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雷霆之势(书号:13584

第二百三十五章 雷霆之势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崇元从华宗老祖那里得来了让人震惊的消息,但是还不等殷血歌盘算出应付的手段,央仙域仙庭直辖的监察司一支精锐部队已经赶到了圊云州。

    虚空神锚破开星空,直接定位在了圊云州府上空。

    伴随着低沉的战鼓声,一座仙气萦绕的仙宫顺着虚空神锚开辟的通道直达圊云大陆。这座仙宫面积巨大,方圆有百万里之巨,四周飘荡着数千片白色的云团,上面驻扎了大量的仙兵仙将。

    一尊身穿金色仙袍的仙官从仙宫上冲天飞起,他手持一卷散发出万丈金光的卷轴,冷淡无情的俯瞰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傅三峰等一众圊云州的大小仙官仙吏。

    “奉紫薇太上宏元妙法仙帝之命,彻查圊云州玄天府被神人攻破一案。圊云州一众仙庭所属听令,尔等职司暂停,一应公全部封存,所有人闭门幽禁,等待调查。”

    傅三峰惊骇的抬起头来,他高声呼喊道:“天使大人,玄天府被神人攻破一案,上次已经……”

    通体金光缠绕,面容威严的仙官冷冷一笑,凌空就是一掌按了下来。傅三峰惨嚎一声,好似大石板下的蛤蟆一样,被无形巨力压得平平扁扁的贴在了地上,一口血当场喷出了数十米远。

    金光的仙光厉声喝道:“那至尊仙君,乃战部所属,他只管扫荡神孽,清净地方,哪里懂什么锄奸断案的事体?这清查奸佞,诛杀一干与神孽勾结的败类之事。自然有我监察司来操办。”

    双眸透出一缕金光,带着无穷压力罩在了傅三峰的身上,这仙官冷笑道:“傅州令如此心虚,莫非你和神孽有所勾结?有所牵连?难不成,玄天府就是傅州令卖给那些神孽的?”

    傅三峰被这仙官一掌打得吐血不止,五脏腑都受到了重创,如今听得这仙官开口问话,他根本就没力气还口。他只是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一张老脸上尽是怒火,但是心里却忍不住剧烈的抽搐起来。

    他傅三峰可是太皓宗门人。太皓宗在仙庭也有极强的实力。宗门老祖和两位仙帝有着不错的交情。仙庭监察司要来圊云州办案,怎么着他也应该提前收到风声。

    但是他一点儿消息都没听到,监察司的大员就兴师动众的杀了过来,而且他们没有动用耗费时日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而是直接调动了耗费极大。但是只要一瞬间就能从央仙域直抵圊云州的虚空神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悬浮在天空的监察司仙官并没有给傅三峰思索的时间。数十名如狼似虎的监察司仙将从仙宫降落,一把按住了傅三峰,掏出捆仙绳将他绑得结结实实。然后直接丢进了仙宫的监牢。

    圊云州府迅速被监察司的仙兵仙将占据,原本圊云州的所有官吏都被勒令聚集在府衙周围的宅邸,每个人都按照地位高低,分配了一间或大或小的屋,每个人的屋前窗下都站上了三五个不等的监察司仙人。

    随后圊云州的库房被贴上了封条,所有仙官仙吏的死宅都被穷凶极恶的监察司仙人闯了进去,一些宅邸被挖地三尺的大肆搜索,也不知道他们在找些什么。

    但是时间刚刚过去了一刻钟,几个监察司的仙官就突然出现,然后他们高声呼喝着,将数十名圊云州所属的仙官从幽禁的屋里提了出来。

    当着无数仙官仙吏的面,这些在圊云州地位颇高的仙官被监察司的仙人强行按在了地上,然后几个身穿红衣的刽手走了过来,一言不发的挥动大刀就将这些仙官斩杀当场。

    一名监察司的仙官站在被斩杀的仙人尸体旁,冷冰冰的说道:“这些人,勾结神孽,证据确凿,死有余辜。”

