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僵持(书号:13584

第二百三十八章 僵持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呼唤多点推荐票咯!

    ***

    “杀!”

    一声大吼,金从虚空冲出,挥动青龙长刀闯进了一队仙兵阵列,大刀带起一道长达百里的青光,一刀将两尊金仙的头颅劈了下来。两张禁灵符从金的战袍袖里飞出,将两尊金仙的尸体封得结结实实,然后卷起两具金仙尸身转身就走。

    万余名仙兵仙将被金的突袭搅得阵脚大乱,他们乱杂杂的结成阵势想要围攻金,但是一片血雾升腾而起,无数血海鬼卒嚎叫着卷起了滚滚血浪向前一卷,万余名仙兵仙将就同时被血水淹没。

    远处仙宫内,天刑仙君怒极咆哮,带起一道长长的遁光向这边袭来。

    但是下方五彩光芒一动,三万千根大五行灭绝光针无声无息激射而来,打得天刑仙君护身仙光一阵颤抖,他头顶悬浮的一面金龙圆盾不断迸射出点点火光,发出‘叮当’脆响。

    天刑仙君惊怒万分,却又带着三分畏惧的向后连连闪身,在大五行灭绝光针的威胁下,他根本不可能追上已经遁入了玄天大陆的金。他只能怒声呵斥,发泄性的将数十团仙雷远远的砸向玄天大陆,在那一片五彩光晕溅起大片的雷火。

    玄天峰顶部,殷血歌盘坐在一个能够清净凝神的,用菩提树心雕成的蒲团上,浑身气息内敛,不断的有隐隐雷鸣声从他体内传来。天道人皇宝箓的修炼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他丹田的血海再一次被淬炼到了近乎凝固的水准。而且血海的直径已经飙升到了万里上下。

    和监察司仙军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一月有余,这一个月来,金一等十八位金仙不断出击,屡屡有所斩获。这些监察司的仙人身家丰厚,每个人身上都有极多的仙丹灵药。

    加上藏身玄天峰内的崇元等人身上携带的大量仙丹,殷血歌一个月来借助灵丹之力,轻松的闯过了登天境和纳元境的修炼。

    登天境,淬炼元神,让元神壮大到可以随意在虚空神游的境界。殷血歌修炼血海浮屠经,辅修天道人皇宝箓。凝结的元神强横异常。凝练无比,甚至堪比地仙的仙魂。所以登天境的修炼他是一晃而过,根本没有耗费太大的功夫。

    纳元境则是吸纳天地灵气淬炼肉身,让**变得无比坚固。以应付未来的三难、三劫。但是殷血歌精修鸿蒙血神道。**强度堪比仙人;辅修天道人皇宝箓。他的**更是强横无匹,通体精纯浑厚没有一丝杂质。

    所以纳元境的修炼,对殷血歌而言也没有任何的难题。短短半月就已经修炼完成。

    而金他们斩杀的金仙,大量金仙精血不断服下,动用天道人皇宝箓将其各种驳杂的成分驱散后,转化而成的至精至纯的血海元力,已经让他的血海直径达到了一万里。

    万里血海,这是三难境巅峰的法力修为。而此刻,殷血歌正要引动三难境的第一道劫难。

    幽泉和盻珞都忧心忡忡的站在殷血歌身前,不眨眼的看着殷血歌血气奔涌的身躯。

    一则是笃定的站在殷血歌身旁,她信心满满的笑道:“不要担心,你们的尊主和师尊,他的底打得太厚实了。他凝成了仙识,元神堪比仙魂,**堪比专门锻体的地仙,甚至还有超出。这样的怪胎,什么三难、三劫也就是走个过场罢了。”

    话音未落,殷血歌的赤脚上,两个涌泉穴内突然喷出一缕淡黄色的阴火。冉冉火焰从虚无生出,循着殷血歌的经络气穴一路灼烧了过去。阴火所过之处,殷血歌的身体迸射出淡淡的金色光辉。大片阴火疯狂的灼烧殷血歌的肉身,但是在那金光笼罩下,他的身体丝毫无损。

