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目的(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三十四章 目的(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周一了,忘记呼唤推荐票了!!!

    大家记得给猪头投推荐票,要紧,要紧!

    ***

    短短一盏茶时间,吃奶的力气都花费出来的崇元,就被金一、金二轻松镇压。

    自幼养尊处优,修炼一帆风顺,双手几乎不沾阳春水的崇元,不仅仅修为比金一、金二弱了一截,他的作战经验和战斗意识,更不是金一、金二两位出生入死在无数绝险之地历练过的死士的对手。

    体内仙力被封禁,浑身重要气穴被密密麻麻的禁仙符贴得严严实实,十几根捆仙索、缚龙索之类的禁锢类仙器将崇元捆得和粽一般。更有金一、金二手持利刃站在他身边,只要他稍有异动就立刻斩杀,崇元算是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盘咟等人在大战初起的时候,就已经施展仙力将四周虚空彻底封禁。所以监察司这里打得天崩地裂,但是外界却没人知晓半点儿风声。等得崇元被禁锢了,他们个立刻驾驭着监察司上空的悬浮仙府封锁四周,将监察司彻底和外界隔绝。

    殷血歌坐在一根断裂的梁柱上,翘着二郎腿看着跪在面前的崇元,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并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是一个麻烦,很大的麻烦。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在玄天府修炼,以玄天府一府之地能够提供的资源,我起码可以安静的修炼到天仙巅峰。”

    崇元跪在地上,重重的向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他怒视着殷血歌。咬牙切齿的狞笑着:“麻烦,你是给自己招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华宗不会放过你。崇家也不会放过你。殷血歌,你敢破坏我华宗数千年来的谋划,你这是在找死。”

    殷血歌的心骤然沉了下去,他深深的看了崇元一眼,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华宗数千年的筹划?你给我说清楚,崇元,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一直盯着玄天府那块地不放?”

    根据崇元前些日的动作,殷血歌还以为崇元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师门晚辈出口气。为了某些私利为他的师门晚辈谋取玄天府的府令一职。如果单纯是崇元的私人行径,那么干脆将他也掌控在手,殷血歌也就不怕任何旁的事情了。

    但是如果这件事情混杂了华宗的利益在内,那么殷血歌能扛得住么?

    “殷府令,看来你也有几分根基,身边的随从,居然有三品巅峰的金仙。”崇元古怪的冷笑着。他不屑的看着殷血歌,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是谋取圊云州的一州之地,这是我华宗的老祖亲自交待下来的事情,我们筹划数千年,圊云州七成的府令都已经是我华宗的弟。”

    殷血歌骤然跳了起来,他直愣愣的盯着崇元呵斥道:“胡说八道。七成府令是你华宗的弟?他们……”

    他正想要说根据那些府令的律令,他们大部分都是出身圊云州土著修炼家族的精英弟,他们根本就和华宗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殷血歌突然想到,这些土著修炼家族,他们真的就是圊云州的土著么?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殷血歌很深沉的看着崇元。

    “我不会告诉你,你也没办法从我这里得到任何的消息。”崇元幸灾乐祸的看着殷血歌:“我不知道你用什么鬼祟手段收买了盘咟那个蠢货。但是敢破坏我华宗的大计,你和你身后的人都得死。”

    手指在膝盖上轻轻的弹动了几下,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吞噬了盘咟等位金仙的大量精血,丹田内已经有数万里方圆宽广的血海骤然缩小了一大截。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轻轻的一荡,一缕奇异的气息飘散出来,一滴拇指大小晶莹剔透的血珠悄然凝结而出。

    就和盘咟他们一样,殷血歌吸掉了崇元体内成的精血,然后将那一滴血珠强行滴进了他的嘴里。

    崇元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他惊恐的大吼大叫,拼命的调动仙识想要抵挡这一滴精血散发出的浓烈血气对他仙魂的侵染。但是这一次殷血歌耗费的精血能量比收服盘咟他们时要庞大了数倍,崇元的实力也不过是和盘咟他们相当,任凭他如何挣扎,他的仙魂依旧一寸寸的被侵蚀。