    就是这么一句话,就断送了数十名实力最弱都在天仙五品的圊云州仙官的性命,百万年的苦修顿时一朝翻为画饼。目睹这一切的圊云州仙官们吓得面皮发青,他们不断的掏出各色传信灵符向自己的后台靠山求救,但是圊云大陆已经被监察司彻底封锁,他们的信息根本无法传递出去。

    过了没多久,一溜儿十几位还没有离开圊云大陆返回自家辖地的府令也被监察司提了出来。同样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证据确凿、死有余辜’,这些在仙庭算是一方小诸侯的府令,同样被按倒在地砍下了头颅。

    圊云州的仙官仙吏们顿时鼓噪起来。

    按照仙庭监察司的严苛律令,这些最基层的仙庭正七品的府令们,就算他们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名,真的要斩杀他们,那同样是要上报仙庭,由仙庭刑部的大员们走过了程序,才能在郡守一级官员的监督下,验明正身后当众处斩。

    这些监察司的人,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没有宣布任何罪名,甚至直接绕过了仙庭监察司的正常流程,直接将十几位府令斩杀,这完全就是乱法。

    十几位府令的人头血淋淋的还在地上翻滚,当场就有数百名圊云州的仙官鼓噪冲出了自己的屋。他们围住了那个下令杀人的监察司仙官,七嘴八舌的向他讨要公道。

    而这群监察司的仙人给予这些仙官的公道就是——他们围攻监察司仙人,勾结神孽,证据确凿,处死。

    又是数百人头满地乱滚,圊云州的那些仙人终于回过神来——这些监察司的人就是来杀人的。他们根本不是来办案的,他们为的就是杀人!

    随后,一名监察司的仙兵‘无意漏了嘴’,他向一名被他看守的仙官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崇元丢了面,所以崇元特意求了他在监察司交好的朋友。来圊云州大杀一气给自己出气的。

    这仙兵还很好心的劝说那仙官,崇家在华宗地位崇高,掌握了极其恐怖的权势。圊云州的仙官仙吏们是不可能对抗崇家的无上权威的,他们想要活命,还是赶紧向崇元求饶才是。

    这一番话用极其恐怖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圊云州的官场,无数的仙官仙吏豁出去性命的想要找到崇元。但是崇元早就跑得无影无踪,连带着他下属的位仙将和无数圊云州监察司的仙兵仙将都不知去向。

    恐怖的杀戮在持续,短短三天的功夫,圊云州本土的数百万仙官、仙吏和仙兵仙将被监察司的人斩杀。所有人的罪名都是一条,他们勾结神孽。证据确凿。所以该死。

    这股恐怖的浪潮迅速向圊云州治下的各处仙府扩散开去,这一次仙庭监察司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单单金仙级的高手就有两万人之众,他们的力量。足以碾杀圊云州本土的所有反抗。

    这些金仙三五人一组。带领着一支支精锐的仙军奔赴圊云州治下的各处仙府。也就是三五天的功夫。将近三百位府令,连同他们的家属、族人,所有的下属。所有和他们交好的仙门和家族的修士、仙人,都被监察司的仙人们用勾结神孽的罪名斩杀当场。

    监察司的仙人们就好似瘟疫一般,所过之处留下了无数的血腥。

    甚至有一些偏僻一点的仙府,从上到下所有的修士、仙人都被杀得干干净净,最终监察司的仙人们只能从邻近的仙府,抽调出一批仙官仙吏,暂时接管了仙府的所有权力。

    殷血歌坐镇玄天府,血海神教的弟已经分派去了各处仙府,潜伏在了平民当。无数的消息犹如潮水一样传回,监察司的仙人们狠辣果断的手段,以及他们对崇元恶行的渲染,都让殷血歌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面色难看的崇元,殷血歌长叹了一口气:“很蹩脚的借口。你的女儿让你丢脸,所以你为了报复傅三峰,不顾太皓宗和华宗的交情,借用监察司的力量打击报复傅三峰和他的党羽?”