    根基太雄厚了,根基太扎实了。

    寻常修炼者面对这无形无迹不知其发源的阴火,往往要准备无数法宝、各种灵丹妙药,甚至还要修炼三五门应付火劫的神通秘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还要依靠天大的福缘,才能侥幸度过。

    但是殷血歌的**堪比专门锻体的地仙,鸿蒙血神道的修炼,他已经达到了金身境的大乘境界,这是堪比佛门不坏金身的强横法体。这阴火对普通修士有极大威胁,但是对殷血歌而言,只是一个笑话。

    只不过,这阴火疯狂灼烧下,殷血歌依旧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刺痛。

    这刺痛并非来自于**,而是来自于他的元神。他能清晰的感知到,他的元神似乎和这个世界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某些奇异的变化。他的元神散发出的气息,本来和这个世界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浑浊混沌在一块儿的味道,但是现在,他的元神就隐隐有了一份出尘的飘逸之气。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殷血歌张开嘴,他的嘴里喷出了一道黑红二色混杂的烟尘。

    一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恭喜殷道友,这后天血肉皮团全部炼化,这已经是真正的仙家道体了。从此之后,各种神通变化施展起来,却是得心应手,再无滞碍了。”

    黄色的阴火逐渐熄灭,这阴火奈何不得殷血歌的身体,所以在帮他炼化了体内那一丝后天血肉之气后,就此消失无形。而殷血歌并没有停下修炼,他的心念一动,体内血海翻滚如潮,突然他的身体四周就有丝丝缕缕的空间裂缝出现。

    一丝丝说不出颜色,若有若无,飘忽不定的细风从那空间裂缝飘出,顺着殷血歌的七窍吹进了他的身体。这风一进入他的身体,就立刻鼓荡起来,犹如飓风一样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殷血歌的身体内光芒大盛,元神内喷射出道道血光。任凭这风如何鼓荡、如何肆虐,却无法从他身上带走任何血肉、元神。唯独殷血歌感受到,这风所过之处,他的身体和员身上原本先天存在的,一层好似隔绝了他和这个世界之间感应的帷幕,突然就被吹散了。

    那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平日里殷血歌对此并无任何感触,唯独这风一来,他就分辨出了其的不同。他好似脱去了身上的某种枷锁,浑身上下变得格外的清灵。

    他的元神微微一动。元神之力逐渐化为淡淡的血雾和他的**开始融合。殷血歌顿时知道。他已经踏上了凝聚仙体的最后那一步。如果说**是阳,元神就是阴;如果说**是大地,元神就是苍天。只有阴阳融合,天地交汇。二者彻底融为一体。这才是仙体之始。

    一旦仙体彻底凝聚。就是所谓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从此天地间绝大多数的基本道则,就对仙人失去了约束力。从此仙人长寿逍遥。再也没有了寿命的约束。

    那一丝细风无奈殷血歌,反而为他脱去了身上的最后一层枷锁,于是他也最终无奈消散。

    而后,无数鬼啸声重重叠叠的袭来,于不可测的虚无之境,无数魔念凭空而生,殷血歌面前各种异象层出不穷,金山银海,美女如云,各种堕落之境让人神思摇动。

    一旦心神被这三难最后一波心魔难给撼动,那么元神立刻会被域外天魔夺走,从此身死魂消,长生之路就此断绝。但是殷血歌最不怕的就是这所谓的域外天魔,他长颂一声佛号,元神上突然喷射出三十重色泽各异的佛光,烈烈佛光照耀全身,当即将所有域外天魔彻底化去。

