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选错了人(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选错了人(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多投点票吧,亲爱的亲们!!!

    ***

    飘浮在虚空的精巧仙山上,殷血歌和一对坐在山巅一株古松下。

    侧下方极远处,就是圊云大陆,硕大无朋的大陆上一条条流云清晰可见,甚至还能看到仙人、修士们赶路时带起的道道遁光。偶尔大陆上一点灵光闪烁,那是某处超大型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被启动了。

    端着茶壶,殷血歌皱着眉头看着一。

    “所以说喽,那傅秀峰到底是不是傅三峰的亲生儿,现在谁都不能打包票了?”

    一把玩着手上的佛珠串,云淡风轻的点了点头。

    “那崇秀儿自作自受,她嫁给傅州令之后,居然还和她那个青梅竹马的"qing ren"勾勾搭搭。虽然她和傅州令同时服下了孕龙丹,但是谁也说不准,这孩到底是谁的。”

    给自己和一分别倒了一杯茶,殷血歌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那么,这就是悬案喽。这么说起来,我心里的愧疚也会少一点。毕竟崇秀儿算是我的对头,但是那娃娃可是无辜的。硬生生被我用血脉替代之法做弄了一次,嘿。”

    一端起茶盏,嗅了嗅茶香,然后一饮而尽。

    “有什么好愧疚的?既然是对头,自然是不择手段。我佛门弟固然慈悲为本,却也不乏雷霆手段。阻我道途者,杀;坏我禅心者,杀;损我佛门根基者。杀。”

    秒眸向殷血歌扫了一眼,一淡然道:“我佛门当年。有一尊极其著名的古佛,自号‘七杀头陀’,一生屠杀生灵无数,单单率领佛兵杀光一方星空数百万星球所有生灵的事情,他老人家就做下了不止百次。”

    殷血歌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惊骇的看着一:“佛门还有如此杀神?”

    一抿嘴一笑,淡然道:“他老人家杀戮无数,我佛门最初的根基。就是他一手奠定的。等我佛门根基稳固,佛门香火旺盛之后,他老人家就闭关潜修,从此更名‘大笑头陀’。如今我佛门寺院的大殿内,供奉的四十尊上古佛陀,他老人家名列第三。”

    七杀之后,就是大笑么。

    想想这位七杀佛祖当年杀得星空都变成一片血红。为佛门生生杀出一片根基的场景,殷血歌心的一丝纠结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天地大道,就是弱肉强食,就是适者生存,狮猎羊,那羔羊固然可怜。但是狮若是改吃草,岂不是活活饿死了自己?

    “那婴孩如何处置了。”殷血歌看着一。

    “令狐夫人和我前世还有几分交情。”一淡然道:“我已经着他将那孩送去我昔年的记名弟门下,抹杀他的过去种种,让他在我佛门之下,做一个清心寡欲的佛吧。”

    眯了眯眼睛。一柔声道:“他那般好的根基,若是一心一意钻研佛门经。当有大成就。”

    殷血歌点了点头,佛门的那些经么,无不是劝人为善的东西。让一个孩童从小就在佛门接受熏陶,不传授他什么刚猛强横的佛门神通,未来佛门自然会多一尊心慈手软的大德高僧,也不会有人再来找他的麻烦。

    回头看了看圊云大陆,殷血歌突然笑了起来:“可怜我们的州令大人,好好一场满月酒,嘿嘿,这下他颜面大失,也不知道在这州令的位置上还能坐多久。”

    一浅浅一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州令大人的位置牢不可动,倒是我们的监察司司令大人,他可是要有麻烦了。令狐夫人的亲叔叔,刚刚被仙庭指派为西平洲的洲镇,堂堂仙庭正一品的大员,有他出手,谁敢和傅州令为难?”