    崇元强忍着哭泣的冲动,可怜巴巴的看着殷血歌。

    他也没想到,华宗的那位老祖为了实现独占圊云州的目的,居然会用这样的绝户计。

    没错,这样一来,他崇元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都只会认为,他崇元因为自己女儿的丑事而恼羞成怒,为了报复傅三峰和令狐巧巧,从而借用监察司的力量打击报复傅三峰。无论是清灵郡还是西平洲的那些大员们,都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有监察司的重臣在圊云州‘查案’,只要他们没有离开圊云州,那么华宗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圊云州内肆意行驶。监察司在仙庭的地位特殊,当监察司的仙人没有结束调查的时候,极少会有其他势力的人贸贸然的插手他们的事情。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华宗能够彻底的掌控圊云州的一切。

    “只希望老祖能够从道宫内得到好处。”崇元苦涩的看着殷血歌:“不然当事情结束之后,太皓宗如果出面为傅三峰讨还公道的话,我,我就完蛋了。”

    绝户计,太绝了,绝得崇元的名气已经臭了大街,甚至崇家都被牵连了进去。

    因为自己的女儿丢脸,所以就动用官面上的关系对自己的同僚肆意的打击报复,崇元的名气算是彻底的毁掉了。且不说傅三峰身后的太皓宗必定到来的报复,以后崇元还怎么在仙庭立足?

    “为了宗门的利益嘛。”殷血歌把玩着手上的一枚玉印,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能理解你们老祖的想法。只要他能更进一步,牺牲掉你,还有你崇家,都不算什么。而且他更进一步的话,说不定他还能保住你,是不是?”

    冷笑了一声,殷血歌懒洋洋的靠在了大椅上:“再说了,也的确是你坏了你们老祖的筹划。如果你的女儿能乖巧一些,她的儿真的是傅三峰的儿,就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嘛。”

    殷血歌很不负责的在这里说着风凉话,崇元则是苦笑着看着他:“那么。主上,我现在该怎么做?”

    殷血歌沉吟了片刻,他正要说话呢,高空突然有急骤的仙力波动传来。‘咔擦’一声,他所在的玄天府大堂突然崩塌粉碎,一支巨大的金色手掌呼啸着向殷血歌当头砸了下来。

    “呔!”崇元怒啸一声,他袖里一枚金色玉符飞起,化为一片厚重的金色烟云挡在了上空。

    金色的手掌笔直压下,和崇元飞出的金色烟霞轻轻一撞,顿时同归于尽。化为缕缕金色的带着浓香的烟霞飘散四方。虚空一尊身穿金色甲胄的金仙惊疑不定的轻呼了一声。然后他大声呵斥起来。

    “崇元大人,你为何在此?圊云州那边,还要你暂代州令一职,坐镇全局。你为何在玄天府?”

    崇元苦涩的笑着。他发现他这几天除了苦笑。也就只能苦笑了。下意识的,他回头向殷血歌望了过去。

    看着高空三尊身穿金甲的监察司金仙,以及他们身后上万名全副武装的精锐。殷血歌向着他们抱拳行了一礼,恭谨的说道:“回禀三位大人,崇大人已经将我收为记名弟,现在我已经是崇大人的门人了。”

    带队的那名金仙皱了皱眉眉头,深深的向殷血歌看了一眼,然后拔出佩剑,凌空一剑斩了下来。

    “记名弟?莫名其妙。死罢。”

    一道长达百里的金色剑光呼啸落下,宛如一片厚重的天幕向着殷血歌的头顶砸来。玄天峰剧烈的震荡着,剑光距离山体还有数里远,山峰上就已经被撕开了无数条极细的剑痕。殷血歌身上的衣衫骤然粉碎,身体上也出现了无数条细细的血痕。