    ‘哗啦啦’一声巨响,殷血歌丹田内的血海瞬间突破一万里的极限,体内囤积的庞大金仙精血急速释放出来,血海的直径急速的增长。一万里,两万里,三万里,最终血海突破到直径万里的时候这才停歇。而且这血海内的血元精纯凝练犹如金刚宝玉,通体晶莹不见丝毫杂质。

    “妙不可言。”

    殷血歌长身而起,仰天连声大笑。

    一刻钟的功夫,轻松度过普通修士畏如生死大劫的火、风、魔三难,彻底斩去了鸿蒙世界对修士**和元神的最后一重约束,殷血歌只觉浑身轻松,就连念头都通达了许多。

    万里的血海翻滚,其亿万鬼卒、鬼将、鬼君跪倒在血海上,齐声向殷血歌大声赞颂。血海之上一朵又一朵血莲花急速凝结,随后漫天血莲飘散。无数鬼卒纷纷争夺这些血莲花,他们只要吞下一瓣,就能增长三五年的苦功修为。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血海内的所有鬼卒都提升到了金丹境以上。

    高空,十几队仙兵仙将结阵向着玄天大陆的一处直辖星球冲杀了过去。他们张开天罗地网,冻结了四周的灵气波动,想要突破大阵的阻碍,破坏那颗修士星球上的地下灵脉,断绝这些星球对玄天大陆输送的地脉灵气。

    但是一道金光闪过,金一等尊金仙从虚空闪出,他们冲出大阵,对着那些仙兵仙将领军的金仙就是一通大砍大杀。玄天大陆上数以百万计殷血歌麾下的仙兵仙将同时擂鼓呐喊,在无数仙人、修士的呼喊声,就听得金一一声大吼‘’,十几颗金仙的头颅就被他们一击斩下。

    金一大笑三声,禁灵符飞出,将那些仙魂来不及逃出的金仙尸体彻底封禁,然后拖拽着这些金仙的尸体迅速的返回了玄天大陆。

    天刑仙君和十几名实力强横,起码也在金仙七品以上的仙官仙将同时瞬移赶来。

    天刑仙君伸出手,一道大擒拿手印向着金一的背影拍了过去。但是青丘炎掌控的眩光塔当即喷出三万千根大五行灭绝光针,无声无息、飞行绝迹、穿透力惊人的光针犹如暴雨,逼得天刑仙君一行人连连倒退,那里还顾得上抓人?

    殷血歌浑身气穴通常,周身法力翻滚犹如海啸。

    看到气得大吼连连的天刑仙君,殷血歌不由得放声大笑。

    这一个月来,监察司的仙人大军固然占据了总兵力和个体实力上的优势。但是面对眩光塔坐镇的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面对掌控大阵的青丘炎,天刑仙君和他的下属们硬是没能想出破阵的法。

    这一个月来,天刑仙君只能一次次的派遣下属,想要去破坏那些修士星球对玄天大陆输送的天地灵气通道。但是这些修士星球都在大阵的笼罩下,更有金一等人神出鬼没的截杀,一个多月的时间,天刑仙君麾下金仙折损了两百多人,却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

    天刑仙君好几次设下了各种埋伏,甚至不顾体面亲自出手偷袭。但是这些埋伏也好。陷阱也罢,只要天刑仙君他们一出现,暴风骤雨一样的五彩光针就呼啸而来,打得他们连连后退。

    依仗着如此无赖的战术。殷血歌统辖的玄天府这些日斩获颇丰。除开两百多名金仙被他纳入血海。成就了血海鬼君之体,更有过百万的仙兵仙将被血海吞噬。

    而这些金仙体内的精血,也被殷血歌慷慨的赏赐给了他血海神教的一众门人弟。其他那些实力过于微弱。根本无法吞噬金仙精血的血妖也就算了,盘咟等尊金仙,他们的实力都已经稳稳的晋升了一阶,成就了二品金仙之位。