    盘咟他们主动敞开仙魂,接受精血之气的洗练,他们从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而崇元如此剧烈的反抗,不仅没能从得到好处,反而还承受了极大的痛苦。精血之气疯狂的冲击他的仙魂,一寸寸粉碎他的仙识,剧烈的痛苦让崇元浑身汗如雨下,身体都扭曲得变形了。

    以殷血歌自身的实力,他根本不可能侵染金仙级的存在。但是血海浮屠经起码也是大罗道藏级的神奇存在,内蕴无穷的奥秘。将殷血歌的本命精血通过血海浮屠经提纯凝聚后,滋生出的精血就足以让金仙俯首听命。

    过了整整一个时辰,剧烈挣扎抵挡的崇元突然绝望的"shen yin"了起来:“华宗,不会,不会放过,不会放过……”

    沉沉的叹息了一声,崇元的双眸突然变成了诡异的血色,他缓缓站起身,然后一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毕恭毕敬的向殷血歌沉声问候道:“主上,崇元多有冒犯,还请主上恕罪。华宗在圊云州谋划极大,还请主上小心应付才是。”

    看着变得恭敬无比的崇元,殷血歌点了点头,示意金一、金二放开了崇元身上的各色禁锢手段。恢复了自由的崇元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一五一十的将他所知道的,华宗在圊云州的所有谋划都说了出来。

    首先,崇元将自己的女儿崇秀儿嫁给傅三峰。这就是华宗诸般手段最重要的一条——华宗必须让最可靠的人接掌圊云州令的职位,如果崇秀儿的儿傅秀峰能够顺利的继承傅三峰的位置。那么崇元和傅秀峰联手,圊云州的一切权力都尽在他们手。

    其次,数万年来,通过各种手段,或者威逼利诱,或者移花接木,或者李代桃僵,圊云州八百府令。已经有七成府令明里暗里成为了华宗的弟。在他们的努力下,在崇元的大力配合下,他们领地上的那些最强大的仙门和家族,都已经成为了华宗的附庸势力。

    甚至很多仙门和家族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投靠了谁,他们根本没想到他们居然已经成为了华宗的棋。

    按照华宗的谋算,等崇秀儿的儿成长起来还有数千年的时间,在这数千年内。华宗完全可以将圊云州八百仙府完全掌控在手,并且让他们领地上绝大多数的仙门和家族成为自家的附庸。

    等到傅秀峰真正的接掌了傅三峰的位置,圊云州的州令和监察司令联手,加上八百府令和无数仙门、家族的配合,就足以犁庭扫穴,将所有还没有归附自家的土著仙门和家族彻底荡平。让圊云州真正的成为华宗绝对掌控的领地。

    “圊云州在整个仙界,并不算什么富饶之地,甚至只能算是边疆贫瘠的所在。”殷血歌不解的看着崇元:“花费这么大心力,耗费这么大的代价,图谋圊云州的绝对掌控权。你们想要干什么?”

    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崇元恭谨的向殷血歌磕了一个头。

    “主上有所不知。根据本门老祖查访到的蛛丝马迹,当年鸿蒙世界大乱,神灵强行开辟仙界,制定天道规则,逼迫所有仙人飞升仙界,随后神、仙之间爆发第二次上古鸿蒙战争,有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他就陨落在这圊云州的领地。”

    抬起眼睛看了殷血歌一眼,崇元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述说起来。

    现今的仙人和修士,都知道地仙之上是天仙,天仙之上是金仙,金仙之上是大罗。几乎所有的仙人和修士都认为,到了大罗金仙的境界,就是一方道祖的身份。

    但是唯独那些真正跻身大罗金仙的存在,以及他们的嫡传门人才知道,大罗金仙之上,还有混元,而混元之上,还有鸿蒙。混元大罗金仙和鸿蒙大罗金仙,那才是上古时代真正了不起的存在。就是他们主导了仙人和神灵的战争,就是他们舍生死战,彻底将神灵从鸿蒙世界主宰的王座上掀了下来。