    扛不住,挡不住,一剑就足以将殷血歌存在的一切痕迹抹杀。

    长啸一声,殷血歌双手急速结印,口念诵咒语,偌大的玄天大陆轻轻一颤,一片五色毫光从玄天峰下冲天而起,眨眼间彩光就将玄天大陆和周边的三十颗直辖星球整个儿包住。

    第一至尊帮殷血歌布置的压箱底的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全盘发动,玄天大陆地下无数条灵脉疯狂奔涌,精纯的五行之力呼啸怒吼,在大阵的转化下凝成了一片一片的五彩霞光笼罩天地。

    一片五彩光芒凌空一扫,那名金仙发出的剑光就被霞光扫得无影无踪。

    殷血歌拔出一面五彩斑斓的大旗凌空一晃,大阵再次一动,一片茫茫五彩毫光凌空掠过,三位金仙身后追随的万余名监察司精锐顿时被大五行灭绝仙光化为灰烬,连带着他们身上的仙器一并化为无数粉屑飘落。

    三尊金仙勃然大怒,他们气得身体都在哆嗦。领头的金仙指着殷血歌厉声呵斥道:“贱种,你焉敢违抗天兵?你出身何门何派,你本家何在?你犯了死罪,你是死罪,你和你的师长亲眷,都得死,没人能救得了你。”

    殷血歌面无表情的看着三位金仙,他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不想和你们动手。但是你们见面就是杀手,很显然这是没办法谈下去的喽?我都认崇元为师了,你们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呢?”

    三位金仙齐声冷笑,其一人厉声喝道:“我们奉命斩杀圊云州所有勾结神孽的仙人,你殷血歌就是黑名单上第一人,你还想活?”

    轻轻的摇了摇头,殷血歌用力的会动了一下大阵的主控阵旗。他厉声喝道:“金一,轮到你们来活动活动了。这三个家伙……全部杀了,将他们精血抽出来,他们的仙魂,我正好将他们祭炼成血海鬼君。”

    金一等十八位金仙死士同时带起一溜金光冲上高空,他们穿戴上金色的仙甲,带着腾腾的煞气向三位目瞪口呆的监察司金仙冲了过去。伴随着惊怒至极的咆哮声,三位金仙瞬间被狂潮一样的攻击淹没。

    “毁掉玄天府和圊云州之间的传送仙阵。”看着三位被强行抽取了仙魂的金仙,殷血歌有气无力的哼哼了一声:“让我想想吧,既然他们不讲道理想要我的命,那么我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太舒服啊。”

    沉吟了一阵,殷血歌笑着向崇元招了招手:“崇元啊,你说如果我把鸿蒙道宫的消息卖给其他宗门的老祖们,我会是什么下场?”

    崇元有点惊惧的看着殷血歌,过了许久,他才苦笑着摇了摇头:“本门老祖绝对会亲自出手抹杀主上,不管是谁阻挠,他都绝对不会让主上好过。”

    殷血歌的笑脸顿时僵硬成了一团,他呆呆的抬起头琢磨了许久,最终也和崇元一样连连苦笑。

    为什么他会招惹到这样的麻烦?第一至尊给他安排了玄天府令的职司,这是第一至尊的一番好意。但是这好事情怎么会演变到这一步?

    如果说招惹了崇元的敌意,殷血歌还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勉强解决的话,华宗的老祖一出,这就完全没办法抵挡了。大罗金仙啊,那可是大罗金仙!而且按照崇元的说法,这位老祖在好些个元会之前,就已经是大罗金仙巅峰的存在,是大罗老祖最顶尖的人物。

    “这一次,我们麻烦大了啊。”

    殷血歌看着身边众人,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似乎是为了应征殷血歌的话,短短三天之后,虚空神锚直接打开通道,监察司降临圊云州的那座巨大无比的飞行仙宫带着无数的仙人,犹如泰山压顶一般降临玄天府。(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