    这些日里,盘咟人也遮掩了面目,配合金一等人四处出击,借助大阵的言语,骚扰得天刑仙君的军营日夜不宁。虽然在整体实力上,天刑仙君的仙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是在实际战场上,殷血歌却是节节胜利,从取了无数的便宜。

    眼看着又是一波派去损毁大阵灵气传送的仙兵仙将被全歼,天刑仙君气得七窍生烟,指着玄天大陆就破口大骂起来:“殷血歌,你好胆!我劝你一句,若是你现在乖乖出阵投降……”

    殷血歌鼓足气,施展了一传授的佛门狮吼的神通,滚滚声浪顿时传遍了这一方星空。

    “废话少说,有种就入我大阵,和我决一生死。没种就给我滚,省得像团狗屎一样,在这里有碍瞻仰。”

    天刑仙君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起来,他沉默了一阵,突然厉声喝道:“殷血歌,你的罪过又增加了一条。就在半个月前,圊云州令傅三峰以及数百府令,他们全都魂飞魄散而亡。”

    殷血歌惊讶的看着天刑仙君,他好奇的问道:“哦?他们死了,和我有关?”

    天刑仙君阴沉着脸看着殷血歌,咬牙道:“你和他们签署了血咒密卷,定了赌注。这些日,他们没有将输给你的赌注送来,结果他们都被心魔反噬,全部陨落了。”

    冷笑了一声,天刑仙君冷声道:“殷血歌,你害死了堂堂一州州令,还害死了数百同僚,这个罪名,就算是大罗老祖也庇护不了你。乖乖出阵,你还能得一个善终。”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殷血歌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出阵也是死,不出阵还能活,我干嘛出去?天刑仙君,废话少说,有种你就下来和我单打独斗,没种你就滚远点吧。”

    随手指了指那三十条粗达万里,沟通了三十座直辖星球和玄天大陆的灵气柱,殷血歌无比灿烂的笑了起来:“玄天大陆物产丰富,有大阵庇护,我好吃好喝好睡,而且修为一日千里。有了仙君大人的诸位下属送来的仙丹灵药,我短短月余突破两个大境界,眼看着仙业有望啊。”

    “我不急,我真的不急。”殷血歌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天刑仙君,我就在这里和你耗着,我看你能耗多久。”

    天刑仙君沉默,他悻悻然的看了一眼殷血歌,又是胡乱的向大阵砸下了一大堆的仙雷,无可奈何的退回了仙宫发闷气去了。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这座大阵的威力太大,镇压阵眼的仙器太过于厉害,天刑仙君的确是无计可施了。

    过了许久许久,从那仙宫内才传来了一声怒吼:“殷血歌,你会后悔的。”

    殷血歌就当没听到天刑仙君的咆哮,他只是坐在蒲团上,笑呵呵的询问盻珞最近的功课如何,偶尔又向青丘炎请教几句,询问一番大阵的变化和控制。

    更多的时候,他会拉着幽泉,带着血鹦鹉满玄天大陆的乱窜。这玄天大陆面积广大,风景绝美的景点何止百万?几人一通游山玩水,殷血歌连续突破带来的心境不稳,也就很顺利的稳固了下来。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天刑仙君绞尽脑汁,施展了数十种手段想要隔绝玄天大陆和直辖星球的联系,但是在青丘炎的应变下,在金一等人的亡命突袭下,天刑仙君只是一次次的损兵折将,两个多月的时间,天刑仙君手下的金仙又被斩杀了三百多人。

    如此惨重的损失,就算是天刑仙君都有点扛不住了。

    金仙级别的存在,在仙庭可是高端战力,每一尊金仙都是他们身后的仙门、家族耗费了最少百万年的苦功、花费了无数的资源培养起来的精锐。如果是和神人作战,损失金仙再多都说得过去,但是围剿区区一个殷血歌,前后居然被斩杀了数百金仙,天刑仙君也都无法承担这责任。

    被逼无奈之下,天刑仙君顾不得自己的脸面,终于开口向华宗的高层求救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