    时至今日,上古的鸿蒙战争已经成了传说,成了仙人之偶尔流传的神话故事。那些有创世、灭世之能的混元老祖和鸿蒙老祖们,他们已经销声匿迹,或者陨落,或者隐居,或者化身亿万游戏三界,或者干脆就跑去了鸿蒙之外开辟道场,再也不在世间露面。

    圊云州的地盘上,就有一位上古之时,人类最古老的一位鸿蒙老祖陨落前遗留下来的道宫。这是华宗的那位老祖耗费了无穷无尽的心力,损耗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道行,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好容易才寻访到的一丝蛛丝马迹。

    鸿蒙老祖留下来的道宫,其他的不说,如果有一言半语的大道感悟遗留下来,就对华宗现今的老祖拥有无穷尽的好处。他已经站在了大罗金仙的巅峰,但是再也找不到前进的道路,如果能有一位鸿蒙老祖的修炼经验,或许他面前就会立刻敞开一扇大门。

    更不要说上古时代仙界初开,那时候的先天灵物满地都是,或许鸿蒙老祖小憩的云榻,就是一件威力无穷的先天灵宝。

    “想要独占好处啊。”殷血歌皱起了眉头,他已经感到了莫大的危机正在步步紧逼。

    “圊云州乃荒僻之地,平日里也没什么外人会跑来这里滋扰。只要我们将圊云州上上下下的所有仙人都变成我们的附庸,然后再谨慎一点行事,未来我们开启鸿蒙道宫,也不用害怕风声外泄了。”崇元恭敬的看着殷血歌,将华宗的盘算一一说来。

    华宗的如意算盘打得极好,只要上上下下的州令、监察司令以及众多仙官仙将都变成华宗的人。只要八百府令都变成华宗的弟,那些仙门、家族的高层也都被华宗掌控。那么圊云州就变成了铜墙铁壁,内外消息彻底隔绝,再也不用害怕消息外泄。

    到时候他们就能太太平平的发掘鸿蒙道宫的无穷利益,尽可能的独占其的好处。

    按照华宗老祖的算计,只要将圊云州完全掌控在手,彻底隔绝了这里的消息,华宗起码能独占那道宫数千年之久。而数千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华宗整体得到一个巨大的飞跃。到时候就算有人得知消息想要虎口夺食,华宗也不用再忌惮什么。

    “鸿蒙大罗金仙遗留的道宫啊!”殷血歌苦着脸看着崇元。

    过了许久许久,殷血歌才小声的问道:“你不要告诉我,那道宫就在玄天府境内?”

    崇元干巴巴的笑着,他脸色诡异的看着殷血歌,轻轻的点了点头:“不仅仅就在玄天府境内,而且还和主上有不小的关系。主上还记得那琼雪崖么?那颗两仪星。就是那道宫所在。”

    殷血歌很是头痛的"shen yin"了一声,两仪星,两仪星,怎么又是那鬼地方?

    他苦涩的看着崇元说道:“似乎,那上面还有一座上古人皇的帝陵?”

