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章 滴血验亲(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三十章 滴血验亲(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哭,出门溜达了一圈,刚刚回来!!!

    ***

    端着酒壶,喝着美酒,殷血歌瞪大了眼睛,看着大殿上那一场惨烈的殴斗。精彩,真的是精彩,无法形容的精彩,一名金仙和一名天仙,犹如泼妇一样的撕扯在一起,简直太精彩了。

    令狐巧巧是金仙修为,崇秀儿却只是一位普通天仙。

    按照常理,令狐巧巧玉指一点,就能轻松击杀数百名崇秀儿这种实力的天仙。毕竟金仙和天仙之间的实力差距太过于巨大,如果说天仙是一只傲击长空的雄鹰,那么金仙就是传说无边北冥的鲲鹏神兽。

    但是面对崇秀儿抓向自己面孔的锋利指甲,令狐巧巧并没有动用任何的法术,没有使用半点儿仙力。她卷起袖,同样恶狠狠的一爪向崇秀儿俏丽的面孔撕扯了下去,并且后发先至的一把抓在了崇秀儿的脸上,给她留下了三条深可见骨的血印。

    鲜血喷溅了下来,崇秀儿的鲜血洒得满地都是。

    被傅三峰娇宠了好几年,自诩为傅家立下大功的崇秀儿哪里吃过这样的亏?就算是还没有嫁给傅三峰之前,她也是崇元的心肝宝贝,是养尊处优的豪门小姐,她的脾气可从来就没有好过。

    娇嫩的面孔剧痛,鲜血不断洒下,崇秀儿顿时好似被人一刀捅在了屁股上的母狮,嗷嗷叫着向令狐巧巧乱抓。令狐巧巧阴沉着脸,丝毫不示弱的向着崇秀儿的脸上接连抓下,并且不断的撕扯她的头发。

    两女都是正统的法修仙人,她们都没有修炼过任何的锻体功法,对于拳脚招式也是一窍不通。她们只是按照女人天生的厮打本能。相互殴打而已。

    但是令狐巧巧毕竟是金仙修为,她的**日夜受金仙仙力滋养,虽然没有专门锻体,她的**依旧比崇秀儿强悍十倍不止。她轻轻巧巧的一挥手,崇秀儿的手臂就被震得歪歪斜斜。根本无法靠近她的面孔。而她每一次的挥动指甲,都能在崇秀儿的脸上、身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尤其是令狐巧巧抓着崇秀儿黝黑亮丽的长发乱扯乱拉,大殿内的无数仙人都听到了头发断裂的‘砰砰’巨响。崇秀儿怎么也是天仙的修为,天仙的一根头发,那也比普通的钢筋钢丝强韧了数倍。所以崇秀儿大片的头发被拉断,密集的断裂声就好似弹琵琶一样刺耳。

    大殿内众多仙人没吭声。包括那些圊云州的府令、仙官在内,都没一个人吭声的。

    所有人都抱着各种各样复杂的心情,静静的欣赏着傅三峰妻妾二人的撕扯。甚至圊云州的副州令大人,他脸上还带着一丝神秘莫测的微笑,眸里隐隐有一丝奇异的光华闪烁。

    殷血歌下意识的向这位副州令大人望了一眼,正好看到他藏在袖里的左手。正紧紧的握着一枚闪耀着淡淡金光的玉符。那是一枚超远距离的,能够跨越仙域传送信息的金仙级信符。很显然,我们的副州令大人,正在向不知道多么遥远的外地的亲朋好友,现场直播这里发生的一切。

    奇异的仙力波动在大殿静静的扩散,一如湖面上被雨点溅起的涟漪。

    不仅仅是副州令一人,其他的圊云州各部的主官。各司的司令,都在偷偷摸摸的将这里发生的一切用最快的速度传播出去。堂堂一州之令,居然连自己的后宅都安顿不下来,这样的废物还有资格坐在州令的宝座上么?

