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夫人发难(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夫人发难(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PS:有哥们催更,说每天两章看得不爽。

    但是,但是,猪头的两章是一万多字将近一万一千字啊!

    相当于别的作者三更还多了。

    所以,每天两更已经很努力,很用功,很勤奋了!

    大殿外大雨倾盆,无数雨点撞击地面和屋顶,发出沉闷的响声。

    大殿内光明如昼,却死寂一片犹如鬼蜮。一千零八十张条案后面,已经坐满了客人。最上方的三十张条案后面,三百十个小方案后也坐定了圊云州最有权势一批人的随行人等。

    所有人都耷拉着眼皮,低着头沉默不语。但是一道道仙识宛如乱麻网一样在大殿内穿梭往来,这些仙人正在兴奋而期冀的交换着各自的想法,期盼着稍后就会发生的事情。

    殷血歌毫无疑问就是这一片乱麻的核心,无数道强横的仙识在他身边往来穿梭,肆无忌惮的想要窥视他的秘密。他身上的衣物,脚下的靴,头上扎着发髻的玉簪等等,这些零碎小物件都被这些强大仙人的仙识一次又一次的扫过。

    他身上几件能够自动触发护住的仙符发出轻微的鸣叫声,隐隐有一层烟云从这些仙符内扩散开来。这些仙符判断出了四周无数道仙识蕴藏的恶意,但是这些仙识只是窥视,并没有发动直接的攻击,所以这些仙符只是触发的临界状态,并没有真个的激发防御禁制。

    感受着四周肆无忌惮,渐渐向自己身体内部逼近的仙识,殷血歌眸里血光一闪,就要动用血海鬼卒的力量。将这些仙识彻底摧毁。但是他还没有出手,幽泉已经轻轻的笑了起来。

    好似万年冰山的幽泉一笑,顿时整个大殿都凭空多了一份颜色。那般场景,就好比一座枯朽、败坏的万年古刹,突然有无数灵芝仙草滋生。有迦陵鸟凌空欢唱一样,所有仙人都被幽泉的这一笑引得心神微微一荡,对自家放出去的仙识,他们也就失去了控制。

    幽泉细嫩的手指轻轻的往空气一点,一滴玄冥重水飞出,在空气凝成了一个古怪的幽冥鬼。一千多位仙人的强大仙识宛如飞鸟投林一般。纷纷向着这枚鬼飞了过来。

    众多仙人仙识失控的时间只是短短一瞬,但是幽泉就用一种神乎其神、诡异莫测的手段,将一千多道仙识搅成了一团,就好似一千多条麻线,被乱七八糟的打成了一个死结。

    在场的所有仙人同时一愣,他们几乎是同时发现了自己释放出去的仙识被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禁锢住了——的确是无比可怕的力量。他们每个人的仙识都被大殿其他的一千多位仙人的仙识所禁锢。

    众多仙人身形微微一晃,倾尽全力的将自家释放出去的仙识一震。那一滴玄冥重水所化的鬼被蒸发得无影无踪,大殿内的众多仙人齐齐口吐鲜血,甚至有修为较弱的天仙直接七窍流血,差点没一脑袋栽倒在地。

    这大殿内的众多仙人,无不是圊云州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他们见多识广、阅历渊博。他们刚刚吐血,就立刻明白了幽泉的手段。幽泉以微不足道的力量,牵引了他们的仙识针对大殿内的所有仙人发动了进攻。

    这就等同大殿内的每一个仙人,都同时被大殿内的其他仙人狠狠的用仙识撞了一记。他们外放的仙识被彻底摧毁,甚至仙魂都受到了剧烈的震荡。

    坐在殷血歌身边,身穿水火道袍的老道人狼狈的用袖一抹嘴,金色的血迹顿时消失无踪。他惊骇万分的向幽泉望了一眼,很认真的向幽泉稽首为礼:“这位仙友,贫道太华剑宗三剑道人此番有礼了。仙友大能,玄妙莫测。敢问仙友出身何门何派?”