    殷血歌张开嘴,半晌没吭声。

    难怪令狐巧巧会在大殿上,当着这么多的宾客扯掉傅三峰的面,感情还有这么一步后手埋伏着?令狐巧巧的亲叔叔成为了西平洲的洲镇,堂堂的仙庭正一品的重臣,有他在后面撑腰,傅三峰的这个州令的职位,自然是稳如泰山。

    而令狐巧巧当众给了傅三峰这么大一个难看,她的亲叔叔却又强势降临,未来傅三峰的夫纲不振,自然也是可以预期的。毫无疑问的,以后傅三峰傅州令的家务、政务,搞不好都得听令狐巧巧的了。

    “啧,这位令狐夫人,倒也是好算计。”殷血歌看着圊云大陆,冷笑了几声:“那我们的崇元大人,苦心算计这么久,结果把女儿都给赔了进去。这崇秀儿,以后也嫁不了人了吧?”

    “做了这样的丑事,还能嫁人么?”一冷冽的笑了笑:“昨天酒宴刚散场,崇元就将崇秀儿送回华宗崇家,听说他当众给了崇秀儿好几个耳光。有那莫生竹的口供在,崇元的老脸也是丢光了。”

    伴随着翅膀的扑腾声,血鹦鹉挺着大肚皮慢的飞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血鹦鹉挤眉弄眼的向一‘喳喳’叫嚷了起来:“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仙人,不就是嫁人后勾搭几个男人么?这有什么丢脸的?在幽冥界,魔魅一族的女人,她们勾搭的男人越多,家主才越有面呢。”

    一和殷血歌同时张开嘴说不出话来,血鹦鹉絮絮叨叨的在那里描述魔魅一族的奇异风俗,那种种匪夷所思的场景,让从未踏足过幽冥界的两人听得是目瞪口呆。

    就在血鹦鹉大肆描述魔魅一族的女人身材有多好,皮肤有多滑,风情有多浓郁的时候,骤然间一声震天价的雷鸣声疯狂袭来。这座归属玄天府所有的,悬浮在圊云大陆上空的仙山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无数重阵法禁制被轰得支离破碎。所有的山峰几乎是同时崩塌炸开。

    高空弥漫着浓郁的金色烟云,上百万的仙兵仙将已经布成了大阵。张闪耀着夺目金光的天罗地网疯狂的在高空蔓延开,迅速的将整座仙山包裹在了里面。

    天地灵气骤然凝固,体内的真元法力也都变得晦涩僵直,所有人的实力都被压制到了平日里的三成所有。

    数百面巨大的蛟龙皮战鼓被身高数米的黄巾力士疯狂的捶响,沉闷的鼓声震得仙山一阵阵的颤抖,伴随着刺耳的爆裂声,方圆千里左右的仙山地面上裂开了无数条大大小小的裂痕。

    一名负责这座仙山日常打理的圊云州礼宾司的仙吏惊慌失措的飞上了高空,他张开嘴正要说话。一道金光呼啸而来,一支金光灿灿的长箭洞穿了他的眉心,将他的整个上半身都化为一片金色光雨炸碎开来。

    手持长弓的金甲仙将威严的咆哮了一声,然后指着悬浮在半空的殷血歌厉声呵斥道:“玄天府令殷血歌,你的事犯了,还不乖乖束手就擒,莫非你还胆敢违逆仙庭天兵?”

    手里依旧端着茶壶。殷血歌不紧不慢的给一手的茶盏倒了一杯茶,然后笑着向那仙将点了点头:“我的事犯了?我犯了什么事情?敢问这位大人,来此有何贵干啊?”

    金甲仙将周身仙力奔涌犹如狂潮,淡金色的烟云裹着他的身体,这是一尊实力达到了金仙一品,已经在体内凝聚了一条天道法则的强大仙人。他手指殷血歌。厉声喝道:“休要在本将军面前装糊涂,你的所作所为,瞒得过监察司的耳目么?”