    大家齐心联手赶走傅三峰,这是多好的事情啊?赶走傅三峰,就能顺手将他的那些心腹官吏全部干掉,圊云州的官位起码能够空出三成来。三成的官位空缺,谁没有个知交故旧的?谁没有个孙后辈的?如此大批量的官位出缺,可是万载难逢的好事。

    三剑道人等土著仙门佛宗的掌教主持们,则是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场闹剧。

    对他们而言。他们对圊云州的官职并无太大的诉求。作为圊云州的土著,他们的利益根本并不在这些仙庭设立的官职上。所以他们能够用一种超然的态度,观摩这一场热闹的妻妾大战。

    那些佛门的高僧大德,一个个都放下了清规戒律,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哈。烦恼,好烦恼,看傅三峰那张变得漆黑的面孔,这就是红尘的苦恼。清净好,清净妙,我们出家之人没有这等苦恼,正好一意精修、成佛成祖。

    亲眼目睹了堂堂州令大人后院倒了葡萄架的好戏,一众佛门的高僧大德们陷入了一种极大的大欢喜状态。他们的禅心发生了质的变化,他们选择了正确的修炼道路,他们对于佛门精义的理解,突然又增进了一层。

    傅三峰目瞪口呆的看着犹如疯虎一样打得崇秀儿浑身是血的令狐巧巧,他哆哆嗦嗦的发了半天呆,好容易又是震怒又是心痛的咆哮起来:“令狐巧巧,你疯了?给我住手,给我住手!”

    顾不得怀里抱着的儿,傅三峰随手将他丢给了身后站着的一位仙女,大声喘息着就要伸手去分开撕扯在一起的娇妻美妾。他自然也就没注意到,接过了傅秀峰的那位仙女,不动声色的将一根手指轻轻的划过傅秀峰的小嘴儿,一点儿殷红的精血悄无声息的滴了进去。

    正在‘呵呵’大笑的傅秀峰呆了呆,他的眸里闪过一抹晦涩的血光。

    殷血歌以血海浮屠经秘法凝练的本命精血开始在傅秀峰的体内作祟,傅秀峰的血脉气息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虽然凝聚了天仙之体,但是自身并没有任何的法力修为,同时心智也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婴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体内发生了什么,也无法阻止这种奇异的变化。

    傅秀峰原本的血脉气息被吞噬、消灭,崭新的血脉气息正从他的骨髓慢慢的滋生。

    傅三峰已经拉住了令狐巧巧的胳膊,他大袖一挥。一道狂风吹出,将令狐巧巧推得踉跄着向后退出了好几步。令狐巧巧顿时跳着脚的怒吼起来:“傅三峰,你敢对我出手?”

    傅三峰万分心痛的搂住了遍体鳞伤的崇秀儿,急忙掏出了两粒仙丹塞进了气息微弱的崇秀儿嘴里。等得崇秀儿身上的伤口开始愈合了,傅三峰这才转过头来朝着令狐巧巧放声怒吼:“令狐巧巧。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令狐巧巧一条八尺高,她指着傅三峰怀的崇秀儿厉声呵斥道:“做什么?我只是想要维护你们傅家的名声而已!这贱人做出来的好事,你真心不知道?”

    崇秀儿抽抽噎噎的哭泣着,两行清泪不断从她眼眶里滑落,她可怜巴巴的看着傅三峰,娇声呖呖的哭喊着:“老爷。我冤枉啊。大夫人这般说,我是没有活路了,我只能以死明志了。”

    令狐巧巧看着口口声声‘以死明志’的崇秀儿,冷声喝道:“雨竹谷,莫生竹,你不会忘了你这个青梅竹马的"qing ren"了吧?崇秀儿。你敢说,你没有私会过莫生竹么?”

    崇秀儿的脸色骤然惨变,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犹如见鬼一样看着令狐巧巧。

    令狐巧巧连声冷笑,她得意的看了一眼脸色骤变,眸里好似有火焰酝酿的傅三峰,轻轻柔柔的叹了一口气:“那莫生竹倒是生得俊俏风流的。难怪秀儿妹和他郎情妾意好生恩爱。若非我多了个心眼儿,还真不能生擒活捉那莫生竹,取到他的口供呢。”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崇秀儿嘴里发出,她指着令狐巧巧厉声喝道:“你,你做了什么?”