    太华剑宗,圊云州无数仙门实力排名第一的显赫宗门。三剑道人自身已然是金仙一品的修为,而太华剑宗的前辈长老,起码有十余位金仙在闭关潜修。

    在圊云州这样的偏僻仙域,一个仙门能够有十几位金仙坐镇。这份实力足以震慑四方。要知道,在殷血歌得到金一等十八位死士之前,整个玄天府修为最强的也就是殷血歌的前任岩延之,他也不过是一位巅峰天仙而已。

    所以三剑道人的身份是尊贵的,在圊云州是举足轻重的,他如此正儿八经的向幽泉稽首行礼,甚至意味着整个圊云州的大小仙门对幽泉的肯定和承认。

    幽泉转过头来,漆黑的眸宛如夜间的寒星一般,深邃的眸光让三剑道人都不由得微微颤抖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幽泉没吭声,她只是抓住了殷血歌的袖。

    殷血歌微微一笑,向三剑道人点头示意:“三剑前辈,幽泉只是我的贴身侍女,什么大能不大能的,她就是一点点小孩的小把戏而已,值不得前辈这样郑重其事。”

    三剑道人哑然,大殿内的众多仙人哑然,他们都犹如见鬼一样看着殷血歌。

    幽泉又如此手段,不动声色,甚至没有耗费什么法力,就能让大殿内的千多位在圊云州赫赫有名的仙人‘自相残杀’,弄得他们齐刷刷的吐血。这种神通,这种妙法,幽泉只是他的侍女?

    按照这些仙人的判断,幽泉刚才施展的那一手神通玄妙异常,他们根本看不穿幽泉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在场的修为最强大的仙人,赫然是金仙二品的实力,就连他们都无法看透幽泉施展的秘法,也就是说,这秘法的档次,比他们传承的金仙道果要强出了最少一等。

    ‘大罗道藏’?玄天府令殷血歌身边的贴身侍女,莫非她得到了某位大罗金仙的亲自传授?也只有大罗金仙,才有这样的手段吧?让区区一个连地仙都不是的丫头,不动声色的让在场的如此多的仙人吃了这么大的一个闷亏?

    也只有大罗道祖亲自教出来的徒弟,才可能有这样逆天的手段吧?

    三剑道人以及大殿内的所有仙人。对殷血歌的态度都变得极其的和蔼。他们脸上带着笑,温和可亲的向殷血歌点头致意。尤其是距离殷血歌比较近的几位仙人,更是殷勤的主动向殷血歌介绍起了自己的身份。

    比如说圊云州无数仙门排名第二的万符灵应门掌教金符仙,排名第三的遁甲仙身宗掌教妙莲仙;圊云州佛门第一宗元洛寺的主持痴痴大师,佛门第二宗铁槛寺的主持如意头陀。佛门第三宗法莲寺的主持玉蝉师太等。

    这些仙门佛宗的掌教、主持个个都是金仙级的实力,宗门势力往往占据了好几个仙府的膏腴之地,门人弟动辄以十亿计,依附在他们门下的修士、仙人何止万亿。在圊云州,这几位的权势也仅仅比圊云州令傅三峰略弱一等,但是影响力可比傅三峰还要强得多。

    傅三峰虽然是仙庭委派的州令。但是他在圊云州任职才多少万年?

    而这些土生土长的大宗门,他们在圊云州扎下根基,甚至已经超过了好几个量劫。而且好些宗门的开山祖师,都是某某大罗道祖的外门弟或者记名弟,盘根虬结的势力让傅三峰很多时候都只能对他们恭敬上三分。

    殷血歌同样笑容可掬的和这些掌教、主持相互应承着,漫无边际的客套话是张口就来。但是他死活不肯吐露自己的身份来历。关于他的出身,关于他的师门,关于他的长辈等等,殷血歌一律打哈哈混了过去。

    三剑道人他们也不敢过多的试探殷血歌,他们面带春风的和殷血歌相互见礼,也只是想要先给殷血歌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而已。

    起初他们冷淡对待殷血歌,那是因为殷血歌招惹了崇元。他们没必要为了殷血歌而引来崇元的记恨。但是现在他们对殷血歌如此的热情,则是因为幽泉表现出了让他们看不透的神秘力量。

    和幽泉表现出的神秘相比,区区一个崇元,也就不值得他们太忌惮什么了。崇元身后固然有仙界的庞然大物华宗坐镇,但是这些仙门佛宗的势力连在一块儿,放在圊云州却又怕了谁来?