    深吸一口气,金甲仙将厉声喝道:“你勾结神人,侵入玄天府。谋杀玄天府上任府令岩延之,杀戮无数黎民百姓。屠戮亿万修士,血案累累,证据确凿,容不得你巧言令色、推卸罪责。速速跪下,随我去监察司的大牢走一趟。”

    一道水光从殷血歌身边荡开,幽泉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殷血歌身边。她双手揣在袖里,眨巴着眼睛冷冷的看着金甲仙将。她一言不发,但是她一出现,四周的温度都直线下降,很快高空就有雪片飘落,点点黑色的雪片落在地上,不断发出清脆的响声。

    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封锁虚空,四面八方的天地法则被彻底压制,天地灵气被彻底冻结,就算是一员金仙都难得在这天罗地网动什么手脚。但是幽泉实力就连地仙都没达到,她的心境居然就能直接影响天象,让这一片被天罗地网封锁的千里虚空落下大雪?

    这意味着什么?这代表着幽泉的实力虽然微弱,但是她对天道法则的掌控,却完全超出了这架天罗地网所能禁锢的极限。换言之,她在某些方面,她在对天道法则的掌握上,或许已经达到了‘大罗境’。

    金甲仙将作为金仙境的存在,他自然知道仙庭配发的天罗地网都有何等威能。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更由百万仙兵仙将联手催动,就算是他自己也会变得骨软如泥,只能任凭擒拿。

    而幽泉居然能够在天罗地网的压制下,招出漫天大雪,这其后的意义让他不敢想象。

    作为圊云州监察司仅有的几员金仙级的干将,金甲仙将在圊云州的地位极高,他自然知道了昨天满月酒宴上,大殿发生的事情。幽泉神乎其神的让千多位仙人自相残杀,给了他们一个难堪,再联系今天幽泉的表现,金甲仙将突然觉得浑身发冷。

    一种从骨髓里涌出的寒意,让金甲仙将浑身僵硬无法动弹。他惊恐的看着幽泉,半晌没有说话。

    黑色的雪片一片一片的轻盈落下,这些雪片和普通的雪花不同,他们的质地致密,宛如水晶雕成。所以雪片落在地上的时候,和地面相互碰撞,就好似无数珍珠落进了玉盘里,‘叮叮当当’的脆响煞是悦耳。

    漫天雪花飘落,天地间只有那清脆的撞击声在回荡。

    殷血歌用自己的茶杯倒了一杯茶,笑吟吟的递给了幽泉。

    幽泉接过茶杯,一口将香茶喝了进去,她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冽如冰的双眸隐隐有一丝幽光闪烁。好似万年冰山开始了解冻。她轻轻的抿嘴一笑,顿时天地间的雪花同时无风舞动。无数黑色的光影在虚空摇曳生姿,偌大的一个被天罗地网封锁的天地,突然变得生机勃勃。

    “这位,仙友。”金甲仙将语气干涩的说道:“擒拿殷血歌,这是监察司……”

    幽泉打断了金甲仙将的话,她幽幽叹道:“我是尊主的侍女,你要擒拿尊主,就要把我一并擒拿。”

    金甲仙将顿时闭上了嘴。他绞尽脑汁的想要想办法如何破开眼前的僵局。能够在天罗地网的封锁下改变天象,让天空落下黑色的雪片。幽泉的实力不高,甚至可以用低微来形容,但是她对天道法则的掌握,已经到了让人惊悚的地步。

    他只是圊云州监察司的一员将领,虽然承担着擒拿犯罪仙官仙吏的重任,但是他不过是区区一品金仙。他有必要为了上司交代的人物,得罪这种背景深厚、来路莫测的人么?

    ‘铿锵’剑鸣声响彻天地,道道雪片一样的剑光冲天而起,剑光飘忽犹如深山随着山风舞动的云岚,飘忽莫测到了极点。面容绝美的盻珞披散着长发,白衣飘飘的从云烟冲天而起。她脚踏着一团飘忽不定的烟霞。兴奋的向金甲仙将大声叫阵。

    “我是师傅的开山大弟青丘盻珞,想要擒拿师傅,先过我这一关吧。”

    珞雪剑带起一声轻鸣,道道剑光循着一条条莫测的轨迹向金甲仙将斩杀了过去。金甲仙将强横的仙识扫过盻珞的身体,发现这不过是一个金丹境的小修士。顿时龇牙咧嘴的随手一指头弹了出去。

    区区金丹境的小人物,居然敢对他堂堂金仙出手?