    崇秀儿刚刚惨嚎了一声,傅三峰就狠狠的一耳光摔在了她的小脸上。傅三峰的头顶有腾腾的青烟冒出来,他死死的盯着令狐巧巧怒道:“你做了什么?你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令狐巧巧冷笑着点了点头,随手从袖里掏出了一条白绢丢给了傅三峰。

    “做了什么?无非是杀了这小贱人的奸-夫,从他那里弄到了口供而已。恭喜你啊。傅州令傅大人,你一门心思宠着这小贱人,却是准备给人家养儿的了。”令狐巧巧笑得很得意,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大殿内死寂一片,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看着面色惨淡的傅三峰。

    殷血歌回头向一望了一眼。一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她对这件事情也不知情。殷血歌顿时点了点头,看来这崇秀儿,还真没有太过于冤枉她,傅三峰还真被扣上了一顶富有生命气息的帽?

    看着站在那里面带阴狠笑容的令狐巧巧,殷血歌轻轻的摇了摇头。

    好心狠的令狐巧巧,好狠辣的令狐巧巧。这件事情,就算按照殷血歌布置,傅三峰查出傅秀峰和他并没有血脉上的关系,但是最多崇秀儿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傅秀峰或许还会被傅三峰收养。

    毕竟傅秀峰的天赋太好了,大圆满的仙品灵根,一出生就是天仙之体,这是有机会成就大罗金仙的禀赋啊。就算不是自己的儿,傅三峰也会将他当做亲生儿一样抚养。

    但是令狐巧巧在大殿之上,当着这么多贵宾的面,将事情闹发开来。崇秀儿固然是完蛋了,傅三峰再也没有脸面把傅秀峰当做儿抚养。对于傅三峰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杀死傅秀峰,或者干脆将他交给傅家,用秘法抹去灵智,培养成家族死士。

    如此一来,令狐巧巧的亲生儿傅青峰,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竞争者。令狐巧巧这是斩草除根、赶尽杀绝的手段,她是一心一意要将崇秀儿和她的儿置于死地。

    至于说她拿出来的那一份白绢,上面有所谓莫生竹的口供,这绝对是她原本准备的杀手锏,准备用来对付崇秀儿的杀手锏。但是崇秀儿私通外人,这最多让她失去傅三峰的宠爱,却对她的儿没有任何损伤。

    今天令狐巧巧双管齐下,实在是将她手上的所有好牌都打了出来,崇秀儿是再难翻身了。

    看着脸色惨淡、神色骤然憔悴的傅三峰。殷血歌想起了崇元对自己的一次次的逼迫,想起了崇元的那些党羽对自己的轻视和威胁。轻轻笑了一声,打破了大殿内的沉寂,殷血歌将手上的酒壶往条案上重重一放,他朗声说道:“虽然这是州令大人的家务。但是这毕竟关系着圊云州的继承大事。”

    目光扫过大殿内众多仙人,殷血歌朗声笑道:“听闻圊云州万春谷精通药石之术,这滴血验亲的法门,想来是极其稳妥的。这傅秀峰是否州令大人的亲生儿,我们当场验证一次,不就水落石出了么?”

    傅三峰的身体重重的晃了一下。饶是他是金仙之尊,他也被殷血歌的话气得差点吐血。

    他宝贝儿的满月酒宴,居然闹出滴血验亲的戏码,这份奇耻大辱,他这辈都洗刷不去了。

    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殷血歌,傅三峰结结巴巴的咆哮着:“殷……殷府令!你。你,你好……”

    殷血歌不紧不慢的摆了摆手,他看着傅三峰,淡然说道:“好,我当然很好,州令大人以为呢?”