    三剑道人他们带了头,大殿内的其他仙人也纷纷起身,络绎来到殷血歌身边,笑着和殷血歌寒暄几句。

    一千零八十位仙人,将近成的仙人都对殷血歌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至于其他的仙人们。他们一律身穿仙庭的仙官袍服,分明都是圊云州的高官显贵,碍于崇元的身份,他们就算心动了,也不敢上来和殷血歌套近乎的。

    毕竟崇元是监察司的司令。这些土生土长的圊云州大势力的头面人物可以无视崇元的权柄,但是崇元对这些仙官和府令的震慑力就太强了。作为仙庭的仙官,谁愿意整天被监察司的仙人盯着?

    一番热闹之后,大殿内突然钟鼓齐鸣,伴随着仙庭仙帝们钦定的盛典必备的雅乐《三界清宁曲》的前奏,数十位衣衫华美、容貌妖娆的仙女从大殿后行了出来。众多仙女簇拥着的,正是怀里抱着一个婴孩的傅三峰,他身边站着两位貌美如花的少女,其一人就是一白天里探望过的令狐巧巧。

    令狐巧巧的脸色沉肃如水,冷冰冰的没有任何表情。

    而她身边的另外一位少女则是笑意盈盈,笑得满面春风,高高隆起的云鬓上,几只七宝镶嵌的步摇正颤巍巍的抖动着,荡起了大片的珠光宝气。她神气活现的看着大殿内纷纷起身的众多宾客,下巴高高挑起几乎能将青天都捅一个窟窿。

    傅三峰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身穿华服的他小心翼翼的捧着怀里的婴孩。紧紧身穿一个红色肚兜的婴孩生得粉嫩茁壮,双手分别握着一个金色的项圈,兴奋的挥动着。

    这两个金色的项圈分明是两件顶级的天仙器,一个金色项圈上缠绕着淡淡的风气,另外一个则是表面升腾着一丝丝的火霞。风火之势相互交缠,在婴孩的身边化为一条一条细小的火龙盘旋飞舞,声势煞是惊人。

    这婴孩就是傅秀峰了,傅三峰和他的如意夫人崇秀儿诞下的宝贝儿。一出生就凝结了天仙仙体,拥有顶级仙灵根的傅秀峰。

    傅三峰堂堂三品金仙,按照正常的概率,他想要再繁衍后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天道对强横生灵的约束就表现在这里。孱弱的凡人,他们随意就能诞下好几个孩儿;而越是强大的生物,他们的繁殖力就越发的微弱。

    但是越是强大的生灵,以他们微弱的繁殖力,他们一旦有了后代,则后代的资质天赋就越发的惊人。

    一如神龙凤凰。他们或许数万年无法诞下一个后代,但是他们的后代一出生,就可能拥有金仙级的实力。又好比那些神灵,他们的孕育期就长达数万年、数十万年,但是他们的纯血统的后裔,一出生也动辄就是天仙或者金仙级的存在。

    傅三峰的大儿傅青峰。他出生时,傅三峰只是普通天仙,所以傅青峰只是等的仙灵根,凝聚了一品地仙的仙体而已。如果傅青峰努力,金仙是比较有把握的,但是大罗道果么就机会渺茫了。

    而傅秀峰可是天仙之躯,而且是大圆满仙灵根的资质。也就是说。傅秀峰只要短短百年时间就能成就天仙位果,有十成十的把握能成就金仙,成的机会突破到巅峰金仙的实力,甚至有一定的概率突破成为大罗金仙。而大罗金仙,可是在仙界称尊的人物,那是一方道祖的身份。

    傅秀峰刚刚出生,刚刚测定了他的天赋灵根,太皓宗的某位太上大能就已经开口,点名让傅秀峰成为他的关门小弟。因为傅秀峰的关系,傅三峰也是水涨船高。宗门已经有意,动用宗门资源,为他在仙庭谋取一个极好的职司,远比圊云州令强出百倍的实权职位。

    未来随着傅秀峰的修为不断攀升,如果他真的能够成就大罗金仙道果。那么作为傅秀峰的亲生父亲,傅三峰能获取多大的好处?或许他就有资格在央仙域独霸一方,成就一方仙国的国主。

    如此麟儿,傅三峰怎么可能不欢喜?他怎么可能不骄傲?

