡起降魔杵就狠狠的向天刑仙君当头砸了下去。

    “风紧,扯呼罢!”殷血歌只觉一股毁灭性的危机感当头压下,他吓得浑身寒毛直竖。左手一把将幽泉和盻珞夹在了胳膊下,右手一把搂住了一的腰肢,一口老血喷出数十丈远,血光影遁连同血肉替形的秘术同时发动,身体一晃就到了万里之外。

    ‘咔擦、嘣、轰隆隆’的古怪巨响从后方绵绵传来。已经遁出了万里之外的殷血歌只觉身后一阵热浪扑来,好似有一块大铁板狠狠的在他身上拍了一下。直打得他浑身骨节轰鸣犹如铜钟巨响。

    沉闷的巨响声,殷血歌被撞得向前飞出了数百里才稳住了身形。恐怖的火光和热浪从他身边犹如长江大河溃堤一样呼啸冲去,滚滚烟尘席卷天地,一波一波精纯而宏大的佛门法力波动翻翻滚滚的冲刷了过来,将大地掀去了一层又一层。

    回头望去,身后出现了一个半径万里的圆形盆地,这个盆地足足有百里深,一道粗达千里的金红色火柱正从盆地的正冲天飞起,一片片佛光祥云宛如奔马一样从离地千里的高空呼啸掠过。

    在那火柱烟云,数百名监察司的金仙就好像飓风的苍蝇一样向着四周乱飞。他们身上的青色光晕已经散碎了大半,殷血歌分明看到其有大半的金仙正七窍喷血,有些人的胳膊和大腿正诡异的扭曲着。

    很显然天刑仙君手上的那张仙符威力绝大,放出的护身仙光让这些仙人保住了性命。但是一发狠,动用了压箱底的保命的底牌奋力一击,这一击的威力实在是太大,足足发挥出了相当于一品大罗金仙的全力一击,这张仙符也无法承受这可怖的一击。

    如斯可怕的一击,也就是仙界的大地和虚空都比鸿蒙本陆坚固亿万倍不止,所以这相当于一品大罗金仙的倾力一击才仅仅造成了这么一点儿破坏。如果放在鸿蒙本陆的话,这一击怕是能将亿万里方圆的一切化为乌有,就连天空的星辰都会被破坏数百颗。

    “我佛慈悲,弟今日妄动无明,那也是那群混账罪有应得。”一双手合十,正儿八经阿的向着火光升起的地方行了一礼:“若有被牵连在内的无辜生灵,弟得空之后,当为你们念诵三篇往生经,助你们顺利轮回,投胎大富大贵有德人家享受无边福报。”

    顿了顿,一眯着眼冷哼道:“若是有哪个倒霉的死鬼,不依不饶定要找我的麻烦,我不介意打得你们魂飞魄散,让你们彻底超生。如果有糊涂鬼,不知道你们的仇人是谁,就去找天刑仙君吧,你们都是被他害死的。”

    殷血歌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一。

    血鹦鹉则是用翅膀捂住了眼睛,有气无力的"shen yin"着:“看看,看看,这是怎么说的?佛门弟就是这样的嘴脸,无耻,无耻之尤,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火光烟云渐渐散去,在那爆炸的正心位置,一道青光冲天而起。

    浑身衣甲粉碎。大片精壮的肌肉暴露在外,浑身上下密布着数十条裂口。鲜血不断滚滚流出的天刑仙君悬浮在半空,正在剧烈的喘息着。他的头顶一条赤红色的火光冲起来有数十丈高,火光隐隐可见一尊龙盘绕的巨大磨盘正在急速的旋转着。

    “天灾地劫天刑大磨?”一惊讶的叫了起来:“他修炼的居然是这种霸道神通?难怪他的道号是天刑。”

    殷血歌则是无奈的用手抚摸着下巴,一压箱底的一招,居然都没能轰杀天刑仙君,这家伙的家底可真够厚实的。天刑仙君身上那张仙符所化的青色仙光已经粉碎,但是他的身体四周漂浮着四张菱形金盾,四块盾牌放出厚重的金光将他裹在里面。正是这四面金盾挽救了天刑仙君的生命。

    “殷血歌,你还有什么底牌?”天刑仙君声嘶力竭的嚎叫着,他看着殷血歌这边,跳着脚怒骂着:“来,来杀了我,来啊!本座和你不死不休,你这蝼蚁。贱种,你胆敢伤损本座金身?”

    血歌剑带着一声邪异的剑鸣声悄然飘出,殷血歌紧握长剑,向天刑仙君比划了一个割脖的危险动作:“好啊,你只求死路,我就成全你。天刑仙君。你是华宗弟,很了不起么?你是仙庭仙军,很了不得么?你要杀我,我就一定要让你杀么?”