    令狐巧巧已经眉开眼笑的在一旁连连鼓掌叫好:“妙呵,殷府令的话说得再对不过了。这万春谷的谷主。今日不也来参加酒宴了么?快快请他进来,这乖孩到底是不是我们老傅家的种,还得好好分辨一二。”

    端坐在条案后面的圊云州副州令突然一跃而起,他朗声道:“此言极是,傅大人,您的嗣可是关系着我圊云州未来的继承权,如果我们选了一个出身卑微、来历不明、血脉卑贱之人继承圊云州的大权,这对我们圊云州的民,可不是什么好事。”

    除开一些畏惧傅三峰权势的仙官,在场的众多仙人唯恐天下不乱的纷纷开口称是。三剑道人等仙门大佬笑吟吟的走上前。纷纷劝说傅三峰,他们一定会做一个公证人,好生的辨别傅秀峰到底是不是他的儿。

    傅三峰的脸色阴晴变化不定,他看着大殿内突然群情沸腾的一众仙人,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

    深深的、狠狠的、无比怨毒的看了殷血歌一眼。傅三峰缓缓点了点头:“好,好得很。诸位盛情厚意,我傅三峰明白了。有请万春谷主,请他现场为我们调配一剂滴血验亲的药剂来。”

    傅三峰气得浑身都在哆嗦。

    在仙界,有无数稀奇古怪的法门可以验证一个婴孩是否是某人的嫡亲后裔。尤其是那些豪门大族的嫡系传人,一出生的时候就会验明血脉传承,从而登记在族谱之。

    傅三峰喜得贵,如果他正在太皓宗傅家的祖宅,傅秀峰的血脉早就被千方百计的验证了十几遍了。但是他位于圊云州这偏僻之地,他手上并无用来验证血脉的各种奇异灵物,他自身也并不擅长相关的各种奇门秘法,所以这必须的一道工序,他就省略了下来。

    按照傅三峰的想法,崇秀儿是崇元的女儿,崇元是他的下属,崇元想要在圊云州捞取一定的好处,就不可能在背后算计自己。所以他纳下了崇秀儿为妾,他是很心安理得的。

    他做梦都没想到,就有人胆大妄为到,从傅秀峰的血脉上,来找自己的麻烦!居然真的有人这么做了,居然真的有人敢这么做。今天这当众滴血验亲的戏码一上演,他傅三峰在圊云州的赫赫威风,起码就要粉碎一大半。

    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傅三峰怨毒无比的看着令狐巧巧,已经将她恨到了骨里。但是他却不能说任何话,越是现在这个要命关头,他越是不能离开令狐家的支持。尤其是现在他很有可能要和崇家闹翻的时候,尤其是现在他的声望受到沉重打击的时候,他必须将令狐家紧紧的绑在自己身上。

    阴沉着脸,傅三峰看着万春谷主被人带进了大殿,看着童颜鹤发的万春谷主当场调配了三十份滴血验亲的药剂,然后大殿内的那些仙人呼儿唤女的,很快就凑齐了二十对儿父或者父女,随意挑选了一份药剂将自己和女的鲜血滴了下去。

    药剂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所有人滴进药剂的血液都完美融合在一起,将药剂染成了金色。

    傅三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接过最后一份药剂,然后从傅秀峰的手指上取出了一滴鲜血滴了进去。

    犹豫了好一阵,傅三峰将自己的手指划破,一点淡金色的鲜血滴进了药剂。

    众目睽睽之下,傅三峰的鲜血和傅秀峰的鲜血相互剧烈的冲撞着,药剂的色泽迅速变成了诡异的漆黑色。无数气泡从药剂内冒了出来,最后‘啪’的一声,药剂彻底炸开,炸成了一缕黑烟飘散。

    傅三峰呆在了那里,令狐巧巧在一旁冷笑连连。

    崇秀儿则是身体一晃,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随后她突然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竹哥,竹哥,秀峰真的是你和我的孩儿?你,你,你在哪里?你怎么不来看我们的孩儿?你在哪里?”

    崇秀儿的话等同不打自招,傅三峰气得脸色发青,狠狠的跺了跺脚,头也不回的闯入了后殿,再也不见他出来。

    令狐巧巧轻笑了一声,她慢条斯理的挽了一下耳边垂下的秀发,轻柔的向大殿内的所有仙人欠身行了一礼:“诸位,今日事体,让诸位见笑了。些许水酒,大家不嫌弃的话,还请留下品尝一二。”

    妙眸一转,令狐巧巧柔声道:“若是大家有事的,也可以离开了。”

    殷血歌‘呵呵’一笑,顿时站起身来,第一个告辞离开。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