    作为如此佳儿的亲生母亲,崇秀儿的骄傲和得意也是理所当然的。她立功了,她为傅家立功了,她更是为崇家立下了巨大的功劳,她也为华宗立下了巨大的功勋。她是华宗崇家的女儿,她的儿,自然也有一半属于华宗,如果傅秀峰真的能够突破成为大罗金仙,华宗崇家自然也能得到巨大的好处。

    所以崇秀儿这些日无比的骄傲,极其的骄傲。她甚至骄傲到不把令狐巧巧当做一回事了。虽然令狐巧巧也是出身名门,家族势力甚至比华宗崇家更强了三分,但是令狐巧巧的儿不争气啊!

    那个傅青峰,现在也就是八品天仙的实力,整天就知道斗鸡跑马,每天就知道风花雪月。如此纨绔,资质还远不如自己的孩儿,令狐巧巧有什么资格在她崇秀儿面前嘚瑟?

    喜气盈盈的崇秀儿斜睨了令狐巧巧一眼,轻轻的冷哼了一声——迟早将你从正房太太的位置上赶下来!

    崇秀儿的那一声轻哼被令狐巧巧听在耳朵里,她的心头突然一团无名火烧了起来。就在傅三峰举起自己怀的宝贝儿,向着众多贵宾炫耀的时候,令狐巧巧突然狠狠的一跺脚。

    金仙二品的强横势力轰然爆发,偌大的正殿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大殿内的条案、梁柱一阵乱晃,站在大殿内侍奉的无数仙女、侍童惊呼一声,纷纷摔倒在地。

    傅三峰勃然大怒,他转过身来,看着令狐巧巧低声咆哮道:“今天是秀峰的好日,你发什么疯?”

    令狐巧巧妙目一翻,狠狠的瞪了傅三峰一眼:“秀峰,秀峰,叫得这么亲热,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野种,你还真把他当亲生儿养着?做冤大头,也没见做成你这样的!傅三峰,绿帽的味道很好么?”

    令狐巧巧的声音极大,大殿内的众多仙人无比亢奋的挺起了腰杆,一个个屏住了呼吸看向了脸色骤然变成紫红色的傅三峰。圊云州令的正房大太太居然当着众多贵宾的面,训斥圊云州令戴了绿帽?

    如此惊悚的八卦新闻,用不了一盏茶的时间就会传遍整个圊云州;一顿饭的功夫,清灵郡的所有仙庭官员都会知晓这消息;再过半个时辰,就连上面的西平洲甚至是安平仙国的大员们,也都会知晓这件绯闻吧?

    堂堂正五品的仙庭州令,居然被自己的如意小妾戴了绿帽!

    傅三峰嘴唇剧烈的哆嗦着,他知道寿命漫长、穷极无聊的那些仙人到底有多么的无聊透顶,令狐巧巧的这番话,将成为一件轰动性的绯闻,在那些仙人当翻来覆去的当做饭后茶余的笑料,起码被讨论上半个量劫。

    甚至一个量劫之后,都会有某些无聊到浑身发霉的仙人,会把这件事情扯出来——‘诸位仙友,可还记得当年的圊云州令傅三峰傅大人么?好结实的一顶绿帽呀,哈哈哈哈’!

    傅三峰的心脏剧烈的抽搐着,他现在很想一掌拍死令狐巧巧。

    令狐巧巧双眸精光四射,她粉嫩的红唇抿起犹如刀锋一样,她厉声喝道:“诸位仙友,家门不幸,出了这狐媚贱人。我傅家的一世清誉,都被她给毁了!这傅秀峰,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野种,他有什么资格姓傅?”

    崇秀儿气得浑身直哆嗦,她呆呆的看了令狐巧巧好一阵,突然伸出右手,狠狠的向令狐巧巧的面门抓了下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