    “天地之道,适者生存。就算是金仙。也有陨落之日。”殷血歌身上散发出一股极其奇异的洪荒气息,他挥动长剑。滚滚血海从他身体四周奔涌出来,方圆万里的血海无数的鬼君、鬼将、鬼卒仰天咆哮怒吼。与此同时,幽冥十八禁囵塔也冉冉飞出,十八尊镇狱鬼王带着亿万恶鬼从塔狱冲了出来。

    通红的血海在下,黑漆漆的鬼雾在上,殷血歌长剑向着天刑仙君一指,红色血海、黑色鬼雾浩浩荡荡的向着天刑仙君冲杀了过去。无数鬼怪嘶声怒吼着,带着灭绝一切的气息冲了上去,将天刑仙君和他身边的数百金仙死死地裹在了里面。

    这几个月来,金一他们袭杀了数百金仙,这些金仙的仙魂都被殷血歌用血海强行转化,如今他的血海金仙级的鬼君也有近千数,天仙、地仙级的鬼将何止百万,而地仙以下的鬼卒们,那更是无法计量。

    加上塔狱无穷无尽的恶鬼,亿万鬼怪团团裹住了天刑仙君一行人,无数血光、鬼气向着他们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

    天刑仙君好生威猛,他头顶天刑大磨急速旋转着,放出金银二色火光照耀四方,凡是被这金银二色火光碰到的鬼卒、恶鬼,就纷纷化为灰烬。一眨眼的功夫,天刑仙君击杀的鬼卒、恶鬼就何止百万?

    但是让天刑仙君惊恐的是,那些被他天刑大磨击杀的鬼卒恶鬼,短短几个呼吸之后就从血海、鬼雾内重新出现。他们虽然气息变弱了许多,但是原本应该被天刑大磨绞得魂飞魄散的他们,却好端端的丝毫无损的重新出现了。

    七朵血莲花在殷血歌的身后出现,每一朵血莲花的莲花瓣上都密密麻麻的浮现出无数鬼卒的名字。

    一旦天刑仙君击杀了某一位鬼卒,他的一缕真灵就重新在血海出现,然后不断的汲取四周的天地灵气,短短几个呼吸后就重新恢复,再次加入了战团。无非是新生的鬼卒实力比原本的自己削弱了一成左右,但是这无碍大局。

    塔狱也是这样的道理,十八重塔狱,每一重都有墓碑一座,墓碑上密密麻麻的铭刻了无数恶鬼的真名。一旦一尊恶鬼被天刑仙君击杀,那么墓碑上的真名一闪,他的鬼体就在塔狱重新凝聚。

    天刑仙君和他的数百下属就被这无穷无尽的恶鬼、鬼卒包围在内,任凭他们如何厮杀,恶鬼和鬼卒只有越来越多,根本不见丝毫减少。

    殷血歌的血海一丝丝的缩小着,鬼卒死伤一次,都会极大的消耗血海内的能量。但是这些日殷血歌吞噬了近千金仙的精血,还有极其庞大的精元储存在血海,这种消耗,他完全拼得起。

    但是让天刑仙君绝望的事情很快就出现了,数以百万计的玄天府直辖的仙兵仙将腾空而来,他们架起了十八座金仙级的天罗地网,迅速封禁了四周的天地灵气,压制了天道法则的运转。

    天刑仙君和他的下属们动用的仙法仙术顿时一凝,他们再也无法从外界抽取任何的天地灵气为自己所用,他们每激发一道仙术,都必须要动用自己的本命仙力。

    他们体内的仙力犹如退潮一样急速减少,而殷血歌他们也加入了对天刑仙君一行人的围攻。

    殷血歌从玄天府府库搜刮到的无数仙符宛如暴雨一样砸下来,各色仙雷更是源源不绝。

    幽泉掌控玄冥重水漫天乱打漫射,直打得众多金仙都苦不堪言。

    盻珞的剑阵虽然威力弱小,可是战场上任何一道剑光都没人敢忽视,她飘忽不定的剑光让众多金仙的精力消耗又多了一分。

    一则是絮絮叨叨的在一旁念诵佛经,劝众多金仙洗心革面、浪回头。她虽然没有直接攻击这些金仙,但是她的诵经声却极大的削弱了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的战力直线降低。

    至于血鹦鹉更是龌龊,他高高飞翔在空,不时的掏出几坛老酒喝下去。浅红色的尿水就好像山泉水一样,细细潺潺的不断滴落。金仙们的金仙器上不时冒出几点诡异的烟气,随后他们的仙器威力就骤然下降了一大截。

    猛不丁的,几声惨嚎响起,十几个金仙同时被恶鬼冲近了身体,被他们三两下撕成了碎片。

    随后血海一卷,这些金仙的仙魂、仙体都在血海消融无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