    崇元摊开了双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神人入侵。动用了那座帝陵的禁制,将岩延之和他麾下仙兵仙将一举全歼。老祖就是知道了这个消息,才断定那座道宫就在两仪星上。原本没这个消息,老祖也只能推算出道宫大致的方位,但是那一片星空。起码有数万个修士星球哩。”

    “鸿蒙大罗金仙啊。”血鹦鹉低声的咕哝着,眼珠里一缕精光四射。嘴角都有口水滴了下来:“那可是能够压着鸟爷的亲爹狂殴暴打的存在。鸟爷的老爹当年何等气焰,幽冥界独尊的人物,就是被两尊鸿蒙大罗金仙毒打一通后,被逼定下了道轮回的幽冥道则。”

    血鹦鹉的声音极轻,却没瞒过崇元的耳朵。

    崇元惊骇的抬起头来,双眸金光微微一闪,仔细的盯着血鹦鹉看了半晌,然后他身体微微一哆嗦,飞快的低下了头去。作为华宗的嫡传核心弟,崇元自幼阅读了华宗内无数的典籍,幽冥界的详细情况,他是知道的。而能够在幽冥界内‘独尊’的人物,他当然知道那个可怕的存在。

    而那存在的本体形象,崇元更是心知肚明。那是曾经在漫长的岁月搅得三界都不安宁的魔物,就算在仙界,他的名字也是一个禁忌。血鹦鹉是那个人的嗣?那殷血歌到底是什么来路啊,他身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怪胎存在?血鹦鹉,他到底是怎么闯进仙界的?

    崇元心里犯着嘀咕,但是他现在已经转化为血妖之体,整个人的灵智都已经被殷血歌控制。所以他心里就算有再多的念头,他也只能唯殷血歌的意志为主,根本容不得他开口质疑什么事情。

    “麻烦大了点。”殷血歌苦恼的叹了一口气:“你说,我能从那鸿蒙道宫内得到什么好处么?”

    崇元呆滞的看着殷血歌,过了好半晌,他才突然笑了起来:“主上是在说笑了,那位鸿蒙老祖虽然陨落了,但是他留下的道宫是何等灵物?就算是本门老祖亲身进入,都不敢说能够全身而退,金仙若是踏入,说不得就是飞灰的下场。主上虽然,虽然神通广大,但是主上的修为……”

    殷血歌无奈的点了点头,看样,他是不可能从这鸿蒙道宫内得到任何的好处了。

    沉吟片刻,殷血歌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崇元的袖里一道金光飞了出来。一片华美瑰丽的霞光绽放开来,一条清峻犹如山间古松的身影悄然在霞光出现。不知道隔着多么遥远的距离,一股玄而又玄、沧桑古老的气息依旧从那身影扩散开来,逼得殷血歌和金一、金二都不由自主的向后连连倒退。

    崇元则是第一时间的跪倒在地,恭敬的向那身影磕了一个响头:“老祖。”

    一边磕头,崇元一边双手掐印,放出数十道金光将四周虚空彻底封锁。

    那身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柔声问道:“崇元,你那女儿是怎么回事?”

    崇元的身体微微一颤,哆哆嗦嗦的说道:“老祖,崇元教女无方,实在是……”

    再次轻叹了一声,那身影慢吞吞的说道:“区区圊云州令的职位,原本算不得什么大事。奈何你已经在那里做了监察司的正印官,仙庭从没有一地主官和监察司的正印官归属一方势力的事情,所以宗门才授意你用那手段,循着正经途径,取下圊云州令的宝座。”

    “为了一切都顺理成章的自然行事,宗门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单说那两颗孕龙丹,就花费了宗门多大的力气?”幽幽叹息了一声,那身影曼声道:“可是你那女儿倒好,作出这样的事情,一切力气都白费了且不提,本门还如何将圊云州彻底掌握在手上?”

    崇元的额头上一滴滴的冷汗不断的滑落,他跪在地上,根本不敢抬头。

    那身影沉默了半晌,然后轻轻的挥了挥手:“罢了,非常事,当用非常手段。细水长流、水到渠成的手段不成,那么就用雷霆万钧、犁庭扫穴的法吧。你和傅三峰既然做不成翁婿,那就让他去死。”

    “本门就有人来,你好生配合,将圊云州一举拿下就是……只是,你的个人名望,怕是要损毁殆尽了。”

    不容崇元开口,那身影已经慢慢的黯淡了下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