    先毁掉盻珞的珞雪剑。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吧,让她知道金仙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是金甲仙将刚刚出手,他脑里电光石火般闪过了一个念头——青丘盻珞?青丘?是,是哪个青丘?偌大的仙界,青丘这个姓氏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其他姓刘、姓张的仙人家族多了去了,但是青丘一族,只有那个青丘,唯独那个青丘!

    天地间第一头尾天狐开辟的青丘一族,号称仙界第一智者家族的青丘一族,几乎垄断了仙界高阶仙器、高级仙丹、高级仙符等买卖的青丘一族,无数族人为无数仙界大势力重金聘用,为那些仙界大势力出谋划策、筹划全盘方针大略的青丘一族。

    金甲仙将睁大眼睛,双眸一抹金光闪过,狠狠的向着盻珞的身体扫了过去。

    在金甲仙将的另一个视界,向他冲杀过来的盻珞,不再是一个面容绝美的稚龄少女,而是一头浑身皮毛银白色,毛发尖端隐隐泛着金光,身后有条灵巧的尾巴飞快摇摆的小狐狸。

    金甲仙将的心脏剧烈的抽搐起来——果然是青丘一族的族人,而且居然是尾天狐最纯正、最纯净的血脉。他的眼前骤然一黑,突然有一种操刀闯入监察司大堂,将自己的上司崇元一刀捅死的冲动!

    在仙界,有一些势力,是大家公认不能招惹的。

    青丘一族,毫无疑问是那张不能招惹的黑名单上排名在前十的恐怖存在。招惹了这份黑名单上的其他势力,你最惨的下场也就是痛痛快快的被打得魂飞魄散,顺带着整个家族、整个师门被你连累,被那些大势力随手拍成粉碎。

    一了百了,倒也干脆。

    但是招惹了青丘一族,你将在漫长的岁月被无数稀奇古怪的祸事缠上身来,你个人和家族,以及背后的师门,以及和你所有的有关的人,都会被一张恐怖的天罗地网慢慢的绕进去。一寸寸的削弱,一丝丝的崩溃,在漫长的岁月,你的灵魂、**都将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最终在极度的绝望和恐惧慢慢的枯朽。

    生不如死,人间地狱般的折磨,这就是得罪了青丘一族的后果。

    金甲仙将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的攻击已经发出,他的手指重重的敲在了一柄扑面而来的珞雪剑上。

    ‘当啷’一声,珞雪剑上数十重符箓禁制同时爆发出刺目的金光,珞雪剑被他一指头弹飞了数百里远。

    盻珞的身体微微一晃,小嘴里当即一口血喷了出来。她的俏脸一白,无比委屈的向殷血歌叫了一声:“师父,这家伙差点毁了我的飞剑。”

    金甲仙将突然睁开了眼睛,他震惊的看着那柄被自己弹飞的飞剑,浑身毛孔突然张开,大片冷汗喷了出来。他无比庆幸的看着那柄被弹飞的飞剑,仅仅是被弹飞么?没有被自己摧毁么?

    不愧是青丘一族的嫡系族人,小小金丹境的修士,驾驭的飞剑居然能够承受金仙一击?

    当然,金甲仙将没有用力,他只是动用了相当于三品地仙的力量。但是这柄飞剑居然能够承受三品地仙的全力一击,这飞剑的质地得好到什么程度?盻珞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金丹境修士啊!

    金甲仙将张开嘴,想要向盻珞赔礼道歉,他愿意重金赔偿盻珞的损失!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殷血歌已经震怒咆哮起来:“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一品金仙,了不起么?金一金二,把这厮给我拿下来,狠狠的给我揍!”

    那些仙兵仙将惊恐的发现,两条高大的身影突然来到了自己的统帅面前,然后他们伸出手,好似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把掐住了自己的统帅,将他重重的掼在了地上。

    “给我打,往死里打,让这厮明白,找我的麻烦,他们找错了人!”

    殷血歌厉声喝斥着,支使着金一金二对着金甲仙将就是一通惨无人道的殴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